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刘佳音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 能 者 的 叹 息
·对 神 现 时 作 工 的 认 识
·律 法 时 代 的 工 作
·救 赎 时 代 的 工 作 内 幕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 语 成 就 一 切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圣灵的作工与撒但的作工
·关 于 祷 告 的 实 行
·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
·关 乎 神 使 用 人 的 说 法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我从小就热爱学习,热爱祖国,通过学习文化知识,我知道了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是文明礼仪之邦;教科书上还说中国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人民当家作主,安居乐业,公民享有合法权益……我为自己能出生在这样的国家而感到骄傲自豪。大学毕业后,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教会中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真实的爱,心里踏实快乐,轻松释放。可令我不解的是弟兄姊妹常常提醒我“在中国没有信仰自由,说话、唱诗声音要小一点,聚会前进门要看看后面有没有人盯梢,出门不要跟弟兄姊妹在路上说信神的事……”我心想:上学的时候课本上明明写着中国信仰自由,没必要那么谨慎吧。因着我相信学校课本里说的都是“实情”,所以我对弟兄姊妹的话并没放在心上。直到后来我在外地尽本分,因着中共的逼迫抓捕,经历了许多辛酸后,我才逐渐地认识到我所“敬爱”的祖国——中国的确没有信仰自由。
   
    2009年9月,我在某地的一个接待家庭中尽本分,接待我的是陈姊妹和李弟兄夫妻俩(他们既搞接待又跟我一起配合一项工作),他们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9岁女儿,家中还有一个配合工作的老姊妹。一天下午,我们正在聚会,陈姊妹突然接到刘姊妹的电话:“国庆节快到了,你们把店铺关了吧,咱们一起出去旅游,你们把孩子也带上。现在就赶紧收拾几件衣服,过会儿车来接你们。”(智慧话,因害怕警察监控电话)挂断电话,陈姊妹焦急地跑过来对我们说:“小刘打电话让我们赶紧收拾几件衣服,她马上过来接我们走,看样子是出环境了!”我当时一下子蒙了,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紧急的事情,接着我们大家商量后分工合作:陈姊妹和弟兄赶紧把保管的神家物品和自己的重要东西整理一下,我和阿姨负责把信神书籍和一些信神资料整理到一起包好、藏好,将每个房间的角角落落都搜寻一遍,把大家的灵修笔记整理到一起销毁,保证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这时,姊妹的女儿也放学回来了,弟兄赶紧给女儿做思想工作,让她先不要去学校了。我们准备得都差不多了,但刘姊妹还没有过来,我们又恐慌起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们一起祷告神,求神引导我们该怎么行。祷告后小刘打来电话说因天黑辨不清方向晚上来不了了,第二天一大早赶过来接我们,听后我们紧张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这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们都一惊,房间里立即安静下来。弟兄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在猫眼上看了一下打开门,只见一姊妹气喘吁吁地进来,惊慌地对我们说:“不好了!几个上层带领都被警察抓走了,你们得赶紧离开家,走得越远越好!”说完姊妹就急匆匆地走了。感谢神的爱,感动姊妹冒着生命危险深夜来通风报信,我感觉神就在我们身边时时陪伴、引领着我们。和衣睡了一会儿天就亮了,我们吃完早饭,小刘正好赶来接我们,坐上车后小刘详细地述说了最近发生的事。原来和我们尽同样本分的两个姊妹都被抓了,警察隐藏在接待家对面的一户人家中观察她们一个多月,当大姐意识到自己被人盯梢,便决定马上搬家,可就在大姐开车送她们去另外一个接待家庭的路上被警察堵截并抓进了公安局。小刘还说:“最近牧区几个重要带领被警察抓捕。现在环境非常恶劣,你们就不要回家了,先避过这个风头。”听到这些,我心里一阵惊慌害怕,同时又为姊妹们落入虎口而感到揪心、难过。
   

