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苏明张健评论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美元又贬值了,加元相应的又升值了。从原来的80多分美元兑换一加元,变成了现在的97.8分美元兑换一加元。加拿大的总理并没有站出来大骂美国是在搞贸易保护主义。

   

   3月份又是加拿大政府的财政年度,通常是要发布下一年的财政预算。预算中的项目是明明白白地列了出来,而且公布于众,任何人都可以指指点点,或褒或贬,更可以抗议示威。国家的事就是众人之事,民众不仅要知道,还要参与进来说话。政府则必须认真地听,耐心地解释,适当地做出调正。现在执政的保守党政府从来不认为自己伟光正和丰功伟绩,所以也不会把指责和反对自己的团体和民众看作是敌对势力,或者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

   

   同时,在新的预算当中,并没有因为美元的贬值,影响了加拿大的出口贸易,而增加军费的开支,准备对美国打一场核大战。国与国之间,其实就是街坊邻里之间的关系。一家出了事,愿意的话,就出来帮一把手。不愿意帮,也没有人去责备。没事的时候,大家和睦相处,各家过各家的日子。

   

   唯有流氓小人才恨人有,笑人无。刚吃了两顿饱饭,于是就抑制不住自我优越感,马上就觉得他是老大。可惜的是这种优越感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短暂地一现即逝,面对的仍然是破家烂日子。看着邻居们都过着有条有理的日子,于是妒兴大发,走街串巷地骂大街。时不常地还威胁着要把谁打一顿,或者是要把谁家的房子给烧了。那个时候,他是老大的优越感已经跑到爪哇国去了,剩下的就只有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地痞、混混的嘴脸了。

   

   2009年的上半年,美元贬值了10%,共党操控的汇率仍然是一美元兑换六块八毛三人民币。这次美元又贬值了,共党咬紧牙控制汇率仍然不变。一边还在大骂着贸易保护主义,一边又增加了7.5%的军费。不惜大半个中国和十亿人口被炸成焦土,也要与美国干上一仗,把美国西海岸边的一百多个城镇炸平。

   

   连个傻子都明白,这是一场不顾血本的自杀式的战争。但是流氓就是流氓,永远都是有胆子说,却没有胆子做。因为以美国为首的七大工业国和众多的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仍然是共党的衣食父母。三十年间,没有这些国家的外需,便没有共党的两百三十万个富翁家庭。西方幽灵的共党吃的仍然是外国人的饭。

   

   中国大陆人口众多,是个大市场。可为什么共党不去占领这个市场,却求爷爷告奶奶的让外国人来占领呢?共党六十年拉不动内需,却千方百计地去满足外需。外需也拉不动了,共党就跳出来,又是骂,又是要打。国际社会只不过把共党看作是个小丑,笑笑而已。

   

   绝大多数的国家、国民,人们的平均收入都占到了该国GDP的50%左右,而国内的国民的内需就占到了GDP的70%到80%。而唯有中国大陆的国民收入,仅占到了GDP的10%,而国民的内需仅仅占GDP的50%。

   

   民穷,买不起东西是问题的关键,六十年一贯如此。共党只出于一己之利益,从不打算提高人民的收入。外资、外商涌入了中国大陆,也是上了共党的当。满以为这个人口众多的大市场,但是很快就发现,庞大的贫穷人口,与市场和商机几乎是完全脱钩的。商品再丰富,奈国民贫穷何!

   

   2009年的全年,共党也算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去拉动农民的内需,结果不过是三百五十亿人民币,折合五十亿美元。听上去是不少,但对十亿农民而言,平均每个人不过三十五块钱。这就说明拉不动的内需经过拼着命地去拉动,这两者之间的空间,平均到每个中国人身上,不过是三十几块钱的事。

   

   今年再像去年一样,是大张旗鼓的拉动内需,我恐怕的是连这三几十块钱也挤不出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物价在2009年和今年的年初又全面地提升了。居家过日子的人们应付高物价犹恐不及,也只得是少买或者不买东西了。温家宝的一句“提高人民收入”,也仅仅是一句口号。如何提高?提高多少?如何去运作?共党报出去年的GDP增长了8.7%。如果人民的收入也增加了8.7%的话,那么物价又将增加多少呢?

   

   今年的第一季度内,至少粮食、肉、蛋、菜类的价格,比去年上涨了10%到30%。北京农民出售的大米价格,已经从去年底的两块六毛钱一斤上涨到了今年初的三块一毛钱一斤,涨幅为15%。仅此一项,就比收入增长的8.7%还要高出6.3%。

   

   这就像几年前国务院免掉了农业税,为此多少党奴、帮闲们大喊农民富裕了。可是至今,却没听到哪怕是一位农民说出了富裕这句话。原因是相同的。共党随即对种子、化肥、农药、灌溉的水费、农机等等生产资料的价格大幅提升,升幅甚至超过了免掉了的农业税。农民又怎么能富裕呢?又怎么能有钱去拉动内需呢?

   

   美国政府公布,国债是十三万亿美元;加拿大政府公布国债为五百六十亿加元。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省政府公布的省债是二百一十二亿。中国大陆的国债是多少?各省区市的债务又是多少?2009年学者专家们估计,中国大陆的国债在四十万亿左右,但是在今年初又爆出了个省区市的债务至少在六万亿左右。

   

   今春的两会上,好几千位的代表、委员们是否讨论了债务的问题?且不说讨论,我敢断定,这些只会鼓掌举手的委员代表们可能连知道都不知道。事关国计民生的大事,不知道、不讨论,那又为什么来开会呢?难道只是来听听共党自吹自擂的所谓丰功伟绩和辉煌而鼓掌吗?

