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刘佳音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与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一样,我曾经是一个对国家、对未来、对生活充满美好憧憬的人。梦想着早日成家立业,为人夫、为人父,享受家庭带给我的幸福惬意的生活。从学校毕业后,凭借父亲的关系,我很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当时效益特别好的国有企业上班,成了一名拥有铁饭碗的国企职工,几年后我有了一位十分中意的女朋友。可是就在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却赶上了国家第一次的政策调控,一个好端端的国有企业一夜之间宣布破产了,我也成了第一批国家政策调控的试验品。几经挣扎之后,女朋友离我而去,不久就做了别人的妻子。我成家立业的梦想因着中共国家的改革试验第一次被搁浅,那年我25岁,随后的几年中我一直活在婚姻的阴霾中。1999年底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通过读神的话语我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与价值,又燃起了我对生活的希望,随后我就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一次在尽印刷书籍的本分时,我被中共当局无辜抓捕,它们认定我为“邪教骨干分子”,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经营”,硬是判了我五年的有期徒刑,那年我32岁。从此我开始了五年的牢狱生活,我的婚姻又一次因着中共政府的无端抓捕判刑而被迫搁置。

    2007年末,我刑满释放回到了家,父母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从父母的口中我才得知,自从我被中共抓捕判刑后,中共政府的爪牙——警察在乡政府村委会随意议论我的事,统战部和安全局国保支队的恶警还时常驱车“光顾”我家,甚至副市长也领着一帮爪牙闯到我家,一遍遍地质问我父亲信全能神了没有(父亲是老党员),还逼着我父母在亵渎神的材料上签字。一时间我因信神被抓坐牢的事在整个山村成了爆炸性新闻,街坊四邻都议论我不务正业,年纪轻轻不学好,非要跟着老太太信神,连家也不成,这下成了劳改犯把自己害惨了……亲戚朋友熟人的指责声不断,父母一出门就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们全家在当地声誉扫地,抬不起头来。在中国的农村,只要听说谁被抓坐牢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在人的心中都认为你是个坏人,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想讨个老婆比登天还难,没有哪户人家愿意把自己的姑娘嫁给一个劳改犯,也没有哪个姑娘愿意找个劳改犯委托终身。看着乡邻、朋友、同事中的同龄人都已成家立业,有的买了车置了房,也有了下一代,而我却因着信神遭受中共政府的抓捕至今仍孑然一身。尤其是一向开朗爱凑热闹的父母因着我信神坐牢也不怎么出门了,就连亲戚之间的来往都减少了许多,看着眼前的变故,我心里感到痛苦极了。看到全能神的话说:“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我的心中不由地愤慨万分,我信神尽本分天经地义,这本是世界上最正义的事业,可是中共政府却将其当作一个反面事物来宣传,迷惑、捆绑、坑害人,对信神的人赶尽杀绝,用这种独特的方式达到它恐吓震慑的目的,让人不敢再信神跟随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中共用判刑劳改来达到让人对它们的黑暗权势奴颜婢膝、惟命是从,让人背叛真神,将它们供奉为自己的主子给它们当牛做马,任其宰杀;中共用判刑来判断好坏,区分正、反面事物,借机迷惑人民,让人都认为能判刑劳改的肯定就是坏人,做的肯定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借此让人不敢信神;中共借着判刑搞臭人的名声,让人一辈子抬不起头,连找份工作用人单位都要先调查是否有犯罪前科,一旦听说坐过牢,就立即解聘或根本不会录用。中共真是卑鄙龌龊用心险恶!中共的无耻之处就在于限制人的自由,所有人都得说它让人说的话——阿谀奉承、虚假客套、夸大事实,走它们给人指引的路——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抢,一旦人不听它的话,它就让人糊不了口、成不了家、立不了业,甚至无处安身。这种多重惩罚手段也只有中共这个邪党才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中共真是世界上最大的邪灵、恶魔!

