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
拈花时评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3、远离利润与效率
   
      有人曾这样假设 :
   
     假使西藏大高原的河谷平原极广,气候又温和多雨,货物的运输亦不十分困难,则喇嘛的统治决不能持久,喇嘛教亦难狂热地被人拥护而能持久不衰,喇嘛僧侣决不会有如此众多,因为求财是人类最普遍的欲望,假使西藏人-广义人-求财的状况并不瘠薄困苦,可以活动的部门亦不少,状况之可以生活,不说可与欧洲比较,只须与平均人类可住之地比较,假使西藏大高原的生活状况有如此优胜,而其居民之从事各种求财的活动 又极合理,则任何宗教的教义不能禁止大量的居民从事各种求财的活动,而多被吸引到以解脱业缘为终身从之的职业[12]。

   
     这和我们的结论差不多 -----西藏的“天”决定了西藏的生产方式,生产方式又制约了生活方式 ,而后又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和决定了西藏人的精神生活和价值观念。
   
     一个日本投资者考察西藏后,得出的结论是藏民族是一个让人绝望且无可救药的民族。拉萨一九九零年投产了一座啤酒厂,据说每次出酒时,全厂从藏族厂长到车间的藏族工人必定全部醉倒,只乘一个从兰州啤酒厂聘来汉人技术员上窜下跳地对付所有设备和阀门。那种说法也许有点夸张,不过我经历过的事有点类似,那年我去黄河源头,给我的两个向导买了一桶五斤装的白酒,本是为他们一路准备的,我希望他们每天晚上喝点酒解乏去寒。结果第一天宿营,酒就被他们喝个精光,让我一个人在草原上逛了两天等他们醒酒。虽然那时我也上火,可是仔细想一想,生活为什么不可以散漫一些,随心所欲,不让具体的事务和日程表破坏生活的感觉?在藏人眼里,让人绝望且无可救药的也许正是从早忙到晚的日本民族或者我这样的人。
   
     不同文化的价值体系是不可互换,也不可相互作为标准的。在一个文化体系中是不好的,在另一个文化体系却可能是好的,只要当事人自己觉得好,局外人是否有相反的观点并不重要。拉萨某单位买了一辆日本造的豪华越野吉普车。主管的藏族处长爱上了那辆车,便死活不在当处长,而要任命自己当司机。汉人把这件事当作笑话讲。但是那处长的选择岂不正是反映了藏人热爱自由和驰骋的天性。作为马背民族的后代,在马背和草原上长大,他的血管里流的血本是和办公室的狭小与拘谨不相容的,他选择了类似马又比马更强大有力的汽车,虽然汉文化的官本位观念难以理解,对他而言,那种反扑归真却远远比当一个永远失去了草原梦想的处长更幸福。
   
     在很多方面,西藏人与现代社会的观念规则格格不入。查尔斯、贝尔记录了一个西藏人与他的谈话。那个西藏人在当时被英国统治的大吉岭抬“滑竿”。在大吉岭街上,座“滑竿”的是富有的欧洲人和印度人。
   
     “我不理解你们的收税法”,他对我说,“我听说酒店都要向政府纳税,而且喝酒越多,缴税就越多。一天,我在一家酒店里喝酒,坐在路边唱歌。我肯定喝醉了,不过唱歌并不犯罪,我并不比别人喝的差。但是,你们的一位廓尔喀警察走上前来说;『你喝醉了』。不错,我是喝醉了,但喝酒并不犯法。『你必须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下星期六你将被带去见名誉法官,罚款五盾卢比。但是,你如果现在给我一盾卢比,我马上就放你走。』我为啥要给他一盾卢比?我不过就是唱唱歌罢了。于是第二个星期六我确实被带去见了名誉法官,确实被罚了五盾卢比。我现在仍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并没有犯罪,我是在为你们政府增加收入。此外,我还花了两个安娜(二便士)才喝醉,这笔钱在拉萨可供三个人喝得酩酊大醉[13]。”
   
