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刘佳音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梗概:

    她叫琪琪,是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孩童时,她的父母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政府抓捕判刑,惨遭非人虐待,出狱后不堪忍受中共政府的监视、控制,被迫离开家尽本分,从此她与父母骨肉分离,饱受思念之苦……

    在她成长的过程中一直伴随着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与折磨,是全能神的眷顾保守,使她幼小的生命得以在苦境中长大,渐渐明白了许多真理,因中共政府苦苦相逼,最后她也被迫离开家尽本分,但在一次传福音中不慎被中共拘捕。

    十年后,神奇妙的安排她才与父母重逢……饱尝中共的残酷迫害,她恨透了撒但恶魔,同时也体尝到神爱的宝贵。

   正文:

    十年的等待、十年的期盼、十年的梦想,在全能神奇妙的安排下,我与分离十年的父母相聚,深深体尝到这十年的一聚是多么的艰辛与不易……十年,3650个日日夜夜,对于一个日夜思念与父母团聚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多么漫长而痛苦的等待。这十年,就因我全家都信全能神,中共政府始终没有停止对我父母、亲人的逼迫、残害,给我全家带来的痛苦与打击无法数算,心灵的创伤更是无法愈合……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童年幸福又快乐,因我有爸爸疼爱、妈妈呵护,爷爷奶奶、叔叔、姑姑也把我当成小公主一样疼爱有加,我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地过着每一天。尤其在我9岁那年,全能神末世的救恩临到我们家,幸福美满的家庭更加充满喜乐,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还依稀记得爸爸妈妈背着我去聚会的情景,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在一起祷告交通神的话,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都是那么快乐享受;爸爸常给我讲律法时代、恩典时代的圣经故事,还有神今天的作工;妈妈只要学诗歌,就会把我揽入怀里跟她一起学,而通常都是我先学会,让我记忆犹新的是经历诗歌:“脚下路有了新开头,新开头就有新人走,新人新路新事新物新生活!我们这一代逢上了那个好时候。别提那心里有多高兴,如今我有了真正人生。情不自禁喜洋洋,放开喉咙把歌唱,唱得对神充满爱,唱得眼里流泪花。黑暗的权势不再有,幸福的生活已开头。这一代走的是幸福路,这一代过的是新生活。……”(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赞美新生活》)我常常哼唱这首歌,心情快乐无比,天天过得都很开心。然而两年后,一切幸福、美好的生活突然离我而去,留给我的除了中共政府的无情打击、逼迫,就是对父母的深深思念……

    1999年初夏的一个早晨,爸爸妈妈目送我上学后,与往常一样离开家尽本分去了,谁知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个月、两个月、半年……我憋不住问爷爷奶奶:为什么爸爸妈妈还不回来?但他们只对我说爸爸妈妈在外面忙没时间回来,我心想:以往忙的时候,爸妈抽空还打电话回来,现在怎么连电话都不打一个呢?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隐约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因我看到爷爷经常发呆、叹气,奶奶常常偷偷地抹眼泪。我不敢多问,怕问多了爷爷会说“你一个小孩子,大人的事不用你管”!一天,叔叔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跟爷爷说,公安局的人到店里(以前爸爸经营的店)抄家,在沙发底下翻出一本写有信神内容的笔记本,他们不容分说搧了叔叔一耳光。后来,我发现爷爷每隔一个月都会出一趟远门,每次爷爷出门前,叔叔都会让我抄几段神的话,多数都是试炼熬炼方面的神话,叔叔让我把字写得越小越好,虽然我不明白抄这些神的话做什么,但我知道跟爷爷出去有关系。没多久,我看到村干部带一些陌生人来我们家问话,从他们的说话中我知道这些人都是警察,他们问的都是跟爸爸妈妈有关的事,那年我11岁,已经懂事了,我意识到一定是爸爸妈妈被警察抓捕了,但我没有向爷爷奶奶求证,我知道他们瞒着我,就是为了不让我难过……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面对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对我爸爸妈妈的各种议论,而令我最怕的是开家长会,所有的同学都有爸爸妈妈来参加,而我却没有,能来的只有爷爷或叔叔。一次,一个同学问我:“我都跟你同学几年了,从来没看到你爸爸妈妈来过学校,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但更让我难以承受的是同学们背后纷纷议论我的爸爸妈妈:“不是好人,信邪教被警察抓了!……”老师也阴阳怪气地讽刺、挖苦我。每当这时,我委屈的泪水总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恨透了这些人胡乱造谣、诬陷!我好想爸爸妈妈能回来,站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看我的爸爸妈妈是好人,走的是正道,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为此我不知哭过多少次,甚至常常在梦中哭醒,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你们快回来呀!”那个时候,因为我没有看多少神的话,不明白真理,更不明白神的心意,所以面对这些风言风语,我倍觉痛苦、压抑,也特别自卑,变得沉默寡言、闷闷不乐,甚至不想跟任何人接触。以往每到寒假、暑假我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最后我连外婆家都不去了,独自在家呆着,更不敢跟村里的孩子们一起玩耍,因我害怕听到有人说我爸爸妈妈的坏话。那时我常想:当初如果爸爸妈妈不信神,我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被人歧视、嘲讽了,也能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着……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也知道不对,我该理解爸爸妈妈,他们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也不该后悔!

