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刘佳音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呼求的力量
·没有神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我找到了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份宝贵的生命财富
·一个村支书的“隐私”
·大红龙夺去我的幸福,全能神给了我安慰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进化论”
·一个机关职员的心灵蜕变
·识破谎言 寻求真光
·当我山穷水尽时 柳岸花明神赐给
·背叛弃绝恶魔 堂堂正正做人
·几经逼迫患难,我终于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只有全能神才能带给我真正的人生
·目睹教育界的黑暗邪恶 回归神前寻得真正人生
·谎言蒙蔽将我心挫伤 神爱拯救将我心抚平
·大红龙就是个欺骗人的旷世高手
·一个公务员的控诉
·全能神让我看清学校背后的故事
·从教18年让我看清了“高等学府”的真实面目
·经历苦难我才看清了大红龙的真实面目
·亲历铁道部——黑色运营
·揭露政府“黑暗”一角
·逼迫患难中使我体会到只有神最爱人
·大红龙就是残害人的魔鬼
·神借灾难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
·经历灾难使我体会到只有神话最宝贵
·经历灾难才知追求真理太重要了
·亲历灾难我才醒悟
·宁死不背叛 看见神荣耀
·神爱陪伴我走过患难路
·真心依靠神 得胜老恶魔
·揭开“天使”的神秘面纱
·中国没有人权,没有信仰自由!
·是全能神使我得到了重生
·大红龙权下没有人权可言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使我爱神的心更坚定
·神话带领我识破大红龙的诡计
·在大红龙重拳打击“全能神教会”的风波中我跟随了全能神
·一名退伍军人的感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与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一样,我曾经是一个对国家、对未来、对生活充满美好憧憬的人。梦想着早日成家立业,为人夫、为人父,享受家庭带给我的幸福惬意的生活。从学校毕业后,凭借父亲的关系,我很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当时效益特别好的国有企业上班,成了一名拥有铁饭碗的国企职工,几年后我有了一位十分中意的女朋友。可是就在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却赶上了国家第一次的政策调控,一个好端端的国有企业一夜之间宣布破产了,我也成了第一批国家政策调控的试验品。几经挣扎之后,女朋友离我而去,不久就做了别人的妻子。我成家立业的梦想因着中共国家的改革试验第一次被搁浅,那年我25岁,随后的几年中我一直活在婚姻的阴霾中。1999年底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通过读神的话语我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与价值,又燃起了我对生活的希望,随后我就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一次在尽印刷书籍的本分时,我被中共当局无辜抓捕,它们认定我为“邪教骨干分子”,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经营”,硬是判了我五年的有期徒刑,那年我32岁。从此我开始了五年的牢狱生活,我的婚姻又一次因着中共政府的无端抓捕判刑而被迫搁置。

    2007年末,我刑满释放回到了家,父母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从父母的口中我才得知,自从我被中共抓捕判刑后,中共政府的爪牙——警察在乡政府村委会随意议论我的事,统战部和安全局国保支队的恶警还时常驱车“光顾”我家,甚至副市长也领着一帮爪牙闯到我家,一遍遍地质问我父亲信全能神了没有(父亲是老党员),还逼着我父母在亵渎神的材料上签字。一时间我因信神被抓坐牢的事在整个山村成了爆炸性新闻,街坊四邻都议论我不务正业,年纪轻轻不学好,非要跟着老太太信神,连家也不成,这下成了劳改犯把自己害惨了……亲戚朋友熟人的指责声不断,父母一出门就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们全家在当地声誉扫地,抬不起头来。在中国的农村,只要听说谁被抓坐牢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在人的心中都认为你是个坏人,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想讨个老婆比登天还难,没有哪户人家愿意把自己的姑娘嫁给一个劳改犯,也没有哪个姑娘愿意找个劳改犯委托终身。看着乡邻、朋友、同事中的同龄人都已成家立业,有的买了车置了房,也有了下一代,而我却因着信神遭受中共政府的抓捕至今仍孑然一身。尤其是一向开朗爱凑热闹的父母因着我信神坐牢也不怎么出门了,就连亲戚之间的来往都减少了许多,看着眼前的变故,我心里感到痛苦极了。看到全能神的话说:“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我的心中不由地愤慨万分,我信神尽本分天经地义,这本是世界上最正义的事业,可是中共政府却将其当作一个反面事物来宣传,迷惑、捆绑、坑害人,对信神的人赶尽杀绝,用这种独特的方式达到它恐吓震慑的目的,让人不敢再信神跟随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中共用判刑劳改来达到让人对它们的黑暗权势奴颜婢膝、惟命是从,让人背叛真神,将它们供奉为自己的主子给它们当牛做马,任其宰杀;中共用判刑来判断好坏,区分正、反面事物,借机迷惑人民,让人都认为能判刑劳改的肯定就是坏人,做的肯定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借此让人不敢信神;中共借着判刑搞臭人的名声,让人一辈子抬不起头,连找份工作用人单位都要先调查是否有犯罪前科,一旦听说坐过牢,就立即解聘或根本不会录用。中共真是卑鄙龌龊用心险恶!中共的无耻之处就在于限制人的自由,所有人都得说它让人说的话——阿谀奉承、虚假客套、夸大事实,走它们给人指引的路——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抢,一旦人不听它的话,它就让人糊不了口、成不了家、立不了业,甚至无处安身。这种多重惩罚手段也只有中共这个邪党才能想得出来、做得出来!中共真是世界上最大的邪灵、恶魔!

