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拈花时评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3.达赖的汉人同盟者
   
      仅凭几百万藏人与十数亿汉人进行战斗,西藏永远没有取胜的希望。这个冷酷的现实长久地困惑那些为西藏独立而奋斗的人们。尤其今天的中国又在不断变得更加强大,把西藏从中国统治下解放出来的前途似乎更为渺茫。可能正因为如此,达赖喇嘛近年改变了他的路线-----西 藏不能把中国人当成一个整体的民族来对待,而是需要化分对方,从中寻找自己的同盟。当年毛泽东化分了藏人,结果就把西藏摆布于股掌,邓小平一不小心让藏人重新整合为一体,西藏从此就问题多多。以强大民族对付小民族,都有如此区别,以弱小民族对付强大民族,就更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分化对方,从对方争取同盟者,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对之一概加以仇视和打击。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使中国大批反对派人士流亡国外,形成了中国人在海外的“民主阵营”,正是在他们身上,达赖喇嘛看到了争取汉人同盟者的可能。

   
     这种转变对双方来说都有一个过程。即使是达赖喇嘛,过去也把中国人视为彼此一样的人。他的讲话中经常用“中国人”这样一个整体性概念。而汉人,即使是中共的反对派,也常常把“领土完整”视为不可讨论的原则。拉萨那些在“六·四”期间组织示威游行的汉人,当西藏大学的藏族学生希望与他们联合行动时,他们提出的条件是绝对不许喊西藏独立的口号。一位参加了天安门抗议运动的学生后来说,“六·四”死难者做梦也想不到他们流的血换来的是达赖得到诺贝尔奖,而他们如果活着,都会坚决反对西藏独立。对此,藏人丹增罗布指责说:“当我与天安门的学生领袖们谈起“ 六· 四”屠杀 的时候,我们一起谴责北京政权,但当我提起西藏问题时,他们马上又附和起中国政府。他们这是争取的哪一门子民主自由……”[23]
   
     岁数较大的中国流亡者比青年学生的眼界宽阔一些,他们在“六·四”事件之后仅一个多月,就提出了“中国联邦”的构想,开始考虑以联邦方式解决西藏问题。一九八九年十月十二日,中国流亡者的组织“中国民主联盟”三个主要人物是----严家其、万润南和林希翎在巴黎的“民联”总部与西藏流亡政府驻欧洲负责人秘密会面,开始了双方第一次接触。同年十二月四日,达赖喇嘛在巴黎与严家其会晤,双方将其称之为“历史性”的会晤。
   
     其后,流亡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的严家其致力于“中国联邦”的制度设计,提出了西藏与中国应该结为“邦联式的联邦”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解释这个绕口概念的含义:“邦联式的联邦实际说了一个意思;历史上西藏同中国历代王朝的中央政府的关系最接近的一个模式,今天用科学语言来讲就是邦联式的联邦。”[24]
   
     也就是说,他的主张就是中国与西藏回到清朝驻藏大臣式的关系。那虽然还是在达赖喇嘛的斯特拉斯堡方案内打转,却是由汉人主动提出来的,因此对藏人来讲肯定应该视为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
   
     一九九一年九月第一次中藏关系讨论会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召开;一九九二年在华盛顿召开了“中藏关系:未来的展望”讨论会;一九九二年七月,中国流亡者首次派代表团访问达兰萨拉,会晤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噶伦。双方的共识不断增强。著名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方励之多次表示,西藏独立的问题应该由藏人自己决定,无论那决定是什么,中国人都应该给予尊重 [25]。
   
     一九九四年,严家其与西藏流亡者方面的阿沛·晋美有一次会谈。阿沛·晋美是中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他父亲因为与中共签署了《十七条协议》并一直担任中共高官3,被西藏独立战士视为“藏奸”。阿沛·晋美从小在北京长大,一九八五年到印度探亲,又 去美国上学,随之便投靠达赖喇嘛,参加了西藏流亡运动。由于其具有特殊地位,精通汉语并熟知汉人,他现在已经成为代表西藏流亡团体与中国流亡者进行接触的主要角色。在那次会谈中,阿沛·晋美针对严家其的“邦联式的联邦”提出进一步设想:
   
     给西藏二十年时间在联邦里,二十年之后,可以实行公民投票,是继续留在联邦里,还是脱离联邦。[26]
   
     对此设想,严家其给予高度评价,赞誉阿沛·晋美是一个非常有政治智慧的人,了不起。严家其个人对西藏去留的表态是:“汉藏只要能和平分离,我是赞成的,现在都赞成。” [27]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本被称为“中国大陆知名异议人士第一次主张西藏人民自决权”的书在台湾出版。那本书是十一位中国流亡者写的有关西藏问题的论文集。主编曹长青在前言里这样写:
   
     作为中国人,我们深深地为中国人在西藏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因此,我们用此书祭奠在中国殖民统治下被杀害的藏人;也将此书献给六百万正在争取自由独立的西藏人民,作为中国知识分子迟到的觉醒,对西藏人民迟到的支持,和迟到的忏悔和赎罪…… [28]
   