    当我再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分别是2001年和2003年,这时我才知道1999年爸爸妈妈因尽本分相继被中共政府抓捕、监禁,妈妈被判刑2年,爸爸被判刑5年(减刑一年)。原来爷爷每个月出远门,是去监狱看望爸爸妈妈;我抄的神话小纸条也是偷偷带给爸爸妈妈的,爷爷奶奶怕他们在监狱里没有神话,承受不住中共政府的折磨、摧残才这样做的。由于长期遭到中共政府的非人虐待,原本身体很健康的妈妈患上了高血压,腿、脚浮肿得特别厉害,我心痛得直流泪。当我看到爸爸因无法承受恶警的酷刑摧残而跳楼摔断了脚骨,又被恶警残忍碾踏后已严重变形的脚,我更是心痛不已,不由义愤填膺,怒火中烧!信神、敬拜神乃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为什么还要遭到政府的抓捕,甚至蹲监坐牢,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摧残。中国还有法律吗?我爸爸妈妈只是信神,没做任何违法的事,不但坐牢,还遭受到非人的摧残,中国简直是人间地狱啊,中国的警察简直是地狱里折磨人的魔鬼啊!教科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依法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这哪有信仰自由啊?这不是欺世惑众吗?没想到我们“伟大的共产党”竟会这样说谎欺骗百姓,竟是说一套、做一套,我崇拜的“警察叔叔”没有一点人性,竟是一帮人面兽心的畜生、魔鬼,此时我真的好恨这个邪恶的政府!这一切的祸患都是它给我们带来的!它真是万恶之根,罪恶之源啊!

