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今年,藏族人民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藏族的流亡政府,第九次派出了特使,到中国大陆与共党政权协商谈判藏人治藏的高度自治的事宜,这是很正常的。人的社会中,任何事情都可以坐下来,协商解决,这是人性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藏族的问题上,达赖喇嘛坚持了半个世纪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针,前后已经派出过八次特使和谈判代表,但结果却都是失败的。事关人的问题,就绝对不是小事。何况是事关一个族群的生死存亡,那就更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乃至五十年都解决不了的呢?其实许多人至今仍不了解共党。共党从来都是无中生有的去制造问题,但却至今也没有去解决问题。
   
   一项调查显示,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的前四年之中,全大陆地区上访告状的人数为两万;而二十六年后的今天,这个群体的人数竟然高达三千多万。冤民的队伍增加了一千五、六百倍。共党却又高喊辉煌,这就说明共党的本质。
   
   藏人流亡政府派人上门来谈判,共党政权是被人家登门来告状。这里并非是上门谈判的无理取闹,或者是被人家登门告状的混不讲理。但是作为信仰正教的佛门子弟们上门无理取闹,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所谓事从两来、莫怪一人。人家既然第九次登门,我们就应当相信,“直”在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一边,而“曲”在共党这一边。
   
   共党历来的所作所为是混不讲理,而且这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共识。所以在去年,由于达赖和流亡政府在日内瓦主办的汉藏学者的研讨会上,本人就曾直接指出,在共党集权主义统治之下,去协商高度自治无异于与虎谋皮,八次谈判的失败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流亡政府不去带领着全体藏民,参加到全民的反共抗暴维权斗争的行列中来呢?只有推翻一党的专制,才会有真正的民主和协商,才会有真正的联邦共和。六十年的党主制度下,所有的人至少都明白了三件事:那就是老百姓和社会团体不能表达对国家事务的任何看法,不能参与国家的管理,不能监督共党的运作,只能任由共党胡作非为。
   
   而近十多年来,不少的社会贤达们奋起组党,共党就以非法组党的罪名拘捕这些人士。既然组党是非法的,那么共党宪法中的结社自由又是什么意思呢?共党的宪法和法律中,究竟有没有合法组党和结社的规定呢?共党这个党在中国大陆的社会部门中又是否登记在册的合法政权呢?显然不是。
   
   调查中华民国的社会部门的档案,共党也没有登记注册。两个政府,共党都没有登记注册。就只能说明共党是非法组党,并且是非法存在了近九十年。于是共党政权下的政府也同样是非法的政府。
   
   而藏人的流亡政府就不同了。流亡政府和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一样,都是由历史上承传下来的合法政府。再加上两个政府都接受了普世价值的宪政、民主,都经历了几次的全民大选,所以两个政府都是具有民意的合法政府。
   
   合法政府叩门,打算去和非法政府去谈民意、民心、人权、自由、法制,那是缘木求鱼。一个事实不可否认:无论是在中国大陆的,还是在海外的民主、民运的人士们,他们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从共党体制内分裂出来的。
   
   无论是脱离了体制的,还是退出了共党的人,自然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但是有一点,应当是这些人的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那就是丝毫不怀疑共党会灭亡,我本人就从来没有怀疑过。
   
   任何一种政治体制,或者是社会的制度都将有灭亡的一天,否则这就不是人类的社会。藏人流亡政府提出的是高度自治,而不是分裂。即便是分裂,分裂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三国演义开卷的第一句话,就是“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谁能下定义说合就是好,分就是坏呢?
   
   毛泽东在1920年的9月3日发表在《大公报》上的一篇题为<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的文章中,提到了湖南独立,湖南成立共和国的问题。继而又在1920年的10月10日,写出了题为<反对统一>这篇文章。
   
   文章中说,“中国各省应当脱离中央政府,最好分成二十七个国,成立安徽共和国、广东共和国、台湾共和国”等等。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的《刘少奇选集》第一百七十二页中,有共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宣言。宣言中说,“用自由联邦制,统一中国本部和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在共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仍然提出了各省、各族成立共和国,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并把这一条写进了党章。可是现在却又用这一条去治人家的分裂罪,或者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是不是共党的一个翻手云覆手雨,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证据呢?
   
   邓小平在1941年4月15日的文章<党与抗日民主政权>一文中写道,“总之,要钱的是共产党,要粮的是共产党,政府的一切法令都是共产党的法令,政府的一切错误都是共产党的错误,政府没有威信,党也脱离了群众。”
   
   可是到了1957年的反右运动当中,清华大学教授徐璋本先生说了一句,“马克思主义不符合中国国情,应该取消马列主义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人民大学讲师葛佩琦先生讲了一句,“共产党搞得不好,群众可以打倒共产党,杀共产党人,推翻共产党”;社会学家费孝通教授讲了一句,“今天的问题是一党专制的制度问题,我声明决不参加共产党”。于是,这些人都被邓小平打成了右派。
   
