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刘佳音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主耶穌還會以猶太人的形像再來嗎?
·聖經真是神所默示的嗎?
·生命中的過客
·找到真愛
·小草的生命力真不小!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一)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二)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三)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一)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二)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擺脫「地位」的捆綁 ——(二)
·擺脫「地位」的捆綁 ——(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四)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二)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一)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二)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四)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二)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三)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四)
·「东方闪电」——救主再現(一)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二)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三)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四)
·父母如何给孩子释放心灵的空间呢?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相信小冊子上的謠言使我悔恨終生
·解禁(一)
·解禁(二)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何为“真爱”?“真情”何在?蛻變(一)
·平凡小事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真是用「烈火」來燒滅一切嗎?
·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黑手已經伸向韓國——剖析「8·28示威抗議」的真相
·中國母子「示威」鬧劇背後的真相 ——中共政府在韓國干涉信仰自由
·中共政府才是破壞人家庭的罪魁禍首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系列採訪紀實——基督徒張斌的經歷
· G20峰會背後的哭泣
·生命需要扎根
·[ 启示录7徵兆 ] 海水变血 ! 江河变血 ! 血雨 !
·生命的起點
·七年上訪之路
·讓悲劇不再重演
·是誰給我活著的勇氣
——【MV】——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歷經坎坷路《鐵心跟隨神》【MV】
·思念神的愛《良人啊 求你等著我》【MV】
·活在神的光中 《我已看見神的可愛》【MV】
·甘願為神獻身心《神啊 可知我在想念你》【MV】
·為神獻上讚美的歌《全心只愛實際神》【MV】
·《神真實的愛》【MV】【A Cappella】
·《前進在愛神的路上》【MV】
·愛神真幸福《心相印歌》【MV】
·蒙神拯救之人的心聲《我願忠心盡本分》【MV】
·末後基督已顯現《神來在肉身中作工的主要目的》【MV】
·《讚美新生活》走上人生光明路【MV】
·不離不棄跟隨神《我願看見神得榮日》【MV】
·拯救之音《神寶愛聽他話、順服他的人》 【MV】
·《若不是神拯救我》走上光明的歷程 【MV】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重新做人還報神恩【MV】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丈夫是某公司的一名职员,我是公司子弟小学的一名音乐教师,我们夫妻恩爱,相敬如宾。一个儿子很听话,学习成绩总是全年级前三名,我们常常为有这样的儿子而自豪。再加上婆婆很贤惠,每天下班回家,婆婆把热饭热菜端上桌来,我们吃着谈着在单位里的见闻,一家人乐呵呵的。到了星期天我们一家四口人带上干粮,到公园下下象棋或坐上游艇玩个半天。我也常常因着有丈夫的关心,婆婆的看重,而感到很知足。同围的人都羡慕地说:“你真有个好命啊!”

    一九九三年初的一天,我突然肚子疼痛难忍,医生误诊为胆结石,需要动手术,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被开了一刀。好好的胆被割除下来,家人找医生询问,医生自圆其说:胆虽然是好的,但是有一个石头堵住了胆管口,所以需要开刀切除。木已成舟,我们只好自认倒霉。在我住院期间,有人传我信耶稣,我就接受了。(后来才知道是三班仆人派)信主后,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而且身上的许多小毛病也不知不觉好了,也很少感冒,我真是因祸得福。上班时,我就向同事们传福音,他们开始讥笑我:“真看不出啊,一月不见变样了,你怎么和那些婆婆姥姥搞在一起了?”在学校我一个人也没传进来,反而遭到他们的取笑,常常拿我开心:“陈老师,给我作个祈祷,帮我念一念,让你的上帝保佑我。”不管他们怎么讽刺我,我实在是得了主耶稣的许多恩典,我信主是信定了。自从信神以后,我就不和他们打牌、会餐、跳舞、逛街了。渐渐地领导对我另眼相看,同事们对我越来越冷淡,不管我在工作上多卖力,为学校拿多少奖争多少光,评优、晋级也轮不到我,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记得有一次,全校晋高级职称,有六个名额凭考试成绩来定,那时我就向主耶稣祷告,耶稣祝福了我。我的考试平均成绩竟然名列前二名,不得已学校给了我一个高级教师的职称。不久全校加工资,其他的老师都是加一、二、三级不等,八十七个教职员工只有我和另一个老师(因其有病)不给加工资。我直接去问校长:“加工资是凭哪些条件,我想知道,如果是凭出勤率,我两年没请一天假,如果是凭工作效率我也为校得了不少奖。”校长说:“你和别人不同,好说话,吃得亏。”这一切使我看到学校的黑暗、不平,更坚定我信神的决心。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全能神末世救恩临到了我,接受了全能神的福音,我感到心里特别的舒畅。通过读神的话语,我定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我积极过教会生活,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唱歌、跳舞、赞美神。在全能神的教会里,弟兄姊妹彼此相爱,亲如一家,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弟兄姊妹有难处都能凭爱心帮助,一视同仁,看到这一切,我更觉得全能神家里才是一片净土,我感到这样的生活实在好。然而,在学校又是另一番景象,领导和同事们对我越来越排挤,甚至发展到最后让我留职待岗,当时我心里特别不平衡:凭着我二十多年的教学经验,凭我一贯的表现,也不能让我一个高级教师待岗呀。我越想越难受,回到家里一听到神话诗歌,一切的烦恼都烟消云散。我最喜欢的一首神话诗歌就是《当为真理舍一切》“应该为真理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忍受屈辱,为了得着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别为享受家庭和睦丢掉真理,别为一时享受失去一生的尊严、失去一生的人格。应当追求一切美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不该庸俗地活着,一点追求的目标都没有,这样不是虚度吗?当为一个真理舍弃一切的肉体的享受,不该为一点享受丢掉所有的真理。”这首神话诗歌时时激励着我,加给我力量,加给我信心。只要有了神我还要什么,世上的一切都是虚空,我不再为那些不值钱的东西患得患失,不再为别人的冷眼而伤心,我只愿为真理而活,为真理而受苦。神的话使我在这条真道上迈出的脚步更坚实,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有意义。每天沉浸在甘甜幸福之中,但好景不长,一次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我甜美的生活带来了苦涩。使我背井离乡十二年,如今仍然流落入他乡。