     不仅是抬滑竿的普通藏人如此,即使是伟大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对现代社会的观念也常常不以为然。在西藏历来有各种版本的佛教大藏经,由于是木刻版,年代已久很多已不清楚。十三世达赖喇嘛为了向后代广为传播佛教,主持重新出版拉萨版的大藏经,这是他的一件重要功绩。当时在色拉寺学经的日本僧人多田等观曾建议改变西藏传统的木刻印制方法,改为活字印刷,因为那样可以体高效率,印出的书也方便携带和阅读。
   
     谁知达赖喇嘛一听就发了怒。他说;“要把佛像传至未世,必须倾注全部精力,用方便的办法不可能留下神圣的宗教。如果在古代用了十倍的努力,那么,今天就必须用白倍的努力,做出更大的成绩来。佛教不是什么方便主义,方便主义就是邪道。”[14]
   
     而贝尔讲的另一见事情就更有意思了。
   
     威尔夫人是访问拉萨的第一个英国妇女…威尔夫人曾与达赖喇嘛进行了一次交谈。为了使他了解女性的成就,她告诉他阿米、约翰逊是以多快的速度驾机从英国飞到澳大利亚、从而保持了男女飞行员的飞行速度的,达赖沉思片刻,然后带着几分惊异的神情说道;“她干吗要这样匆匆忙忙呢[15]?”
   
     在根本没有时间观念的西藏,理解此类“纪录”的价值是有困难的。有一个故事说拉萨大昭寺所设的大钟,历来按时敲钟报点,有一次午后一点,大钟敲的却是十二响。十三世达赖喇嘛为此找来司钟者询问,司钟者回答是,因为十二点时忘了敲钟,所以在一点时补上。[16]
   
     一七七四年进入西藏的波格尔(Bogle),作为第一个到拉萨的英国人,在他离开拉萨之前,他为西藏做了如下颇为感伤的祈祷: 告别了,你们这些高尚、纯朴的人民!祝愿你能永享其它诸国人民不能享受的快乐。当敌人无止境地追逐贪婪与野心之时,愿您们凭藉高山屏障,永久生息在和平满足之处, 除自然条件外不知需求[17]。
   
   
   注释
   
      [1]毛泽东,《矛盾论》,《毛泽东选集》,页276。
   
     [2]多田等观,《入藏纪行》,中州古籍出版社,1987年,页 26。
   
     [3]土登晋美诺布,《西藏---历史·宗教·人民》,西藏社会科学院资料情报研究所编印,1983年,页47。
   
     [4]叶祖容,《川藏公路昌都至拉萨段踏勘片段》,见《纪念川藏青藏公路通车三十周年·文献集·第二卷》,西藏人民出版社, 1984年,页 18。
   
     [5]《西藏统计年鉴·1994》,中国统计出版社,页30。
   
     [6]《西藏统计年鉴·1994》,中国统计出版社,页32。
   
     [7]根据《西藏统计年鉴·1994年》第47页的数据计算。
   
     [8]孙勇等,《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简明史稿》,西藏人民出版社,1994年,页163。
   
     [9]根据《西藏统计年鉴·1994年》表21-1的数据计算。
   
     [10]文胡风,《自然经济怎样向商品经济过度?》,载《西藏社科论文选》,西藏人民出版社,1991年,页43-44。
   
     [11]《当代中国西藏人口》,中国藏学出版社,1992年,页205。
   
     [12]胡翼成,《论康藏喇嘛制度》,见《藏事论文选》,西藏人民出版社,1985年,页418。
   
     [13]查尔斯·贝尔,《十三世达赖喇嘛传》,西藏社会科学院西藏学汉文文献编辑室,1985年,页102。
   
     [14]多田等观,《入藏纪行》,中州古籍出版社,1987年,页38-39。
   
     [15]查尔斯·贝尔,《十三世达赖喇嘛传》,西藏社会科学院西藏学汉文文选编辑室,1985年,页369。
   
     [16]黄慕松,《使藏纪程》,载《西藏学汉文文献丛书第二辑》,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1991年,页379。
   
