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刘佳音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1)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2)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3)
·对各宗派抵挡、论断神末世作工的谬论(4)
·谬论(5)有人说:
·谬论(6)有人说:“是神就应该显大的神迹奇事”
·谬论(7)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
·谬论(8)有人说:“你们这些传全能神福音的人都是骗人的”
·谬论(9)有人说:"耶稣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拯救工作"
·谬论(10)有人说:“信神本是自愿的”
·谬论(11)有人说:"主来应该是驾着白云来,众人都要看见"
·谬论(12)有人说:“耶稣说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谬论(13)有人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说神不作重复的工作”
·谬论(14)有人说:"你们传神又道成肉身了"
·谬论(15)有人说:"神末世道成肉身不可能是中国人的形像"
·谬论(16)有人说:“神是独一的,又是三位一体的”
·谬论(17)有人说:“在圣经里主耶稣说过”
·谬论(18)有人说:“圣经中所说的‘审判’”
·谬论(19)有人说:“你们说神作了除罪的工作”
·谬论(20)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
·谬论(21)有人说:“你们传神来了”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我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们夫妻恩爱、相敬如宾。每逢结婚纪念日或我的生日,丈夫都会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每天都想方设法变着花样给我做美味菜肴,每当女儿对我发脾气时他都会及时劝阻,怕女儿出言不逊伤害了我,为了缓解我工作的压力,他常常抽时间带我去各处旅游……2009年初,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读神的话语及过教会生活,我明白了人类的起源及神作工的奥秘。于是我就将自己所明白的告诉给丈夫,他不但不反对我信神,还和我共同探讨一些信神方面的话题,从此我们的生活更加和谐、幸福。然而几年后中共制造的一场铺天盖地的谣言打破了这一切……

    2012年12月份,当神的作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各方扩展之时,撒但不甘心失败,利用媒利、网络、报纸大肆造谣毁谤全能神教会,短短几天时间全能神的名家喻户晓,多少弟兄姊妹因此被警察抓捕,多少家庭也因此鸡犬不宁……一天,我丈夫下班回来拿了一份打印的网络造谣信息递给我说:“你看这上面写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又名‘东方闪电’、‘实际神’……国家宗教事务局早已对其邪教性质记录在案,依法取缔,正在严厉打击……”丈夫劝我不要信全能神,让我到教堂去信神。我说:“你不了解实情,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网络上都是谣言,也不是真实报道,你看我哪一点像媒体上说的那样……”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话说:“你不用多说了,你说得再好,宪法已经定为是邪教了,就跟法轮功一样。”我竭力地向他解释我所信的神不是网络上说的那样,可是不管我怎么说他都坚持媒体上的说法并断定道:“你现在正处于洗脑阶段,等你上钩了,就跟网络上说的一样了。”我看他不想再听我解释,就只能祷告把这件事交给神。后来,弟兄姊妹在我家聚会,他就开始警告弟兄姊妹不让再到我家来,否则他会不客气的。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他的话,想着他只不过说说不会那么过分的,再说他也是个爱面子的人,这种有失人格的事他是不会做出来的。

    谁料有一天,本来是他上班时间,他却突然回家看见我们在读神的话语,他气急败坏地把姊妹赶出家门。丈夫的态度让我感到吃惊,突然间我觉得我们之间是那么陌生,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之后的日子我们的家也渐渐地失去了起初的温馨、幸福,丈夫常常借着发酒疯,哭着跪在我面前求我:“你不要再信了,我们这么好的日子你不过,在外惹事生非,这样下去咱这个家就毁了。你需要什么我都满足你,只要你离开神。”看到这个场面,我的心都碎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人都是跪天跪地,他怎么能给我下跪。面对丈夫苦苦的哀求,我很痛心,我知道如果答应丈夫就要背叛神,如果拒绝丈夫面临的就是家庭的破裂。一时间我不知如何是好,想想往日我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可如今就因中共制造的谣言我们的家就要破裂。我的心一点点地被撕扯着:信神为什么这么难?我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只不过想走人生的正道,为什么要让我用背叛神来换取家庭的幸福?想想自己跟随神这两年时间,通过读神的话语我明白了神三步作工的宗旨,知道了在这漫长的几千年神所付出的代价。今天我能有幸在末世降生,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这是我的荣幸,我怎能因顾念家庭而离开神。神的爱感动着我的心,此时我不再犹豫,愿意依靠神站住见证。同时也使我对大红龙产生了真实的恨恶,看到中共太卑鄙、无耻,正是它制造的谣言才使我们好端端的一个家面临破裂,夫妻反目成仇。想起神的话说:“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从神话中我明白了在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是没有自由的,中共打击正义,扶持邪恶,只允许人跟随它,不允许人信神走人生的正道,所以也就注定了在中共的国家信神面临的是警察抓捕,亲人的弃绝,家庭的破裂等痛苦,这些痛苦都是中共给人带来的,撒但真是太可恨了。此时我为丈夫这样的举动感到寒心:一个大男人竟然为了让我放弃信神之事舍弃自己的尊严,真是受害至深!这时我坚定地告诉他:“让我放弃信神是不可能的!”他看我意志坚定,就不再说什么了。