    几个月后,我表嫂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开裁缝店的女青年(没有说我被抓坐牢之事),她答应与我相处,结果还没等见面,中共的黑手就又插了进来。一天我正带着新人聚会,母亲突然打来电话说乡派出所的人在找我,让我到乡派出所去一趟。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魔鬼又在找我,我只不过想信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怎么就这么难呢?抓也抓了,判刑也判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之后,我又开始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一天早上,我刚回到家一会儿,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后三个(两男一女)恶警就闯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穿警服的男警(身高1.75米左右,50岁左右,瘦长脸,一副奸相)大步流星地朝屋里走来,本来因着无辜坐牢,我对警察就有一种极度的恨恶与厌憎,此刻看着他们进到我家如入无人之地,心里更是怒火中烧,我一边默默祷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一边气愤地看着他们。只见那个领头的警察虎视眈眈地看了我一眼,见我不怎么搭理他就故意将裤子提了一下,露出别在腰上的手枪让我看,并且大模大样地坐在沙发上,那个一脸奸相的警察眯着眼像审犯人一样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是谁去接的你?回来有什么打算?最近都去过哪儿?你们的同伙(指弟兄姊妹)有没有来找过你?”我强忍着怒火一一做了回答。随后我就反问他们:“我回来落户的时候没有将户口落入父母的户口本里,况且当时我落户口时警察都问过我的情况了,也作了笔录,按说我不属于你们管辖的范围,你们来找我干什么?”他胡乱应付了一下说:“因为你回到了你父母这里。”我心里不禁怒火中烧,心想:这群魔鬼太可恶了,我回家看望父母难道还要向你们报告一声不成,就因为我信神坐牢,就连回家看父母的自由都没有了,连交朋友、与谁接触的自由都没有了?我越想越气愤,原本当初没有将自己的户口落在父母的户口本上就是怕牵连父母,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这些恶魔来时还开着警车,大摇大摆地停在我父母家的门口,丝毫不顾及会给我父母造成多大压力,会给我们这个饱经苦难的家带来什么后果……我一次次紧咬着牙关忍耐着。随后,我起身去上厕所,小解后,一转身竟然看见一个警察跟着我,我气得肺都要炸了,心想:这伙魔鬼太可恨了,这是我的家呀,我在我家连上个厕所的自由都没有了,走到哪儿还跟到哪儿,生怕我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后来恶警非要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迫于无奈,我就跟着他们上了警车。村里的人都站在门口看热闹,议论纷纷:“看看,可能又犯什么事,又抓走了……”我忍受着心中的愤恨与村人的毁谤被带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几个恶警千方百计想窥探教会的事,我靠着神加给的智慧与他们周旋,后来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就给我拍了照、留了指纹要给我重新落一个案。我问他们:“不是都给我判过刑了吗?怎么又落案呢?”满脸奸相的警察说:“那是在外省判的。”听了他的话我很气愤: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法?有没有理?判刑坐牢的事还分本省、外省,这伙恶魔真是无法无天。接着他又假腥腥地说:“你要是想找工作、找对象的话,我可以帮你,总之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就过来找我,我一定帮你。至于村上的舆论我们会想办法给你消除,有事我们还会找你的……”看着他虚情假意的面孔我气得咬牙切齿,恶魔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他明知道开着警车把我从村上抓走会引起村民的舆论,他偏偏那样做,做完了又假腥腥说要帮助我,这伙恶魔真是卑鄙、无耻!在这个无神论的国家就没有法律,它的法律都是制裁老百姓的,中共无法无天、倒行逆施,没有人敢反抗,尤其是对信神的人,它更是不当人对待,想什么时候抓就抓,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实在可咒可诅。从派出所出来后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尤其是想到恶警说的“那是在外省判的”这话更让我心生恐惧:在坐牢期间就听说当地的恶警要将我作为典型在公判大会上判我,如果这一次再被抓进去,我能不能再见到父母的面都是未知数,父母的年龄都大了,他们经不起我再次坐牢的打击。至于成家立业我想也不敢想,这辈子就只能打光棍了。一想到又要面对高墙电网,清汤寡水的苦难生活,见不到弟兄姊妹,聚不成会,天天还要面对一群恶狼,我特别难受。之后的日子白天我提心吊胆,听到楼道有人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恶警闯进来抓捕我。晚上我早早就将灯关了,一听到汽车声响我的心情就紧张,赶紧看车是不是停在我家门口,好几个晚上我都被噩梦惊醒。

