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刘佳音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主耶穌還會以猶太人的形像再來嗎?
·聖經真是神所默示的嗎?
·生命中的過客
·找到真愛
·小草的生命力真不小!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一)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二)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三)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一)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二)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擺脫「地位」的捆綁 ——(二)
·擺脫「地位」的捆綁 ——(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四)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二)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一)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二)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四)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二)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三)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四)
·「东方闪电」——救主再現(一)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二)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三)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四)
·父母如何给孩子释放心灵的空间呢?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相信小冊子上的謠言使我悔恨終生
·解禁(一)
·解禁(二)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何为“真爱”?“真情”何在?蛻變(一)
·平凡小事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真是用「烈火」來燒滅一切嗎?
·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黑手已經伸向韓國——剖析「8·28示威抗議」的真相
·中國母子「示威」鬧劇背後的真相 ——中共政府在韓國干涉信仰自由
·中共政府才是破壞人家庭的罪魁禍首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斌的經歷
· G20峰會背後的哭泣
·生命需要扎根
·[ 启示录7徵兆 ] 海水变血 ! 江河变血 ! 血雨 !
·生命的起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梗概:

    她叫琪琪,是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孩童时,她的父母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政府抓捕判刑,惨遭非人虐待,出狱后不堪忍受中共政府的监视、控制,被迫离开家尽本分,从此她与父母骨肉分离,饱受思念之苦……

    在她成长的过程中一直伴随着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与折磨,是全能神的眷顾保守,使她幼小的生命得以在苦境中长大,渐渐明白了许多真理,因中共政府苦苦相逼,最后她也被迫离开家尽本分,但在一次传福音中不慎被中共拘捕。

    十年后,神奇妙的安排她才与父母重逢……饱尝中共的残酷迫害,她恨透了撒但恶魔,同时也体尝到神爱的宝贵。

   正文:

    十年的等待、十年的期盼、十年的梦想,在全能神奇妙的安排下,我与分离十年的父母相聚,深深体尝到这十年的一聚是多么的艰辛与不易……十年,3650个日日夜夜,对于一个日夜思念与父母团聚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多么漫长而痛苦的等待。这十年,就因我全家都信全能神,中共政府始终没有停止对我父母、亲人的逼迫、残害,给我全家带来的痛苦与打击无法数算,心灵的创伤更是无法愈合……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童年幸福又快乐,因我有爸爸疼爱、妈妈呵护,爷爷奶奶、叔叔、姑姑也把我当成小公主一样疼爱有加,我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过着每一天。尤其在我9岁那年,全能神末世的救恩临到我们家,幸福美满的家庭更加充满喜乐,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还依稀记得爸爸妈妈背着我去聚会的情景,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在一起祷告交通神的话,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都是那么快乐享受;爸爸常给我讲律法时代、恩典时代的圣经故事,还有神今天的作工;妈妈只要学诗歌,就会把我揽入怀里跟她一起学,而通常都是我先学会,让我记忆犹新的是经历诗歌:“脚下路有了新开头,新开头就有新人走,新人新路新事新物新生活!我们这一代逢上了那个好时候。别提那心里有多高兴,如今我有了真正人生。情不自禁喜洋洋,放开喉咙把歌唱,唱得对神充满爱,唱得眼里流泪花。黑暗的权势不再有,幸福的生活已开头。这一代走的是幸福路,这一代过的是新生活。……”(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赞美新生活》)我常常哼唱这首歌,心情快乐无比,天天过得都很开心。然而两年后,一切幸福、美好的生活突然离我而去,留给我的除了中共政府的无情打击、逼迫,就是对父母的深深思念……

