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苏明张健评论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今年,藏族人民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藏族的流亡政府,第九次派出了特使,到中国大陆与共党政权协商谈判藏人治藏的高度自治的事宜,这是很正常的。人的社会中,任何事情都可以坐下来,协商解决,这是人性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在藏族的问题上,达赖喇嘛坚持了半个世纪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针,前后已经派出过八次特使和谈判代表,但结果却都是失败的。事关人的问题,就绝对不是小事。何况是事关一个族群的生死存亡,那就更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乃至五十年都解决不了的呢?其实许多人至今仍不了解共党。共党从来都是无中生有的去制造问题,但却至今也没有去解决问题。
   
   一项调查显示,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初的前四年之中,全大陆地区上访告状的人数为两万;而二十六年后的今天,这个群体的人数竟然高达三千多万。冤民的队伍增加了一千五、六百倍。共党却又高喊辉煌,这就说明共党的本质。
   
   藏人流亡政府派人上门来谈判,共党政权是被人家登门来告状。这里并非是上门谈判的无理取闹,或者是被人家登门告状的混不讲理。但是作为信仰正教的佛门子弟们上门无理取闹,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所谓事从两来、莫怪一人。人家既然第九次登门,我们就应当相信,“直”在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一边,而“曲”在共党这一边。
   
   共党历来的所作所为是混不讲理,而且这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共识。所以在去年,由于达赖和流亡政府在日内瓦主办的汉藏学者的研讨会上,本人就曾直接指出,在共党集权主义统治之下,去协商高度自治无异于与虎谋皮,八次谈判的失败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流亡政府不去带领着全体藏民,参加到全民的反共抗暴维权斗争的行列中来呢?只有推翻一党的专制,才会有真正的民主和协商,才会有真正的联邦共和。六十年的党主制度下,所有的人至少都明白了三件事:那就是老百姓和社会团体不能表达对国家事务的任何看法,不能参与国家的管理,不能监督共党的运作,只能任由共党胡作非为。
   
   而近十多年来,不少的社会贤达们奋起组党,共党就以非法组党的罪名拘捕这些人士。既然组党是非法的,那么共党宪法中的结社自由又是什么意思呢?共党的宪法和法律中,究竟有没有合法组党和结社的规定呢?共党这个党在中国大陆的社会部门中又是否登记在册的合法政权呢?显然不是。
   
   调查中华民国的社会部门的档案,共党也没有登记注册。两个政府,共党都没有登记注册。就只能说明共党是非法组党,并且是非法存在了近九十年。于是共党政权下的政府也同样是非法的政府。
   
   而藏人的流亡政府就不同了。流亡政府和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一样,都是由历史上承传下来的合法政府。再加上两个政府都接受了普世价值的宪政、民主,都经历了几次的全民大选,所以两个政府都是具有民意的合法政府。
   
   合法政府叩门,打算去和非法政府去谈民意、民心、人权、自由、法制,那是缘木求鱼。一个事实不可否认:无论是在中国大陆的,还是在海外的民主、民运的人士们,他们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从共党体制内分裂出来的。
   
   无论是脱离了体制的,还是退出了共党的人,自然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理由。但是有一点,应当是这些人的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那就是丝毫不怀疑共党会灭亡,我本人就从来没有怀疑过。
   
   任何一种政治体制,或者是社会的制度都将有灭亡的一天,否则这就不是人类的社会。藏人流亡政府提出的是高度自治,而不是分裂。即便是分裂,分裂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三国演义开卷的第一句话,就是“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谁能下定义说合就是好,分就是坏呢?
   
   毛泽东在1920年的9月3日发表在《大公报》上的一篇题为<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的文章中,提到了湖南独立,湖南成立共和国的问题。继而又在1920年的10月10日,写出了题为<反对统一>这篇文章。
   
   文章中说,“中国各省应当脱离中央政府,最好分成二十七个国,成立安徽共和国、广东共和国、台湾共和国”等等。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的《刘少奇选集》第一百七十二页中,有共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宣言。宣言中说,“用自由联邦制,统一中国本部和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在共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仍然提出了各省、各族成立共和国,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并把这一条写进了党章。可是现在却又用这一条去治人家的分裂罪,或者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是不是共党的一个翻手云覆手雨,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证据呢?
   
   邓小平在1941年4月15日的文章<党与抗日民主政权>一文中写道,“总之,要钱的是共产党,要粮的是共产党,政府的一切法令都是共产党的法令,政府的一切错误都是共产党的错误,政府没有威信,党也脱离了群众。”
   
   可是到了1957年的反右运动当中,清华大学教授徐璋本先生说了一句,“马克思主义不符合中国国情,应该取消马列主义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人民大学讲师葛佩琦先生讲了一句,“共产党搞得不好,群众可以打倒共产党,杀共产党人,推翻共产党”;社会学家费孝通教授讲了一句,“今天的问题是一党专制的制度问题,我声明决不参加共产党”。于是,这些人都被邓小平打成了右派。
   
