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刘佳音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我终于又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在黑暗压迫中我更定真全能神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亲人
·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有了分辨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 真 情 告 白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梗概:

    她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信徒,跟随全能神期间,被中共政府追捕、监控、跟踪,中共警察为逮捕她曾布下天罗地网,潜伏在各个路口、车站,她几次差点落入中共的魔爪,是全能神的看顾保守使她虎口脱险、转危为安。中共政府的逼迫给她的身心带来了创伤,也曾消极软弱、胆怯害怕,但神的爱始终伴随她、带领她,使她刚强站立起来,重新投入到尽本分中……

   正文: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信徒,今年38岁,回顾这么多年跟随神的历程真是百感交集。自从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以来,我就一直遭受着中共的逼迫、追捕,曾几次虎口脱险,都是全能神奇妙的眷顾保守,在切齿痛恨中共邪恶反动的同时,我更感神的可亲可爱。

    1999年2月份,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随后庄上二三十个弟兄姊妹也都相继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做梦也没想到我们这一代遇见了救赎主的重归,我们无比的激动喜悦,享受神话语的浇灌、供应,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唱歌、跳舞赞美神,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然而,美好的时光太短暂,我们刚接受不到一个月,中共警察的残酷迫害就临到了,他们如恶狼一样闯进我们的聚会点,当场抓走了两个来浇灌我们的外地姊妹,又将弟兄姊妹围困起来进行恐吓威胁:“以后不许再信了,再信就将你们全抓起来……”随后登记了每个人的姓名、住址,并搜了教会带领的家,搜走半口袋神话书籍及一个弟兄的衣物。那天晚上,我和教会带领本打算去聚会点聚会的,结果被外村的一姊妹找去传福音了,两个来教会带领家的外地弟兄也跟我们一起去了,警察抓人的时候我们四人因不在现场逃过一劫。我们回来刚到教会带领家门口,只见教会带领七八岁的侄子惊慌地跑到我们跟前说:“大姑,快跑!快跑!警察来抓你了!”听此恶讯,吓得我心里“怦、怦”直跳,赶紧掉转车头,飞快地骑上自行车带着姊妹就跑,两个弟兄也随即跑掉了。这是我信神以来第一次经历中共政府的逼迫,令我终身难忘,若不是神奇妙的摆布安排,我们几人就是插翅也难逃中共政府的魔爪。虽然刚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临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但我跟随神的心志并没有打垮,因我通过吃喝全能神的话语,已经完全认定全能神就是我们日思夜盼的救主耶稣,就是末后的基督,所以无论逼迫患难多大,我都要跟随真神走到底。事后没几天,我们就恢复了教会生活,但只能几个人偷偷在一起聚会,无论是交通、唱歌还是祷告,都把声音压到最低,每次进、出聚会点的时候都格外小心,唯恐被中共政府的爪牙、眼线发现惨遭迫害。

    因着中共政府不允许人信真神走正道,为了达到它永久掌控人的目的,中共政府是无所不用其极,就连现代化的联络工具都被中共政府严密控制、利用,这帮恶魔利用电话监控抓捕了无数带领工人与传福音人员,我也几经危险,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真是感谢神的看顾保守!记得200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姊妹出去打电话,用的是IC卡,我们分别在磁卡机前打传呼。在我正拨号的时候,来了一个身穿警服的警察(男,30多岁,身高1.8米左右,瘦高个,长脸)站在我身旁。我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整天防跟踪、监视,今天偏偏就碰上了,但我若表现慌乱或赶紧离去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我得镇静。于是我就在心里默默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慌乱。挂上电话后我很平静地在等回话。警察问我:“用什么打的?”我很镇静地回答:“201卡。”“一分钟多少钱?”我仍很冷静地回答:“几毛钱!”一会儿电话铃响了,我接过电话,用智慧简单地跟对方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对身旁的警察说:“你打吧!”他说他不打电话,但站在那就是不走,还把手搭在我的自行车把上。这时姊妹走过来,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还跟我打招呼说:“我再去打个电话。”我心里更加着急,不知该怎样摆脱危险,只能祷告神愿神保守、开辟出路。一会儿警察的手从我的车把上拿开了,我见机慢慢走到自行车跟前,推着车子走走停停,就像在等姊妹一样。走到姊妹跟前时,我悄声而急切对她喊:“快走,别打了!”姊妹一听我这样急切地喊便跟我走了。我带着姊妹绕路返回接待家庭,一路上心怦怦跳,到家了还惊魂未定,真是太惊险了!我们从心里感谢神的保守,若不是神保守我在爪牙眼皮底下镇静地用智慧说话(我平时很胆小),一旦给爪牙发现一点漏洞,后果将不堪设想。