    几个月后,我表嫂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开裁缝店的女青年(没有说我被抓坐牢之事),她答应与我相处,结果还没等见面,中共的黑手就又插了进来。一天我正带着新人聚会,母亲突然打来电话说乡派出所的人在找我,让我到乡派出所去一趟。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魔鬼又在找我,我只不过想信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怎么就这么难呢?抓也抓了,判刑也判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之后,我又开始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一天早上,我刚回到家一会儿,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后三个(两男一女)恶警就闯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穿警服的男警(身高1.75米左右,50岁左右,瘦长脸,一副奸相)大步流星地朝屋里走来,本来因着无辜坐牢,我对警察就有一种极度的恨恶与厌憎,此刻看着他们进到我家如入无人之地,心里更是怒火中烧,我一边默默祷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一边气愤地看着他们。只见那个领头的警察虎视眈眈地看了我一眼,见我不怎么搭理他就故意将裤子提了一下,露出别在腰上的手枪让我看,并且大模大样地坐在沙发上,那个一脸奸相的警察眯着眼像审犯人一样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是谁去接的你?回来有什么打算?最近都去过哪儿?你们的同伙(指弟兄姊妹)有没有来找过你?”我强忍着怒火一一做了回答。随后我就反问他们:“我回来落户的时候没有将户口落入父母的户口本里,况且当时我落户口时警察都问过我的情况了,也作了笔录,按说我不属于你们管辖的范围,你们来找我干什么?”他胡乱应付了一下说:“因为你回到了你父母这里。”我心里不禁怒火中烧,心想:这群魔鬼太可恶了,我回家看望父母难道还要向你们报告一声不成,就因为我信神坐牢,就连回家看父母的自由都没有了,连交朋友、与谁接触的自由都没有了?我越想越气愤,原本当初没有将自己的户口落在父母的户口本上就是怕牵连父母,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这些恶魔来时还开着警车,大摇大摆地停在我父母家的门口,丝毫不顾及会给我父母造成多大压力,会给我们这个饱经苦难的家带来什么后果……我一次次紧咬着牙关忍耐着。随后,我起身去上厕所,小解后,一转身竟然看见一个警察跟着我,我气得肺都要炸了,心想:这伙魔鬼太可恨了,这是我的家呀,我在我家连上个厕所的自由都没有了,走到哪儿还跟到哪儿,生怕我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后来恶警非要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迫于无奈,我就跟着他们上了警车。村里的人都站在门口看热闹,议论纷纷:“看看,可能又犯什么事,又抓走了……”我忍受着心中的愤恨与村人的毁谤被带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几个恶警千方百计想窥探教会的事,我靠着神加给的智慧与他们周旋,后来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就给我拍了照、留了指纹要给我重新落一个案。我问他们:“不是都给我判过刑了吗?怎么又落案呢?”满脸奸相的警察说:“那是在外省判的。”听了他的话我很气愤: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法?有没有理?判刑坐牢的事还分本省、外省,这伙恶魔真是无法无天。接着他又假腥腥地说:“你要是想找工作、找对象的话,我可以帮你,总之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就过来找我,我一定帮你。至于村上的舆论我们会想办法给你消除,有事我们还会找你的……”看着他虚情假意的面孔我气得咬牙切齿,恶魔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他明知道开着警车把我从村上抓走会引起村民的舆论,他偏偏那样做,做完了又假腥腥说要帮助我,这伙恶魔真是卑鄙、无耻!在这个无神论的国家就没有法律,它的法律都是制裁老百姓的,中共无法无天、倒行逆施,没有人敢反抗,尤其是对信神的人,它更是不当人对待,想什么时候抓就抓,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实在可咒可诅。从派出所出来后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尤其是想到恶警说的“那是在外省判的”这话更让我心生恐惧:在坐牢期间就听说当地的恶警要将我作为典型在公判大会上判我,如果这一次再被抓进去,我能不能再见到父母的面都是未知数,父母的年龄都大了,他们经不起我再次坐牢的打击。至于成家立业我想也不敢想,这辈子就只能打光棍了。一想到又要面对高墙电网,清汤寡水的苦难生活,见不到弟兄姊妹,聚不成会,天天还要面对一群恶狼,我特别难受。之后的日子白天我提心吊胆,听到楼道有人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恶警闯进来抓捕我。晚上我早早就将灯关了,一听到汽车声响我的心情就紧张,赶紧看车是不是停在我家门口,好几个晚上我都被噩梦惊醒。

