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苏明张健评论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不少人说东西方文化上存在着差异,我始终不同意这种说法。无论任何一种文化,能够经历千百年历史的考验而流传到了今天,我们就不得不承认这种文化是人性的文化。它能够推动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断前进,逐步走向文明。

   

   说到底,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就是不断地追求自由的历史。自由产生文化,自由产生文明,自由推动社会向前迈进。无论是东方、西方,人性都是相同的。所不同的或者说差异,那仅仅就是生活方式和习俗上的传统而已。而这也没有必要去用一种思想或者主义去统一它们。因为人类的社会毕竟还是要丰富多彩,还是要成为一个个百花园的。自由的意识,精神的追求,永远是人类进步和发明创造的动力。

   

   一百多年前的孙中山先生,提出民主、民权和民生的三民主义思想,和七十多年前,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治制度。尽管中美两国之间是远隔万水千山,但是两个三民主义得出的却是同一个结论。这个结论就是: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这就是文明。

   

   共产极权专制走向的,却是文明的反面,是意识形态的恶魔。90年前,列宁的共产政权焦头烂额时,就把领土阿拉斯加出卖给了美国,换取两千万美元,来支撑政权运作。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让中国的这伙共党有样学样。

   

   从打1925年至今,在中国人民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中国的四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领海被共党们偷偷地出卖给了周边的国家。共党总是说,自从共党篡了政,人民是既当了家又做了主人。但是人民所共有的国家现在还剩下多少领土,人民并不知道。原因就在于政治不是人民所共管。于是卖国的钱和利益,人民就自然不可能共享了。

   

   打算分享卖国利益的中国人肯定是有的,但是不会太多。中国人再穷也很少有人愿意以卖国致富的,否则就不会有十四年抗战打败日本人的胜利了。但是当共党宣传说什么第三大、或者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仍然是贫穷的。显然在享受利益上,人民依然没份。

   

   其实,所谓的经济腾飞而产生的利益,也是令人怀疑的。行将就木的共党为了苟延残喘,利益诱惑或收买拉拢,已经成了唯一的笼络民心的手段了。人民没有分到利益,也就说明共党所谓的盛世辉煌,仅仅是画在纸上的一张大饼,永远是充不了饥。不但人民充不了饥,就连共党苟延政权的这个饥也是充不了的。

   

   邓小平和慈禧太后相同,支撑政权为第一要务。至于富国强民,倒还在其次。正如毛泽东当年总是挂在口头的那句话,就是“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这个一切的说法,并不仅仅是指君临天下,享受特权。对于共党这伙匪类们来说,这个一切,就是为所欲为,包括任意地屠杀、镇压,随便地扒房、圈地,尽情地抢劫、贪腐。坏事做绝,恶贯满盈,就更要死保这个政权。因为只有这种政权,才能让它们如此胆大妄为,而且还不受制裁,甚至还是仕途发达。

   

   邓小平显然也是有样学样。慈禧是中国历史上改革开放的第一人,邓小平仅仅是步慈禧的后尘。慈禧搞了个垂帘听政,任意操纵着同治和光绪两位皇帝;这一点上邓小平比慈禧手伸得更长。不但操纵了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还隔代指定了胡锦涛。慈禧是不得已提出了变法和洋务运动;邓小平同样是为了保政权提出了改革和开放。慈禧搞了个上海特区;邓小平就弄了个深圳特区。慈禧定了个四个不准变;邓小平就拼凑出了四个坚持。慈禧最后是有意要接受变法,改制为君主立宪制;邓小平是坚决反对宪政民主,并且声称绝不照搬西方。

   

   慈禧所坚持的是产生于中国本土,已经实行了两千两百多年的皇权专制统治。最后发现国将不国了,于是有意照搬西方的君主立宪制;而邓小平们则是在身处宪政民主的政体之下,全盘照搬了西方马列,颠覆了民主自由,复辟了极权专制。又在宪政、民主、人权、法治成为了普世价值的情况之下,又提出了绝不照搬西方。仅此一点,慈禧比邓小平明智。

   

   末代皇帝溥仪的作为,又远比胡锦涛光明磊落得多。溥仪是敢于面对中华民国这个现实,不情不愿地交出了权力,又被赶出了皇宫,但是又极力地想复辟皇权,最后是投靠日本作了满洲国皇帝。就是这样的一个满奸,苦心积虑也要去复辟。在当时,也没有从西方全盘照搬马列这个恶魔,去复辟他的皇权。抗战胜利以后,汪精卫、陈公博等大小汉奸们被国民党处决了,而满奸溥仪却只蹲了十年共党的大狱就自由了。甚至还受到了周恩来们的贵宾式的接见,并且为他找媳妇成家,关怀无微不至。

   

   胡锦涛则是个鸡鸣狗盗之徒,是靠着打小报告、告密、整人起家的政治辅导员。他全心全意地卖身投靠共党,迫切地屠杀汉人、藏人、维人以示忠诚,大刀阔斧地对俄罗斯、对日本出卖国土。在党内,胡锦涛肯定是功莫大焉。但是于国于民,它则是罪大恶极。不少人对共党党老板的换届,总是抱着一丝的希望,这是自作多情。 试想一下,如果不把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罪大恶极的罪犯推上去做党老板的话,那么这个罪犯就不可能把自己的命运和这个政权的命运紧密的相连接在一起。

   

   毛、邓、江、胡们都是双手沾满人们鲜血的罪犯。共党这个政权,就是它们用来肆无忌惮的发泄兽性的工具。它们深深地明白自己所犯下的罪恶,所以就必须拼命地保住这个政权。保住了政权,它们有命;失去了政权,它们就要直接面对国人民众对它们的清算。例如前罗马尼亚的共党头子齐奥塞斯库、前伊拉克的总统萨达姆‧侯赛因,都已经为极权的专制者们做出了榜样。

