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姜维平文集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姜维平
   
   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有关周永康的消息,海外媒体已经炒做得沸沸扬扬,而国内媒体却讳莫如深,现在,人们应当看清楚了,也找到习近平的治国思路和中国政局走向的端倪,中共打老虎不是目的,仅仅是一种手段,40多位省部级高官落马或移送司法机关处置,是为下一步依法治国和依法治吏做铺垫的,否则,无法解释在7月29日公布周永康接受调查消息的同时,官媒要透露另一非常重要的信息。我认为,较之某一高官的落马,更为重要,更有意义的是,如何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这一点早在2012年薄熙来案发时,我就对德国之声等许多新闻媒体多次讲过。习近平领导他的团队,不会主动放弃一党专制,但却想走出一条类似香港,新加坡的没有民主却有法制的道路,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可行。

   
   为何要提前召开全会?这是读者非常关心的问题。7月8日,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于山东济南举行的全国人民法庭工作会议开幕会上,曾放风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于今年底召开。而王建民主办的《脸谱》和《新维月刊》杂志早在6月号已刊出简讯,官方近日才发布消息称,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9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这说明,四中全会突然提前有特殊的原因,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周永康和徐才厚的势力,比原先想象的要脆弱得多,或者说,习近平和王歧山打老虎的过程进展顺利,他们依法治国的心情非常急迫和十分真诚,能否凝聚党内共识尚待观察,但相信全国人民大都会拥护。
   
   正如游客登上泰山玉皇顶,回望来程,豁然开朗一样,现在,思索和回味习李新上任的一些最初的举动,该得出这样的结论:习所谓的两个30年前后不能否定的讲话,不过是安抚党内各派,国内各个阶层民众的权宜之计,如今连一年多前的“政法王”周永康和“军头”徐才厚都抓起来了,难以想象他们搞的那一条“高压维稳”,“买官卖官”的东西,不会很快被否定,换一个角度讲,如果习刚上台就说要政改,徐才厚和周永康联手政变,是完全有可能,并没办法招架的,所以,“治大国如烹小鲜”,我们必须承认,习近平还是比较有谋略的,他深知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而刮骨疗伤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小鲜”是烹得有滋有味,稳稳当当的。
   
   不论是独掌公检法的“政法王”周永康,还是江泽民精心培植的军内大佬徐才厚,都在包装,虚构和吹捧薄熙来,以便他成为未来的总书记和自家的代理人,所以,第一步,习和胡联手先在2012年,借王立军事件而把雄心勃勃的“薄骗子”拿下,但那时,习近平还得哄着周永康,当薄被山东的法院审理过后,他还奉命去济南法院视察呢。接着,王歧山下令从刘汉的调查入手,接着“剪裙边”般地清理了周的众多旧部和党羽,等海陆空的军权都到手之后,习任命了自己的高位人马,徐才厚就成了“瓮中鳖”了,而周永康在下苏州还乡叙旧之时,就应当感觉自已是“死”定了,我写了《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这有点类似《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一样,只要有图像和画面,再深沉的藏而不露的政治家,也不可能一点不喜怒于色。
   
   不过,我并不认为,习早就想法办“政法王”等人,假如习2012年12月17日到深圳视察之后,周的残余势力,没有利用抓捕异议和维权人士的办法搅局,没有给习造成被动的局面,没有为“薄骗子”喊冤叫屈,可能他“软着陆”的可能性较大,如同老百姓平时交友一样,人们相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整我置于死地,我一定复仇;习也是凡人,如何不以常理出牌?周徐大势已去,依然对薄恋旧,还通过实权部门搞事,尤其是在周永康,王乐泉人脉关系较多的新疆挑拨离间,制造分裂,对无辜平民实行恐怖袭击,企图转移视线,这一点,性格倔犟而民族情结很重的习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有人担心习王反腐力度空前,搞得官不聊生,人人自危,甚至预测可能会有暗杀和政变,这都是不了解中共领导下的军情和民众心理的杞人忧天。首先,按照中共指挥下的军规,一个排的战士出营,必得中央军委直接下令才行,习已任命了两个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和许其亮,和江泽民选用的徐才厚和郭伯雄并列统权,谁敢擅自冒险?其次,贪腐是徐才厚之流的大官的特权,普通士兵和底层官员,哪有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的条件?他们的伙食费,营建费等都被徐的党羽贪占了,所以,多年来,生活过得很苦,早对徐,谷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跟着他反戈一击?习近平抓捕谷俊山,徐才厚这样的贪官越多,部队越稳定;第三,中国现在经济实力较强,人们普遍丰衣足食,搞政变,搞动乱,根本就没有群众基础;第四,徐才厚,周永康,薄熙来等都敛财上亿元,过着骄奢淫逸,花天酒地的生活,而有钱人是最怕死的,这就是他们久久谋划却迟迟不敢举事的真正缘由。
   
