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苏明张健评论
·宪政,只能使中国越来越好
·中国特色的老路真的能走下去吗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制度自信”的实质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国家总理的职位肯定比外交部长的职位要高。无论在行政上设立多少个部、省、市、县,总理是最高的行政长官。那么,总理说出来的话是不是最高的行政指示,下属就必须要遵照执行呢?极权专制的体制应该是,而且必须是。但是当极权统治日薄西山,到了非要拼命来维持不可的地步时,政令就不出中南海了。

   

   民间有一种说法,说是“经是好经,但是被和尚们给念歪了”。这个比喻显然是不适合共党的。从马列开始直到毛邓江胡们,谁也没有发明出一部好经,一部适合于人类社会,或是人性的经。所以也就无所谓和尚们怎么念了。正着念歪着念,反正都是满纸荒唐言。

   

   成语“荒诞不经”,所表达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从中南海发出的政令都是邪的歪的,喽啰们当然就往邪里歪里干。共党们只想治人,把百姓们治的是服服帖帖、老老实实。从来不想让被治于党的百姓们去说三道四,所以共党也没有下情可以上达天庭的机构。于是就只能昏庸无道,直到死为止。

   

   在今年六月召开的G8峰会之前,日本的首相曾经表示过,希望邀请中国大陆作为旁听,或者是列席参加八国集团的会议。在G20结束的两天以后,日本的外相冈田克也在6月29日的记者会上明确地说,“G8的首脑会议是一个以拥有同一个价值观的先进国家的组合。这个清晰明了的划分是非常重要的。”

   

   首相的提议,直截了当地就被下属给否定了。理由明确,首相也只能是放弃,或者是自我反省,这就是民主政治的优越性。谁说的对,那就听谁的。不是官大一级压死人。首相是执政党的党老板,也不可能给外相扣上反党的帽子。

   

   民主的体制,人人都要在宪法的这个框架下去运作行事。日本外相所说的同一价值观,应该就是普世价值中的宪政、民主、人权、法治、平等和自由。八个国家中的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都认同,并且推行这种价值观,都成为了世界先进的国家,更被认为是世界八强。

   

   共党们信奉的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说法显然那就是谬论。胡锦涛发迹于极权的政治辅导员,上台伊始就大肆地赞扬朝鲜的政治稳定,而至今致力于把中国大陆推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毛泽东统治的形式上去。可是,又要求世界上承认中国大陆的经济形态是自由市场经济。没有政治上的自由,又哪来的自由经济呢?没有人权的保障,私人财产当然就可以被随意地剥夺和抢劫了。

   

   由于中国大陆的十六亿人口,才把共党推上了二十国峰会。看看那十九个国家的总统、总理们,哪一个不是民选出来的呢?唯有胡锦涛是隔代指定。既如此,那就应当像金正日一样闭关锁国,自我孤立于世界去称王称霸、作威作福。否则的话,面对着世人,那真是无地自容。

   

   日本的小朋友问这位胡爷爷,为什么当主席?而这位胡爷爷却不敢说自己是隔代指定,欺骗那个小朋友说,自己是人民选出来的。做生意的人都知道童叟无欺。出身于小商人家庭的胡锦涛却能大言不惭的欺骗天下人,确实是党的好孙子。上台八年多,陈辞滥调地拼凑出个什么“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自我标榜为是什么“核心价值观”。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任何人也能发明一种价值理念。关键那就是看能不能被多数的人接受,能不能成为一种共识,能不能输出到国际社会上成为普世的共识。共党头领们的价值观,都未必能达到团伙成员们的共识,那就更不要提中国百姓。所以共党不必妄想将来应邀旁听八强的会议了。

   

   今年的6月13日,共党的公安部召开了一个名为《2010年严打整治行动》的大会,意在动员布置全大陆的公安和维稳的力量,要开始一场为期7个月的严打整治运动。据知情人士介绍说,这是自1980年以后,共党第四次在全大陆发动长时间的严打运动,将造成更多的冤案和更大的民愤,更加激化官民之间的情绪和社会的大断裂。

