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苏明张健评论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我从来不喜欢动物,更不会把任何一种动物当作宠物。但是我不会去虐待动物,因为那是一条生命。古人说,天地化生万物。读过一点书的人应该知道敬天地畏鬼神的道理。按照佛家和古书中的六道轮回的说法,天知道哪些动物,它的前世或许就是人。

   

   曹阿瞒七十二世的后身,仍然是只狗。信也好不信也好,不必争论。科学的态度是:大胆地设题,小心地求证。得不出结论不要紧,留待以后或者是后人再去研究。

   

   说到狗,狗也有自己的追求。那就是寻找一个主子,然后就忠实于主子一辈子。几次易主也没有关系,只需要几天的时间,熟悉一下新主人,然后就死心塌地地忠实起来了。当然了,从一而终是最好的。狗不嫌家贫这种品质,也堪称高尚。狗是不会偷走主人家的财产,跑到外国去做寓公的。

   

   仅此一点,共党豢养的那些党徒、帮凶、帮闲、篾片们就远不如一条狗。一切的常识、知识、理论、科学,出自于人,所以才有人文主义、人本主义。从来就没有听说有过狗本或者是狗文主义的。

   

   唐朝诗人李白被人称作是“诗圣”。他的诗文流传了一千三、四百年,仍被人们吟诵着。到了共党的年月,李白也从文坛诗圣降格成了赚钱的品牌。为此四川的江油,湖北的安陆,甘肃的天水,都在为争做李白的故乡,经官动府,诉诸法律。难道权力当局和法律就能判断出来李白的出生地吗?李白是陇西人,甘肃的天水属于陇西,可是李白并不是出生于天水。

   

   史学家已经考证出来了,李白的出生地,按照共党目前这个地图上来讲,那确实是在吉尔吉斯斯坦这个国家的境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中国人民的感情就变得脆弱了,十分容易受到伤害。但在李白的出生地这个问题上,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的绝对不是史学家们。

   

   新疆北部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被共党出卖给了前苏联。胡温当政以后,还把新疆境内大约七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出卖给了这个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大诗人李白变成了外国人。这是共党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怨不得别人。

   

   这对李白来讲,或许是件好事。人家会把他当作文坛的巨匠、诗圣来祭祀、崇拜、敬仰,而不是作为品牌来出售。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的传统观念那就不得不改变。否则,就只能不断地被党伤害感情。例如,我们认为中国是个天朝大国,周边的小国都是蛮夷之帮,理应年年进贡朝拜。

   

   在共党的年月里,事情就全都颠倒了。四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卖给了周边的国家;三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沙漠没人要,仍然留在了中国。泱泱大国,人民生存的空间少了一多半。盲目的自我优越感和多年的闭关锁国,造成了中国人没有多少见识。当金融风暴爆发以后的2009年初,一些中国人就曾兴奋的说,这回美国完蛋了,美国人都穷的要饭了。自己的未必吃的饱、吃的好,却巴望着别人挨饿受穷。这难道是我们的民族性或是是文化精神?

   

   就拿汽车来说,统计显示,美国三亿人口,拥有汽车两亿四千多万辆,平均每三个人就有2.4辆汽车。加拿大人均拥有汽车为0.7辆,辉煌了的中国大陆却是每一百个人只有0.9辆汽车。尽管一百个人才有了不到一辆汽车,但是交通的阻塞和混乱却是每个中国人都感受颇深的。有人说印度比中国穷,但是印度每一百个人拥有汽车是1.1辆。

   

   民主宪政的印度显然比极权专制的中国大陆富裕,同时中国大陆的汽车产业已经是产能过剩了,新旧汽车都在库存积压着卖不出去。中国人穷,所以内需也拉不动,加上基本民生的物价直线上涨。汽车、房子是人人想要,可收入却只够吃饭穿衣的。世界各国的汽车几乎是每隔一、两年就更新换代。由于能源的日趋紧张,新型汽车都是节能汽车、电动汽车、或者是生物燃料汽车。无论是产油国还是贫油国,都在千方百计地节约,使用越来越少的石油资源。

