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罗列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罗列

    两则过去的事,现录在这里——讲述人一个八十有五,一个已去世二十多年,现写在这里,以抵抗遗忘,我知道这或许是在做无用功,但我又知道除了这么做我又不会别的:

    1,那天吃午饭时,岳父聊起过去,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后期,他在龙口学作生意——国民党进攻胶东。

    “那个时期,八路得到消息,头天就撤退了……”他说,“商人不能跑啊!家家就把商店门关起来……”

    “第二天下午,两三点光景,只听外面有敲门声,并且高喊 ‘老乡,开门营业吧!我们是国军啊!’隔着门缝望去,军容非常整齐……”

    “嗯!国民党的正规军是不大祸害老百姓的!”我说,“那时候在胶东共产党的将领是许世友和谭震林,国民党的将领是谁?”

   “李弥——”岳父说,“那是抗日名将——”

    事情又转到国共拉锯战时的仇杀,那时候共产党来了,杀给国民党服务的人,国民党来了,就杀给共产党服务的人——“那年我从龙口骑自行车回家,正赶上共产党处决犯人……杀人的是姜家那个杀猪的,用鬼头刀砍,十多个人哪!有的头和脖子上还连着一层皮……:

    想起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她的书或者别的书记载这事了吗?

    “你爷爷活着的时候告诉我们,千万别入党——”岳父说,“党的古体字是上面一个繁体当下面一个黑字!党,黑啊!——”

    ——这是我以前未想到的!

    2,这是母亲活着时讲的:

    八路军打五家沙洼失败,国民党下令,凡是老百姓抓住八路军的散兵游勇,奖给大洋五块!

   那时刚到三十多一点的姥爷在这种利益的宣传下,也抓了两个八路的伤兵,把他们捆在家门口的柳树上,准备去领赏。

    “你缺心眼啊!你还想发这才!你知道明天再会有哪只军队打过来?!——”邻居见识多的老人骂问他。在太姥爷的极力干涉下,姥爷把伤兵从树上解下来,给他们的伤口上敷些药,放了,临走前让姥姥给伤兵烙了几张大饼!

    后来八路又打过来,听到风声说姥爷捆绑过八路军伤兵,就把姥爷抓起来准备杀掉。几个邻居说老总你别听信谣言,这人在八路军伤兵路过他家时,曾给伤兵敷过药,而且还给伤兵送过吃的!“这是俺们亲眼看到的,你们千万别冤枉好人啊!”众人力争,姥爷保了一命!

    母亲生于1926年,日本人占领山东南部一带时,她已十多岁。“日本鬼子来到咱们这里时一开始对老百姓也很好,也给老百姓扫院子挑水,还给我们小孩发糖,还组织小孩念书……”那时母亲告诉我。

    “那为什么日本鬼子后来烧杀抢掠呢?”仅读过大陆历史教材的我问。

    “那是八路军老化妆成老百姓,朝他们打黑枪,把他们打毛了!”母亲说,“其实,真正欺负老百姓的不是日本鬼子,而是二鬼子——”

    这种说法我还真不知道,我所读的历史教科书中没有这样的说法!

    母亲去世于1993年末!

   

    ——写于2012年6月21日

    ——2014年8月28日录于《博讯》博客

(2014/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