    一九九八年初冬的一天,我和姊妹在一个乡村传福音,被恶人举报,我被当地的中共警察抓捕,恶警从我的包里收出了电话本,立即给我单位领导打了电话,说我在他们当地传邪教被关在派出所…… 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三天。后来,他们见问不出什么来,派出所所长的女儿误认为我是她的班主任,就这样把我放了出来。我知道这是神给我开辟了出路,我由衷地感谢神!回来后,我才知道,学校里知道我被抓的事,一下子满城风雨,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不久,学校就向全公司发通告把我开除了,因此我信神就更出名了。中共警察不定时地来家里找我,并说等我回来后让丈夫马上报告他们;因我把信耶稣的弟兄姊妹带到了全能神面前,本派别的首领竟指使恶人骑摩托车撞我,是全能神的看顾保守使我化险为夷、安然无恙;同事、邻居风言风语不三不四的话凭空而起;丈夫听了中共政府的谣言恐吓,不分青红皂白就拦阻我信神;平静的家庭生活时常起风波,真是四面楚歌啊!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一切,我心如激流好不平静:“神啊!我知道,信神是好事,走的是人生光明正道。可是,为什么信神竟会遭来如此多的磨难呢?中共政府的逼迫、本教派首领的迫害、世人的诽谤、亲人的不理解接踵而来,我实在有些受不住了,神啊!我身量太小,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如何去走,此时我真有些软弱了。全能神啊!求你加给我信心,加给我力量,使我在这条路上不迷失方向。”我向神哭诉心里话,在痛苦中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话:“什么是得胜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灵里靠我刚强,争当作战的勇士,与撒但决一死战。……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能安静在我面前,听从我话,注重我的言语、举动,就不至于左右摇晃站不住立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十二篇说话》)神的话使我灵里刚强起来,对!全能神是我的依靠,是我的后盾,我要靠神胜过一切撒但的邪恶势力,做基督的精兵,做得胜者,决不能被这股邪恶势力压垮。从今以后我愿把心安静在神的面前,无论临到什么艰难困苦,恶劣环境,我愿靠神的话站稳立场,为神站在见证。神的话就是我的力量,靠着神就能战胜一切黑暗势力。由于中共政府的逼迫,我于二零零二年被迫背井离乡出外传福音。在传福音的路上坎坎坷坷,我每天提心吊胆,既要防备宗教界的围攻,又要警惕中共政府的抓捕,让我亲身体尝到,在共产党的天下,信神就得冒着生命危险,传福音就得提着脑袋,否则你就别信神。正如神的话说:“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在我身上发生地这一切,使我深深地感到神的话说的太实在了。