   

   早在1993年,中国大陆就已经成为了石油的纯进口国。十年以后的2003年,中国大陆消耗石油是二点七亿吨,其中的50%以上是进口的。到了2009,年消耗石油是二点九六亿吨,70%是依靠进口的。中国有石油,但是不在陆地,而在领海上。只是不知道共党是怎么领导的,南海海域九百多个岛屿都被越南、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占据,并且开采着石油;而东海海域上的石油被日本人开采着。

   

   自己没有油,那就应该认真地发展公共交通系统,研究制造太阳能、天然气等等这一类的公共汽车。物性的共党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每一百个人有0.9辆汽车,于是中国人就幸福了。那么美国每一个人就有0.8辆汽车,加拿大每一个人就有0.7辆汽车,又该如何呢?看来汽车与人生的幸福度并没有什么关系。

   

   共党对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大灌狼奶,让他们去追求什么自我价值。什么是自我价值呢?本人也是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弄明白的。原来这个所谓的自我价值那就是时髦、名牌、物欲。中小学要上私立学校,大学要上名牌大学。抄袭、剽窃,也要弄个博士、硕士的名头。工作要在外国公司。不但要做白领,最好还要做中层或高层的白领。

   

   接下来的那就是什么豪宅、名车,月薪又是多少。人生的追求自此也就是算是到头了,一切都圆满了。这种自我价值之路看起来只有索取和妄图得到,丝毫也看不出责任、义务、付出和贡献,更没有心灵、意志、精神的追求和探讨。搞不懂的是追求这种价值的人,如果一旦不在外国公司做白领,一旦脱下了名牌的衣饰,一旦没有了汽车,他又是什么呢?还是不是人呢?

   

   作为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那就是全部的价值。无需去追求,只需去体现。体现人是精神生命体的神圣和高尚、追求和探索。人生幸福度的指数就是从这里反映出来的。以猴子为祖先的共党们和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所以不可以同日而语。人性的社会容不得兽性,所以兽性的团伙视人性为天敌。

   

   共党指定了一百五十九所大学为名牌重点大学,可是国际社会却不承认他们的文凭。所谓的豪宅想必也是豆腐渣工程。四川汶川的一场地震,三千三百三十九所学校全部倒塌,四川全省受损的学校是一万三千七百六十八所,需要重建的是一万一千六百八十七所。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说:中国每年消耗全球一半的钢材和水泥用于建筑业,但只能维持二十五年到三十年。这个部的节能和科技司的司长陈宜明说:国内房屋自身的建筑质量问题一直是中国建筑业面临的一个难题。

   

   五、六百年前在欧洲的大陆,建筑就已经成为了和绘画、雕刻同样的三大艺术之一了。中国传统的砖石结构、木结构、梁柱结构的建筑物,有许多那是经历了千年,至今仍然挺立在那里。为什么在伟光正的党的领导下,现代大陆中国的建筑质量却成了一个难题了呢?耗费了人力、物力和财力,搞一个建筑物不是搞到一半就倒塌了,就是刚刚完工就倒塌了,能勉强挺立住的建筑物只能维持二十五年到三十年,而且价格还贵得吓死人。

   

   英国的建筑物平均寿命是一百三十多年;美国建筑物的平均寿命是七、八十年。1958年共党喊叫着要超英赶美。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不但超不过,也赶不上,反而是把落后的距离越拉越大。建筑物寿命短,那就只好总是拆房。调查显示,每拆掉一万平方米的旧建筑物,就产生七千吨到一万两千吨的建筑垃圾。中国大陆每年拆毁的老建筑物占到了建筑总量的40%以上。

   