     曹长青的文章,题目就叫“独立,西藏人民的权利”;三十年代即加入中共的流亡作家王若望表示,“西藏人民有选择的权利” [29];曾任“中共民主团结联盟”主席、中国留美同学经济学会会长的于大海表示:“如果西藏的居民大多数希望独立,中国的民主政权应当同意”[30];中国民主基金会的理事会主席沈彤主张以自由主义和个人权利的原则重新审视中国与西藏的关系;学者项小吉希望西藏的“或去 或留都应以真实的民意为依归,尊重西藏人民的选择”[31]……尽管有些作者的西藏独立的问题仍然持谨慎态度,但是所有文章都谴责了中共的对藏政策,并表示应该给西藏更多自由。
   
     按照民运杂志《北京之春》的经理薛伟的总结,中国海外民运人士对西藏问题的态度可以归纳为三个原则:
   
     第一是民主的原则,即西藏人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和生活方式,要承认他们的民族自决权,别的民族不能包办代替;
   
     第二是和平的原则,即反对以武力解决任何统独的争端,决不能用军队去屠杀、镇压手无寸铁的人民;
   
     第三是过渡的原则,如果在统独问题上出现了很大的分岐,一时解决不了,可以通过长期的谈判,在五年、十年之后,在平等和睦相处,互信互利的前提下,先实现西藏的高度自治……如果在这样长期过渡后,西藏人民仍然希望独立,认为做好邻居比做亲兄弟更好,西藏人民也可以通过公民投票决定自己的前途,中国的民主政府必须尊重西藏人民的选择。 [32]
   
     一九九七年三月,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开会期间,西藏流亡人士的示威集会第一次出现汉人的队伍,虽然人数不多(三十七人),但是代表中国民运三个组织,在上万人的集会群中影响很大。著名的中国政治犯魏京生的妹妹魏珊珊等在集会上发了言,受到热烈欢迎。这次活动标志着中国流亡者与西藏流亡者已经跨过初期接触和思想磨合的阶段,开始了共同行动。
   
     中国流亡者逐步产生对西藏独立和民族自决的认同,一方面是他们在西方环境的熏陶下逐步接受西方视角和西方价值观的结果。西方社会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达赖喇嘛的热情和崇拜,也使他们不可避免地受到感染4;另一方面是西藏问题无法被中国的民主运动所回避,未来民主中国不可能只给汉人民主,而继续以中共的方式镇压少数民族。如民运人士在考虑未来形势和策略时所认识到的:
   
     如果那时民主政府仍没有作出允许自决的承诺之思想准备,政府与藏人之间就难免发生冲突乃至流血事件。这对百事待举的新政府来说,会是道义上的摧毁性打击,弄不好会影响到政权的生存。[33]
   
     还有一个因素可能也有作用,当中国海外民运陷入低谷、资源出现短缺的时候,与西藏独立事业合作可以带来新的资源和新的“统一战线”,以及西方人的欢迎态度。
   
     对达赖喇嘛来讲,这无疑令人鼓舞,是在与中共打交道彻底碰壁之后,漆黑前景中展现的一线希望。未来中国如果能够由这些赞成给西藏以选择自由的人上台执政,西藏问题岂不就有了解决的可能?
   
     这些人怎么才能在中国上台?前提当然只能是中国社会实现民主---西藏的未来就这样和中国的民主前景联系在一起了。
   
     对西藏而言,中国民主化的另外一个意义还在于,中国只要实行了民主,就不能不受世界“民主”秩序的约束和影响。那时,同情西藏独立的国际心理和舆论就可以产生实质作用,迫使“民主”的中国政府不敢于之忤逆。藏人才会有争取自由的空间和安全保障。
   
     所以,为了西藏的未来,西藏流亡者就应该帮助中国实现民主,把中国的民主事业当成西藏争取自由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时,还需要从现在就开始与中国民运人士联络感情、沟通意见、建立联合,如果他们未来有可能成为民主中国的领导人,今天的投资就会在那时得到丰厚的回报。
   
     一九九五年六月四日,“六·四”六周年纪念日,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发布声明,把一九八九年的中国民主运动称为“当代中国历史上最令人感到鼓舞、感动和产生希望的事件”,坚定地与中国民主派站到了反对北京政权的一边。这本来是不少流亡藏人出于与北京谈判的策略而反对的。这种选择反映了达赖喇嘛的战略转变。在声明里,达赖喇嘛强烈地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民主运动和民主力量给予支持,同时表达了他对中国民主运动的祝愿:
   
     我强烈地认为,国际社会有义务对中国的民主运动提供道义和政治的支持……说到底,是那些有奉献精神的,有勇气的民主运动的成员们才会把中国带入一个未来的自由和民主的社会。正因为如此,中国的民主运动应该得到一切帮助、鼓舞和支持。
   
     ……今天,当我们的中国兄弟姐妹们纪念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大惨案时,我愿藉此机会表达我对那些为这一伟大的国家的自由、人权献出生命的人们的敬意。我还愿为你们的那些勇敢的捍卫这些人类共同的和固有的价值而被监禁的同胞们祈祷,并祝民主运动成功。
   
     一九九五年九月九日,达赖喇嘛在美国波士顿对四百多名中国学者和留学生发表演讲,声称不愿与中国为敌。
   
     如果我们选择与中国呆在一起,我们应像兄弟姐妹一样一起生活。如果我们选择分手,我们应该作一个好邻居。无论如何,和中国保持长久的友好关系应该是西藏的一项根本原则。
   
     在解决选择问题时,我们不仅要考虑西藏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也要认真考虑中国的利益。中国的战略利益,经济利益,中国人的民族感情等都要考虑到。在西藏地区生活和工作的中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的人权等要得到保护。他们未来的走向应该逐步和平、合理、妥善地协商安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