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
刘佳音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全能神说:“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为何让神苦苦巴望?为何让神声声呼喊?为何逼得神为爱子担忧?黑暗的社会,狼狈的看家狗为何不让神随便出入他造的人间?”(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每当面对神的这段话,回想自己在中国信神跟随神的经历时,我的心中就会愤懑不平,对大红龙的恨恶油然而生,多少次在心中呐喊:中国这么大,为什么没有神的立足之地,在中国信神为什么这么难?!

    17岁那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每次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交通神话时,我心里就感到特别甘甜、有享受,觉得信神挺好的。但令我困惑不解的是,每次聚会时弟兄姊妹都特别小心谨慎,聚会时不敢大声说话,更不敢大声唱诗歌,并时刻警惕周围的环境。我心想:信神这么好的事,为什么偷偷摸摸不能光明正大呢?后来借着聚会交通我才知道,原来中国是一个无神论国家,在中国没有信仰自由,中共政府只许人听它的,谁若信真神走正道谁就是它的仇敌,就是它要抓捕整治的对象。所以,神今天道成肉身在中国采取隐秘作工的方式,这是神的智慧,更是神对神选民的看顾保守,否则神的工作无法在中国开展。后来,我开始在神家尽本分,在一次次的实际经历中,我对大红龙反动邪恶的实质越来越有认识,从心里对它产生了切齿的痛恨……

    2007年年底,教会安排我到外地尽一项“特殊本分”——刻录光盘。这项本分特别重要、也特别危险,为了保证安全,尽本分期间我们大多数时间不能出去,只能呆在接待家里,而且还不能和家人联系,因为大红龙常常利用电话监控、抓捕弟兄姊妹,有好多弟兄姊妹都是因打电话被抓的。面对恶劣的环境和神的重托,我心里有些紧张害怕,但一想到有神作我们的后盾,我也就不那么害怕了。我和一个姊妹一起配搭尽本分,我们一天24小时都要呆在接待家的一间十二平米左右的小房子里,为了不让刻录机发出的声响传出去,我们平时不敢开窗户;晚上加班时,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只能开小台灯,挂上遮光布,干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的。有一次,接待家庭的叔叔蹬着三轮车(车上装的全是空碟片),我跟在后面帮忙推车,穿过十字路口看到警察来回巡视时,我的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头也不敢抬,害怕大红龙突然拦住我们的去路。我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地呼求神,求神能保守我们安全通过。感谢神!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每次我们都是有惊无险。一开始尽本分,我没感觉到太痛苦,可时间一长,我心里就感到特别压抑、受熬……想想自己才18岁,正是花季年龄,可我却过着“与众不同”的生活,每天像监狱里的囚犯一样,没有一点自由,出去买个东西都受限制。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家,有时真想给妈妈(信神)打个电话报声平安,可是这也成了奢望……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特别委屈、难受,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多么渴望自己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信神啊!可在大红龙国家这一切都成了幻想。人本是神造的,信神、敬拜神本是受造之物的天职,是天经地义的事,可在大红龙国家却成了触犯法律的事,大红龙真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在这样的国家中信神,注定要受这些苦。每当我感到痛苦难熬快支撑不下去时,神都会开启我想起神的话:“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话而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份。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神的心意是借着大红龙的逼迫来成全我们,虽然自己肉体受了些苦,但这苦受得有意义,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才能彻底看清大红龙的本来面目,才能对它产生真实的恨恶,将自己的心完全交给神为神花费。神的话使我的心得到安慰,在此后的日子里,我总感到有一股无穷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无论环境多么艰苦,都不能拦阻我尽本分。

    转眼间到了2010年2月,大红龙对全能神教会的逼迫越来越升级,环境十分恶劣。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教会工作仍然紧张有序地进行着,弟兄姊妹也都尽着各自的本分。一天,负责人突然找到我,郑重其事地对我说:“现在环境特别恶劣,大红龙想尽一切办法,用各种卑鄙手段来破坏、拦阻神的工作,所以现在刻录光盘的本分必须更加隐秘才行。为了保证绝对安全,以后你得在地窖里干工作了……”临走时,负责人又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要格外小心,绝不能出现一点闪失。听到这些,我心里顿时充满了对大红龙的恨:这个魔鬼,在抵挡神的事上真是费尽心机、不择手段!它的确就是神的仇敌。与此同时,我也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因为九个小区近两万人的讲道光盘都要从我们手里制作出来,一旦出环境,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弟兄姊妹听不到上面的生命讲道供应,生命就会受亏损,大红龙就是借此拦阻神拯救人的计划,它真是太阴险、太恶毒了!我一定要尽好这个本分,决不能让大红龙的诡计得逞。于是,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匆忙赶往目的地。