   至于官媒对周永康不提“同志”一辞,可能有这样几个原因,一是习近平深知“双规”的诡异,在现有的政体下,很难把握火候,在充足的时间里,依照司法程序去调查一个大权在手,随时可能吃人的“大老虎”,也许没什么比“双规”更安全而有效率了;既然它是不合法的,而必须又要做,所以,做的时候没有声张,等告一段落,正式进入法律程序才公布,自然不称“同志”了,何况,四中全会还没开呢,所以,他们接受审薄的教训,这次在报道上“绕过”和“忽略”一些倍受争议的辞句,也在情理之中;第二,应当是最重要的一点,我猜测,从心里,习李等人都对“双规”不太认同,他们更想依法治吏,所以,等周的罪证已搜集齐全才一下子拘捕,这一做法可能要等到党内全会通过决议,再立为典范推而广之。
   
   毫无疑问,每一个人的生活道路会推动思想性格的形成,我相信习近平在骨子里,对徇私枉法是深恶痛绝的,故上任伊始就废除了劳教制度,有观察人士把目前国内所有矛盾问题的纠葛全部归罪于习,似乎有所偏颇,可能孟建柱言行是一把闪亮的锁钥:7月8日,在济南会议上,孟建柱曾透露,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问题,这是党史上的第一次。中央以往也曾研究依法治国问题,但基本停留在政治局集体学习的表层。新华社的报道进一步证实,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9日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
   
   这已经清楚地告诉全世界,中共的所有各级官员,包括政治局常委,以后都要依法办事,依法管好家人亲友,任何人有贪腐问题,都要查处。同时,官员领导各个部门和地区,都要在法律的框架里,运用手中的权力,为老百姓服务。为了避免乱权,司法要独立,至于怎么独立,如何操作,可能有一些顶层设计,目前中国不缺少知识分子里的“帝王师”,关键是没有真正的民主,能否有公正的法制,概言之,坚持一党执政,是否可能根除以权代法?习近平最大的困局在于,既要保住党的权力,又想实现司法独立,这两个方面的对接点在哪里,很难把握,举例说,地方法院抓捕了许志永等维权人士,如司法独立,法官宣告他无罪释放,站街头抗议游行的民众会越来越猛,风起云涌,由于周永康治下的冤假错案太多,类似“六四”那样的局面就会再现,习近平无力仿照邓小平,也无法指挥部队介入内政,那么,中共统治大厦就会坍塌,故习必得陷入自身矛盾之中,一手抓贪官污吏,一手压制言论自由和维权运动,而司法不真正独立,周永康,徐才厚之后,还会滋生出大大小小的新的王永康,黄永康,赵永康,等等,怎么办?总之,不从根子上改革,以权乱法就是“永康”。
   
   据媒体报道,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名誉院长樊崇义说:“四中全会将通过中共全党行动落实法治议题,这是继依法治国写入宪法、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法治总体部署后,内地法治建设的第3次转折。”对此我喜忧参半,一方面我预料到,为了证明周永康徇私枉法的罪行,也为了赢得人心,中共会平反一些典型的冤假错案,最简易的可能是薄熙来搞得一批重庆案件会走正常的程序,并拨乱反正,民企老板李修武等人会走出监狱,杨眉吐气,恢复名誉;而且,会进行一些重要改革,使法官相对独立,比如,地方法院的人事财务归上级统管,法官职业化,终身制,独立办案,冤假错案终身追责,等等;另一方面,新的问题又来了,上级管理下级法院的权势人物,还是一个党派的,还有利益交换的寻租空间,如果市一级法官归省管,进省送礼的人变多了;如果统归中央管,进京送银子的变多了,这样一来,只是相对过去要好一点,以权代法,徇私枉法的成本高了一点,手段狡猾了一点,反倒增加查处的成本了,本质上一样,如此而已。
   
   在我看来,唯一可能被习接受的建议是,党内派别斗争的合法化,公开化,在这个基础上搞司法独立,依法治国,比如,分成两派“左”和“右”,因为还是一党执政,习不必担心自己下台和受到党内同僚围困,然后,把全国划成两个区域,左右派别各占一半,“左”派区域的一审案件,改移“右”的法院审理,二审终审制就不能形同虚设了,重大案件的二审直接拿到北京审理,由于没有或减少冤假错案,社会就安定了。还有两种方案是,公安局不变,但检察院归人大管,法院归政协管,这两者里面的职工全都是非党人士,因此判案可能比较公正一些;另一种方案是,实行司法异地审理的“一国两制”:内地法院一审,香港,澳门法院二审,这样更佳,但操作较难。
   
   但不论哪种情况,不论习近平反腐的动机如何,我都认为,他是中共历史上胆子最大,步子最稳,力度最猛的强权人物,他在履新之后很短的时间里,如此系列打虎,层层铺垫的动作,非前任胡锦涛力挺所不能为,实际上,他们集中地凝聚了老百姓对江泽民统治时代的怨愤不满和反腐倡廉的民意,自然要进一步推动依法治国,但却因政治体制的局限,而带有明显的派别色彩,进而倍受争议,不过,现在下结论似乎还太早,假如,四中全会后再推出司法改革,以习十年任期看,他极有可能在两期交接之际,做出惊人之举,中国前进还是倒退,由于权力过于集中,全为他一念所系。
   
   2014年7月29日于美国洛杉矶。
   自由亚洲电台网站8月1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