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雷声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讨论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贝苏尼: “揽权本身就为腐败敞开大门”。不记得是哪位历史学家(高文谦?)说的,习近平现在的名义权力已经超过毛泽东了,他能超越人性的局限不被权力腐蚀吗?先不说无罪推定的原则也适用于受控贪官,我觉得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打虎拍苍蝇”的同时在发生些什么事。
   
   
   旁观者昏: “同时发生的是加大镇压强度。”这些镇压,不少就对着民间反腐人士,即便这些人没有直接要求改天换地。即便纯粹反腐的角度上说,这个反腐败的权力反对腐败受害者反腐败的权利,其实质就说不过去了。他要的是绝对掌控恩罚的权力:你不要自己去谋什么,我可以给你,你只需要相信并臣服于我就行了。党内的外姓人有钱有势,不大好整治,他现在花大气力。这事搞得差不离之后,就统合了太子党,组织化更严密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来的动机要放权呢?
   


   
   三仙姑 “严重同意!要不说习包子派那个彭慰军前几年跑春晚上唱那个” 打天下坐江山,其实是包子的竞选宣言,让老土匪和小土匪放心。习和薄争当即位人,唱红打黑和坐江山其实如出一辙,只不过包子的老婆比薄的神经病老婆得力,其实俩是一丘之貉,薄上台也不会动红二代。重庆打黑就是模式。以前看西红柿唱红打黑无法无天恐怖主义。包子把西红柿收了,他自己接着打黑。
   
   
   凯源 “窃以为旁兄的“贪污权力”即“滥用权力”,abuse of power”
   
   旁观者昏 “窃钩者贼 窃国者侯。” 古人用窃,有其深意。就是说其窃国的做法是那个政权合法性意义上不允许的。皇帝封大臣,不算窃。刘邦打天下建立汉朝,明火执仗,也不算窃。王莽就不行了,武则天也不行,都算窃国了。比较皇室和两人对百姓好不好,单说。
   
   如果按照你转李伟东的文章,他们做的, 在一党专制的中国也算是窃国了,甚至可以算作是窃党。我不知道有这段故事。窃国,即便窃的共产党中国,也不是简单权力滥用可以描述的。因为权力滥用是所有共产党官员都有的,但是这一段故事里的角色却不是所有官员都曾经分担过反而是被排除在外的。
   
   这个退步之大,现在都量不出来。这时候,所有探讨党内斗争党内民主的说法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旁观者昏 “毛泽东时代照样有经济腐败” 毛泽东时代照样有经济腐败
   
   这和斯大林时代高层的经济腐败十分严重是一样的。只是那时候没有公私两轨,民
   众不知道因此不敏感罢了。
   
   其享受的经济特权则是典型的贪污,这些特权和为提供这些特权的民众讲清楚过吗?
   才没有呢。一直都说是人民勤务员,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只是腐败的范围和极权
   的程度成比例因此不能广为人知。直到文革,老百姓才略知一二。这种高级的特权
   已经是严重的腐败了。那可算不得什么清廉,还在自己经济实力那么弱的时候,只
   有那么短的时间。
   
   所谓贪污,就是把一件东西拿走,不能将其真实的过程和目的公开因为它和使用这
   件东西的公开说法不符。统治权在一个党手里和具体党内的支配权通过什么形式分
   配到具体什么人手里完全是两回事。政治骗局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人事决定中发
   生的骗局。至少东欧的一些共产党政党的权力分配过程造成的绝对权力不那么绝对。
   
   什么叫作权力腐败啊,老张你这个说法才是新奇的说法。你来解释一下什么叫作权
   力腐败?权力导致腐败。如果权力腐败,那权力自身就会受到伤害,牛奶腐败了,
   牛奶就不能喝了。你看共产党的权力哪里不灵光了?大规模的经济贪污正是和这样
   的绝对权力的肮脏却极其有效的分配形式联系在一起的。如今这样的极权主持的肃
   贪,对红二代网开一面,造成恶果,但这样的权力分配形式却已经是相当成熟的了,
   并没有发生什么权力运用不灵光的事情。现在的要害就是,他们觉得还不够集中,
   还要更集中一点,于是之后的绝对腐败不可避免。
   
   
   草蝦 “贪污权力就是公器私用,土匪杀汉奸,民盟做帮凶” 2014-08-03 22:28:07 [点击:559]
   
   
   【每天都要吹嘘老一辈革命家打天下的艰难和辉煌,那自己就要扛着这个匾走路,这个自己给自己送的匾于是既是自己上位的通行证,也就成了最大的负担(怕翻车以后成为罪犯家属),他只好相信并依赖与自己一样扛着大小匾走路的兄弟姐妹。对于这个古老巨大的国家说来,这些人的数目实在是太小了,因此轻易是不能杀的。但关键还不是出自保护稀有动物的动机,一旦太子党之间自己杀起来,互信就没有了,内核就不存在了,】
   
   旁生这段,说的精准,其含义,贪污权力就是公器私用,因为所谓权力,是公众事务的管理职能,应该源自公众选举,并由公众维护;支匪则说权力源自他们的父辈打出来的。比如自由市场的一杆秤,就是公器,它的身价不是“一具价值一百元的铁木制品”,而是“安置于自由市场的一尊衡器”,谁有了买卖的争执疑惑就拿它检验分量,一般的就放在那里,无需有人专管,例如地磅,即使有人专管,也是为了它不诐偷窃、失踪、维护、正确使用。可是,如果有人抢夺秤砣,为了夺取专管的职能,那么这秤砣也必然用作凶器,不再是公器。
   
   支匪起家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无原则的剥夺富裕者的所有财产,而非调剂贫富以达公平,故乃土匪行径,至今的匪二代仍然津津乐道,并且使出这种绝技。詖打的贪官,也都是支陆东部满洲国与汪民国的汉奸后代,为了谋生钻营匪内,当官捞钱。对他们,本该使用合法手段,诸如公示财产,公开审判,才能给诐榨血的纳税人一个交代,同时给国民行使法治启蒙。因为,贪污的受害者是纳税的国民,而不是政党,所以政党无权把打贪的国法垄断为家务事。
   
   由于支匪的根底邪恶,所以1949之际,汉奸民盟与其结盟就是极不道德的,为了民主的反蒋而投靠反民主的恶魔。这一点,张老这样的民盟传人,应该深深悔改,为了民盟前辈的历史荒诞。
   
   遗憾的是,张老等等民主派们,今天又在欢呼为了土匪杀汉奸的暴虐游戏,只会让法治意识更加倒退,那么也就无权哭诉为了文革所受的暴虐。
(2014/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