    进村后,有几个人正在聊天,他们看见我走过来,不约而同地都盯着我看,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直往前走,只听他们在背后窃窃私语:“这个女娃怎么没见过,不知道她去谁家?……”听到这话,我的心不由得怦怦直跳,心中不住地祷告神,求神带领保守。因村里到处都是人,我怕直接进接待家会被人盯梢带来环境,于是我只能在田间转悠,直到天快黑时,我避开村里人的视线,总算到了接待家。此时,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接待家阿姨赶忙端来饭,这时我才感到自己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了。吃完饭后稍微休息了一下,接待家庭的叔叔便领着我们去工作地点。只见叔叔走出房门,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便揭开门前的一堆烂袋子,我这才看见一个大概长2米、宽1米的铁盖子,原来这里是地窖的入口。叔叔揭开盖子后,我隐约看见一条通往地窖的楼梯,叔叔打着手电筒走在前面,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沿着台阶下到最底层后,推开一扇门,顿时感到一股寒气直向我扑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进去后,里面是一个约15平米的小房子,特别简陋,墙角只有一个用砖头支起来的木板床,其余就是刻录机和我们平时工作需要的东西。看着这样的工作环境,我悲喜交加,悲的是在大红龙的权下,我们只能躲在地窖里尽本分,喜的是有这样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刻录光盘的工作就不受拦阻,弟兄姊妹就能及时听到上面的讲道交通。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工作。因地窖从不住人,所以特别潮湿阴冷,加上所有的缝隙都被堵严了,一点不透气,我们平时嘴里呼出的热气遇冷后在房顶上凝结出许多小水珠,时不时地往下滴。地窖里很潮湿,在床上放一本书,不到两分钟纸张就变软了。一到下雨天就更糟糕了,地面上的雨水就会沿着楼梯渗到地窖里,里面更是阴冷无比,我的手和脚经常都是冰的,后来手脚都被冻得又红又肿,疼痛难忍。因我们不能出去,所以吃喝拉撒睡都在地窖里,整个空间始终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臭味,熏得我直想呕吐。在地窖里面吃饭也不方便,因接待家地处农村,到处都是大红龙的眼线,周围有人的话,阿姨就不能给我们送饭,我们就只好饿着肚子干活。为了尽快将碟片发到弟兄姊妹手中,我们必须连夜加班加点地干。紧张地忙碌了几天本想休息一会儿,可因地方太小,仅有的一张双人床上,还摆满了碟片(因地窖里太潮湿,碟片上写的字不好干,得一个一个摆到床上用小电热扇烤干),只能腾出一块空间,够一个人睡觉,所以我们四个人只能轮换着睡觉。在地窖里呆着,我们没有时间概念,根本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每天呼吸着浑浊的空气,我感到头晕脑胀,没有食欲,浑身困乏无力,有时坐着都能睡着。更让我感到痛苦的是,在地窖里我们也不敢大声说话,走路还得轻手轻脚,因为地窖上面就是接待家的卧室,时常会有一些外邦人去他们家,只要我们大声说话上面都能听得见,所以我们祷告、吃喝神话、唱诗都受到限制,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思念神的爱……肉体的痛苦,精神的压抑,使我倍受煎熬。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中充满了愤恨与不平:这哪是人呆的地方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天地万物本是神为人类创造供人享用的,但因着大红龙的逼迫,我却享受不到神所造的阳光,甚至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的权利都没有,多少时候我想大声疾呼,又有多少次我想放声高歌,但却没有许可的境地……这些痛苦都是大红龙给我带来的。中共政府口口声声对外宣称自己是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可事实是什么呢?在它统治下的国家哪有人身自由,哪有信仰自由?全是骗人的谎言,是愚弄人的把戏!回想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接受大红龙的教育熏陶,被它的谎言和假象迷惑,认为它是人民的好公仆,是人民的大救星,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人民谋幸福,把它看为伟大、光明、正确。可如今因着信神亲历它的逼迫,我才识破了它的谎言,看清了它的真实面目,在它的权下,宁可人去卖淫嫖娼、赌博贩毒,也不容许人信神走正道,它崇尚邪恶,扼杀正义,就是撒但恶魔的化身,是神的仇敌,专门来在地上吞吃人的灵魂,与神对着干。神来在地上拯救被撒但败坏的人类,将真理生命赐给人,使人都能得到生存之本,活出真正人的样式,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中,这原本是整个败坏人类的福音,可中共政府却不容许光明存在,追捕基督,抓捕跟随神的人,灭绝信仰,大肆搅扰拆毁神的工作,妄想让神拯救人的计划落空,在地上建立无神区,将人都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权下,使人永远受它奴役,任它宰割。大红龙真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野兽!正如神话揭示的:“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我又想起神话说:“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神的话使我有了真实的爱憎,更有了弃暗投明的心志。大红龙越逼迫我,我越能看清它的丑恶嘴脸,恨恶、背叛它的心也越来越强;在它的逼迫下,我的心离神越近,更能感到神的可亲可爱。不论以后还要受多大的痛苦患难,我决不向撒但妥协,甘愿将自己的全人献给神为神花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