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共党成立了不少反贪局,这就证明了共党政权是个贪污的政权;接下来又成立了不少反腐败局,这就又证明了共党政权还是个腐败的政权。老百姓是不贪污不腐败的。因为老百姓们是既无权又无势,即便想贪污也无从去贪污,无从去腐败的。所以无论是反贪局,还是预防腐败局都是针对着官家而去的。

   

   共党这个官家是又要当政,又要贪腐,还要打出反腐败的旗号,实际是在自己反自己。难道共党这个团伙真的有自我廉洁这个机制吗?回答应该是肯定的。几十年前,从中央到地方层层都设立了纪律检查委员会。这种机构其实是像黑帮的帮规检查委员会,针对的都是帮会的入门弟子们,与非在帮的平民百姓们是毫无关系的。

   

   例如青帮、红帮,已经有了四百多年的历史了,时至今日仍然存在,但却从来没有听说他们祸害百姓、贪腐百姓、抢劫百姓的记录。共党是想学帮会,但却不够格,其层次和帮会差了一大截子。帮会是行走江湖的,从来不占山为王。既不劫道,也不绑票。帮会不干的事,共党全干;帮会干的事,共党全干不来。帮会的帮规就如同宪法一样,帮主也必须要依法治帮。违反了帮规,帮主也受帮规的制裁。

   

   共党不同,共党的大门是永远敞开的,广纳天下的土匪大盗。不学无术的愤青、愤老们、痞子、恶棍、流氓、混混、人渣子和败类。所以共党们够不上称帮称会这个资格,只能称作是团伙。所以有人说,共党的党章是帮规,我就不太同意这个说法。够不上帮会的资格,又怎么敢去称作帮规呢?

   

   用毛泽东的话来说,那就是一群“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们结成了伙,假充革命党。但又不知革命为何物,所行的全是反革命的勾当,比不上历史上任何一个农民造反党。行走江湖的帮会讲究的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可是在共党体制内却根本就找不出这种细胞。

   

   时至今日,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地说:一、是从1943年到1948年间,共党团伙的骗术高,扯着脖子喊叫了五、六年的宪政、民主、人权、自由,骗了不少人;二、是中国人看走了眼,错把下三滥的赝品当成了古玩。所以什么纪检,反贪腐局,预防腐败局之类的庞大的机构,就是这些下三烂充当好看的古玩,其实一文不值。

   

   在共党众多的特色当中,匪性是共党这个团伙的第一特色。这些好看的机构的设立,是为了团伙内部的利益均沾,是根据土匪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的三原则而设立的。任何的盗匪都可以自由地出去打食、抢劫,但是所得必须拿回来大伙均分,不得吃独食,这是山寨的规矩。但是看起来显然是由于兽性的物欲一个比一个大,就必然造成的内部的分赃不均。所以内斗、火并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共党把内部的这种狗咬狗、抢骨头的这种争斗,美其名曰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主义斗争;现在又称其为特色,模式与共识。由于名不副实,不要说国人百姓骗不了,就连团伙内部都达不成共识。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朝鲜的流氓头子金正日,竟然从长期忍受饥饿的两千三百万人朝鲜人的身上榨取了四十亿美元,偷偷的存在了瑞士银行。

   

   几年前,瑞士银行被工业国政府控告为帮助富人偷税漏税的天堂,瑞士政府立即检查瑞士银行的运作过程,确实查出了这个问题,使得不少富人向本国政府补交了总数高达几十个亿美元的税款。在这种情况之下,金正日就指使人把这四十亿美元的赃款,又偷偷地转移到了卢森堡的银行。

   

   从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朝鲜人民活活地饿死了近三百万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两代总共六十四年,但却始终没有达到1946年,金日成立下的要让朝鲜人民吃米饭、喝肉汤、穿绸缎、住瓦房的宏伟大愿。

   

   金正日虽然是作出了一幅蛮横的流氓无赖相,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它的那个政权的垮台,仅仅是个早晚的事。亡命天涯,那就是必然的结果,所以把钱存入了外国的银行。看起来,把脏钱存入外国银行,是所有的共党匪类们和独裁专制者们的共识,也是他们共同的模式。

   

   所谓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在2006年的调查统计中,中国大陆已有八百万共匪们,总共卷款高达13万亿人民币外逃到了国外;而在2006年的当年,三十个省、区、市,仅共匪的高官卷逃的数字就是15万;到了2009年,卷款外逃的共党赃官总数又迅猛发展到一千万人。根据与时俱进的共党的兽性的贪婪,估计被卷走的赃款总数至少在17.8万亿到20万亿左右。

   

   大家可能还记得,2008年共党报出的全年的GDP是26万亿,当年的国家财政收入是6万亿。这就是说,被狗官们卷走的钱是2008年全年的GDP的80%,是2008年国家财政收入的三倍多。

   

   其实共党报出的数字的水分都是极大的。如果扣除了水分,我想这两个比率会是更高。有人说毛泽东治下的共党成员们是不贪污,只不过就是没出息,没见过什么世面,喜欢多吃多占,还喜欢耍弄个特权,占点小便宜而已。但是许多人所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个毛泽东,是当时中国大陆的首富,第一大富翁。

   

   他拥有私人存款八千万。文革结束以后,连本带息总数超过了一亿元人民币。现在四、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回忆一下三十年前的光景。农工商被进了城的共党全面的抢劫了一遍了以后,全体人民是一片赤贫。在低工资、低待遇、高积累的政策之下,在职职工的平均工资每月不过五、六十块钱,吃饭穿衣是要凭票、凭证、限量供应的。即便日如此,仍然有六千万人被活活饿死。

   