    到了2004年4月份,我们那里的环境更加恶劣,中共政府监控了我们的手机,我们每次的通话都被他们掌握得清清楚楚,导致几个高层带领、工人相继被抓捕。我当时刚做中层带领,就在5月28日,教会安排一姊妹来这儿抓工作,接工作的姊妹没来之前打电话给我,让我安排一个接待家庭,并在5月30日下午接另外两个姊妹,她自己在6月1日早晨赶过来,下车再打电话给我。谁知中共政府通过监控我们的手机掌握了这些消息,随即对我们展开了一场秘密抓捕。然而,我却丝毫不知这场“狂风骤雨”即将来临,还如期找好接待家庭,顺利接到两个姊妹,但6月1日早晨怎么也等不来姊妹的电话。我心里着急就给姊妹打电话,每次打都是关机,到中午12点钟又打一次,手机突然通了,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吓得立即关掉手机,就在接待家等姊妹跟我们联系,一直等了五天都没有等到姊妹,后得知姊妹6月1日早晨坐车来到这儿,一下车就被守候在此的警察抓捕了。而我与两个姊妹分开后,约好时间互相联系,谁知当我再联系两个姊妹时也是关机,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哪知两个姊妹与我分手后在返回的途中就被中共警察拦截抓走了。几个带领都被抓捕了,中共政府并未罢手,继续在车站、各个交通要道设下埋伏抓捕我。然而此时的我仍毫不知情,因教会里有一些工作急需落实,我打电话约基层带领见面。第一次约两个姊妹,落实好工作之后,我本想和姊妹一同坐车走,但心里又想去看望一个姊妹,就没有走。我去姊妹家与她交通到傍晚,当我搭车到车站时,刚好我要坐的最后一班车开出了站,我连跑带追没赶上,只好回接待家庭了,第二天天没亮才坐车离开那里。后来得知先走的姊妹刚到车站就被等候多时的警察抓捕了,而我因两次耽搁没走掉逃过了一劫。