   可是二十年以后邓小平又说出了,“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我们当时就作出了这样的理解,那就是不管共产党、国民党、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新民党;也不管是统一,还是各省各族独立,只要能把经济建设搞好,那就是好样的。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当中写道,“既然有饭大家吃,就不能由一党、一派、一个阶级来专政。”又在1946年3月30日《新华日报》社论中写道,“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六十五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在共党一党独裁之下,确实遍地是灾。
   
   刘少奇也在同一时期说,“一党专政反民主。共产党决不搞一党专政。”而共党专政了六十年,所以共党是反民主的。于是,共党对藏人民选的流亡政府和在台湾的民选的中华民国政府恨之入骨,视作敌人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共党的言而无信,文过饰非,人们认识得是太清楚了。任何人有兴趣,就不妨去查阅一下共党从1944年到1948年,所有发表在《新华日报》上的文章和社论。而任何人看过以后,都会对共党这种不达民主决不罢休的架势所感动,甚至于渴望投身于为民主而战。
   
   1944年10月9号,在日本人还没有投降的时候,《新华日报》上就发表了题为<全世界民主大家族的家法适用于中国>的社论。毛泽东在这篇社论中写道,“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同时在社论中,毛泽东还教训共党军队的头领们说,“我是不学李自成的,你们要学刘宗敏,我劝你们不要学。”
   
   可是到了1949年5月,当上了浙江党委书记的谭震林在一次干部大会上公开地说,“现在,毛主席在北京当上了皇帝,我们是封疆诸侯。”共党当政前与当政后对民主的许诺可谓是水火两重天,证实了共党是不说瞎话干不成大事的一贯手法。
   
   当初林彪的死,把毛泽东从神坛上拉了下来。共党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多行不义的累累罪恶,使共党也从神坛上跌了下来。使共党失去民意,且有遭人痛恨。此时此刻再去专横跋扈、张牙舞爪地为所欲为,人民不但不惧怕了,反而针锋相对地喊出来“打倒共党”“驱逐共党”的怒吼,并且随时随地可以聚集起来进行抗暴维权斗争。
   
   共党的司法工具对刘晓波先生判刑十一年,主要的罪证之一,那就是刘晓波先生在《08宪章》中,提出了联邦共和国的主张。可是,这一主张正是九十年前毛泽东、刘少奇们提出来的,并且又写进了共党七大的的党章中。同一个主张,毛、刘无罪,而刘晓波先生却获重刑。
   
   胡锦涛是毛泽东原教旨主义分子,时时刻刻想把中国大陆退回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毛泽东极权登峰造极的年代。可悲的是,既崇拜毛、可又不认真地读毛选,加上自身的下愚不移,把本来没有多少人知道的联邦共和这种政体,通过对刘晓波先生的判刑,反而让不知道的人、不明白的人,都知道、都明白了什么是联邦共和。美国、加拿大就是联邦共和制的国家。
   
   稍微有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周朝,实行的就是分封建制,就是联邦共和。分封建制简称为封建,是按照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而建立了一百七十多个诸侯国。各国自行立法,自定税收的制度,建立军队,用于保卫自己的国家和勤劳王事,提倡教育,教化万民。
   
   对于周王朝的义务,不过是各诸侯国的元首们一年一次朝拜周王,并且献上一些贡品。这种封建的政体,使得周朝存在了八百多年。同时,也使得中华文化结束了巫覡文化的原始、愚昧状态,一步就跨进了自由文化的鼎盛时期,被称作礼乐文化。
   
   
   
   秦灭了六国,取代了周,看上去是一统国家,但是中华文化却从此堕落为专制文化。一个皇权主义,相对的那就是全民的奴隶主义,总共两千两百年。可叹的是我们至今仍行秦政治,对世界、对人类毫无贡献。联邦共和是分封建制的现代版,加进了宪政、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对于任何一个领土广袤、民族众多、人口众多的大国来说,都是一个最不坏的行政体制。
   
   所以,孙中山先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提出了满、汉、蒙、藏、回五族共和的行政主张,是完全符合中国国情的。共党们不学无术,又自以为是。最令人可笑之处是,在大批迷信的运动中,在迷信两个字前面加上了封建一词,变成了封建迷信。
   
   封建和迷信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渊源的关系。封建是国家的行政体制,迷信是指一些人们对未知的自然现象的敬畏和崇拜的心理,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概念。胡锦涛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水利系,可是一直承传着似是而非的风马牛们。这就难怪世界各国都不承认中国大陆的学历和文凭了。
   
   孝道是德行,是国之四维之一,是人性。共党的党老板最深重的罪孽,就是背叛了自己的祖宗。农民出身的毛泽东,注定是不会参加革命党的,所以只能加入传统的农民造反党。依靠农民打江山,坐了天下,所制定出来的一系列的政策,都是对农民最不公平、最苛刻、最残酷的剥夺政策。
   
   另一个就是城镇小商人、小知识分子出身的胡锦涛,对它的祖宗和养母,充满着蔑视和仇恨。任何一位懂得人伦道德的人,都不会和这种无父无母无祖宗的人打交道的。难道中国天下没好人了?让这些竖子们登上九五之尊,而实行的却是一党专政的大一统政体。曾任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说过,“这种体制,鬼都会腐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