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刘佳音
·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神的赐福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一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二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三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四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五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六关
·不要错过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机会
·没有人能改变神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
·愿意顺服神权柄的人应有的态度与实行
·接受神作你独一无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开端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当心!别走法利赛人的道路
·你知道神名的由来吗?
·基督是真理还是基督教是真理
·信圣经能蒙拯救吗?
·“不接待”之人的悲哀
·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神的末世作工真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我们派别有的人信得很好,也受了不少苦,难道不接受末世作工就不能蒙拯救吗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既然神是公义的,那为什么恶人亨通活得那么滋润而好人却受欺受压、受苦受难
·到底是谁错了
·“新的”就是“假的”吗?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心目中的“善仆”
·全能神真的不让人结婚吗?
·神的作工为何隐秘?
·谁说我们“不要家”
·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说话并非是圣经的加添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你知道吗?天使为什么要“生拉硬拽”
·“反正不听”到底害了谁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信全能神呢?
·从“坟墓”里走出来成为有灵的活人
·人类的悲哀——守旧
·神是宝爱人的谦卑寻求,还是看重人受苦多少呢?
·持守自己的“忠心”就能获得神称许吗?
·预言是等候应验的,人不可随私意解说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神真的能按人的想象行事吗?
·基督教各宗各派为什么会抵挡基督
·怎样对待圣经才合神心意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基督教疯狂抵挡基督说明了什么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得着了释放自由
·给姐姐的一封信
·我终于又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在黑暗压迫中我更定真全能神
·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真正的亲人
·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有了分辨
·我是如何认识“神的实质永不改变”的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归服神前
·全能神挽救了我(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二)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 真 情 告 白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梗概:

    他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从小接受父母与国家的教育,对中国共产党无比崇敬、爱戴,立志一生报效祖国、报效党,但十年文化大革命荒废了他的宝贵青春,他并未能如愿以偿。婚后,他因妻子生病全家信了主耶稣,妻子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从此他认识了神的存在,在感谢神的同时,他仍没有忘记“党”,甚至禁食为党与国家祈祷……

    2001年,他全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明白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为还报神爱投入到尽本分中,但意想不到的是中共的魔爪却伸向了他们全家,害得他家破人亡、骨肉分离、到处流浪……在躲藏中共追捕的整整十年中,他饱受了煎熬之苦,是全能神看顾保守他走到了今天。从中,他认识了神的可爱,看清了中共邪党——大红龙的反动实质,对大红龙产生了切齿痛恨。

   正文:

   “一

   国度 圣徒的城 基督的国国度 神的丰满得彰显闪电 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真光 已经来到神话肉身显现救主 早已重归驾着白云降临圣徒 今已被提到宝座前敬拜神历代圣徒今已复活末世得站立中国鬼城圣徒备受残酷迫害圣徒流血圣徒洒泪六千年历史有家难归漂流各处无枕头之地苦难深重暗无天日与撒但群魔舞步步血脚踪艰难苦盼救主临

   二

   滴滴泪声声祈祷巴望神显现六千年血泪争战今来之不易基督降世为人 穿上肉身争战拭去圣徒眼泪 拯救脱离撒但我们恨透恶魔 神的冤家对头血债累累无数 回忆历历在目仇恨满腔沸腾 已是怒不可遏声讨审判撒但 重重刑罚恶魔与之不共戴天 誓死争战到底毁灭撒但国度 方解心头之恨基督已得胜 大红龙垮台 公义日头出现

   ……”(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国度》)

    每当唱起这首经历诗歌,我总是感慨万千,遭受中共政府逼迫的一幕幕也会浮现在眼前: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十年逃亡……若不是神的看顾保守,若不是神带领我走过这漫长的患难之路,我早就被中共这个老恶魔给残害致死了,哪还有我的今天。历经逼迫患难,尝尽人生坎坷,我才如梦方醒,深感神的可亲、可爱,也看清了自己被中共蒙蔽多年的事实真相,更认识了中共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内心深处生发了对它的切齿痛恨,愿与它彻底决裂。