    1999年初夏的一个早晨,爸爸妈妈目送我上学后,与往常一样离开家尽本分去了,谁知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个月、两个月、半年……我憋不住问爷爷奶奶:为什么爸爸妈妈还不回来?但他们只对我说爸爸妈妈在外面忙没时间回来,我心想:以往忙的时候,爸妈抽空还打电话回来,现在怎么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呢?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隐约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因我看到爷爷经常发呆、叹气,奶奶常常偷偷地抹眼泪。我不敢多问,怕问多了爷爷会说“你一个小孩子,大人的事不用你管”!一天,叔叔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跟爷爷说,公安局的人到店里(以前爸爸经营的店)抄家,在沙发底下翻出一本写有信神内容的笔记本,他们不容分说搧了叔叔一耳光。后来,我发现爷爷每隔一个月都会出一趟远门,每次爷爷出门前,叔叔都会让我抄几段神的话,多数都是试炼熬炼方面的神话,叔叔让我把字写得越小越好,虽然我不明白抄这些神的话做什么,但我知道跟爷爷出去有关系。没多久,我看到村干部带一些陌生人来我们家问话,从他们的说话中我知道这些人都是警察,他们问的都是跟爸爸妈妈有关的事,那年我11岁,已经懂事了,我意识到一定是爸爸妈妈被警察抓捕了,但我没有向爷爷奶奶求证,我知道他们瞒着我,就是为了不让我难过……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面对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对我爸爸妈妈的各种议论,而令我最怕的是开家长会,所有的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来参加,而我却没有,能来的只有爷爷或叔叔。一次,一个同学问我:“我都跟你同学几年了,从来没看到你爸爸妈妈来过学校,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但更让我难以承受的是同学们背后纷纷议论我的爸爸妈妈:“不是好人,信邪教被警察抓了!……”老师也阴阳怪气地讽刺、挖苦我。每当这时,我委屈的泪水总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恨透了这些人胡乱造谣、诬陷!我好想爸爸妈妈能回来,站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看我的爸爸妈妈是好人,走的是正道,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为此我不知哭过多少次,甚至常常在梦中哭醒,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你们快回来呀!”那个时候,因为我没有看多少神的话,不明白真理,更不明白神的心意,所以面对这些风言风语,我倍觉痛苦、压抑,也特别自卑,变得沉默寡言、闷闷不乐,甚至不想跟任何人接触。以往每到寒假、暑假我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最后我连外婆家都不去了,独自在家呆着,更不敢跟村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因我害怕听到有人说我爸爸妈妈的坏话。那时我常想:当初如果爸爸妈妈不信神,我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被人歧视、嘲讽了,也能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着……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也知道不对,我该理解爸爸妈妈,他们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也不该后悔!

    当我再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分别是2001年和2003年,这时我才知道1999年爸爸妈妈因尽本分相继被中共政府抓捕、监禁,妈妈被判刑2年,爸爸被判刑5年(减刑一年)。原来爷爷每个月出远门,是去监狱看望爸爸妈妈;我抄的神话小纸条也是偷偷带给爸爸妈妈的,爷爷奶奶怕他们在监狱里没有神话,承受不住中共政府的折磨、摧残才这样做的。由于长期遭到中共政府的非人虐待,原本身体很健康的妈妈患上了高血压,腿、脚浮肿得特别厉害,我心痛得直流泪。当我看到爸爸因无法承受恶警的酷刑摧残而跳楼摔断了脚骨,又被恶警残忍碾踏后已严重变形的脚,我更是心痛不已,不由义愤填膺,怒火中烧!信神、敬拜神乃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为什么还要遭到政府的抓捕,甚至蹲监坐牢,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摧残。中国还有法律吗?我爸爸妈妈只是信神,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不但坐牢,还遭受到非人的摧残,中国简直是人间地狱啊,中国的警察简直是地狱里折磨人的魔鬼啊!教科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依法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这哪有信仰自由啊?这不是欺世惑众吗?没想到我们“伟大的共产党”竟会这样说谎欺骗百姓,竟是说一套、做一套,我崇拜的“警察叔叔”没有一点人性,竟是一帮人面兽心的畜生、魔鬼,此时我真的好恨这个邪恶的政府!这一切的祸患都是它给我们带来的!它真是万恶之根,罪恶之源啊!