    几天下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使我整个人憔悴了许多,面对这样的处境,我消极痛苦到了极点,常常向神倾诉:神啊!我心里痛苦,我害怕再次被抓,实在没有勇气再次面对牢狱生活。神啊!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摆布之中,求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力量,使我能摸着你的心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就这样在反复与神祷告立心志中我度过了难熬的每一天。一天我看到神话诗歌:“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之时,你能有信心跟从,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肉体也不埋怨神,宁肯忍痛割爱、痛哭流泪也得满足神,这才叫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无论神怎么作工,无论在什么环境里,你都能追求生命,追求真理,能真实爱神,能认识神的作为,还能在深处寻求神的心意,不管神怎么作都不疑惑,凭着信心实行真理来满足神,还能体贴神的忧伤之感来安慰神的心,这是该有的最真、最美的爱。”(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话诗歌》)神的话给了我信心与力量,使我明白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神要的是我真实的信心与爱心,看我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满足神,如何体贴神的心。如果我只活在胆怯、惧怕中,那正好中了撒但的诡计,也显明的我身量太小,对神的认识太少,根本不是真心信神的人。不管恶魔是否抓捕我,我应该顺服神,追求在各种环境中来满足神。之后我就在神前祷告立心志,渐渐地我心里也不觉得苦了,也有信心与勇气面对再次被抓捕的事。后来教会知道我的事后,为了防止我再一次被警察抓捕,就给我在临市找了一个接待家庭,我又一次离开了家,踏上了外出的路。就这样我表嫂给我介绍的对象也一直没能见上面,我的婚姻又一次因着中共政府的逼迫而被迫放弃了,那年我35岁。

    2010年我回到当地尽本分,回家后家人又发动亲戚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就在这时当地的警察也知道我回来了,社区居委会一个月两次到我家询问、登记,问我在什么地方上班,一个月挣多少钱,为什么不成家等等。我知道中共政府是借居委会之名在变相地打探我的行踪,它们恨不得将我拴在他们的裤带上,生怕我跑出它们的视线范围做出“大逆不道”的事。后来,警察直接给我家人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们家的楼下也多了一个戴红袖套的女人。我母亲为了打探情况有意识接触带袖套的女人,后来得知是居委会主任叫她盯着我,如果发现有人进出我家就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同时,听一个姊妹的丈夫(在村委会上班)说,我家对门就是警察安排的专门盯梢我父母及我的,警察一年给她家补助500元钱,外加过年时政府给困难户的补助(她家不是困难户)。听到这些我气不打一处来:我究竟做了什么?就因为信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中共就要如此兴师动众,收买人监视我,限制我的自由,这到底是什么世道?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一点点自由?我就像被一张无形的网牢牢的罩着,走到哪里都没有我喘气的地方,心中的愤懑与压抑不于言表,里面也常常软弱。一次我看到神的话说:“人如果没有一点信心,这条路不容易走下去,现在人都看见神作工太不符合人的观念,神作多少工作,说多少话,完全不符合人的观念,这就需要人有信心、有毅力,能够持守住自己所看见的、自己所经历得着的,不管神在人身上怎么作,总的来说人应该持守住自己所有的,在神面前有一颗真心,对神忠心到底,这是人的本分,人该做的人务必得持守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又一次加给了我力量,无论今天临到什么样的环境,我不能对神失去信心,我得持守住对神的忠心,不能上撒但的当埋怨神,让它的阴谋得逞。不管神所作的我现在是否明白、理解,我相信神作的一切对我的生命肯定有益处。后来为了防止被警察无端抓捕,我又一次被迫背井离乡,踏上了外乡的路。我的婚姻又一次因着警察不断地盘问与盯梢而无奈地放弃,那年我38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