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古代王统史
   
      西藏第一个国王聂赤赞布于公元前一二七年登基,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时期,兼并各小国为统一的国家。从松赞干布时期开始的三百余年中,西藏的政治、军事等力量滋长,疆土不断扩大,尼泊尔国王和中国的皇帝等周边的国家将自己的女儿献于松赞干布为妃。由于迎娶尼泊尔和中国的公主对佛教在西藏的传播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所以,在西藏历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但在中国的宣传中,却利用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一事来为政治服务,并有意避而不谈以尼泊尔迟尊公主的其它几个后妃的情况。事实上,尼泊尔的赤尊公主的权势从来都是 大于中国的文成公主。
   
     西藏国王赤松德赞强占部分中国土地,从而扩大了西藏的疆域。公元七六三年,西藏军队占领中国的首都长安(西安),并取得中国向西藏年交贡赋的议定书。

   
     公元七八三年,藏中间签订条约, 划分了 双方间的边界。对西藏当时的扩张情况,仍在布达拉宫前的石碑上有部分记载。藏中间于公元八二一年签订的和平条约,对了解当时亚洲地区两个大国之间进行交往的情况是极为重要的。该条约的内容以藏中两种文字刻在三块石碑上,其中一块立于藏中边界的贡格乜日山上,一块立于当时的中国长安,另一块便是至今仍能看到的立于西藏首都拉萨的石碑。
   
     在中国“白皮书”中引用的石碑文字,给人产生一种似乎由于签约,使藏中两国形成某种联合的印象。事实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这点从以下条约主要 内容的引文中可以确知:
   
     “今蕃汉两国,所守见管本界,界以东悉为大唐国境,已西尽是大蕃境土,彼此不为寇、不举兵、不相侵……。”
   
     在中国白 皮书中还写有:“藏汉双方通过王室间的联 姻、会盟、在政治上形成了团结、友好的亲谊关系,在经济和文化上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为最终建立统一的国家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中国的上述说法与藏中两国的史料中都认为西藏和中国是两个不同的强国之记载是相互矛盾的。
   
     公元九世纪西藏分裂成许多小国, 当时,西藏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印度和尼泊尔并使衰落的西藏佛教与文化得到复兴和发展。
   
   
   西藏与蒙古汗王的关系 (公历 1240--1350年)
   
      蒙古汗王成吉思汗和他的后代侵占了亚洲和欧洲的许多地区,成为这个世界上迄今为止最为强盛的汗国。当时,蒙古帝国的疆域从太平洋直到东欧。
   
     公元一二零七年,在西 藏北方的西夏被蒙古侵占,公元一二七一年 , 蒙古人为了更加牢固地掌握东方的疆域而宣布成立元王朝,公元一二七九年,蒙古征服中国宋王朝在南方的领土,至此,中国全境并 入蒙古的统治下。现在,中国征服却声称元朝是中国自己的王朝,并声言中国对蒙古 统治过的地区拥有主权。
   
     公元一二四零年,蒙古成吉思汗的孙子阔端汗进兵西藏,并邀请在当时的各大喇嘛中的声誉极大的萨迦班智达更噶嘉赞,由此开始了西藏与蒙古间的施主与被施者的关系。阔端汗以后蒙古的汗王忽必烈因虔信佛教,拜萨班的侄子众怙法王八思巴为上师喇嘛,并尊佛教为国教,将众怙法王八思巴奉为蒙古统治下的疆域中最高的上师喇嘛。公元一二五四年,忽必烈为了报答八思巴的恩德,将西藏三区的政教之主权作为灌顶的报酬奉献给八思巴,并赠予极高的尊号。同样,西藏的其它大喇嘛与蒙古汗王或与西藏大的地方首领等相互间亦有过许多类似的施主与被施者的关系。亚洲复心地带这种特殊的关系在以后变成了历辈达赖喇嘛与满清皇帝之间进行交往的基础。
   