   可是二十年以后邓小平又说出了,“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我们当时就作出了这样的理解,那就是不管共产党、国民党、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新民党;也不管是统一,还是各省各族独立,只要能把经济建设搞好,那就是好样的。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当中写道,“既然有饭大家吃,就不能由一党、一派、一个阶级来专政。”又在1946年3月30日《新华日报》社论中写道,“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六十五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在共党一党独裁之下,确实遍地是灾。
   
   刘少奇也在同一时期说,“一党专政反民主。共产党决不搞一党专政。”而共党专政了六十年,所以共党是反民主的。于是,共党对藏人民选的流亡政府和在台湾的民选的中华民国政府恨之入骨,视作敌人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共党的言而无信,文过饰非,人们认识得是太清楚了。任何人有兴趣,就不妨去查阅一下共党从1944年到1948年,所有发表在《新华日报》上的文章和社论。而任何人看过以后,都会对共党这种不达民主决不罢休的架势所感动,甚至于渴望投身于为民主而战。
   
   1944年10月9号,在日本人还没有投降的时候,《新华日报》上就发表了题为<全世界民主大家族的家法适用于中国>的社论。毛泽东在这篇社论中写道,“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同时在社论中,毛泽东还教训共党军队的头领们说,“我是不学李自成的,你们要学刘宗敏,我劝你们不要学。”
   
   可是到了1949年5月,当上了浙江党委书记的谭震林在一次干部大会上公开地说,“现在,毛主席在北京当上了皇帝,我们是封疆诸侯。”共党当政前与当政后对民主的许诺可谓是水火两重天,证实了共党是不说瞎话干不成大事的一贯手法。
   
   当初林彪的死,把毛泽东从神坛上拉了下来。共党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多行不义的累累罪恶,使共党也从神坛上跌了下来。使共党失去民意,且有遭人痛恨。此时此刻再去专横跋扈、张牙舞爪地为所欲为,人民不但不惧怕了,反而针锋相对地喊出来“打倒共党”“驱逐共党”的怒吼,并且随时随地可以聚集起来进行抗暴维权斗争。
   
   共党的司法工具对刘晓波先生判刑十一年,主要的罪证之一,那就是刘晓波先生在《08宪章》中,提出了联邦共和国的主张。可是,这一主张正是九十年前毛泽东、刘少奇们提出来的,并且又写进了共党七大的的党章中。同一个主张,毛、刘无罪,而刘晓波先生却获重刑。
   
   胡锦涛是毛泽东原教旨主义分子,时时刻刻想把中国大陆退回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毛泽东极权登峰造极的年代。可悲的是,既崇拜毛、可又不认真地读毛选,加上自身的下愚不移,把本来没有多少人知道的联邦共和这种政体,通过对刘晓波先生的判刑,反而让不知道的人、不明白的人,都知道、都明白了什么是联邦共和。美国、加拿大就是联邦共和制的国家。
   
   稍微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周朝,实行的就是分封建制,就是联邦共和。分封建制简称为封建,是按照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而建立了一百七十多个诸侯国。各国自行立法,自定税收的制度,建立军队,用于保卫自己的国家和勤劳王事,提倡教育,教化万民。
   
   对于周王朝的义务,不过是各诸侯国的元首们一年一次朝拜周王,并且献上一些贡品。这种封建的政体,使得周朝存在了八百多年。同时,也使得中华文化结束了巫覡文化的原始、愚昧状态,一步就跨进了自由文化的鼎盛时期,被称作礼乐文化。
   
   
   
   秦灭了六国,取代了周,看上去是一统国家,但是中华文化却从此堕落为专制文化。一个皇权主义,相对的那就是全民的奴隶主义,总共两千两百年。可叹的是我们至今仍行秦政治,对世界、对人类毫无贡献。联邦共和是分封建制的现代版,加进了宪政、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对于任何一个领土广袤、民族众多、人口众多的大国来说,都是一个最不坏的行政体制。
   
   所以,孙中山先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提出了满、汉、蒙、藏、回五族共和的行政主张,是完全符合中国国情的。共党们不学无术,又自以为是。最令人可笑之处是,在大批迷信的运动中,在迷信两个字前面加上了封建一词,变成了封建迷信。
   
   封建和迷信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渊源的关系。封建是国家的行政体制,迷信是指一些人们对未知的自然现象的敬畏和崇拜的心理,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概念。胡锦涛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水利系,可是一直承传着似是而非的风马牛们。这就难怪世界各国都不承认中国大陆的学历和文凭了。
   
   孝道是德行,是国之四维之一,是人性。共党的党老板最深重的罪孽,就是背叛了自己的祖宗。农民出身的毛泽东,注定是不会参加革命党的,所以只能加入传统的农民造反党。依靠农民打江山,坐了天下,所制定出来的一系列的政策,都是对农民最不公平、最苛刻、最残酷的剥夺政策。
   
   另一个就是城镇小商人、小知识分子出身的胡锦涛,对它的祖宗和养母,充满着蔑视和仇恨。任何一位懂得人伦道德的人,都不会和这种无父无母无祖宗的人打交道的。难道中国天下没好人了?让这些竖子们登上九五之尊,而实行的却是一党专政的大一统政体。曾任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说过,“这种体制,鬼都会腐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