   听到不少的中国同胞们总是在说,中国这个词翻译成英语是“拆拿”,简直太形象了。只有没完没了不断地拆,共党的赃官们才有得拿。明明中国大陆依然贫穷落后,但却要总是摆出一副阔气的样子。调查显示,平均每一万平方米的建筑在施工的过程中,产生五百到六百吨的建筑垃圾,这五、六百吨的垃圾当中,除去了低质量、次质量的砖瓦以外,还有扔掉的木材,还有铝合金、进口的钢材和水泥,浪费之大令西方建筑家们吃惊。

   

   有学者说,中国是个垃圾大国。并不是说中国人多,产生的垃圾多,而是指每年的建筑垃圾和工业垃圾占到了垃圾总量的50%以上。且不提工业垃圾。每年二十亿平方米的拆建工程产生多少建筑垃圾,又消耗了多少优质的土壤去烧制砖瓦。可是二十五年以后,这些砖瓦就成了垃圾被埋在了地下,但是砖瓦是永远不会再还原成土壤的。

   

   天文数字的垃圾总量,对人类生存环境的破坏是巨大的。能够飘洋过海的沙尘暴吞噬着良田,沙漠化着土地,包括用好的土壤烧制的砖瓦。这巨量的垃圾,埋在地下以后破坏着土质,污染着环境,减少着耕地的面积。一座座漂亮的建筑物使不少同胞们自豪、唱赞歌,却不想一想,它们是仅仅能维持二十五年到三十年的豆腐渣工程。

   

   耕地的沙化、占用、污染和劣质化,又造成中国大陆每年要花大钱,买走90%的世界可提供作为贸易的粮食。中国从来不是个粮食出口国。可是从历史上看,历朝历代也从来没有向外国购买过粮食。在党的领导下,从1959年开始,中国大陆变成了粮食进口国,而且进口量一年比一年大。以至于近几年,五亿多人口要指望着进口粮吃饭的。

   

   三十二年前,共党就提出了四个现代化,喊得震天响,直到1995年还在做着农业现代化的所谓战略部署。并且一再的声称,在上个世纪末农业基本上就现代化了。中国大陆的农业是否已经现代化了,人们是有目共睹。但是现代化的说法却已经是十几年不提了,变成了只提改革。人们不明白的是,中国是否已经实现了四个现代化,然后又进行了改革?还是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搞四个现代化,所以不得已而求其次,改换门庭变成改革了。

   

   所谓的改革,也不过就是在坚持计划经济的基础上修修补补,小打小闹,弄出一个权钱资本主义计划经济的怪胎。“自力更生”是共党逃到延安时就喊出的一句口号。但是在延安却并没有出现过“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景象,而是走上了贩毒、卖毒和烧制大烟的犯罪自力更生之路。

   

   1949年中国大陆沦陷以后,自力更生这个口号仍被喊叫了四、五十年。只是内容变了,从制毒、卖毒变成了卖国、卖领土、卖领海、卖女婴、卖学历、卖党票、卖官职、卖假冒伪劣毒货品。凡是能卖的都卖了变成钱,但结果却是民穷、国更穷。

   

   前三十年的共产天堂泡汤了,后来二十年的四个现代化也没戏了。改革改到了现在,人们所能看到的那就是改出来极大的民怨和民愤。自力更生是个好词。好词被共党使用了,就变成了祸国殃民的罪行。如果说中国大陆没有发展,一些人会暴跳如雷地不服气,几个数字让我们来说明一下发展。

   

   1978年的时候,原煤的产量是六亿吨;到了2008年原煤的产量是接近二十八亿吨,增长了4.5倍。发电量从1978年的二千五百六十亿千瓦,增加到2008年的三万四千六百六十亿千瓦,增长了13倍。水泥的产量从1978年的六千五百万吨,增加到了2008年的十四亿吨,增长了21倍。钢产量从1978年的三千两百万吨,增长到了2008年的五亿吨,增长了16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