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刘佳音
·全能神教會-走法利賽人道路的體悟
·全能神教會-我看見了認識神的途徑
·全能神教會-事奉神,別出「新」裁
·全能神教會-私人报复的实质
·全能神教會-教會沒有「功臣」
·全能神教會-從難處中明白神心意
·全能神教會-「人性」豈可貌相
·全能神教會-真認識自己不容易
·全能神教會 - 脫去枷鎖
·全能神教會 - 狂妄的苦果
·全能神教會 - 解決狂妄有路途了
·全能神教會 - 擺脫心斓募湘i
·全能神教會 - 誰知神的慈母心
·全能神教會 - 生死戰
·全能神教會 - 神的話語使我覺醒
·全能神教會 - 我看清了自己的真實身量
·全能神教會 - 配搭事奉很重要
·全能神教會 - 說謊的背後
·全能神教會 - 擺脫心斓募湘i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對「蒙拯救」的認識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真正好人的標準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不可信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圣灵作工是有原则的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被撤換的反思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不配見到基督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的話都是神性情的發表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淺談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信神道路上的轉機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是什麽蒙蔽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逼迫患難促使我成長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高舉神、仰望神是最大智慧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內心深處的祕密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做誠實人有快樂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以神的話為「鏡」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什麼是神的愛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排斥異己」太惡毒!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老實人」非誠實人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願接受眾人的監督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處世之道害我太深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背叛神」的實際所指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追求」背後的隱情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真實的變化指什麼?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所謂「好人」的真實面目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以貌取人」太謬妄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體嘗到神的救恩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嚴己才能律人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什麼是真正的接受真理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撒但的書能毒死人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躲避災難的唯一路途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撒但哲學坑人又害己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體嘗神特別的愛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嫉妒,心斓念B疾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實行真理的體會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的話對人都是審判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做誠實人不容易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作工沒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掙脫枷鎖真輕鬆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這才叫實行真理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不再受「存心」蒙蔽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這才叫真實的配搭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賜給我的上好贈品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順服聖熳鞴ぬ匾耍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看見人敗壞的真相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這樣作工太智慧了!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撕下面具,重新做人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學會了與人配搭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因為什麼走上了法利賽人的道路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拯救人的愛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終於活出點人樣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自身有進入才能供應別人!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享受到了豐盛的筵席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唯有神愛最真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正人先正己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明白真理才能真正認識自己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踏上信神路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經歷大患難我獲益匪淺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墮落之人的轉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才看見什麼是真正人的樣式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審判是光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重獲新生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誓死忠心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生命的財富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無悔的青春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在神的話中重生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患難中體嘗到神的愛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撥開迷霧見真光——
·聽信謠言會失去神末世的救恩
·「东方闪电」究竟源于何处?
·「东方闪电」兴旺之源
·为何「东方闪电」所向无前,势不可挡?
·宗教界為何總是瘋狂抵擋、定罪神的新工作?
·揭開中共邪黨公審面紗
·中共與神較量已達到登峰造極 ——揭祕中共「百日會戰」
·中共為何瘋狂鎮壓、殘酷迫害全能神教會
·基督是真理還是基督教是真理
·神的作工為何隱祕?
·誰說我們「不要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梗概:

    她是一名中国女孩,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在爸爸妈妈的呵护、关爱下,她有着幸福快乐的童年,可令她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她的父母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追捕得有家难归,她不得不在花季少年就独自生活,默默承受着来自周围的一切打击、压力、嘲讽,她的少年是灰暗的……

    然而欣慰的是,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使她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实面目,看清了中共政府欺世盗名、愚弄百姓的丑恶嘴脸,从此向了全能神,找到了真正的人生光明路……

   正文:

    我是中国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跟随者。我和姐姐在父母的呵护下度过了幸福快乐的童年,可是,在我11岁那年因父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这种幸福、安宁的生活从此就离我而去了。我亲眼目睹父母因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有家难归,亲身经历十几年一家人骨肉分离的痛苦,中共政府的逼迫让我的少年生活过得异常艰难,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们一家人能够团圆。然而,因着中共政府的独裁专横,更因它是抵挡神的恶魔,以至于到今天这一愿望都只是我的一个梦想而已。每当回忆起那段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我的心头都会一阵酸楚,总是情不自禁地流泪,是大红龙(中共政府)使我的少年变得如此灰暗不堪……

    1999年父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那时我小还不懂什么叫信神,但每次妈妈去聚会都把我们姐妹俩带上,妈妈很爱我们,去哪都会带上我们,可在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必须隐秘,白天不能聚会,所以我们都是晚上步行十几里路去聚会。尽管这样,我们也很有劲,姐姐说信神真好,我虽不懂什么,但是她们开心我也就觉得很开心。后来,爸爸妈妈偶尔出去尽本分,我们姐妹在家看家,自从信全能神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更和谐、更幸福了。但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幸福生活随着一次警察上门就再也没有了。