   

   恩格斯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他说,“真正的警察国家是这样的:他认为,最好是悄悄地采取行动,而口头上鼓吹法治国家。”恩格斯没说错,共党也是一直这样做的。在《马恩全集》的第一卷第七十八页上就有这样的一段文字:“政府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它也知道他听见的只是自己的声音。但是它却欺骗自己,似乎听见的是人民的声音,而且要求人们拥护这种欺骗。至于人民本身,他们不是在政治上有时候陷入了迷信,有时又什么都不信;就是完全离开国家的政治生活,变成了一群只管私人生活的人。”

   

   至于外国的独裁者们是否如此,我们就不去猜测了。但是中国大陆的毛、邓、江、胡们确实如此。以为自己说出的话就是真理,以为自己听到了人民拥护的声音,其实是在自己骗自己。以为人民离开了国家的生活,以为人民仍对共党充满着迷信,其实就是民情激愤,矛头全部指向的就是共党。胡锦涛以为自己听到了人民在狂喊着盛世、强大和辉煌的声音,其实这只是他自己的声音。于是就把警察国家悄悄地抓捕异议人士的行动,变成了公开的行动,但是口头上仍然鼓吹法治。

   

   刘晓波先生因言获罪;谭作人先生坚持追查豆腐渣学校砸死学生的责任也获了罪;冯正虎先生帮助维权民众,竟然被剥夺了回国的权利。经过三个月的抗争,冯正虎先生回国了;胡佳先生从事的环保和艾滋病人的维权活动也获罪了;高智晟先生因多次上书共党政府,要求结束对异见群体的残酷镇压而获罪。

   

   除去冯正虎先生暂时平安以外,其他的四个人全被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至今我们也不明白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究竟是个什么罪?哪些行为是属于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写了几篇文章;提出个政治构思;为了为被砸死的学生讨个公道,说句话;为了一个信仰的群体,说几句公道话;为了保护人类生存的环境;为了艾滋病患者的权益说句话,于是,一个国家的政权就立时被颠覆了。听上去,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共党杀人如麻、抢劫成性、出卖国土,难道应该是名标青史?不该以祸国殃民治罪吗?共党外交部的发言人马朝旭,在记者问他高智晟现在何处时说,“在他应该在的地方。”这不是马朝旭愚蠢的幽默,而是含义很深的一句话。就是因为共党呆在了它根本就不应该呆的地方,所以人民也就处在了本就不应该处的地位上,正直与良知的人士们也就呆在了他们不应该呆的地方。翻天覆地慨而慷的是共党们,绝不是人民。人民由国家主人的位置上,被强迫呆在了奴隶的位置上。于是魑魅魍魉一步登天;群魔乱舞,黑白颠倒;人鬼不分,忠奸不辩;日月星辰无光。这就是共党治下的社会。

   

   一个知识人,首先必须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成为不了一个自由主义者,就永远不配做知识人。而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天职,就是批评政府,为民代言。一千年前的范仲淹先生留下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至今仍为人们所称颂。他就是因为批评朝政,三次遭到了贬放。但是他仍然坚持“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这样的傲骨和气节,责任和良知,仍在激励着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但却成为了共党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的异见分子。

   

   胡锦涛为了自己出风头搞了场大阅兵,并未事先征得大多数民众的同意,当然就应该招来千百万种的批评、指责、讽刺、挖苦,反对甚至是谩骂的声音。为了保政权,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共党自然就会认为,发出不同声音的人都是要颠覆政权的人。

   

   共党把自己和人民的位置给颠倒了,所以人民中的每一位成员都可能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嫌疑犯。这就正符合了托尔斯泰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在这个国家里,一个正直的人唯一合适的去处,就是监狱。”那么这种国家,我们只能说是个野蛮的国家,离世界的文明很远很远,更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和耻辱。

   

   前捷克总统哈维尔说,“当公民按照自己的意志,通过自己的知识和良知采取行动的时候;当公民和平地相互结社、讨论和发表他们对社会将来发展的关心与观点时,根本就不存在颠覆国家安全。相反,当一个国家的公民不被允许自由地采取行动、结社、思考与发表时,这个国家未来的财富和精神就会被破坏。”

   

   人创造了国家,于是一国之民众就需要一个政府来管理这个国家。由于人有善与恶的双重本性,所以人民并不相信这个政府。即便是民选出来的政府,人民也不相信。所以人民又创造出了三权分立互相制衡,上议院、众议院、全民监督等等的宪法、法律和条文规定,为的就是保护人民的权利和自由不受政府的侵害。

   

   所以,政府这台机器就应该为人民谋求自由和福利而运转,绝不应该是对国民进行屠杀、镇压、抢劫和欺骗的工具。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政府的存在,那就是违背天理人情,不应当让它继续存在,而是要推翻它、消灭它。因为一国之民众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对暴政进行革命和反抗的权利。

   

   1949年中国大陆地区沦陷以后到了今天,六十年间共党团伙的所作所为仍然有人表示不知道、不清楚,或者是不表态。我只能认为这样的人是装糊涂;或者是天生的白痴,健忘症患者;或者就是脑残体;再不然就是卖身投靠的党奴、帮闲和篾片们。出卖尊严和人格,为的是换取些残汤剩饭,这倒也无可非议。十四年抗战期间,中国出现了不少的汉奸和伪军,但是中国人民仍旧取得了抗战的胜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