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刘佳音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脱离了情感的辖制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会顺服“写文章”这一要求
·没有爱神之心才是我走失败之路的根源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在大红龙的逼迫中体尝神的爱与智慧
·狂妄自大的本性使我触犯了神的性情
·我在刑罚审判中看到了神的爱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在神的刑罚审判中我看到了神的手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我才看见事奉神不追求真理太容易触犯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故事梗概:

    现年51岁的张淑华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员,自从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夫妻二人就在教会里积极尽本分。因着中共政府的抓捕,张淑华的丈夫被迫离家逃亡十年,使得原本和睦、温暖的家庭变得破裂。在痛苦的煎熬中,她有过消极软弱,也不知流了多少泪,是全能神的话语一次次安慰她、鼓励她,使她在痛苦中再奋起。经历了那段痛苦的岁月,她真实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恶魔实质,对其产生了真实的恨恶,也激起了她爱神、跟随神一生的心志与决心。

   正文:

    1998年,我和丈夫、婆婆一同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后丈夫就尽上了本分,在教会里运送神话书籍,家里每天人来人往很频繁,因此在村里信神出了名,不久便遭到了中共政府的逼迫、追捕。2000年的一天,我村的大队书记带着宗教局的人来我家抓人,蒙神保守当时我和丈夫都在外尽本分,只有婆婆一人在家。他们就问婆婆:“老太太,你儿子、儿媳妇是不是信全能神呀?这个可是国家重点打击的对象,若信这个是要被判刑坐牢的。”因着怕被抓捕,婆婆用智慧与他们周旋,最后他们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也没抓住任何证据,只好无奈地离开了。过后,婆婆跟我们说了此事,再加上与丈夫在一起尽本分的一个弟兄被抓,教会考虑到丈夫在家已不安全,为了避免中共的再次抓捕,就安排丈夫到外地躲藏。2001年的一天,丈夫站在我身边用低沉地声音说:“我要走了,妈就托付给你了,还有女儿要照顾好她们,别忘了读神的话,不管临到什么事记得多祷告依靠神,相信神会帮助我们,为我们开辟出路的。”听着丈夫的嘱咐,我躺在床上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想到他这一走不知要多久,也不知我们是否还有相见的一天,因着中共这个邪党会随时监听电话,丈夫也不能和我联系,也可能从此我们就要天各一方。想到这些,我的心如刀绞般疼痛,真舍不得让他走,可不走丈夫又要面临被中共抓捕,受恶警折磨那更惨。此时的我痛苦到了极点,进退两难,内心发出呐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在中国信神怎么这么难啊?还要面临夫妻分离。我强忍着离别的悲痛起身送丈夫,因环境紧张,我们也没有多说几句话,丈夫眼含泪水匆匆地离我而去,谁知这一别就是十年呀!

    丈夫走后我强打精神,一个人里里外外操持着这个家,那时女儿还小才上小学,婆婆年岁已大也干不了太多的农活,每到收玉米、收小麦的时候,看着满地的庄稼,我就发愁落泪,不禁想起丈夫在家时一起收庄稼的情景。如今不光要自己一个人干这些活,还要忍受世人的讥笑,亲人的远离,有什么重活、累活求着他们都不帮我,而是向我投来歧视的目光,冷言冷语地嘲笑我说:“你看你信神信的都成啥样了,家也不像个家了,老人也不管了,丈夫几年也不回来,你这不是守活寡嘛,干脆找个人嫁了算了。”面对众人的讥笑讽刺,我虽有痛苦,但心里清楚,丈夫不是不要家,是为了避免中共的抓捕而被迫离家在外,我应该恨中共政府,是它的逼迫,使我们一家人不能生活在一起,不能很好的信神、尽本分;是它的逼迫,使丈夫不能在婆婆膝前尽孝,成了村里人眼中的逆子;是它的逼迫,使女儿小小年纪就失去父爱,饱受周围人的冷眼与嘲笑。我们一家人所遭受的这些痛苦都是中共这个邪党一手造成的,是它导致我们夫妻不能团聚,母子不能重逢,父女不能相见,它才是罪魁祸首!过后教会得知了我的情况,弟兄姊妹都自发地来帮助我收庄稼,家里有什么重活、累活弟兄姊妹都抢着干,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面对这些,我感动得泪流满面,深深地体会到了神对我的顾念与怜悯,只有神最爱人,只有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才是我真正的亲人,我们在一起聚会、过教会生活,亲如一家,虽然丈夫不在我身边,但神与我同在,弟兄姊妹关心照顾我们,我不再孤单。