    当时对警察秘密布下天罗地网抓捕我们的阴谋诡计一无所知的我仍继续召集弟兄姊妹聚会,这次共见三人。因接待家庭姊妹的丈夫反对在他家聚会,我们只好转移到另一个家庭,我和一姊妹在乡镇转车时,一个年轻男子(30多岁,1.7米左右,不胖不瘦,四方脸)走到我们跟前热情地问道:“坐三轮车吧!”我说:“不坐!”他仍跟着让我们坐他的车。我们不理会他,刚好来了一辆中巴车,我们随即上去了,刚坐下,却发现“拉客”的男子也上车了,我顿觉不妙:看来我们被便衣警察跟踪了。我心里默默地祷告求神保守我们。只见这个男的与售票员耳语几句,售票员就到姊妹跟前问:“你们从哪上的车?是不是从××地方上的?”姊妹顺口说是的(其实不是),售票员没再说什么。下车时,没看见“拉客”的男子下车,我悬着的心才放下,一个劲地感谢神的保守。虽然暂时躲过一劫,可我们的心灵却被恐怖气氛笼罩,感觉到处都是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时间黑云压顶,几乎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恶劣的环境使我无法出门,就找了一个接待家庭隐蔽灵修,想等警察的抓捕风头过去再离开那儿,但惊险的事又发生了。一天,文字组的姊妹打我传呼,因我对中共政府监控手机的事仍不知情,所以我又用手机给姊妹回电话,这就被中共政府监控上了。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刚吃过早饭,接待家庭的孩子从外面急匆匆地回来对我说:“听邻居说,昨天夜里12点派出所的人到他家敲门查一个脸上长有一块记的人,可能是抓你的,今天村上的各个路口都被封了,出入都得登记,路口都画上了石灰线,就像非典时期一样,大队书记和主任分两班带着派出所的人正在挨家挨户搜查,从村前往后查。”这时我才意识到手机被中共政府监控了,又猛然想到“拉客”的男子见过我,知道我脸上有块记。面临这样的环境我不由有些惊慌害怕,不知咋办才好,这时想到神的话说:“相信万事万物都有宝座的许可,都有我的心意在其中……”“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试炼,否则你们爱我的心不会加强,对我不会有真正的爱,哪怕是一点点的环境,人人都要过关,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四十一篇说话》)神话的开启、引导使我镇静下来,知道这是神为成全我而摆设的功课。我赶紧让接待的姊妹把神话书籍等有关物品给埋起来,该毁的东西毁掉。一切就绪后,我跪下来向神祷告:神啊!这事临到有你的许可,是你检验我工程的时候,愿你加给我胆量、信心,使我能胜过眼前的环境,我愿把自己交在你的手中,任你摆布安排。神啊!如果我真被警察抓捕了,愿你保守我的心安静在你面前,我死也不当犹大,我愿为你作见证。祷告后,我觉得一股力量在心中升腾,不再害怕,用智慧应对眼前的环境。我叫姊妹把我藏在储放粮食的大缸与墙的缝隙中间,头上套一个化肥袋,蜷缩在里面,上面再盖一些东西,隐蔽好后再把家里的大门敞开。我蹲在旮旯里不断地祷告神,心里很平静。因为我呆的地方狭窄又是蹲在里面,一会我的脚就酸麻了,身体因靠墙感到冰冷,肚子饿了姊妹拿粽子给我吃,我也不敢吃,怕被警察撞见……一直熬了好几个小时。

    下午2点多左右,我听到外面嘈杂声由远及近,意识到是来抓我的警察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的心顿时紧张,屏住呼吸闭上眼睛赶紧祷告,只听一群脚步声进入家院,大队书记带着十多个警察,进门就喊:“谁在家?家里有人吗?”说着闯进接待家庭的卧室,没等姊妹开口说话,大队书记指着姊妹的孩子问:“这个是谁?这个床谁睡的?”又跑到没人住的房间查看,并问:“这屋谁住的?”姊妹说没有人住。与此同时,警察已把姊妹家院子的每个角落都搜查一遍,就连厕所也没有放过,没有发现可疑之人,他们便迅速离开奔向下一家。这帮中共爪牙到村民家里搜查时就如土匪一样,看见人家储存粮食的房间门锁上就大声呵斥:锁门干什么?不等主人把门打开就砸开门一看究竟,有的人家走亲戚不在家,他们就派人看守,直等主人回来搜查过才放心,这次的搜查村不落户……大街小巷都是爪牙在来回窜动。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中共政府调动那么多人马兴师动众却毫无收获。我虽蒙神保守再次躲过一劫,但心中甚是恐惧,害怕恶魔会突然闯进家门把我抓走。半夜时分,我被一阵疯狂的狗叫声惊醒,以为又是警察来抓我,吓得我立即从床上爬起,抓起鞋子就往藏身之处跑,直等到听不到狗叫声才敢出来。天亮后,姊妹发现各个路口仍被警察爪牙看守,这样戒备森严的恐怖环境一直持续十多天。一天下雨了,我趁机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悄悄离开了那里,辗转到了另一个县城,找到接待家庭住了下来,恐惧的心才稍转平静。但好景不长,一天一个姊妹来告诉我:“警察又在这县城附近一个村庄挨家挨户地搜查你。”我心中一惊,刚刚平复的心又起波澜,立时恨从心头起:这可恨的警察真是阴魂不散的幽灵,无论我逃匿到哪儿它都穷追不舍……惊恐之中我只有向神祷告,求神加添我信心,保守我的心不惧怕警察,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