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在今年的5月26日和27日,由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办,和欧洲人民党协办的第四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的欧洲安理会大会议厅举行了。

   与会的成员们是来自民主中国阵线在全球四十七个国家的分部,以及各国的政要、藏人流亡政府驻欧洲和驻瑞士的代表。还有国际人权组织的代表,老挝民主联盟负责人,香港争取民主化运动代表,和台湾中华民国的学者。

   在这仅仅两天的大会期间,共组织了六场专题研讨。第一场研讨的专题是:《新闻自由和民主启蒙》。意大利国会议员威兰特先生论述了新闻自由和民主的必然关系;捷克自由民主联盟主席彼特先生讲解了民主、民主教育和民主程序的相关联系;西藏流亡政府驻欧盟代表扎西旺迪先生介绍了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实践;记者和时事评论员盛雪女士揭露了中共网络黑社会化的现状。

   在第二场题为《民主运动的多元化》的讨论中,前德国国防部副部长酉斯先生做了<支援中国和亚洲民主>的演讲;国际人权组织代表穆勒先生着重谈到了共党实行的违法的劳改制度;《欧华导报》主编钱耀君先生细致地分析了民主运动的多元文化的各种运作办法和可行性。

   在题为《台湾、香港的民主实践及西藏的自治》的第三场讨论会上,台湾淡江大学教授王高成先生谈到了台湾的民主实践对大陆民主化的影响;西藏流亡政府驻瑞士代表洛桑尼玛先生分析了西藏与中国民主化的关系;法国西藏联盟主席内克斯先生介绍了国际支援西藏组织的概况;香港推动民主进程代表陈钊先生详细地讲解了香港的民主状况;藏人民主人士洛桑旺堆先生做了关于建立汉藏协会的必要性的讲话。

   在第四场的题为《共产专制国家经济政治发展的特点》的研讨会上,中国民主党主席徐文立先生做了颜色革命是中国民主化必由之路的讲演;中国人权负责人任畹町教授分析了中国民主化进程为什么如此缓慢的各种原因;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博士发表了题为《专制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代价》的报告;《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先生做了<中国今后的十年是关键的十年>的讲话;时事评论员苏君砚教授对中国大陆地区的政治经济的现状作出了分析。

   在《谴责共产专制罪行》的第五场讨论中,瑞典国会议员蓝布莱德先生做了题为<国际谴责共产独裁政权罪行的必要性>的讲演;法国著名汉学家侯芷明教授做了<民族主义与少数民族问题>的报告;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法学家多玛斯博士论述了<虚伪民主还是民主现实---评孙中山先生的遗产>;上海世博会被强制拆迁户代表胡燕女士,向本届大会揭露了上海世博会背后的黑幕。

   最后一场研讨会的题目是:《海外民运与国内维权运动互动,推进民主化》。由公民力量运动负责人杨建利博士,做了如何调动公民力量的讲演;接下来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唐元隽先生做了<如何在华人地区推动民运工作>的报告;民主中国阵线监视会主席张健先生强调了坚持纪念六四的意义;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先生做了民运内部的竞争和协作的报告。

   大会在5月27日下午四时结束。尽管外面下着雨,但是全体与会代表们仍然在欧洲理事会大楼外集合,然后手持各种标语,冒雨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悼念六四英灵的游行活动。

   金融的危机,经济的大衰退,失业率的攀升,使得各国的促进民主、倡导人权、扶助贫困等等基金会和慈善团体,都拿不出钱来资助这次大会。欧洲理事会做出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的决议,并且主动邀请大会就在欧洲理事会举行。提供一切会议所需要器材、设备和人员帮助,并且免费。仅此一项,就等于是支持了这次大会几万欧元。

   又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把原本由于没有资金而取消了的一年一次的全球民阵大会,可以召开了。参加会议的人员不但仍如以往一样,自负交通费用。此次还要求每人交180欧元,作为两天会议的住宿和吃饭的费用。由于实在没有钱可以延长一天会期,所以民主中国阵线内部的会议,就只能安排在25日报到当天的晚上,和26日的晚上来举行了。

   通常是各分部负责人汇报工作,民阵总部负责人总结一年工作,然后进行选举。选举后,是民阵成员们对新负责班子的期望和要求。由于以费良勇为首的全球责任领导班子,一贯的实事求是、稳打稳扎、屡出成绩,并屡建功勋,所以在这次的年度选举中,仍然继续当选。

   民主中国阵线的这种定期选举的制度,已进行了20年了。谁又能说民主的选举制度不好呢?被选上的人,用不着惊喜,也用不着去感谢什么人。只是把你下一步的工作意向向大家说一说,分配各分部的工作任务,然后就去干。干好了,大家认同,那就下届继续当选;干不好,就被大家选下来了。既不是怨恨,也不必认错。反思一下,修正一下,继续工作,争取下届当选。这里没有个人专权,个人专政,或坚持某个人的领导的意思在内。所以,在今后的中国民主社会里,民阵就绝对做不出象共党那样,坚持一党专政的不要脸的事出来。

   领导权从来就不在某个人或某个党的坚持,要去领导。主动权永远是在人手一票的选民们手里。干不好,选民不选你,谁又在乎你坚持领导?共党把坚持共党的领导写进了宪法,便以为今后永远拥有领导权。殊不想,政权、政府的领导权,永远不是一个团伙或一个人说了算或永远霸占的。人民的选票才说了算。当政权犯了罪,人民是要清算它们的。这既是民主,又是民权。更是令共党既恨又怕,可是最终还是逃不脱的命运。共党必将亡在民权和人权上。