     施者和被施者的关系,是通过私人渠道施主对自己的上师喇嘛在宗教上虔诚敬信。这种信仰关系即使施者的政治地位发生变化也并不会改变,西藏与蒙古间施主与被施者的关系在元朝灭亡之后仍继续存在。
   
     在施主与被施者关系中不可缺少的条件是,施主对自己的上师喇嘛的信仰和向喇嘛奉献供品,除此而外,施主还必须保护自己的上师喇嘛。
   
     这种关系不是因为喇嘛 热衷于施主的王政。而是喇嘛在宗教上对施主予以指导并为其进行祈祷等缘故。在施主与 被施者的关系中,也有部分掺杂着政治因素的,那是出于保卫喇嘛的事业或宗教等缘故,需要由施主出动军队所造成。
   
     但这些并非如中国所宣称的:保护者的地位高于喇嘛。事实上,保护者是喇嘛的弟子或信仰喇嘛的教徒。
   
     在蒙古东方的辖土中,佛教成为国教,萨迦喇嘛为宗教上的最高领袖之时,蒙藏间的关系通过解释应可清楚认识。世俗的皇帝和宗教的上师喇嘛各是政教两方的最高领袖。是双方以平等、相互依赖、相互尊重、相互崇信为基础的、喇嘛掌握西藏的政权是依恃施主的帮助。蒙古皇帝掌握政权并实施统治的合法性则承蒙于喇嘛的支持。 ?
   
     蒙古汗王的势力曾伸入西藏是历史事实。但不是如中国“白皮书”所言自十三世纪中叶开始西藏地区并入元朝的版图之内。蒙古没有一个汗王曾直接统治过西藏,对蒙古帝国、西藏亦不必赋税,没有任何一个蒙古汗王曾把西藏算计在中国的版图之内。
   
     公元一三五零年,帕竹降曲坚赞夺取萨迦的政权,切断了  在中国的“白皮书”中声称“明王朝接替元王朝、继承了治理西藏的权力”,这纯属无任何历史根据之谈。如上所述,蒙藏间的关系始于蒙古没有统治中国以前并在中国还没有 从蒙古统治下获得独立时,西藏与蒙古的政治关系即已告断绝。所以,在西藏,明王朝已没有任何元朝剩下的权力可以继承了。蒙古与西藏间施主与被施者的关系则在几百年内延续下来。而即便是蒙古的势力曾进入西藏,那么,在蒙古民族和其合法代表自由的蒙古国还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中国却声称拥有继承蒙古势力达及范围之主权的说法岂非霸道行径。
   
     西藏和中国明朝间的交往是极小的,对那些不多的交往史,在西藏历史书籍中都有明确记载。在这些史籍中,。没有任何能够说明西藏是由中国明王朝所统辖的记录。
   
     在中国的白皮书中,将他们的政府与西藏的喇嘛私人间的交往说成是证明西藏为明朝所统治的佐证。事实上,与明朝发生交往的那些西藏喇嘛中,却没有一个是掌握当时西藏政权的人,所以,所谓与他们建立交往的说法对西藏做为独立国家的地位是没有任何损害的。公元一三五零年开始 ,帕竹掌握西藏的政权、其后的公元一四八一年,政权被仁蚌巴夺取。公元一四零六年, 明朝皇 帝邀请帕竹皇帝札巴坚参访问中国,但被拒绝,由此亦可清楚地说明了西藏并没有处在中国的统治之下。公元一五六五年到公元一六 四二年五世达赖喇嘛掌握政权以前,由第司藏巴统治西藏。在此期间,与明朝虽有一些交往。但有关中国的势力伸入西藏 等事情 则从未发生过。
   
     公元一六四四年,外国侵略者(满清)再一次夺取了中国皇 帝的政权。当时,由满清统治的广大土地中,最主要的部分则是中国,这个国家被称为清朝。 br>
   
   
   西藏与蒙古间的政治关系。 降曲坚赞在管理西藏过程中剔除混杂于西藏传统中的蒙古习俗并创建了西藏自己特殊的管理制度。同时,颁布被称为“十五条法”的法律,其后十八年,中国也从蒙古统治下获得独立,并建立了自己的明王朝。
   