   在一片的凄凉颓败的情形之下,毛泽东制定了只许他一个人捞钱,不许别人捞的伟大方针。在所有的人写书、写文章都是不付给稿费的情况下,只有毛泽东的四本书和一本语录有稿费。当时个人花钱去买毛四本、或是毛语录的人是很少的,都是各个单位部门成批地买来,强行得发到每个职工的手里。

   

   那个时期,运动多,名堂也多。每个家庭、每个人手里都有几套毛四本。文革过后,我的一位中学同学,从自己的家里清理出了二十七套毛四本,送到了垃圾站,当废纸处理,卖了一块多钱。按当时的价格,可以买一斤半的猪肉。我的这位同学乐坏了。

   

   毛死后,党内从中央到基层,一种长期被压抑的不满的情绪爆发了。这就是打江山的时候是人人有功,坐江山当然是人人有份。凭什么只许毛泽东捞钱,不许我们捞。而此时此刻,党内立时就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团结一致,并且立即形成了共识:就是大家一起捞。力争在几年后,个个都捞的比毛泽东多。

   

   捞钱计划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因而发明了著名的猫论。于是不到十年,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就敲锣打鼓得送来了捞到手22亿美元的喜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全党上下立时剥下了画皮的伪装,彻底地显现在了国人民众面前的,那就是兽欲、匪性的贪婪和抢劫。但是共党不明白的是,在僵死的制度下,国人民众是朝不保夕,人人自危的活着。只要制度打开了缺口,共产党说出了改革两个字,那就证明共党以前错了。人们僵死的大脑复苏了,压在心底的话要说出来,从反思逐步地迈向了反抗。

   

   1989年春末的反官倒、要民主的北京学生运动,反映出的正是全国大多数民众的心愿。共党把它们的野蛮与残暴公开地表现在了全世界人民的面前,被世界制裁至今。共党的本来面目自我暴露了。

   

   鉴于共党团伙内只有异化的基因,而从来没有自我更新的这个机制。所以共党干脆自甘下流,作出了一幅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是土匪我怕谁的下三滥的嘴脸。在野蛮血腥地屠杀学生和市民以后,自以为又立下了丰功伟绩的共党,在原来的官倒和部门集体性的受贿和贪污的基础上,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变成了团伙成员的各显其能,各自为战,变贪腐为贪腐,由隐密变公开,由公开的贪腐发展成了公开的抢劫。

   

   1989年的12月14日,罗马尼亚共党政权垮台,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公开处决。这对狗男女在瑞士的银行,竟然也被发现了存有四亿美元的赃款。一年多以后,世界共产阵营彻底垮台。共党并没有从中吸取任何的正面的教训,去学习如何尊重民意,尊重民权,反而是高高的祭起了从西太后那里照搬来的四个坚持的破烂货,压制民意。

   

   同时,共党也多少有点明白了,它们的这个政权的垮台是必定的,只是个早晚的问题。所以,贪腐和抢劫从公开,又变成了不择手段的疯狂,捞到钱就跑。中国大陆于是获得贪污腐败第一大国的美称。

   

   西方的工业国和发达国家都是宪政、法治的国家。共党狗眼看人低,以为有了钱走到哪都是老大。万万没料到,文明法制的国家对于大量涌入的私人巨款,是抱有怀疑态度的,国安和税务稽查部门的眼睛是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的。

   

   法律中都有反洗钱法的条款。大多数的共党贪官、赃官们在自由国家,象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地在生活着。不少的狗官们干脆选择了非洲、南美洲的一些贫穷专制的小国去躲藏。

   

   当伊拉克的前独裁者撒旦•侯赛因政权垮台以后,这些个前独裁头子们是被一个一个的被处以极刑。同时它们藏在各国银行的脏钱,也都被这些国家的银行送回到了伊拉克新政府的手里。撒旦•侯赛因本人所贪污的黑钱,竟然高达590亿美元。由于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连美国的FBI都派员帮助查找。那帮败类们贪污的是全民共有的钱财,当然最后还是要归还到人民的手里。

   

   可笑的是,撒旦•侯赛因被美国军人把他从藏身的地洞里揪出来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一个装有两百万美元的小包裹,显然是准备在逃亡的路上用的。但是这两百万美元,既没有帮助他逃避法庭的审讯,也没有帮助他逃避死刑,钱还是要回到人民的手里的。

   

   记得当时,有一位我们的中国同胞,以如丧考妣的声音对我说,“撒旦•侯赛因受到了不公正的审判,是美国人操纵的。”我当时也不过是一笑了之。当然了,如果换成是在中国大陆,撒旦•侯赛因一定会进入共党的政治局,弄个常委当当。果然不久以后,江泽民存在瑞士银行的五亿多美元也被发现,并公布了。

   

   这次瑞士银行清查偷税漏税,江泽民的这五亿多美元也一定会转移到其他国家。我相信,查到这笔赃款的组织,必定会跟踪追查到底的。2009年夏,胡锦涛的儿子在非洲涉嫌一笔3,000多万英镑的贪污丑闻,被起诉到法庭。胡犬子机灵地逃脱了。俗话说,跑得了人跑不了事。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事情做出来了,早晚要有个了断。

   

   今年初的两会上,有人说共党的官员们并不富有,而真正富有的是他们的儿子们。这才是一句道破玄机的大实话。买张党票,打破了头也要钻进共匪的体制。然后花钱、送礼去做个小头目,不少人便以为从此步入了仕途,青云直上了。

   

   良知尚未泯灭的人,会无可奈何地说,我上有父母,下有妻儿要供养。听上去人情味十足,合情的事未必合理。高喊五千年文化的人,未必不知道共党是个什么性质的团伙;可多少也应该知道一点,君子不党,危邦不入,不为五斗米折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