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悠悠南山下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作者:阮進興( Nguyễn Tiến Hưng )

   前越南共和國計劃部長
   
   2014年8月9日寄自美國

   
   
   作者簡介 :

   
   阮進興先生系前越南共和國計劃部長( 1973年-1975年 ),《 當盟友逃遁時 》( Khi Đồng Minh Tháo Chạy;英、越文 )一書的合著者, 另一越文著作為《 阮總統之心思 》( Tam Tư Tổng Thống Thiệu )。現居於美國。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圖一、1974年8月著名的水門事件醜聞令尼克松失去總統職位
   
   
   
   “ It’s so sad, it’s so sad ” ( 好傷愁,好傷愁 ), 我聽著帕徹口齒不清喃喃說出幾字……, 無人再說話了。也沒有一滴眼淚可以哭流出來。我仰頭,靠在椅背上並閉上眼睛。” 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如此記載在其長達1120頁回憶錄中,以作該書的結束句。

   
   此是總統先生描述他在辭職的翌日當時坐上直升機離開華盛頓的情景。帕徹斯亞( Patricia,簡稱Pat )是指總統夫人。
   
   1974年8月8日星期五早上十點之前, 副總統佐拉德-福特( Gerald Ford )與助手約翰-馬斯( John Marsh )主持為在越南陣亡的軍人家屬授予榮譽勳章儀式。
   
   儀式在布雷宮( Blair House )舉行,也曾是越南共和國總統下榻的賓館( 1972年4月,尼克松總統邀請阮文紹總統造訪華盛頓時就下榻於此。那時我們曾前往探訪他 )。
   
   儀式剛完畢, 福特立即獲辦公室主任艾勒-海格( Al Haig )告之,說尼克松總統想跟他馬上見面。他匆忙走過Pennsylvania大道,快步邁向白宮。
   
   福特剛進入室內,尼克松總統已起身與他握手,然後坐下,背靠椅座。雙手緊握放在腿上,面露著極緊張之態,因為剛剛度過一段十分困難的時刻。
   
   他以嚴肅但抑制的語調緩慢地對福特說道:“ 我已決定辭職,為了國家的利益,需要這樣做。 我不想詳細說為何這樣做或不該做的理由了,但是,我已決定了。” 那天晚上,尼克松總統在電視屏幕上公佈辭職。
   
   我們稱此日為“ 雙八日 ”, 美國歷史上的一日,也是標誌越南共和國走進黃昏之日。
   
   
   水湧到門前就被打開?

   
   
   “ 水門 ” ( Watergate ) 是處於浪漫的波多麥( Potomac )河畔、維珍利亞( Virgina )大道上的一組高尚樓群,整個園區包括有酒店、高級住宅樓和一座辦公大廈。這裡設有“ 民主黨全國總部 ”辦公室。
   
   1972年6月17日,尼克松總統的屬下曾派人溜進大廈辦公室暗設竊聽器,搜集民主黨1972年總統競選的狀況。竊聽事件暴露後,國會出手調查,尼克松否認對此有任何的關連。 調查繼續。 事情演變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然而那時還查不出任何證據可對總統控罪。
   
   兩年後,1974年7月24日, 事情有了轉折性的變化:最高法院判決尼克松總統必須要把在白宮辦公室內所錄下的64卷錄音帶交給主判官斯利卡( Sirica )。 在這之前,白宮的律師曾多次鬥爭反對交出錄音帶。 雙方的博弈極為激烈,因為這些錄音帶關連到在水門案中對六名官員的審判。
   
   只在三日後,事件便起了巨大的變化。尼克松總統於1972年7月27日曾複述說 :
   “ 我正在臨近聖克蒙特( San Clemente )紅灘( Red Beach )游泳,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在為彈劾( impeachment )總統程序第一條款投票。這條款指控我曾有阻止調查水門案件的行為。 27票贊成和11票反對。正是我所意料的顧慮。”
   
   “我在度假拖車( trailer )內正換衣服,電話鈴便響起來,( 助理 )茲艾哥( Ziegler )把事情告訴我。 在此刻我知道自己將是106年以來第一位總統被提議罷免。那時我正在海灘的度假車內,赤腳、穿著短褲、身披班龍( Banlon )牌內衣和另披著一件印上 ‘ 總統 ’ 字樣的外衣。”
   
   
   “ 確鑿證據 ”的錄音帶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圖二、是否基辛格“操縱”了尼克松的政策,仍然是個疑問
   
   
   8月5日, 白宮被迫交出1972年6月23日的會議記錄錄音帶。這些帶已清楚記錄下發生進入水門大廈幾日後的談話,那是尼克松總統和助手哈德民( Haldeman )交談商討阻止調查水門案的事宜。
   
   按計劃,哈德民將讓CIA 向聯邦調查局( FBI )通報說此案關連至國家安全的問題而不須再調查。哈德民對總統說: “ 一種處理的方法是我們讓( CIA ) 沃特斯( Walters )對帕特( Pat )說: 不要插手這事……這事, 嗯,我們不想你們走得更遠。” ( Stay the hell out of this…this is ah, business here we don’t want you to go any further on it. )
   
   尼克松總統接納這計劃。 他指示哈德民 “ 得了,好, 我全部明白了……, 你叫他們來吧。 好的,這個處理方法很好。 需要真的強硬。 那是他們對付我們的方式和也是我們將回應他們的方式。”
   
   聽這段錄音後,白宮的律師們感到無法挽救了! 此與總統曾所否認的說法恰恰相反,也與以前律師所反駁的相反。 如此,尼克松總統將被控告“ 阻礙執行法律罪 ”。 人們稱這卷錄音帶為“ 起煙的槍 ”( Smoking Gun,確鑿的證據 ),意指槍膛內有煙( 證明槍曾扣板 )。
   