    几天下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使我整个人憔悴了许多,面对这样的处境,我消极痛苦到了极点,常常向神倾诉:神啊!我心里痛苦,我害怕再次被抓,实在没有勇气再次面对牢狱生活。神啊!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摆布之中,求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力量,使我能摸着你的心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就这样在反复与神祷告立心志中我度过了难熬的每一天。一天我看到神话诗歌:“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之时,你能有信心跟从,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肉体也不埋怨神,宁肯忍痛割爱、痛哭流泪也得满足神,这才叫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无论神怎么作工,无论在什么环境里,你都能追求生命,追求真理,能真实爱神,能认识神的作为,还能在深处寻求神的心意,不管神怎么作都不疑惑,凭着信心实行真理来满足神,还能体贴神的忧伤之感来安慰神的心,这是该有的最真、最美的爱。”(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话诗歌》)神的话给了我信心与力量,使我明白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神要的是我真实的信心与爱心,看我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满足神,如何体贴神的心。如果我只活在胆怯、惧怕中,那正好中了撒但的诡计,也显明的我身量太小,对神的认识太少,根本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不管恶魔是否抓捕我,我应该顺服神,追求在各种环境中来满足神。之后我就在神前祷告立心志,渐渐地我心里也不觉得苦了,也有信心与勇气面对再次被抓捕的事。后来教会知道我的事后,为了防止我再一次被警察抓捕,就给我在临市找了一个接待家庭,我又一次离开了家,踏上了外出的路。就这样我表嫂给我介绍的对象也一直没能见上面,我的婚姻又一次因着中共政府的逼迫而被迫放弃了,那年我35岁。

    2010年我回到当地尽本分,回家后家人又发动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就在这时当地的警察也知道我回来了,社区居委会一个月两次到我家询问、登记,问我在什么地方上班,一个月挣多少钱,为什么不成家等等。我知道中共政府是借居委会之名在变相地打探我的行踪,它们恨不得将我拴在他们的裤带上,生怕我跑出它们的视线范围做出“大逆不道”的事。后来,警察直接给我家人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们家的楼下也多了一个戴红袖套的女人。我母亲为了打探情况有意识接触带袖套的女人,后来得知是居委会主任叫她盯着我,如果发现有人进出我家就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同时,听一个姊妹的丈夫(在村委会上班)说,我家对门就是警察安排的专门盯梢我父母及我的,警察一年给她家补助500元钱,外加过年时政府给困难户的补助(她家不是困难户)。听到这些我气不打一处来:我究竟做了什么?就因为信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中共就要如此兴师动众,收买人监视我,限制我的自由,这到底是什么世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一点点自由?我就像被一张无形的网牢牢的罩着,走到哪里都没有我喘气的地方,心中的愤懑与压抑不于言表,里面也常常软弱。一次我看到神的话说:“人如果没有一点信心,这条路不容易走下去,现在人都看见神作工太不符合人的观念,神作多少工作,说多少话,完全不符合人的观念,这就需要人有信心、有毅力,能够持守住自己所看见的、自己所经历得着的,不管神在人身上怎么作,总的来说人应该持守住自己所有的,在神面前有一颗真心,对神忠心到底,这是人的本分,人该做的人务必得持守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又一次加给了我力量,无论今天临到什么样的环境,我不能对神失去信心,我得持守住对神的忠心,不能上撒但的当埋怨神,让它的阴谋得逞。不管神所作的我现在是否明白、理解,我相信神作的一切对我的生命肯定有益处。后来为了防止被警察无端抓捕,我又一次被迫背井离乡,踏上了外乡的路。我的婚姻又一次因着警察不断地盘问与盯梢而无奈地放弃,那年我38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