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雷声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刑不上常委的规则应得到尊重

   从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直到十七届中央交班给十八届为止,中共在连续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实行了“刑不上常委”,“清查不上常委”的规则。这条规则,既是最高领导层的共识,也是最高领导层的社会契约,保持了执政党的团结不分裂,保证了社会不出现大的动荡,也保证了改革开放顺利进行和社会经济高速发展。
   
   由于连续几届,直到十七届中央,一直实行“刑不上常委”,“清查不上常委”的规则。因此当十八届中央从十七届中央手中接过权力的时候,意味着前几届中央的共识和契约继续得到尊重,离退休常委享有不被刑罚,不被清查的权利。这个离退休常委是一个整体,所有在常委任上离退休的,都享有这个权利。
   
    新一届中央另立新约,规定刑可以上常委,也可以。但是这个新约只能指现任常委和将来的常委,而不能追溯已经退休的常委。


   
    章立凡先生可能会认为,毛泽东不也清理了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和林彪吗?邓小平不也清理了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任总书记。但是要记住,前两任核心搞刘邓陶林和胡赵的时候,最高层还没有“刑不上常委”的共识和契约。
   
    我曾经举例,我国在八十年代决定实行严格的一胎政策,各地严格执行这一基本国策,违者是党员的开除党籍,是公职人员的开除公职,哪怕是没有公职在农村的,也要交大笔罚款,交不出罚款的,有牛的牵走牛,有猪的捉走猪,没钱没牛没猪的就把房子给扒了。那么对于八十年代以前已经生二胎的人怎么办?我们好多人都是第二胎,第三胎,但都是八十年代之前出身的,追究责任吗?当然不追溯。八十年代一胎政策之前就已经出生的,一律豁免了。否则会生出很多荒唐事情的。
   
    “刑不上常委”,既然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成了最高层的共识,成了最高层的社会契约,后人就应当尊重。绝对不能搞追溯。
   
    一个国家,必须有尊重社会契约的精神。否则从上层到下层大家都不尊重契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后患无穷。
   
    换位思考,八年后习近平王岐山退休,应该也希望有个什么安全保障,不被下一任整肃清算的。
    中国不能倒退到文革时期那种随意撕毁社会契约,随意让红卫兵和东纠西纠联动们揪斗冲杀。社会应当向前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