     [17]约翰·麦格雷格,《西藏探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8年,页315。
   
     1、贺觉非在他的《西康纪事诗本事注》有一段描写西康藏人的藏袍;“康人纯以羊皮为衣,贵族富商则以绸缎或布为面。一般牛厂娃,仅 无面羊裘一件,一年四季,日夜晴雨皆着之。果亲王所为『四季长穿不肯丢』也。人多讥其简陋,妙用亦复不少。关外旅行,晴雨风雪不定,笠伞既不适用,雨衣非力所能备,且易碎裂,惟此无面羊裘,无论晴雨风雪,均视之蔑如,露宿蒙头而卧,尤非袱被所能及,出外旅行,所需各项,一一纳之怀中,余见有送官家鸡者 ,亦自怀中取出,有售马鞍者,亦置之怀中,其容量概可想见。”
   
     2、西藏现有耕地 333、 93万亩,占西藏地表总面积 18·43亿亩的 0·18%。(见《西藏统计年鉴·1995》表1-3)。
   
     3、手工打制酥油的方法为;将鲜牛奶倒入桶中发酵,略有酸味后在特制桶中搅打,搅打次数往往需要数百以上,酥油遂从奶汁中折出来浮 于表面。捞出后挤去水分,放入凉水中降温,使之凝结得更结实。提取酥油后,奶水称作达拉,倒入锅中烧开,即有块状物质分离出来,滤出晒干即成奶渣。乘下的水变清,称作达曲。可以喂牲畜,贫苦人家也有当饮料喝的。洗衣机打酥油,每次打的量大,省了人的搅打,速度又快得多。
   
   
   
   1、“嵌入”现代化
   
      作为西藏早期的两次现代化尝试,张荫棠、联豫推行的新政和十三世达赖喇嘛推行的改革,大部分只针对于政府机构,影响局 限于拉萨,大部分改革尝试半途而废或人去政息,对西藏社会没有太本质的触动 。
   
     具有本质意义的现代化,是通过中共对西藏的占领而强行“嵌入”西藏社会的。我用“嵌入”这个词汇,是强调那种现代化并非出于西藏社会自身的需要,也没有同西藏的传统社会相融合,而是从外部进入并且自成一体的。其所以它与以前两次现代化尝试不同,是因为它的势力强大,分布广阔,足以抗衡甚至压倒西藏传统社会,因此西藏社会从整体上无法不受到极大的影响与冲击。
   
     从一九五一年签署《十七条协议》,浩浩荡荡的中央大军兵分数路开进西藏,进驻各个城镇、军事重地、交通要道和漫长的边境地区。一整套维持那个军事力量有效运转的庞大体系也随之进入。仅为保证军事供应修筑进藏公路一项工程,就动用了十几万人力,占当时西藏(自治区)总人口的十分之一还强。大批的中共党政官员也随之来到西藏。尽管中国在世界上属于落后国家,但对当时的西藏来讲尚为先进。中共进入西藏的力量,带进了对西藏而言前所未有的现代化成分。
   
     中共使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获得了西藏主权。但是它深知那主权决非到手就能一劳永逸。两个民族太不一样,历史上的关联毕竟太少,它在西藏的“天时地利人和”之各种条件又十分薄弱,不稳定的因素比比皆是,因此稳定中国对西藏的主权,是一个压倒一切的长期任务。为此它必须在西藏当地建立一个长期扎根,担负巩固主权之使命的集团。那个集团开始是以进藏军队和各级党政官员为主,大部分是汉人,也包括维持其运转的各种补助系统人员。可以根据那个集团的使命,将其称为“稳定集团”。随着时间的推移,“稳定集团”的规模越来越大,藏人在其中占的比例也逐步变得越来越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