   

   共党是搞政治运动的老手。前三十年,大大小小二十场莫名其妙的政治运动,死人亿万,可是共党的政治目标却并没有达到,反而搞得共党自己是政治破产,丧失公信力,甚至连当政的合法性都丧失掉了;这后三十年是共党为了自救,不搞阶级斗争了,搞起了四个现代化和改革。

   

   四个现代化的口号有十多年不提了,想必是没实现。共党曾信誓旦旦,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可是至今十多年过去了,老百姓们却丝毫感受不到自己是生活在四化成功了的环境之中。四化这个大旗是拦腰砍断了,共党又扛上了改革的旗。

   

   什么叫改革呢?还不就是自己在改错吗?共党犯的错共党去改,怎么又变成了共党领导的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了呢?难道是全国人民犯了错,共党领导着人民在改错吗?可是无论是四个现代化,还是改革,更无论成功与否,惨败与否,共党理直气壮的屠杀、镇压、抢劫的本性是始终不变。

   

   这后三十年,我们知道的和被共当掩盖住了,使我们无法知道的屠杀发生了多少次?屠杀了多少人?使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究竟搞四个现代化或者是改革,与屠杀、镇压和杀人有什么必然的相互关系呢?

   

   经济建设与杀人之间是否存在着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呢?世界各国是否都是以杀人之多少,和屠杀镇压的频率作为评判八强和发达国家,或者是发展中国家的标准呢?如果都不是的话,那就只能证明共党这个毫无人性的杀人团伙,在不间断的屠杀和镇压之余,还要时不时地干出几次全国严打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动。

   

   江泽民在美国通过媒体对全世界说,中国人的素质差。这是否是在为共党的屠杀和镇压制造借口?说中国人素质差,无异于是在说中华民族的素质差。难道共党还要向希特勒学习,消灭劣等民族吗?可是希特勒是崇敬日耳曼民族的,而消灭的是外族。反正都是德国人,马克思也好,希特勒也好,究竟哪一位是共党的祖师爷,那就不得而知了。我们所知道的,在中国大陆这六十年,最大的犯罪集团,那就是共党这个团伙。所犯罪行,那是罄竹难书。

   

   六十年的政治欺骗,抢劫民财,这是欺诈罪;出卖国家领土和领海,这是卖国罪;残害生灵,杀人无数,这是杀人罪;破坏生态环境,制造污染,这是祸国殃民罪;无官不贪、无官不腐,这是盗窃财产罪;党国不分,党库直通国库,这是盗窃国库罪;苛捐杂税、任意罚款,这是敲诈勒索罪;炒作股市、炒作房地产,哄抬物价,扒房圈地,制造大量的豆腐渣工程,这是破坏国家经济罪;控制网络,以言治罪,肆意抓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信仰人士,私设劳改农场,这是虐待人权罪;制造虚假数字,隐瞒事实,宣传莫须有的成绩,这是欺骗罪;犯罪团伙要对全民实行第四次严打运动,这是国家恐怖主义罪;屠杀少数民族,任意制造谎言,对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一个群体的人随便定罪,这是分裂国家罪。

   

   至于假冒伪劣毒产品泛滥;对流行病、传染病和尚不知名的怪病的隐瞒不报和不闻不问;现实的黄赌毒的泛滥成灾;对民众的长期的愚化、奴化、毒化的洗脑;以及共党的群体狗眼看人低的种种丑态等等,究竟该判什么罪,我呢到底是个法学的门外汉,法律界的人士们是精通的。

   

   尤其在6月底,共党的公安高调地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破获了一个维吾尔人的恐怖组织。可是从宣布的罪行上看,完全都是打砸枪之类的刑事罪。难道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犯下了刑事罪,就一定要升级为恐怖主义的罪行吗?世界上十亿伊斯兰教信徒,只有原教旨主义这个派别施行恐怖主义手段。共党六十年搞过多少次的红色恐怖运动。那时人人自危,不敢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祸从天降,家破人亡,共党才是最大的恐怖主义组织。