   
   西藏与中国皇帝的关系 (公历 1368--1644)
   
      在中国的“白皮书”中声称“明王朝接替元王朝、继承了治理西藏的权力”,这纯属无任何历史根据之谈。如上所述,蒙藏间的关系始于蒙古没有统治中国以前并在中国还没有 从蒙古统治下获得独立时,西藏与蒙古的政治关系即已告断绝。所以,在西藏,明王朝已没有任何元朝剩下的权力可以继承了。蒙古与西藏间施主与被施者的关系则在几百年内延续下来。而即便是蒙古的势力曾进入西藏,那么,在蒙古民族和其合法代表自由的蒙古国还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中国却声称拥有继承蒙古势力达及范围之主权的说法岂非霸道行径。
   
     西藏和中国明朝间的交往是极小的,对那些不多的交往史,在西藏历史书籍中都有明确记载。在这些史籍中,。没有任何能够说明西藏是由中国明王朝所统辖的记录。
   
     在中国的白皮书中,将他们的政府与西藏的喇嘛私人间的交往说成是证明西藏为明朝所统治的佐证。事实上,与明朝发生交往的那些西藏喇嘛中,却没有一个是掌握当时西藏政权的人,所以,所谓与他们建立交往的说法对西藏做为独立国家的地位是没有任何损害的。公元一三五零年开始 ,帕竹掌握西藏的政权、其后的公元一四八一年,政权被仁蚌巴夺取。公元一四零六年, 明朝皇 帝邀请帕竹皇帝札巴坚参访问中国,但被拒绝,由此亦可清楚地说明了西藏并没有处在中国的统治之下。公元一五六五年到公元一六 四二年五世达赖喇嘛掌握政权以前,由第司藏巴统治西藏。在此期间,与明朝虽有一些交往。但有关中国的势力伸入西藏 等事情 则从未发生过。
   
     公元一六四四年,外国侵略者(满清)再一次夺取了中国皇 帝的政权。当时,由满清统治的广大土地中,最主要的部分则是中国,这个国家被称为清朝。
   
   
   西藏与满清间的关系 (公元 1639--1911年)
   
      公元一六四二年,五世达赖喇嘛在施主蒙古固实汗的帮助下,成为统一的西藏之政教领袖。从此,西藏人奉给他“贡萨钦波”(伟大的在上者)这一至高无上的领袖尊号。五世达赖喇嘛的声誉还传遍西藏境外。
   
     五世达赖喇嘛不仅对蒙古,而且也对满清建立亲密的关系。西藏与满清间的第一次官方交往开始于公元一六三九年清朝皇 帝邀请五世达赖喇嘛访问 清国首都时。当时,五世达赖喇嘛虽没有应允亲自前往,但派遣了代表到满清首都、并接受了满清皇 帝提出的希望充当达赖喇嘛和其教派施主的志愿或愿望,从此,开始了达赖喇嘛与满清皇 帝间施主与被施者的关系。
   
     满清和 西藏的交往与蒙古和西藏的交往 一样,其中与中国并无半点关系。对满清王朝、外国历史学家欧文 拉兹莫(音)指出:“清是满族的一个国家,中国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满清在统治中国后的公元一六五三年,满清皇帝顺治邀请五世达赖喇嘛前来访问。当达赖喇嘛接受邀请并正式出发后,满清皇 帝亲自到离首都有四天路程之遥的地方去迎接。对此,长驻中国的美国外交人员、学者扎录尔 诺瀚总结道:“为了颂扬达赖喇嘛而举行的任何典礼仪式的方式,是任何自主、独立的国家元首所能够或应享有的全部。在中国的各个历史记载中,对他(达赖喇嘛)的看法或认识,除此而外并无其它更多的。中藏间的关系是:当时达赖喇嘛的政治势力是以固实汗的武力为后盾,并得到整个蒙古地区的虔诚敬信,对此,满清皇帝亦面临难于匹敌的局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