    慢慢地天气转冷,家里的暖气坏了,怎么也烧不热,还漏水,我也不会弄,因这些都是丈夫在家时一手打理,洗衣机坏了、自来水管坏了,我也修不了,为此愁得我一个人直掉泪,心里又开始思念丈夫,如果他在家就好了,这些活就不用我操心了,因此盼着丈夫早一天能回来。可多年过去了,丈夫也杳无音信,出来进去就我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左邻右舍都看不起我,还在背后议论我。每当临到困难无路可走时,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求你帮助我度过难关吧,你知道我身量太小,求你也加给我力量,使我能靠着你坚强站立,我相信你必是我的全能。”祷告完后,我心里就不那么痛苦了。而且每当我有难处时,神就会兴起弟兄姊妹来帮助我,这些年都是神帮助我一次次渡过难关,让我亲身感受到神就在我身边,不曾离开半步。 为了抓捕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中共邪党经常会派探子乔装打扮,以打听事或问路为由来调查弟兄姊妹的家庭住址及情况。丈夫在外的这十年间,中共也不曾放松对我家的监视,家里常有中共的探子来盯梢,妄想从我口中打听出我丈夫的消息。2007年的夏天,一个40多岁的女人戴着墨镜(身高1.56米左右)来到我家门口说:“我来看看你们,你们是信全能神的吧?你小姑子、婆婆都信,是姓什么,叫什么吧?”她说的都是真名实姓。听她这么说,我想起聚会时,弟兄姊妹交通说现在中共想尽一切办法来打听弟兄姊妹的情况,我就没好气地对她说:“你来这干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赶紧走!”她说:“我就是来看看你们,听说西边死人了,你丈夫不是不在家吗?你不去看看吗?”我不耐烦地回答她:“西边死人不管我的事,我丈夫在不在家不管你的事,你赶紧走吧。”她不但不走,还想进到院里来看看,我一气之下把她哄了出去。没承想,过了几天她又来了,笑眯眯地说:“我来看看你们,最近生活得怎么样呀?老人身体还好吧?生活上有什么难处吗?若有困难尽管对我说,我会帮助你们的。”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看着她那副丑恶的嘴脸,我不禁心生厌恶,生气地对她说:“我们挺好的,没什么好看的,你赶紧走吧。”她还想进家看看,我就驱赶她,她骑上自行车灰溜溜地走了,走时还骑着车一个劲儿地往后看。她走后我跟神祷告,向神献上赞美,感谢神保守我没有上撒但的当。

    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但每当我孤单一人时,不禁会有些软弱,心里数算着丈夫走了几个年头了,现在在哪儿呢?丈夫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中共还不肯放过他,这样的日子啥时是个头呀?这些年我们不能打电话,我也听不到他的一点消息,就算人不能回来,给我捎个信也行呀,起码让我知道他还活着。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灵里就下沉,我只好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心里软弱了,看到自己对你没有一点真实的信。神啊!求你加给我力量,使我能有信心走以后的路。”祷告后,一首神话诗歌回响在我耳边:“1 应该为真理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忍受屈辱,为了得着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别为享受家庭和睦丢掉真理,别为一时享受失去一生的尊严、失去一生的人格。2 应当追求一切美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不该庸俗地活着,一点追求的目标都没有,这样不是虚度吗?当为一个真理舍弃一切的肉体的享受,不该为一点享受丢掉所有的真理。”(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话让我很受审判,心里对神满了亏欠。在恶魔掌权的国家,它不允许人走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有意义的人生,而是百般逼迫、追捕我们,迫使我们离弃真道、背叛神,看到中共政党就是仇恨真理、倒行逆施的恶魔实质。神的实质是美善的,所作的一切都是对人的生命有益处的,他不忍心看着他亲手造的人类遭受撒但的苦害与折磨,才来在地上作工,拯救人脱离撒但的权势,让人看清恶魔的本性实质,达到真实地恨恶、背叛它,彻底与它决裂真实归向神,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虽然给我的肉体带来的都是痛苦,但却让我看清了中共这个邪恶政党的真实面目,更有利于我背叛它,彻底从它的黑暗权势下逃脱出来,这不是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吗?认识到这些后,我的消极情形得到扭转,信神有了方向,追求也有了目标,我得为真理而活,为满足神而活。

    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话一针见血地揭穿了中共政党的反动行径,使我看清了魔王虚伪、狡诈、凶狠、残暴的丑恶嘴脸。它就是一个大骗子,口口声声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可真正的自由在哪里?它表面上说得好听,实际上却从来不允许人自由地敬拜神,自始至终都在追捕神选民、逼迫真神。神造的天地如此之大,在中国却没有信神之人的立足之地,我们信神它就要逼迫、抓捕我们,就要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们出去传福音它就说我们是在扰乱社会治安,并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对我们非法抓捕、劳教;我们在家看神话书听诗歌,它就要给我们没收、销毁;它把我们逼得有家难归,却又说我们信神信得不管老人、不顾家。中共这个邪党妄想把信神的人赶尽杀绝,把中国变成一个无神区,这是它最邪恶反动的地方。我们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何罪之有,这个恶魔却要大肆抓捕,逼得丈夫有家难归,不能孝敬母亲,使得我们夫妻不能团圆,孩子不能享受到父爱,这就是中共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吗?我越想越恨,心中怒火高万丈,恨透了这个恶魔,中共政党就是神的仇敌,也是神选民的仇敌,我决心与它势不两立、不共戴天!正如神话所说:“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话在肉身显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