   这次在斯特拉斯堡两天的会议期间,所有的与会者中的大部分,才第一次知道,在联合国有一个世界人权宣言以外,欧洲也有一个欧洲人权宣言。欧盟是个经济共同体,只有27个国家参加。但是,欧洲人权宣言,却有欧洲47个国家签字。欧洲理事会大楼前,47个国家的国旗在飘扬着。离安理会不远,就是欧洲人权法庭。凡是违反人权、虐待人权的人,哪怕他是总统、总理,也一样会被送到这个人权法庭,并站在被告席上听候审判。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可以签字同意欧洲人权宣言,但并不等于立时就可以成为欧洲安全理事国。因为这个安理会的职责之一,就是要实施检查欧洲人权宣言中的每一条每一款,在申请国里的执行情况。合格后才能成为安理会的会员国,建筑物前可以竖起该国的国旗。

   加上美国的人权宣言,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共有三份纲领性的人权宣言了。可是令人遗憾的是,三份使人性发出光彩的文献,都是出自于西方。占到全球人口50%以上的亚洲,尤其是产生中国文化的黄河文化,和产生印度文化的恒河文化,却产生不了人类文明的文献。固然说,对我们的文化要进行反思,但这绝对不是件痛苦的事。因为我们所有的仅仅是中华文化,而不是中华文明。无论儒、释、道,都产生不出个人主义或自由主义的思潮,深入不到每一个人的天赋的权力、自由和义务。这种只有共性没有个性的探讨,充其量被称作是一种文化,与文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的。

   《欧华导报》的主编钱耀君先生,在此次大会上提出了从民主、人权、和人道三个不同层次的意义上,去征求世界上最广泛的对中国亚洲民主化的支持。其实,身处极权专制下的中国人,支持中国走向民主化的人也不多。这并不是说中国人聪明,而没有把民主放在眼里;更不是中国人都富得昏天黑地了,于是把民主看做是无物。这恰恰证明,我们中国人至今尚未明白什么是人权。仅仅是当我们的房子、土地、财产遭到共党的抢劫或感到自己受到了亏待,于是才喊出了人权、权利的声音。除去物质层面,很多人几乎不知道生命的神圣权力。思想权、言论权、出版权、集会结社权,还有一条最重要的,就是人的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力。

   温家宝到处去喊叫,中国人幸福了。这本身就是无知的表现。每一个人对幸福的看法和追求都不同,那是因为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一个人认为的幸福,对另一个人可能就不以为是幸福。对第三个人来说,可能就认为是人间灾难,或悲剧。

   现实的例子,就是胡锦涛、温家宝们,高官得做、骏马任骑、享受特权、任意捞钱,它们当然幸福极了。追随它们的大小喽啰们,根据它们各自的野心和胃口,也有幸福了的,也有骂大街、骂娘的。但对我们占绝大多数的国人百姓来说,共党的六十年,就是灾难的六十年、悲剧的六十年、黑暗的六十年,中国人连猪狗都不如的六十年。

   就是因为中国人没有人权,所以,中国人生活得幸福与否,都由党国们给代表了。可是,中国人又似乎并不认为自己的喜怒哀乐时常被共党给代表走了,就是虐待人权。已经被剥夺得什么也没有了的中国人,还要被共党玩弄:一会儿是中国人民的感情被伤害了,一会儿又是什么中国人民绝不答应;一会儿是举国欢腾,一会儿又是人人愤恨。

   这次斯特拉斯堡第四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就是共党痛恨的事,难道会成为中国人民人人都痛恨的事吗?参加这次会议的大多数人士,都被共党列入了敌对的黑名单。难道中国人民也以这些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着民主自由之花的人为敌吗?

   我始终不认为共党的敌人就是中国人民的敌人;同样,也始终不认为共党的朋友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六十年来,共党除了为自己谋利益以外,没有代表过任何一个阶层或一个群体的利益。中国人凭什么就应该认为共党有当仁不让的统治权?

   共党杀人如麻,罪恶累累,中国人又凭什么把共党的敌人当敌人,把共党的朋友当朋友呢?有人推测,共党还能挣扎十年。但是看起来,大多数人不这么认为。对于共党或许还能苟延五年的人也不是多数。似乎大多数人相信了玛雅人的推测,认为共党应在2012年完蛋。这也算作是个共识吧。

   对于许多不相信这类预言的人来说,着重点是在经济的全面崩溃,和民怨、民法和民心思变上。不言而喻,这个共识就是,共党挺不过这一、两年了。那么,国内外的民运人士,该怎么办呢?

   此次会议上就有人提出组党。即便民阵不打算组党,也应该加强组织能力,严格组织和纪律,着手准备。一旦民情起来,共党失控或倒台,民阵应该有能力组成或参与临时政府的工作,稳定政局。更有与会者提出临时政府只做两件事:一是制定宪法;二是号召人民组党,并宣布两年后大选。一个民选政府出现时,临时政府即宣告解散。

   根据中国大陆的共党民愤太大的这一特色,临时政府要做第三件事:那就是清算共党罪恶,为民平愤。也是为了平抚六十年民间对共党的仇和冤的情绪。三代人的冤苦,人民也需要倾诉出来。否则中华民族心理上的大包袱解不开,又如何能大步追上当代文明?

   当然,对于这一提议,也是有人反对的。这就正常了。因为伟光正而没有反对的声音,是不正常的。有人提议,今后海外各团体之间应加强联系,互通情况,相互间加强合作。这个建议是重要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