    之后丈夫对我的逼迫变本加厉。他将我信神的事告诉给我婆婆及不信神的姐姐,想通过她们来劝我放弃信神。当我去看望婆婆时,她对我说:“信仰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从古到今都是受逼迫的,不但会影响你自己还会影响子女的前途,你要慎重考虑!”婆婆的一番话触到了我的软弱处:是啊,我自己信神倒是没什么,可是中共政府一贯是株连九族的,要是牵扯到女儿的前途这可是大事啊!我含辛茹苦将孩子培育这么大,如果因着我信神影响孩子的前途那我这些年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吗?想到这儿我哽咽了,为了不让婆婆看到我的失态,我在心里竭力地向神呼求,愿神带领我能胜过黑暗权势,保守我的心能活在神面前。我想起一首神话诗歌:“人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总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你还叫受造之物吗?”(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话诗歌》)从神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人的命运在神的掌握之中,撒但没有这个权力,虽然它暂时用这种暴力手段限制人,但是到最终一个人会有什么样的前途,这是神命定的,不是撒但能决定的。婆婆利用女儿的前途胁迫我离开神,这正是撒但的诡计,我绝不能上撒但的当。我自己的命运我都掌握不了,我怎么能掌握女儿的前途呢?想到这儿我心里释放了,只愿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神。这时我坚定地告诉婆婆:“你不知内情,也没有信过神,有些事你不了解,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自己该如何走这条路。”她看我态度坚决,也不再说什么了。

    之后我姐姐去我娘家妈(因我妈也信,她想让我妈放弃信神)那里挑唆:“你也不管你女儿,人家女婿都告到我这儿了,说是她再信神就要跟她离婚,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听到姐姐说的这些话,我十分生气,心想:就算丈夫要跟我离婚也应该来跟我协商,为什么要告诉我姐姐,让这么多人知道看我的笑话,就连我外甥也在微信里发出了丈夫要和我离婚的消息,看来他是一点夫妻的情份也不讲了。此时我的心也彻底凉了,在事实面前我才看到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关系,不管是丈夫还是婆婆还是姐姐,表面上都是为我好,怕我走错路,其实都是怕我信神被中共抓走影响他们的前途,或他们的利益受损。他们要是真对我好,不可能强行限制我的自由,应该支持我的信仰,可他们偏偏支持我走邪道。一天,丈夫借酒劲骂我:“你爸你妈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个信邪教的?你害人害己,不仅自己信了邪教还把你妹和你妈都拉进去,我宁可你去赌博都不想让你信神!”听到这话我气愤极了,这简直是黑白颠倒、崇尚邪恶!他的这句话让我看清了他的本性实质,以往我只是以为他是为了保全这个小家庭才不让我信神,现在看到他与撒但一样喜欢邪恶,厌烦真理。生命进入交通中说:“这个世界邪恶黑暗,国家逼迫,政府还要迫害,只许人走邪道,不许人走正道。人类就是这样败坏邪恶,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在恶魔掌权的国家里追求得着真理蒙神拯救,就注定了信神得经历逼迫患难,人如果忍受不了这个苦就没法信神。” 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信神必须应该受的苦》的确,在这个无神论的国家只允许人走邪道,不允许人走正道,这完全是由恶魔的实质决定的。就如丈夫说的“我宁可你去赌博都不想让你信神”这句话完全道出了他的实质,撒但不允许信神的人存在,它宁可人去赌博、娱乐活在罪恶之中,也不想让人走人生正道,恶魔实在太邪恶了!在中共政府的培养教育下,它的子孙也和它一样,完全到了颠倒黑白,崇尚邪恶的地步,对信神的人充满了仇恨,这种仇恨不共戴天,无法调和。此时我从心里痛恨这个老恶魔,同时也更加激起了我追求真理的心志。于是我在神前立志:不管丈夫施行什么诡计我决不向他屈服,决不背叛神。

    丈夫施尽了所有的办法,看我还是没有回头的意思,就向我提出了离婚,表面上说我要求什么都可以,但在背后他为了让我净身出户,搜集我信神的负面材料以剥夺我分割家产的权利。他搜集到报纸刊登的“敛财骗钱致许多家庭破碎”,便开始防备我。一天他有意说:他包里放了2600元钱,第二天就少了一百,一定是我拿了,并说我是小偷。听到这话我感到很可笑,就对他说:“一个小偷就只偷你一百元,还给你留下2500元吗?没有那么善良的小偷吧!”从此他每天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的公文包上锁,怕我动他的钱。看着丈夫被中共的谎言折腾得疑神疑鬼,我感到是那么可笑、幼稚,同时也让我感到心寒,我们二十年的夫妻感情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他宁可去相信一个不曾谋面的记者的报道,而不相信一个与他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的妻子的话,我的心凉到了谷底。更令我没想到的是,2014年5月3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又报道了“山东招远血案6名疑犯都是全能神教会信徒”之事,他看媒体报道要抓捕信神之人,就对我说:“怎么没把你也抓进去?”那天起他对我的态度甚是冷淡、厌恶,也不屑搭理我。当我有事要问他时他就破口大骂:“从现在开始不要跟我说话,跟你说话我恶心,你这个邪教分子,干的都是些卑鄙龌龊、偷鸡摸狗的事,不配跟我说话!”他在家里像躲瘟疫一样处处躲着我,并向我宣告:“我该做的都做了,你还是执迷不悟,咱们的婚姻到此结束吧!”看着他对我的态度,我几乎要窒息了,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曾经对我百般照顾,又信誓旦旦地说要相伴一生的丈夫,此时我伤心极了,我的“模范丈夫”在我心里也彻底消失了,曾经美满幸福的生活也早已荡然无存了,我多么希望再回到从前那种安逸和谐的日子,事实验证了一切——这只是一场梦。我不禁自问:为什么丈夫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变得如此冷漠?甚至对我恶言攻击,他为什么与我形同陌路、反目成仇?在他眼里我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与我说话也能让他感到恶心、厌憎……当我质问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干哪些杀人放火的事了吗?他回复我的竟是:“你比杀人放火还严重!”这时我才深知他的思想早已被大红龙的毒素同化了,中共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不可置疑的,而我在他眼中就是与国家作对的反面人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