    我今年57岁,出生在苏北的一个农民家庭。我上学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父母常教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报效祖国”,老师也常讲“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推翻了压在我们头上的三座大山,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是人类唯一的领路人……”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对共产党产生了无比的敬爱,记得我最爱唱的歌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14岁那年,我在五星红旗下向“党”宣誓,誓死报效祖国,报效共产党,并为自己能成为一名“共青团员”而自豪,为自己身为中国人而骄傲,我把人生的希望全部寄托于共产党,认为它会带给我美好的前途、幸福的生活。然而,十年文化大革命荒废了我宝贵的青春,纵然我对党怀着满腔的热情,我奋发努力地学习、劳动,也未被党看重,最终仍沿袭着父辈们所走的路,依旧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婚后不久,妻子患有严重的肝炎,为了给妻子治病我倾家荡产,但妻子的病仍未好转,我们全家人走投无路。1982年,在妻子垂危之时我们信了主耶稣,之后妻子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从此我知道了天地间有位神存在,我对神充满了感激之情。但在感谢神的同时,我仍没有忘记“党和国家”,常常在神面前为“党和国家”祈祷,甚至有时禁食祷告,求神祝福祖国繁荣昌盛,国家领导人健康长寿……2001年,我和妻子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没承想,却成了中共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

    2004年春天,中共政府对我们那一带信全能神的人施行疯狂抓捕、迫害,一时间环境四起、黑云压城,我们夫妻俩也被中共政府列入抓捕的“黑名单”中。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我们从此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尽本分时尽可能地在外边住宿,即使回家也不敢呆在家里,白天要么到野地里,要么到芦苇丛中或树丛中躲避,晚上在离家约十米远的猪圈里铺点稻草过夜。由于我家周围居住人群比较密集,睡觉时我又打呼噜,为了便于隐藏,我们夫妻俩常常都是坐在稻草上熬到夜深人静才敢入睡,睡觉时从未脱过衣服,以防被人发现好及时逃跑,这样提心吊胆、魂不守舍的日子我们熬了近三个月。中共将我们折腾得面黄肌瘦、精疲力竭,但可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2004年6月3日深夜12点左右,中共的警车突然停在我家门口,几个恶警将我家团团围住,紧接着急促的敲门声、喊叫声混成一片,两个孩子被突如其来的嘈杂声吓呆了,不敢开门。恶警见门迟迟不开就使劲地砸门,边砸边冲屋里大喊:“放老实点,否则打断你的腿!”在恶警的威吓声中,孩子只好开门,随即三四个恶警如饿狼扑食一般冲进屋里,发现我们夫妻俩都不在家,就气急败坏地抄家翻东西,结果什么也没翻到。当时我们在猪圈里只能默默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们不落入中共的魔爪。趁恶警抄家之时,我匍匐前行逃走了,妻子则躲藏到河塘的芦苇中才脱离险境,从此我们夫妻俩再也不敢回家了。

    中共没抓到我们,岂能善罢甘休,接下来便隔三岔五,没完没了地入室抄家,恐吓、威逼两个孩子,孩子的正常生活受到搅扰,心灵受到创伤与惊吓。一天傍晚,女儿正在房间洗澡,两个中共爪牙突然闯了进来,把女儿吓得哭起来。不仅如此,警察还伙同村干部威胁、恫吓孩子说出我们的下落,并挑拨孩子与我们的关系,说我们太自私只顾自己,因信全能神耽误了孩子的前途,坑害了孩子的一生,让孩子恨我们,还暗中指派专人(村干部及本庄三自教堂的人)监视我们是否回家。后来,中共看抓捕不成,便狗急跳墙,采取舆论攻势,一时间,村头、电线杆上、公路边的树木上、桥头上到处都张贴传单、标语,上面写着:“为稳定社会秩序,一定要将在逃人员捉拿归案……”(针对信全能神的)真是黑云压城,一片白色恐怖!正如全能神的话语所揭示的:“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面对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我不禁在心中呐喊:天地万物原本是神所造,我们信神本是天经地义,这伙恶魔却给我夫妻俩扣上了信“邪教”的帽子,我俩成了被政府捉拿的“逃犯”,中共真是逆天而行、邪恶透顶,欲将信神之人斩尽杀绝置于死地而后快。