    中途调换了几辆车后,我们被送到了农村的一个大房子里,屋内到处都是灰尘,显然是长期无人居住,一个教会带领让我们先在这里避避风头。几天过后,我们又转移到另外一套房子里,安顿下来后,还是不能正常尽本分,因为我们还要处理很多善后问题。首先得尽快把信神书籍从陈姊妹家里取出来,以防被警察缴获。第二天,阿姨去取书时,我们在一起为阿姨献上祷告,求神看顾保守。一整天我们的心都绷得紧紧的,期盼着阿姨能把事情办好,平安归来。感谢神的看顾保守,阿姨顺利地将书取出来交给了神家。接下来得解决孩子的退学问题。因为陈姊妹和弟兄不能回家了,孩子也无法在那里继续上学了,但毫无理由地辍学会引起学校的怀疑,只能办理休学手续,学校规定只有患传染病或神经病的学生可申请休学,没办法只好让小孩假装神经病。我们在网上查了一些有关神经病病人的临床表现,然后天天陪着孩子在家排练怎么装扮精神病人。孩子听话懂事也很配合,看着孩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目光呆滞,一会儿说傻话……我心里酸酸的,眼泪直往下掉: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却要扮成神经病,这都是被中共逼的!此时,我心里对中共的恨也加增了几分,是中共逼得我们有家难归,走投无路,连小孩也难逃它的魔掌,不能做一个正常人,中共真是太可恨了!几天后,阿姨扮成孩子的奶奶领着孩子去精神病医院“看病”,在神的奇妙摆布下,经过初查和复查之后医院给办理了休学证明,就这样孩子再也没有去上学。孩子的问题解决了,弟兄又将面临辞职。这件事被弟兄的父亲知道后百般阻挠,说什么也不同意,甚至说如果辞职就断绝父子关系,但弟兄心中的苦衷又无法告知不信神的家人,只好忍痛割爱,毅然地辞了职,再也没有与家人联系,在中国信神真是太难了!正如神话所说:“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之后,教会带领给陈姊妹和弟兄建议让他们尽快把房子卖掉,再重新买套房子搞接待比较安全稳妥一些。为了能尽快尽上本分,姊妹和弟兄打算卖房和买房同时进行。他们让阿姨到多个中介公司登记卖房,他们俩一起到别的县市找中介看房。姊妹和弟兄担心自己已经被警察通缉,出门时不得不乔装打扮,弟兄留起了长发和胡须,姊妹换了新发型,戴起了眼镜。他们每天一大早去外地找房子,但晚上必须得赶回来,因为在外住旅店或招待所都得用身份证登记(旅店和招待所都是与公安局联网的),一旦被通缉,警察很快就能查到他们的行踪。有一天晚上十一点钟了,姊妹和弟兄还没有回来,我心里有些着急、担心,多次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看顾保守他们。到了夜里十二点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听见好像有人在用钥匙开门,我喜出望外,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开门,可当我跑到门口时,又听不到任何响声,我只好悻悻地回到房间继续睡觉。一会儿又觉得有人在用钥匙开门,我又爬起来去开门,结果又是一场空,几番折腾,我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心想:是不是姊妹和弟兄在回来的路上被警察抓捕了,不然今天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呢?如果真被抓了,我们该怎么办?该往哪儿逃?怎么跟神家的人联系上呢?……我越想越紧张,越想越害怕,不知道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尽管夜已经深了,但我却辗转反侧没有一丝睡意,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如今神再次来在人间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独裁统治者的集大成——中国——无神论的坚固堡垒……在这期间遭受中国执政党的百般追捕,受尽苦难,没有枕头之地,没有安身之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是啊,神为了拯救我们这些败坏至深的人,道成肉身来在这座鬼城,遭受中共百般的逼迫、追捕,无有枕头之地,无有安身之所,神那么至高伟大,尚且受这样的痛苦,我一个渺小的败坏人类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我能有幸体尝基督所受的苦,这是神破例的高抬,这更使我感受到神的可亲可爱,这苦受得太有意义了!第二天上午,陈姊妹和弟兄平安回来了,他们因看好了一套房子,和房主洽谈合同耽误了时间,只得担惊受怕地在一家小旅店住了一夜。听后我心里更加痛恨大红龙,我们信神之人不偷不抢,不干坏事,只是信神敬拜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有什么错?可中共却视我们信神的人为仇敌,逼得我们有家不能回,甚至连睡个安稳觉的权利都没有,它真是太可恨了!姊妹和弟兄的房子顺利卖掉了,但后来教会考虑到他们一旦被通缉,买的房子也不安全,警察还是能查到的。所以就安排我们住到接待家庭。
   
    我们住进了接待家庭,终于可以安定下来正常尽本分了。可好景不长,2010年3月,因着安全隐患,我们又搬了一个接待家。由于房间不够住,我只好住进顶楼一个放杂物的房间里,简单收拾了一下,放了张床,看着房间里堆放的杂物,再看看小小的窗户,我心里不禁有些难受,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住过这么简陋的房子呢?但又一想这样的环境有神宝座的许可,是我该受的苦,我不应有埋怨的心。为了不让人发现顶楼住着人,晚上不能开灯,房间里面黑乎乎的,只能看见小窗户透进来的一点月光照在墙上。我从小就胆小怕黑,不敢对着窗户睡觉,总害怕从窗户外面跳进来什么东西,窗帘不时地随风摆动,影子在墙上一晃一晃的,吓得我不敢睁眼;有时外面起风了,风从阳台吹进来,把门吹得“哐哐”响,好像有人使劲推门一样,我心里不免有些害怕,甚至想象会不会有坏人翻过阳台上的围墙进到房间里来,但借着祷告把自己的安危交托给神,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也知道这是神在磨练我受苦的心志,慢慢地就能适应这样的环境了。后来天气越来越热,到了晚上顶楼格外的闷热,接待家姊妹就把凉席铺在三楼厨房的地板上,让我睡在那里。有时透过厨房的窗户看到对面楼里一家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想想我们信神的人却因着中共的逼迫、追捕,有家不能回,有房不能住,不能和自己的亲人团聚,每天还要担惊受怕,心里不禁有一种酸楚的感觉,但又想起神的话说:“人在世界当中穿着魔鬼服,吃着魔鬼给你的饭食,在魔鬼的膝下干活、效劳,被它糟踏得污秽满身,人生的意义你没摸着,真道也没摸着,活一生有什么意义?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 行(二)》)是啊,那些人虽然天天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但他们却享受不到神的救恩,更没有机会得到神口中所发表的真理,即使肉体享受得再好那也是虚空。我今天虽然肉体受了些苦,但我却有幸接受神的亲自带领与成全,更有机会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我是为追求得着真理而活着,这样活着不比他们活得更有意义吗?想到这里我心中的苦楚便烟消云散了,反而有了一种蒙神高抬的喜悦之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