    我原以为爸爸妈妈这次从狱中回来,我们一家可以团圆了,重温以往的快乐时光。然而,中共政府太凶残,爸爸妈妈虽然刑满释放,但他们并没有获得自由,中共政府为了限制他们信神,一直派人监视我家,爸爸妈妈无法聚会、尽本分。为了摆脱中共政府的捆绑、控制,能继续信神、尽本分,他们只好背井离乡到外地信神、尽本分。记得爸爸走的那天是2003年10月23日,天还没亮,我就早早起床等候在爸爸的房门口,他起来洗漱时,我就跟在他的后面;他收拾衣物时,我就守在他跟前。我真舍不得爸爸走,因我清楚这一走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但我更不愿意让爸爸妈妈再次被恶魔抓捕遭受残害。爸爸临走前再三叮嘱我:“要多看神话、多学诗歌!”我含着泪拼命点着头,并学着大人的样子跟爸爸说:“你也要听神的话!”就这样,因着中共政府的逼迫,爸爸妈妈再次与我痛苦分离。此后,我们家的事就成为十里八村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各种风言风语铺天盖地向我们袭来。诸如:“听说公安局来抄家,在他们家抄出一大堆百元大钞!如果没有钱,一家人能信得那么真,宁肯坐牢也要信吗?”“信神信得妻离子散,人都信没了……”“吃饱了撑的,信什么教!”“××家的媳妇在外面跟人结婚了,都生了孩子呢。”面对各种谣言与毁谤,我无法承受,简直要窒息了。后来,神带领我听到一首神话诗歌:“肉身的神经受各种人的讥笑、辱骂、论断、定罪,恶魔的追捕,宗教界的弃绝与敌对,心灵的创伤谁也弥补不了!他是以极大的忍耐拯救败坏的人类,他是带着伤痕爱人带着伤痕爱人,这是最痛苦的工作。人类的凶恶抵挡、定罪毁谤、诬陷逼迫,还有追捕与杀戮,使神的肉身冒着极大的危险作这工作,这些痛苦谁理解他,又能给他安慰呢?人类只有一点点的热心与怨言,或是消极不理来对待神。神怎能不因这些受苦呢?他心灵所受的痛苦太大了,但神的心始终为了担忧人类的归宿而受痛苦,这个痛苦是任何人所不能理解的,这个痛苦是任何人也不能承受的。道成肉身的工作从始至终流露的全是神的爱全是神的爱,他作的工作实质就是爱,他为人类献出了所有,献出了一切。”(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带着伤痕爱人》)从诗歌中我感受到神对人无私的爱,也感受到神拯救人类的艰辛与为人类付出的心血代价,神是圣洁无辜的,本不该遭受这些痛苦,但神为了拯救人类却默默地承受着各种人的讥笑、毁谤,还有恶魔的追捕、杀戮,神是带着伤痕爱人,神忍受的痛苦屈辱更大。我是渺小、败坏的人,今天能与基督同受苦难,这是我的福气,正如神的话说:“与我苦有份的,与我的甜必有份,那是我的应许、我给你们的祝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四十一篇说话》)此时我才明白今天受这些苦不是羞辱,而是荣耀的事!更是偏得,是神特殊的恩待。

    自从爸爸妈妈离开家之后,中共政府对他们更是不放过,经常上门打探爸爸妈妈的下落,弄得我们全家鸡犬不宁,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突然闯来,以各种借口对我们全家人威吓审讯一番。记得有一次,我们家附近发生了一起命案,七八个中共爪牙突然闯来,以我爸出狱后没办户口为由把他立为可疑对象,在我家肆意翻看电话记录,并且一对一地对我们进行审讯,爷爷奶奶毕竟年纪大了,哪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常常被弄得身心疲惫几乎瘫倒!不仅如此,中共政府还对我们家进行蹲点守候、实施抓捕。一次,村干部的妻子对我奶奶说:“这段时间小心点,叫你儿子、媳妇千万别回来,回来就危险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恶警在我家周围潜伏了半个月,监视我爸爸妈妈有没有回来,企图再次将他们抓捕。期间恶警还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四处追查我爸妈的下落,他们去过嫁到外地的姑姑家几次,去过我外婆家多次。在我外公去世出殡的那天,几个便衣警察混在人群中,企图借机抓捕我爸妈,因爸妈知道恶魔的诡计,不敢回来奔丧,恶警的计划落空,就气急败坏地胁迫外婆说出妈妈的下落。由于中共政府的疯狂迫害,怕连累教会其他弟兄姊妹,我和爷爷奶奶不敢跟弟兄姊妹来往、聚会,只能在家偷偷吃喝神话,但神也特别恩待我们,吃喝神话常常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使我对真理越来越明白,知道了受造之物尽本分是天经地义的,不久我就来到离家五六十里路的教会尽本分。教会工作不忙时,我就想回家看看爷爷奶奶,但过后听说,中共爪牙越来越频繁地“光顾”我家,不仅仅追查我爸爸妈妈的事,而且还“关注”起我来了,多次喝令爷爷奶奶说出我的下落。弟兄姊妹得知后,就跟我交通,让我尽量别回家,以免被中共政府抓捕。可时间长了,我很想回家看看爷爷奶奶,这样就只有等天黑了才回家,让爷爷在半路上骑车来接我,天不亮再把我送出去。几年来,不管春夏秋冬还是严寒酷暑,我尽本分都是在夜幕的掩护下进、出家门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