    因着我们被追捕,13岁的女儿也受到牵连,在学校被看为“另类”,成了老师和同学们歧视、讥讽、耻笑的对象。女儿忍受不了屈辱,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因中共的爪牙三番五次地闯入我家,加上周围人的歧视,年幼的女儿被迫离开家去江南一纺织厂当了童工。更让我痛心疾首的是:我夫妻俩被追捕后,年迈的父母(父亲78岁,眼睛不好、母亲77岁)因见不到我们整天痛哭流泪,加上所有的农活都落在母亲的肩上,母亲身心交瘁积劳成疾,于2004年秋天离开人世,因中共的逼迫,母亲临终前我们都未能见上一面。中共这伙恶魔害得我家破人亡仍不罢休,在办理母亲丧事的时候,中共派了几个爪牙穿着便衣混在人群中监视,一旦发现我们就立即捉拿归案。因着逃亡在外,母亲的葬礼由两个孩子(儿子17岁,女儿13岁)替我们操办,可恨的探子还趁办丧事之机,在众人面前挑唆,说我们没有良心,母亲死了不尽儿女的孝心,说我们冷血,不管孩子……我一个原本完整的家被中共害得四分五裂、家破人亡,这伙恶魔竟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真是卑鄙可耻到了极点!现如今,88岁的老父亲不知是否还活着,两个孩子也不知生活得怎样,更不知妻子身在何处……每每想起这一幕幕惨景,我的心都像被撕碎一样,泪水便夺眶而出,我一切的不幸全是中共这个恶魔、邪党所致!

    中共的残酷迫害,使我的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因环境恶劣,很多接待家庭都受到影响,很少有能隐藏的家庭,为躲避中共的追捕,尽本分中我自行车上常绑着个大口袋(塑料布做的,一米宽,两米长,可防露水、防雨),没有接待家时,晚上我就把自行车藏到芦苇中,跑到野地睡口袋里。我还一直备着吊孝用的白色孝布,情况紧急时就戴上它打掩护(我们那里对办理死人的事很少有人查问)。后来,考虑到我的危险处境,教会安排我尽文字本分,从此我就一直呆在室内。中共为将信全能神的人一网打尽取缔全能神教会,到处都安有电子眼监控器,差派特务(算命的、和尚化缘、卖煤气灶阀门的等)明察暗访,责令邻居监督……安全起见,我们这些被追捕通缉的,多数都是秘密进接待家庭,一般情况很少出门。因长时间晒不到太阳,加上长期流亡造成的心理压力与恐惧感,我的体质相当差,经常伴随感冒、头晕、腰疼、耳鸣、眼花、手脚麻木,还有胃痛、鼻炎、肠炎、前列腺炎等疾病。2005年一次病了40多天;2010年一次病了两个多月;2013年我又病了近一个月。病痛中,我是多么地想念老父亲,想念妻子、儿女,巴望能见上亲人的面,然而这一切对于一个逃亡者来说只是奢侈欲望。尤其是2010年的那次病痛,我几乎崩溃,特别软弱,特别想念亲人,但我有家不能归,有亲人不能相见。中共这个恶魔却颠倒黑白地说我们信全能神的人不要家了,说我们没有人情味,我们真是百口莫辩。明明是它逼得人家破人亡、骨肉分离,有家不能归,却反过来造谣中伤,鱼肉百姓。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中共这个恶魔太可恨了,它逼得人没法生存,极度痛苦中我都想到了死。

    就在我最软弱的时候,我来到神面前向神诉说,全能神的话语及时开启带领了我:“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语给我安慰,给我信心与力量,使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想想神为拯救我们所忍受的痛苦、屈辱更大,中共如此疯狂地抓捕、迫害我们,其实它仇恨的是神,它要取缔的是神的作工,它要摧毁的是神的教会,它要斩尽杀绝的是神的选民,它将基督追逼得无枕头之地,我今天能与基督同受苦难,这也是神对我的祝福,这样特殊的经历才能使我爱憎更分明,才能使我体尝到神的可爱,更加痛恨中共这个恶魔,誓死与它不共戴天。为躲避中共的追捕,我改变了自己的喜好,我从小到大都喜欢留平头,为了便于隐藏自己,也因为不敢出去理发,我就留了分头,直到2012年才重新剃平头。有一次环境特别紧,在接待家庭不好出去,我87天才去理发。中共的迫害也改变了我的性格,我原是一个外向人,开朗活泼,嗓音很大,喜欢唱歌,因多年心灵的压抑痛苦无处释放,加之饱受背井离乡之苦,现在的我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因着中共的逼迫与追捕,我尽本分也是常常提心吊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