   
   “ 提防基辛格 ”

   
   
   在最後的時刻,尼克松總統仍然關注越南共和國。 他記載了8月8日早上與福特的會談:“ 我們談論了福特先生將在24小時後上任總統所面對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不要使莫斯科或北京的領導人利用我辭職之事挑戰美國在越南和世界上其他的地方。”
   
   繼之, 尼克松總統曾吩咐其繼承人應該繼續顧用基辛格,但對他也須謹慎。 福特總統在其《 彌補的時間 》( A Time To Heal )回憶錄中複述心裡蘊藏已久的說話:
   
   “ 尼克松總統曾勸我應該繼續執行強硬的越南和柬埔寨政策, 並強調亨利-基辛格在此事務上的角色。”
   “ 尼克松還說:‘ 亨利是個天才的人,雖然他不完全接納他( 指基辛格 )全部的建議。可以說他是極有益和忠誠的人,但他不可以讓基辛格完全按其意辦事。’ ”
   
   如此,尼克松總統曾後悔因讓基辛格壟權了嗎? 雖然前任總統曾有所囑咐,但福特總統仍然任由基辛格自由放縱?
   
   返回辦公室,福特第一件事需做的是打電話給基辛格,說:“ 亨利,我需要你。 我想你繼續留下。 我將做任何的事使致我們可以合作辦事。”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圖三、尼克松總統辭職不是阮文紹總統所“期望”之中
   
   
   基辛格答道:“ 閣下,沒有問題。 是我與你辦事而不是你與我辦事,這是我的本份。” 福特總統邀請基辛格繼續擔任兩個職位: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 --- 壟斷權力更大。
   
   
   轟動南越

   
   
   雖然也猜想到尼克松總統將須要辭職,但當聽到此聞,阮文紹總統仍然徬徨。 那天下午我馬上去見他,我們見他掩飾不了內心的憂慮。 水門事件從1972年6月開始,但尼克松總統仍在該年的秋季勝出,當上第二任總統。
   
   然而,巴黎協議簽定後,阮文紹總統曾有一種什麼不妥的感覺。 他重述1973年4月3日在聖克蒙特的會談情況,當尼克松總統與他辭別,送他上直升機( 海軍陸戰隊一號, Mariner One )時, “ 他心不在焉; 直升機剛起飛,他便轉身了,匆忙進入屋內。”
   
   以前兩人會晤,不管是在中途島( Midway Islands;太平洋島嶼,美國軍事基地。譯者註 )或在西貢( 1969年 ),辭別儀式均延長,尼克松總統歡愉地揮手告別,久而不停( 見《 當盟友逃遁時 》,第四章 )。 阮文紹總統甫爾有點擔憂,但仍然猶存少許的希望,因為曾獲承諾,雖然是秘密但是極其牢固的,它來自一位美國最高領導人的承諾。
   
   在此徬徨之際, 阮文紹總統收到新總統福特的一封信函。 日期注寫為1974年8月10日,信中以肯定的語調表示:“ 尊敬的總統閣下,…… 以往美國曾對越南共和國所承諾的任何事仍然有效和將在我的任期內繼續遵從執行。”
   
   阮文紹的精神恢復了少許。回顧歷史,我們認為此是基辛格先生極為精明的策謀,目的只為安撫阮總統。 因為基辛格曾掩飾尼克松的承諾,不讓福特總統和國會知曉,現在他所需要的是繼續掩蔽。
   若讓阮文紹總統提及這承諾,而國會又將削減更多的援助,那麼將產生更多的爭論, 也正好把基辛格拖進窘境。
   
   最好是如何使西貢保持沉默,如何使任何事都一帆風順,直至落幕為止。
   
   基辛格先生曾對尼克松總統建議說:“ 總統閣下,我們只需要設法找出任何一種公式,在一兩年內讓事事都風平浪靜, 然後越南將成為一片荒蕪之地。” (《 阮總統之心思 》;第15章 )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圖四、因水門案醜聞辭職後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離開白宮的一刻
   
   
   收到福特總統信函的幾日後, 在獨立宮的一次各部長會議後,阮文紹總統吩咐我留下與他傾談。
   
   我對阮總統說了關於美國,通常的是,一位新總統上任,常常國會留給他的“ 蜜月期 ”只有約一百日之久, 有時則長些。
   
   在此期間, 他們都讓這位新總統事事順利。 不但是阮總統一人,連整個內閣的人均感到極其擔憂。
   
   此時,每月週三早上在首相府舉辦會議的午餐上,每個人所談論的都圍繞著水門案和美國援助之事。
   
   為了更清晰了解情況和為越南共和國找尋出路,我們提議阮文紹總統邀請華仁-陸特( Warren Nutter )教授來越。 他曾擔任美國國防部長的助理,專責於對越南化計劃的財務方面,諳熟美國國防部內部和軍援問題的脈搏,也是我們留學於維珍利亞大學( 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時所敬慕的教授。
   
   
   “ 放下碗湯粉不再吃 ”

   
   
   8月23日早上,陸特教授與阮文紹總統和我們在獨立宮共進早餐。總統說及目前形勢極為危急,並對美國援助有所擔憂。 作為一位長期支持阮總統的人, 陸特先生也顯得極焦急。 他對國會的行動難以再作解釋。 但答應返回華盛頓之後將努力向福特總統闡明越南危殆的情形。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圖五、在越戰末期,阮文紹總統不可再獲取很多美國的援助和支持
   
   
   他嘆息說:“ 沒有任何一個高級政府官員還關注越南問題了!” 陸特教授的說話使正在吃湯粉的阮總統放下箸,不再吃下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