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刘佳音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四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五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六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七
·红权下的“人民警察”到底在为谁执法?
·致心灵未觉醒的朋友们一封信
·一个平民百姓对大红龙的揭露
·经历逼迫患难十年有家难归使我领略了神的智慧全能
·我亲眼目睹了大红龙国家的黑暗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我认识了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逼迫使我走上人生正道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我再也不受大红龙蒙蔽了
·高铁——中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名从业多年的编辑对出版业黑暗内幕的揭露
·在大红龙国家里警匪是一家
·在大红龙的抓捕迫害中我得的太多了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在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颠倒的中国,要信神追求光明走人生正道那是何等的艰难,回顾自己跟随神的艰难历程与信神所遭遇的种种不公平的待遇,我禁不住泪如雨下。通过亲历中共政府的迫害,我更加看清了中共仇恨神的恶魔本相,从而激起了我一生追随神的决心。

    1996年,我家成立了家庭聚会点,我也受洗正式成了一名基督徒,在教会中我体尝到了弟兄姊妹对我的关爱与尊重,找到了人生存的价值与活着的尊严。然而,正当我沉浸在这个大家庭中享受神爱的温暖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抓捕却临到了我们。1996年6月份我们家的聚会点被乡政府“以非法聚会”的罪名取缔,作为讲道人的父亲与本村的几个弟兄姊妹被抓捕关押,我们全家人因此成了十里八村的“名人”。2002年底,我们全家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当时不但轰动了当地的宗教界,而且我们又一次成了政府关注的焦点。宗教信徒诬告我们背叛基督教信“邪教”,参加反党组织。因我们曾经是乡政府的“老熟人”,所以乡政府的人频频来村暗查核实,并安排瘸腿的邻居秘密监视弟兄姊妹出入我家的情况,邻居在谈话中无意泄密,我们才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为了躲避政府的监视与抓捕,我们开始了东躲西藏、居无定所的信神生涯,有时去外地的弟兄姊妹家隐居几个月,又偷偷地回家呆一段时间,怕被人告发又匆匆离家。就这样我们坚持到2007年7月份,我和母亲又偷偷回到家中,听说政府给农民有许多优惠政策,加上村里风平浪静,我和母亲决定在家信神。

    那年,村干部强行瓜分了我们家的一亩八分地,连同我们栽种多年的二十多棵花椒树全部收回,说是为了照顾山里的一家搬迁户,而其余村民的土地却一丝未动。我愤愤不平地去找村干部理论,村干部说:“谁叫你们信神呢?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识点相吧……”为了镇压我们,他们还在高音喇叭上咒骂羞辱我们:××背叛祖宗在外面去修仙、学道,最后还想上天,修了几年的仙到现在咋还在地上呢?××是整个村的耻辱……辱骂羞辱之后,他们又以修路为借口,强行砍掉我们家还未成熟的庄稼与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三十棵花椒树,其实这三十棵花椒树按修路的规划线路根本就砍不上,但他们却硬是给砍掉了。本村所有因修路被砍伐的果树都给发放了补偿款,唯独我们家连一分钱也没有给我们补偿。后来村里都通自来水,我们交钱干部也不给我们通,无奈我们只能挑小河里的脏水吃,村干部还嘲讽我们说:“你们不是信神吗?那就让你们的神来供养你们的生活吧。”他们掐断我们家仅有的一点经济来源后又以村上修庙、春节唱戏等借口向我们讨要资金。不仅如此他们还多次威胁警告我们:如果再信神就要把你们家剩余的那几亩土地全部收回,让你们三十年都别想拥有土地。因我们没搭理他们的警告依然信神,他们就将我们告到了乡镇派出所。

    一天深夜十二点多钟,村干部带着派出所的四名警察闯进了我家,当时只有母亲一人在家,警察便质问母亲:“你们这几年参加了什么组织?家里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他们还勒令母亲把我和父亲都交出来。他们边问边在家里乱翻找信神的书籍,想以此为证据抓捕我们,当时因为书籍藏得隐蔽他们的阴谋并未得逞,因此母亲便躲过了一劫,最后警察勒令母亲限期让父亲与我到派出所自首,否则就别想安宁。为了逃避政府的抓捕,从此我们一家人就过上了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的生活。虽然逃离了家,但在外面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日子更让人难熬。因着政府的通缉,我们一家人都没换二代身份证,在外找工作处处受阻,只能隐姓埋名找临时工勉强糊口,但频繁的搬家与找工作让我们一家人受尽了磨难,这都是中共政府倒行逆施带给我们的伤痛。后来,我又听大妈说,政府为了抓捕我们还在残疾的邻居家蹲点守候。我们在魔鬼的剥削压榨下苦不堪言,魔鬼真是可恨至极,非要将信神的人赶尽杀绝,恨不得让人类都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任它蹂躏宰割。

    中共政府的凶残迫害使我们一家四处流浪、无家可归,每当软弱消极之时,我就看全能神的话,全能神说:“你们不再属于这个败亡的民族,不再属于这个罪恶滔天的大红龙,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将被神摧毁,你们站在神的一边,是属神的人,不属于这个奴隶王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 “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给了我力量,我的生命本是来源于神,我宁愿跟随神,为追求真理而受苦付代价,也不愿意苟且偷生跟随邪党作它的阶下囚、受它奴役。在中国这个鬼城中,不知有多少弟兄姊妹因信神被强行抓捕、抄家、罚款、判刑、通缉;不知多少弟兄姊妹被迫背井离乡、离家出走;还有多少人被政府逼迫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中共政府迫害神选民的残酷手段实在令人发指,这群恶魔将坏事做绝,最后还要栽赃陷害,造谣说信全能神的人不要家……中共政府这些恶魔真是谎话说尽、坏事做绝、贼喊捉贼。若不是亲身经历,我永远看不透中共政府抵挡神的恶魔实质,分不清善恶是非,最后被它残害致死也不知晓,是全能神打开了我的灵眼,使我看清了这个恶魔的真相。正如全能神说:“……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的确,在中国这个魔窟中信神遭遇的危险患难实在太多了,因为撒但恶魔不许人走正路,更不允许人在地上敬拜神,为了将中国变成无神区,中共政府使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和花招来逼迫跟随神的弟兄姊妹,恨不得将信神之人都斩尽杀绝。若不是全能神的看顾保守,信神的人早就被中国执政党屠杀净尽了,它们口口声声喊着信仰自由,背后抓捕、迫害基督徒的行动一天都没有停止,将弟兄姊妹逼迫得走投无路。大红龙阴险狡诈的恶魔真相昭然若揭,它抵挡神、迫害神选民的卑鄙存心就是要将人都牢牢地控制在他的手中,让人都为它的邪恶政权卖命,成为它的阶下囚。

    中共政府使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掐断我们仅有的生活出路,监视、抓捕、逼迫得我们全家人无家可归、四处流浪,至今仍过着逃亡的生活。它给我的人生留下了永远的伤疤,我恨透了这个老恶魔。

    甘肃省 小济

(2014/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