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刘逸明文集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8月13日,《人民日报》在一篇谈反腐的文章中透露了一则鲜为人知的消息,那就是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贪官李真在被执行死刑11年之后,他在殡仪馆的灵位上依然是一片空白,虽然附有照片,但也被家人用小花圈遮挡。
   
   在中国的反腐史上,李真可以说是赫赫有名。李真之所以能“名”满天下,既跟他的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有关,更和他少年得志有关。李真的贪污受贿金额共计一千多万元,这在今天稀松平常,但在当时的确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天文数字。
   
   古今中外,贪官污吏皆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李真原本在他人的眼中是一位风流倜傥的青年才俊,结果突然有一天被纪检部门双规。从那之后,李真在形象上就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媒体和民众,都将其视为贪腐的典型。李真被双规三年之后被河北省高院终审维持死刑判决,不多久就被以注射的方式执行了死刑。


   
   李真的人生犹如一颗流星,闪亮地划过天际之后便溘然陨落。面对李真的结局,有人兴高采烈,有人提心吊胆,还有人扼腕叹息。回顾李真的一生,在他为官之前,的确是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
   
   李真曾经在看电影《焦裕禄》时泪流满面,曾因看到坐在地上割麦子的老人而感动得慷慨解囊。谁能料到,就是这样一个性情中人,最终还是抵制不住钱权的诱惑,走上了贪腐的不归之路,这条路最终将他送到了阴曹地府。
   
   有人说一人得道鸡犬飞升,可一人遭殃,也可能祸及家属。李真在担任河北省国税局局长和省政府以及省委办公厅秘书的时候,可谓风光无限,当时的家属一定会以他为傲。可是,等到李真幡然落马的那一天,家属便觉得五雷轰顶、恍如隔世。
   
   李真被执行死刑的时候才41岁,虽然李真之死是罪有应得,可是,当我们想到其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景,只要不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从心底里发出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感叹。李真贪婪、李真好色,可最终他受到了道德的谴责和法律的严惩,家属也为他背负了太多的精神枷锁。
   
   按说,对于一个死去的李真,我们没有必要再为难他了。可是,当他的家人手捧他的骨灰盒来到公墓的时候,公墓工作人员一听说是李真的骨灰,便将其拒之门外。丧亲之痛已经痛彻心扉,再吃这种闭门羹,无异于在亲属的伤口撒盐。
   
   大概是因为公墓拒不接纳李真的骨灰,所以,家属最终选择将其骨灰停放在河北某市的殡仪馆,这一放就是11年之久。“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果不设身处地地去为李真的家属考虑,可能永远无法体会其心情。
   
   李真的生命早已成为了过往,但他的名字却依然在反面教材中出现,没有哪个媒体,哪位评论家会惧怕李真的名字,可是,为何死亡产业的从业者就如此畏惧李真呢?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李真生前是贪官,而且是死于非命,但这背后其实是因为有私心在作怪,他们害怕李真这样赫赫有名的贪官会让其他人羞与为伍,影响公墓和殡仪馆的“上座”率:当李真的墓碑或灵位一竖起来,再也没有其他人敢挨着他了。
   
   常言道:人死为大,不管死者生前是什么人,在他死后还是应该给予基本的尊重。再说,李真之所以走上不归路,虽然跟自己的放浪形骸有关,可跟制度的土壤又何尝没有关系?李真未进公墓区安葬,委身殡仪馆依然只能享用一块无字的灵位。这显然不是其家属的愿望,而是碰壁之后的无奈之举。当这一消息被媒体报道过后,支持将灵位写出李真大名的人依然占多数,可见民心之所向。
   
   从尊重死者的角度讲,公墓和殡仪馆都不应该将李真拒之门外,而且应该鼓励家属为他的墓碑或灵位刻上名字。从警示官员和教育后世的角度讲,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的。建议公墓和殡仪馆工作人员改变固有的陈旧思维,让不能堂堂正正做人的李真能在死后有一个安身之所,不能再继续这无字的结局,否则他的灵魂将何处安放?
   
   2014年8月14日
(2014/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