    2002年寒假,爸妈被附近的恶人(一个姊妹的丈夫,他特别逼迫姊妹信神)举报,派出所就来人抓捕爸妈了。那天爸妈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堂屋做寒假作业,只见一辆警车开到我家门口停了下来,下来一个穿警服的警察和3个没穿警服的人,他们快步走进我家,那种气势让我害怕。进了屋,那个警察板着脸问我:“你爸妈去哪了?”我不敢看他,低着头小声说:“走了。”他们就走向房间,警察指着房间问我:“这是谁的房间?”我说:“是爸爸妈妈的房间。”他又指着楼上的房间问:“那是谁的房间?”我说:“是我的。”接着他们什么也没说,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像土匪一样,在我家楼上楼下的柜子、抽屉里到处乱翻乱找,把墙角的垃圾都翻开来检查。见他们这样我又害怕又生气,一边哭一边小声对他们说:“你们把我家翻乱了,你们把我家翻乱了……”他们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翻找,我就加大声音说:“你们把我家翻乱了!你们把我家翻乱了!……”那个警察见我叫个不停眼睛朝我狠狠一瞪,我吓得不敢再叫了,但仍然哭个不停,心里真是恨透他们了。我三叔和邻居纷纷跑来看热闹,警察一伙人搜出几个小本子和一本很薄的神话书,并翻开小本子相互讨论、研究说是我的字迹(是妈妈让我帮她抄的神话)。三叔拿起神话书想看看是什么书,警察立马叫道:“这个书不能看!这书都是叫人不要儿女,不要家的。”三叔吓得赶紧放下书。乱翻一气后,他们把搜出来的东西都带走了,并对三叔说等爸爸妈妈回来让他们到派出所报到。

    自从这次警察上门,我的幸福生活就随之消失了,因为爸爸有点文化,在他们眼中爸爸信神肯定是个头子,是重点抓捕对象,爸爸妈妈便不敢回家了,连电话都不敢往家里打,我们一家人再也没有团聚过,更别说一起过年节了。从此我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那年我14岁,姐姐为了支撑家供我上学外出打工了,我一个人在家每天除了上学,还要喂鸡、烧饭、洗衣服、拎水,星期天在附近的山林里捡柴禾,水井离家有一段路,我挑不动水,只有用脸盆一盆一盆的往家里端。我家有7只母鸡很会下蛋,我不太会烧什么,吃的最多的菜就是炒鸡蛋,多出来的鸡蛋就卖掉,我的日常开销只有靠卖鸡蛋的钱买笔和本子,还有家里的牙膏、洗衣粉,上学的学费是靠姐姐打工挣的钱。我多么希望突然有一天放学回家能看见爸爸妈妈回来了,看到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我面前,可是每天回家迎接我的就是冷清的大门、冰冷的灶台和我家的七只鸡,远远的就能看到我家的鸡朝我跑来,每当看到这一幕都让我失望和沮丧……有一次我放学刚到家,邻村的一个老阿姨(常和妈妈一起聚会的)来看我,看到老阿姨我好开心,感觉特别亲,那天她帮我烧好饭才走,只有和她们在一起我才感觉很温暖,像亲人一样,在她们眼里没有歧视,她们总是关心我、理解我、安慰鼓励我。

