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刘逸明文集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8月6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赵家坝被拆迁户袁方金,在拆迁现场跌落后死亡。当地政府称,死者系“突然昏倒并跌落至1米左右高的坎下”,“经抢救无效死亡”。但家属对此说法提出了质疑,多名家属到县政府烧花圈讨说法,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结果5人被抓。
   
   
   强制拆迁和征地堪称中国社会的毒瘤,虽然大多数城市的房价已经止涨,但很多项目依然在继续上马,导致民怨沸腾,官民冲突不断。雅安曾经在雅安地震时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原以为经过地震之后,这个地方的官员能以全新的面貌示人,没想到依然保持着横征暴敛的惯性。
   


   死者袁方金系芦山县芦阳镇金花社区赵家坝人,现年69岁。在其死亡过后,面对舆论压力,芦山县官方称,因为修建芦山县沿江路工程,赵家坝段的23户居民已全部同意征收房屋,并领取了征收补偿款,包括袁方金家。这只是官方的说辞,即使23户居民全部同意,也不一定是心甘情愿,很有可能是受到的压力太大,不得不同意。
   
   袁方金死亡是在8月6日,直到一周后的8月13日,此事才见诸媒体,《新京报》对此事的报道还算是客观,将官方的说法和死者家属的说法都呈现给了公众。不难判断,袁方金并非阻止拆迁,事实上他还非常配合。据其小儿子介绍,父亲在拆房子之前,还曾指导拆迁工作人员先从哪儿开始拆。
   
   就是这样一位配合政府拆迁的良民,为何最后却落得个惨死的下场?原来,当时袁方金想起了房子里还有东西未拿,想进屋去取,却被工作人员误以为要进入房中阻挠拆迁。冲突过程中,工作人员两次把其摁倒在地,于是,他与工作人员一度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
   
   人非圣贤,总有丢三落四的时候,袁方金原本非常配合拆迁,之所以要重新进屋,完全是为了拿忘记的东西,没想到,他一动身,就被拆迁方认为是在阻拆,于是意欲将其控制,结果导致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最后酿成死亡惨剧。由此可见,拆迁方依然没有摆脱与民为敌的思维,倘若没有这种思维作怪,就不仅不会阻止老人去拿东西,而且还会帮助他去拿,并尽力保证其安全。
   
   已经年近七旬的袁方金在与拆迁方发生冲突时,即使是一对一,也绝不会是对方的对手。按说,只是想控制他并非难事,可是,老人倔强,执意要去,而拆迁方则不遗余力地阻止。老人究竟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跌落而死还是被拆迁方推下致死,双方各执一词,局外人只能凭借报道当中所呈现的蛛丝马迹去分析和判断。
   
   为了讨个说法,死者袁方金的亲属数十人于当天晚上赴县政府门前要求政府官员出面解决此事,结果无人接见。于是,亲属们便在县政府门前将花圈焚烧。之后,也就是当晚12点左右,有人从县政府走出来告知亲属,等到早晨6点会有人找他们商议如何处理此事。
   
   然而,在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死者亲属与前来索取拆迁现场被扣车辆的人发生了冲突,当时路灯突然黑了,所有人的手机都失去信号,对方见手机就抢。之后,有5名亲属被警方抓走,警方称他们涉嫌妨碍公务。8月9日上午,芦阳镇委书记约死者家属谈事情的解决方案。有人问书记将如何处理被抓的5人,书记说,怎么处理这个事,要看家属的态度,如果处理得让政府满意,被抓的5个人未必不能减免处罚。
   
   从死者亲属与索取被扣车辆者发生冲突的情况看,对方显然如同黑社会一般,而且正巧当时路灯熄灭,手机无信号,可见,这是官方精心策划的一个局,目的就是想通过让死者亲属入局的形式来平息事态。从芦阳镇委书记的言语当中不难看出,之所以要抓5个人,并强加其罪名,为的就是增加谈判筹码。一旦死者这方让步,5个人便可能无罪释放。
   
   说实在话,从报道看,很难找出死者亲属的违法证据,即使与官方发生冲突,也是被逼无奈,哪里谈得上什么“妨碍公务”?这分明又是一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举。在面对记者的质疑时,芦山县委宣传部一负责人重复了官方此前的说法,并称有视频为证,而且强调袁方金跌落后,工作人员第一时间通知了急救车。
   
   袁方金究竟是死于意外还是他杀?其实,官方提供的视频并不能说明问题,因为不是全程,袁方金跌落的过程仅仅10秒,不能反映事实真相。袁方金的小儿子透露,这段视频是经过了剪辑的,不利于官方的内容已经被删掉。
   
   时至今日,官方依然没有提供完整的视频资料给公众,这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做贼心虚,倘若袁方金是自己无意中跌落,而不是被拆迁方推下致死的,那么,官方公布完整视频无妨,他们会乐于公布以正视听。也无需通过熄灯、屏蔽信号、抢手机的方式来打击死者亲属和抓人。
   
   由此可见,袁方金老人之死,即使不是死于他杀,也至少是死于拆迁的过失致死。有人可能会问:拆迁方有这个必要吗?其实,根据笔者的观察发现,很多时候,拆迁方为了杀鸡儆猴,让项目进展顺利,往往不惜一切代价,致人死亡也绝不后悔,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项目能赚多少钱,死一个人根本就是就牛之一毛,更何况死的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呢?
   
   非常遗憾的是,8月12日晚,死者袁方金的小儿子告诉记者,当地政府已解决好此事,但不愿告知是如何解决的,他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毫无疑问,此事就此不了了之了,外界的关注都成为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瞎操心。倘若政府真的是让死者家属满意地解决了此事,那应该皆大欢喜,倘若又是家属出于压力,不得不到此为止,那么,外界的穷追猛打就非常有必要。
   
   强制拆迁和征地在中国的遍地开花,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官员的权力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要想遏制公权滥用与逐利强拆,仅仅靠高层的力量去推动显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公民社会的推动,只有在制度建设上保障公民的政治参与,才能让让制度脱胎换骨,让官权走上正轨,让强制拆迁、征地,以及由此致人死亡的悲剧不再重演。
   
   2014年8月13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4/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