    我原以为爸爸妈妈这次从狱中回来,我们一家可以团圆了,重温以往的快乐时光。然而,中共政府太凶残,爸爸妈妈虽然刑满释放,但他们并没有获得自由,中共政府为了限制他们信神,一直派人监视我家,爸爸妈妈无法聚会、尽本分。为了摆脱中共政府的捆绑、控制,能继续信神、尽本分,他们只好背井离乡到外地信神、尽本分。记得爸爸走的那天是2003年10月23日,天还没亮,我就早早起床等候在爸爸的房门口,他起来洗漱时,我就跟在他的后面;他收拾衣物时,我就守在他跟前。我真舍不得爸爸走,因我清楚这一走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但我更不愿意让爸爸妈妈再次被恶魔抓捕遭受残害。爸爸临走前再三叮嘱我:“要多看神话、多学诗歌!”我含着泪拼命点着头,并学着大人的样子跟爸爸说:“你也要听神的话!”就这样,因着中共政府的逼迫,爸爸妈妈再次与我痛苦分离。此后,我们家的事就成为十里八村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各种风言风语铺天盖地向我们袭来。诸如:“听说公安局来抄家,在他们家抄出一大堆百元大钞!如果没有钱,一家人能信得那么真,宁肯坐牢也要信吗?”“信神信得妻离子散,人都信没了……”“吃饱了撑的,信什么教!”“××家的媳妇在外面跟人结婚了,都生了孩子呢。”面对各种谣言与毁谤,我无法承受,简直要窒息了。后来,神带领我听到一首神话诗歌:“肉身的神经受各种人的讥笑、辱骂、论断、定罪,恶魔的追捕,宗教界的弃绝与敌对,心灵的创伤谁也弥补不了!他是以极大的忍耐拯救败坏的人类,他是带着伤痕爱人带着伤痕爱人,这是最痛苦的工作。人类的凶恶抵挡、定罪毁谤、诬陷逼迫,还有追捕与杀戮,使神的肉身冒着极大的危险作这工作,这些痛苦谁理解他,又能给他安慰呢?人类只有一点点的热心与怨言,或是消极不理来对待神。神怎能不因这些受苦呢?他心灵所受的痛苦太大了,但神的心始终为了担忧人类的归宿而受痛苦,这个痛苦是任何人所不能理解的,这个痛苦是任何人也不能承受的。道成肉身的工作从始至终流露的全是神的爱全是神的爱,他作的工作实质就是爱,他为人类献出了所有,献出了一切。”(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带着伤痕爱人》)从诗歌中我感受到神对人无私的爱,也感受到神拯救人类的艰辛与为人类付出的心血代价,神是圣洁无辜的,本不该遭受这些痛苦,但神为了拯救人类却默默地承受着各种人的讥笑、毁谤,还有恶魔的追捕、杀戮,神是带着伤痕爱人,神忍受的痛苦屈辱更大。我是渺小、败坏的人,今天能与基督同受苦难,这是我的福气,正如神的话说:“与我苦有份的,与我的甜必有份,那是我的应许、我给你们的祝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四十一篇说话》)此时我才明白今天受这些苦不是羞辱,而是荣耀的事!更是偏得,是神特殊的恩待。

    自从爸爸妈妈离开家之后,中共政府对他们更是不放过,经常上门打探爸爸妈妈的下落,弄得我们全家鸡犬不宁,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突然闯来,以各种借口对我们全家人威吓审讯一番。记得有一次,我们家附近发生了一起命案,七八个中共爪牙突然闯来,以我爸出狱后没办户口为由把他立为可疑对象,在我家肆意翻看电话记录,并且一对一地对我们进行审讯,爷爷奶奶毕竟年纪大了,哪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常常被弄得身心疲惫几乎瘫倒!不仅如此,中共政府还对我们家进行蹲点守候、实施抓捕。一次,村干部的妻子对我奶奶说:“这段时间小心点,叫你儿子、媳妇千万别回来,回来就危险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恶警在我家周围潜伏了半个月,监视我爸爸妈妈有没有回来,企图再次将他们抓捕。期间恶警还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四处追查我爸妈的下落,他们去过嫁到外地的姑姑家几次,去过我外婆家多次。在我外公去世出殡的那天,几个便衣警察混在人群中,企图借机抓捕我爸妈,因爸妈知道恶魔的诡计,不敢回来奔丧,恶警的计划落空,就气急败坏地胁迫外婆说出妈妈的下落。由于中共政府的疯狂迫害,怕连累教会其他弟兄姊妹,我和爷爷奶奶不敢跟弟兄姊妹来往、聚会,只能在家偷偷吃喝神话,但神也特别恩待我们,吃喝神话常常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使我对真理越来越明白,知道了受造之物尽本分是天经地义的,不久我就来到离家五六十里路的教会尽本分。教会工作不忙时,我就想回家看看爷爷奶奶,但过后听说,中共爪牙越来越频繁地“光顾”我家,不仅仅追查我爸爸妈妈的事,而且还“关注”起我来了,多次喝令爷爷奶奶说出我的下落。弟兄姊妹得知后,就跟我交通,让我尽量别回家,以免被中共政府抓捕。可时间长了,我很想回家看看爷爷奶奶,这样就只有等天黑了才回家,让爷爷在半路上骑车来接我,天不亮再把我送出去。几年来,不管春夏秋冬还是严寒酷暑,我尽本分都是在夜幕的掩护下进、出家门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