   

   三十年的所谓改革,共党是年年制造财政赤字。从最初的几百亿上升到千亿、两千亿、三千亿到三千多亿。近十几年来,年年的财政赤字都在三千多亿。2009年更是出现了当年九千五百亿的赤字,而今年的赤字将超过一万亿。

   

   学者们估算 ,这一万亿仅仅是中央财政的赤字。而各省区市保守的估计,将至少再增添两千多亿的债务。这就是说,到了今年的年底,每个中国人头上的国债将再增加八百元。在已经人均负债率达两万九千元的情况之下,再加上八百元。这只能说明共党主导的经济是靠着负债或者借钱来运作的。

   

   三十年所给我们展现出的,那就是从低于GDP增长率的负债额,走向了GDP增长率与负债额持平。而近十多年来,又进入了高负债额,却只能产生低GDP增长率。债务是越滚越大,产值反而是越来越少,使得国债在2009年占到了全年GDP的130%。

   

   共党的经济已经不是一个破产的问题了,而是全面的大崩溃。让我们回头看一看,31年前的1979年。在那一年,中国大陆还是既无内债,又无外债。仅仅31年,当愤青、帮闲、篾片们大喊着腾飞辉煌的时候,苦难的中国人却不知不觉地每个人都被背上了近三万块钱的债务。不可否认的是,共党团伙们的贪腐是造成这笔巨额国债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前不久,英国政府宣布,英国的国债已经占到了GDP的16%。并且为此而发布警告说,国家已处在危险之中。大家想一想,16%和130%相比,哪一个的危险性更大呢?有人说,美国的国债是十三万亿,人口三亿多,人均国债是四万美元,比中国大陆人均国债率还要高,所以美国将是国将不国了。

   

   说这番话的人没有考虑到一个人均收入的问题。美国人均收入是四点六万美元,中国大陆的人均年收入是一千美元。美国人的收入和国债相比,那是4.6比4。而中国大陆的人均收入和国债相比,那是1比29。美国在十年左右或许可以偿还清国债,但中国人那是在半个世纪内是还不完这笔国债的。

   

   这里一定会有人会反驳我,说中国人的年均收入已经达到三千美元了。也就是说,两万多块钱人民币了。按照共党公布的每个家庭平均3.9人来计算,那就是说,平均每个家庭的年收入为八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对十亿农民来讲简直是天方夜谭,对于六亿城镇居民来说,也同样是天方夜谭。

   

   根据对安徽、河北、河南、山东等地农民收入的调查,他们的人年均收入仅仅是一百二十五到一百五十块人民币之间。和三千美元的人均收入相比,差别在130倍到140倍左右。我的几位好友的父母,分别住在不同的城市,他们的全年收入分别是从两千四百元到四千多元人民币不等,与三千美元的人均年收入相差了好几倍。

   

   再以一个月薪八百元的民工来计算,全年的收入不足一万,这是不足三千美元的一半。可是他还要拿着这笔钱去养家糊口,并非他一个人去消费。同时我们绝对不能忘记,在中国大陆仍然有七亿的人口是生活在国际标准贫困线之下的。在共党的脱贫是口号,致富是贪污和抢劫的作为之下,这个庞大的贫穷人口的数量只能是年年增加,而不会减少。

   

   2007年的12月,联合国向全球发出了大粮荒的警告。世界粮食署随即发布了调查数字,其中提到了全球人均拥有大米和白面总数是一百五十公斤,各国政府平均储存的粮食不足四个星期。就在各国政府都在采取紧急措施的时候,共党却向国人民众报出了特大喜讯,又是什么连续十几年的大丰收,又是什么人均拥有量是六百公斤。后来想想这牛是吹得太大了点,又改为了四百公斤,是两倍半地高于世界人均拥有粮食的数字。

   

   接下来就是2008年的强大,2009年的辉煌了。但是以人权和民生至上为精神的联合国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是不会错的。中国大陆严重缺粮的事实,是任何宣传都掩盖不住的。

   

   2009年的中国大陆沦陷日的前后,华东、华中的上海、南京、武汉等地,就已经有市民要求共党发粮票、发油票,以保证人民的正常生活。2010年的年初,中国大陆又出现了粮价大幅的上涨,粮商们跨省买粮、奸商们囤粮居奇等等的现象,于是就引发了民间的警觉。许多明智的民众开始成百斤地往家里买粮食,以备饥荒。

   

   历史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51年前,毛泽东发愁,粮食多了怎么办,?可是就在那一年开始的三年半中,中国人没有一个人被撑死,反而活活地被饿死六千万。从1959年开始,世界粮食署、美国、加拿大每年向中国大陆无偿地接济近百万吨的粮食;日本也是从1959年开始,每年接济中国大陆扶贫款三千万美元。这是共党绝对不说的,中国人当然也无从知道的事。

   

   2003年共党弄了个神五上天,日本人相信中国繁荣了,停止了这笔扶贫款。到了2006年的6月份,加拿大的最后一艘装载着20万吨粮食的船到了上海的码头,宣布由于中国盛世了,所以以后不再接济粮食了。美国、加拿大整整给中国人送去了47年的救济粮停止了。可是就在2006年,共党向国际粮食市场购买了五千五百万吨的粮食。这是一个可以供给三亿多人口一年的口粮的数字。

   

   有的同胞在几年前就曾经质疑我说的,世界上无代价的支援中国粮食的说法,有的还千方百计地否认这个事实。我作为一个独立的知识人,一个自由主义者,是永远不会去依附于权势的。我不会自我标榜,我是为民代言。我只是公开地讲出我所知道的事实。自由主义者并不高尚,但却有着对社会的责任感和义务感,而且还会成为一个悲惨的殉道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