   

   本人不幸生于红旗下,长于红旗下,九死一生地在红旗下度过了四十年。而唯一的感受就是,今后万万不可再生活在一个自以为伟光正的政权下了。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当一个政权太伟大了的时候,国民们通常就都不是人了。什么红五类、黑五类地被分成了像一堆堆的土豆一样。一群群的分子,一会是依靠的对象,一会就成了敌人;一会是敌人,一会是阶级,一会又是路线;一会被入狱劳改了,一会又平反成了好人;一会对了,一会错了;一会好了,一会又坏了。

   

   原本是堂堂正正的国家主人们、公民们,却被伟大政权莫名其妙地折腾得不知所措,成了伟大的玩物、器物。愚民,奴民和素质太差的刁民、暴民,还要被这个伟大的去领导,去批评、去教育、去提高、去觉悟、去改造,还要去脱胎换骨。如此的一番折腾和煎熬之后,仍然不能被这个伟大称其为人,仍然不能享有做人的权利和自由,仍然是任由这个伟大去任意欺骗、愚化、毒化和任意去屠杀和抢劫的奴隶群体。

   

   六十年的共党当政,反反复复,始终是在共党圣明,国人百姓们是罪该万死,而且还是罪在不赦。这第四次为时七个月的严打运动,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又是一场错杀、错判、错抓的大冤案,又要制造出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个冤假错案,又要为三、四千万的冤民大军再增加几百万个难友。

   

   今年初,共党在财政上已经支出了九千亿元的维持稳定的费用。当时包括本人在内的许多人认为,这笔巨大的支出,那是为了要化解民怨,缓和民愤为目的的。是要把这笔钱用在严厉铲除贪官污吏上,或者是为三、四千万冤民们申冤昭雪;为了被扒了房、圈了地的人作出赔偿;为六亿多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口实行补贴;或者是福利,或者是为了医疗保健的免费服务,形成一项国家的福利待遇;再不然那就是对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实行免费教育。

   

   现在看起来,以我们平常百姓的心理,是无法去想象共党的残暴和无人性的。国家的财政上居然拨出了巨款,是要杀害一国之公民的。花巨款去招兵买马,搜罗了特务、打手、家丁和狗腿子,愤青和五毛党们,建造新的监狱和劳改营。大杀一批,大关一批,难道社会从此就稳定了吗?天下就能太平了吗?难道共党杀的人还少吗?究竟共党当政还要杀多少人才能随了心意呢?民主中国阵线监事会主席张健先生在今年5月底说过,“中国人不是孬种。中国人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中国人也有起来找共党清算的时候。”

   

   中国人有句俗话叫做,英雄见惯以常人。一个大英雄,闻名不如见面。可是常来常往见惯了,也就拿着英雄看作是平常人了。毛泽东曾经是圣明得如同神。死后是多少人捶胸顿足,满地打滚,号啕大哭,甚至喊出了今后我们可怎么办的哀叫。戏是演了,而且演得很成功,但却没有发现一个人跟着毛去了的。那帮又要誓死保卫,又要誓死忠于的人们,在追悼会一结束,便就三三两两地去喝酒,打扑克牌去了。

   

   记得上个世纪初,不少的社会笔记小说中,也有类似的描写。辛亥革命成功以后,号召男人们剪辫子。满族人哭着喊着不剪辫子情有可原,可笑的是汉人当中也有一些人跑到了祖坟上,一边号啕大哭,一边大叫着祖宗啊、祖先啊地磕着头。二百六十八年的满清统治,使得这些汉人错把满人当成了祖宗。由此看来,认祖归宗不是随便说说的事,也要费一番思考,找些考证考据,才不会认错了祖,归错了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