    2003年的秋天,教会有福音工作需要我去配合,正巧在离我家不远的市里。想起那天我离开家的时候儿子不在家,也没有见上一面,不知现在他们怎么样了,就想回家看看。又怕碰着中共警察,为了安全起见,我到了晚上天黑了才走,回到家已经九点多钟了,只见丈夫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丈夫等我吃了饭后,就说:“昨天警察又到家来找你,你要小心点!”我问他:“警察说了些什么?你怎么跟他们说的?”“我能跟他们说什么?他们问你在外面干什么去了,我告诉他们你回娘家了,他们说只要你回来,让我随时告诉他们。”听了丈夫的这些话我有些紧张,望着比较内向的丈夫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他也是有苦难言啊!想到在家随时都很危险,无奈我决定马上离开家。此时夜深人静无处可去,看来只能到火车站待上一夜了。当晚我步行了十多里路,在火车站等到天亮。这不平凡的一夜使我的心无法平静,想起自己的遭遇历历在目:因着我信神,丈夫受人讥笑,儿子被人冷落,和睦的家庭被打破;因着我信神,成了学校的另类,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人所羡慕的工作被开除;因着我信神,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抓捕,至今流落他乡。再看看我眼前的处境:信神遭逼迫、有家难归,竟然在火车站过夜。我越想越气愤,真想大声呐喊:我信神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信神错了吗?我信的神就是创造天地万物、主宰一切,赐给人生命的全能神,难道人就不该敬拜这位为人舍命、赐人生命的神吗?在中共政府的天下,信神就是大逆不道,信神就是捅破了它的“天”。中共政府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逆天而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一群恶魔。一阵愤慨之后,我又想起《当为真理舍一切》这首神话诗歌:“应该为真理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忍受屈辱,为了得着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话诗歌•当为真理舍一切》)神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今天我是为了追求真理,追求爱神才遭受中共政府的逼迫。我明白了自古真道受逼迫,今天我能走上这路是神的安排和命定,我应当为真理舍去一切,为追求真理得着神,无论中共政府对我怎样逼迫、抓捕,我愿誓死跟随神永远不变心。

    2007年9月份,我们福音组来到一座城市传福音,刚好姑姐也嫁在这个城市里,我打算把末世福音传给她。于是我选了一个星期天去了姑姐家,我们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姑姐见到我异常高兴,拉住我的手连连说:“来得好!来得好!你还不知道吧?你儿子要结婚啦!”还没等我答话,姑姐就拨通了电话,对着我:“快!快!你儿子让你接电话!”我接过电话,只听见传来儿子浑厚的声音:“妈妈,这些年你在哪里?儿子要结婚了,你回来吧!我们都很想你……”没见过面的儿媳妇对着电话细声细气地说:“妈妈,我和一帆十月一日举行婚礼,你一定要参加我们的婚礼啊!我爸妈很想见见您。”我拿着话筒不知说什么,悲喜交加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孩子啊!妈妈不是不想你们啊!也不是不想回家,妈妈是被中共政府逼得回不去呀!有哪个做妈妈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女成人呢。只因妈妈信神走正道,才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孩子,你理解妈妈吗?”我一肚子的话语张口无言,只能连连点头:“好!好!好!”放下话筒我恨不得生出双翅飞到他们身边。”

    于是,我在9月28日深夜一点多钟回到家里,第二天下午,儿子儿媳陪我去超市买衣服,我们从超市回来,在上楼时,我突然看见三楼一个姓陆的(男,退休工人)站在门口,瞪着惊奇地两眼死死地盯着我,(那眼神至今想起都可怕)当时我的心一惊,心想:“他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莫非他……”我不敢想下去。进屋我就跟丈夫说了此事,丈夫说:“你别大惊小怪的,近两年中共警察也没有上门问你的事了,今天是儿子大喜的日子,别说些不高兴的事。”全家人忙忙碌碌又到了第二天,一大早丈夫就去菜市场买菜,大约八点半左右,丈夫慌慌张张地从菜市场回来,对我说:“你不要出门,也不要做事了,搬个小凳子到洗漱间门边坐下,只要有人敲门你就躲进洗漱间,我来应付他们。” 我问:“什么事你这么紧张?昨天你还说不要大惊小怪……”丈夫摇摇头说:“唉!别说了,买菜时碰到老同事了。他问:‘你老婆回来了?’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怎么不知道?公安干警在问你家住几楼,不信,你就回家看看吧!公安车都开到你家门口了。’我赶紧跑了回来,果然,公安车就停在离我家楼单元十几米远的地方。”听了丈夫的一番话,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心里嘭嘭直跳。此时,我立刻想到三楼姓陆的那个眼神,是他!一定是他举报了我,不然,中共警察怎么会知道我回来了呢?他一定是中共政府安插在这里的眼线,是专门监视我的。因此,我把这一想法告诉给丈夫,让他注意点。可是丈夫不太相信,说:“我们是邻居,以前我们是一个单位的相处得很好,他不会做这样的事。”(后来姓陆的和我丈夫喝酒时,姓陆的喝醉后说出了实情,原来中共警察用好烟好酒买通了他,让他做眼线,只要我回家就报警。最后姓陆的说:“我也没办法呀!我实在是对不起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