    2003年春,我听一个信神的阿姨说我爸爸在尽本分时被警察抓捕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担心极了,晚上做梦警察到处抓爸爸,我更担心爸爸被警察毒打、折磨。与此同时,我家的事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连临近的村都知道爸爸妈妈的事,每次遇到那些认识我的大人,他们都会摇着头对我说:“你爸你妈傻了,这么好的孩子不要了。”他们背后的指指点点让奶奶、叔叔他们都抬不起头,觉得很没面子;我也因此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每次去井边洗衣服都是趁村里的妇女洗完了再去,若和她们一起洗衣服那我就成了她们的“话题”,她们一见我就议论爸爸妈妈的事,听到这些我就心痛;我连每次去小店里买东西都要远远的看看小店里的人多不多,人多我就不进去,什么时候小店没人了,我再去买东西,因那些人一见我就拿我爸妈说事;不上学的时候我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晚上我早早的关上大门呆在房间里;我最怕的就是村里人来喊爸爸妈妈开会,就怕他们来了见爸爸妈妈不在家会说什么;有时候我怕派出所的人会随时闯来,就常常把自己反锁在家里,这样他们来了就会以为家里没人。那时候我始终都是这样胆怯的一个人过着生活,就盼着快点长大能走出家门,不用一个人在家受这样的苦。因着国家政府的逼迫,所有的人都不理解爸爸妈妈,奶奶也常常在我前说妈妈的不是,说是我妈害了我们一家(因为是妈妈先信神的),每次她说起这事我都有意打断她,我不愿意听。因为我心里知道不是爸爸妈妈不要我,更不是妈妈信神害了我们家,是那可恨的派出所,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民警察”逼得爸爸妈妈不得不离开家丢下我,爸爸妈妈最爱我,怎么可能不要我?若不是警察上门抓捕,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不回家看我?我在心里替爸爸妈妈鸣不平,更盼望爸爸妈妈有一天能回来我们全家团圆,让这些人看看爸爸妈妈是爱我们的,是爱这个家的。承受周围这些人给我的痛苦压力的同时,我也一直为被抓捕的爸爸担心,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直到有一天夜里,我在睡梦中隐约听见爸爸在窗外小声地喊我的名字,我被叫醒了,听到爸爸的声音我赶紧爬起来开门,真的是爸爸回来了!那一刻我好惊喜!只见爸爸用木棍挑着一个袋子架在肩上,胡须好长,似乎是很长时间没剃过了,我摸着爸爸满脸的胡须,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心疼极了,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但爸爸还是装着很轻松地喊我的名字。爸爸没有告诉我他被抓捕后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也没有告诉我他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样的逃亡的生活,只记得他说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洗澡了,当时我虽然心里很难受,但是看到爸爸能回来我就放心了。爸爸回来的那段时间,根本不敢出门,白天关起大门,深怕被人看到举报,派出所又来人抓捕,大概在家呆了一个月,爸爸又走了。

    2003年我中考结束后,爸爸实在放心不下我学业的事,就偷偷跑回来看我。没想到,爸爸回家的第二天就被人举报了,警察再次开着警车来到我家,幸好爸爸挑水去了(水井离我家有一段路),我家有好多小孩在跟我玩,3个中共爪牙从警车上下来,看到我家全是孩子,没有大人,他们凶巴巴地问我们这些小孩:“家里的大人去哪了?”小孩子们都吓得说:“不知道。”就慌忙散开了。我趁机赶紧跑向水井通知爸爸快走,爸爸放下水桶跑到山上去了。等我回来时,那几个警察因没找到我爸就走了。感谢神!爸爸又逃过一劫,情势所逼爸爸不敢在家多呆,当天就走了。我真是恨透了大红龙,明明是它们害得我们一家妻离子散,是它们不让我们一家团聚,不让我们过安定、平静的生活,爸爸头一天才回来,第二天就来抓人,但它反过来还说爸爸妈妈是信神信得不要家了,不要儿女了,邪恶的中共政府真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

    后来我上了一所技校,因为升学需要办理转户口的手续,爸妈不在家,我不懂怎么办理,三叔便为我到派出所办理。没想到,一个很简单的手续,派出所竟然不给我办,说我爸妈是信神的,我也是信神的。三叔一连跑了好几天,跟他们好话说尽,最后还是在派出所写了保证书(就是替我保证以后不信神)的情况下才给办理,将我的户口转到了学校。

    这种种的事情,给我的心里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阴影,虽然外表各方面与同龄人相比,我也不差,同学都羡慕我,但因着我的“特殊身份”总自信不起来,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总是很自卑。在同学面前我都不曾提过家里的事,同学有时问我:“我们都说爸爸妈妈的事,为什么你从来不讲你爸爸妈妈的事呢?”在她们眼中我的爸爸妈妈就是个迷,我不想说也不能说,在这个无神论国家成长的人,接受了太多无神论流毒的灌输,我即便说了她们也是不会理解的,只会嘲笑贬低。令我颇受打击的还有一件事,有一次学校有国家励志奖学金,按我的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标准,班主任就把表格给我,让我填表写申请,说是有5000元的奖学金,我很快将表格填写上交了,我为能得到这个钱而高兴、开心,因为这样就可以减轻姐姐供我上学的经济压力。没想到最终这钱却给了别人,同学们都疑惑地说:“不是你申请的吗?怎么不给你?”当时我不知道,还以为是那个同学送礼了呢!后来,我才得知学校派人调查了解到我爸妈是信神的,就因我是信神人家的孩子,就把我的名额给了别人。我不懂为什么我与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是信神人家的孩子就要受“歧视”,就不能平等地与他们一样享受应有的权利?信神到底犯了什么大错要遭到如此的“待遇”?有一次我回家,奶奶告诉我神家弟兄姊妹送来了500元钱和1袋大米,我很是感动,觉得爸爸妈妈的弟兄姊妹真好,他们才是我最亲的人!我本不该享受的却享受了,而按国家法律规定我本该享受的一份却被中共无情地剥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