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匣子说话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黑匣子主义认为,2001年,面对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组织以使善良无辜的人们血肉横飞、心惊肉跳、逆料不到、猝不及防、不宣而战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为标志和特征的疯狂挑战,刚上任不久的乔治·布什总统乃拍案而起,不负使命,果敢应战,并且为了不贻误战机,也为了不使处于无能、无奈、尴尬与荒唐境地的联合国为难,不得不绕开联合国,遂以美军为主力,联合英国、日本、澳大利亚、西班牙、保加利亚等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的军队组成联军部队,敌忾同仇,及锋而试,一举打垮了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组织总头目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推翻了庇护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组织的塔利班伪政权,解放了备受伊斯兰恐怖主义统治的阿富汗人民,赢得了全球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大战即全球反恐大战第一个回合的胜利——“消灭塔里班,解放阿富汗”,真正大快人心!
    可是,在联合国内外,凡有和平主义者及绥靖主义者,对于这第一个回合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战争却也不乏啧啧烦言,诸如什么“师出无名”、“证据不足”、“单边主义”、“强权政治”、“违反《国际法》”、“违反《联合国宪章》”等等。但由于这毕竟是全球反恐大战的第一个回合,毕竟美国只是被迫应战,毕竟“9·11”恐怖袭击事件中近三千无辜死难者的尸骨未寒血迹未干,毕竟塔里班政权尚无多少国际合法性(据说只得到过巴基斯坦的承认),等等,所以引发的反战反美之声浪并不算高。
    同时,这第一个回合的胜利又令人信服地证明,在联合国极度无能、无奈、尴尬与荒唐乃至徒有虚名的情况下,领导和组织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重担业已历史地转移到了美国的肩上。美国,也只有美国,不仅有权力有义务而且有信心有能力担当此重任。
    然而,又非常不幸,联合国毕竟现实的合法的存在着,而且千真万确地成了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道路上一道难以逾越的坎,所以,美国若要承担起领导和组织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重担而又全然超越联合国这道坎,又谈何容易啊!
    那么,究竟如何是好呢?这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还要不要反击?到底该如何反击?……
    显然的,必须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并且必须将这场全球反恐大战进行到底,那么,接下来的第二个回合的战争便是应该而且必须“埋藏萨达姆,解放伊拉克”。而且,这是十几年前在海湾战争中就本该解决但却尚未解决的问题。
    为此,美国打算一改第一个回合的章法,先通过联合国,来一次“多边主义”,以争取更多的同盟军,组成更广泛的全球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联合阵线,方可以使其师出之名更正、之言更顺,亦即或者经联合国安理会批准在联合国的旗号下用武力解决,或者在联合国框架内通过外交努力达成政治解决。果若如此,则既可顺利地解决“埋藏萨达姆,解放伊拉克”的问题,又顾全了联合国的颜面,还能强化全球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联合阵线,等等,岂不皆大欢喜?
    然而且慢!不可高兴得太早了,事有大谬不然者也!
    本来,这第二个回合的战争之标的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就是推翻独裁者萨达姆及其专制政权,但美国却又不便于公开直说,因为有《联合国宪章》在,更有十几年前海湾战争那次功败垂成的经验教训在,只好煞费苦心拐个弯抹个角,将那已炒了十多年的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重新搬到联合国安理会的台面上来继续大炒而特炒。于是乎,一是联合国正经八百地做决议案派专家组大搞武器核查;二是美英等国调兵遣将陈师鞠旅伊拉克边界以战逼降;三是几个大国首要国际洲际穿梭如织,台前幕后威迫利诱纵横捭阖,好一派紧张繁忙气象,煞是热闹。谁知翻过来复过去地忙活了一年多,问题仍然卡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多极化”上,其五个成员至少有四个极,各有打算,在如何解决“埋藏萨达姆,解放伊拉克”的问题上基本分成两派:以美国、英国为一方的主战派;以毛共、俄共、法国为一方的反战派。而在反战派中,毛、俄二者本身就是共产国际恐怖主义的代表,与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血脉相连,即同属于垂死挣扎的独裁专制主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它们反对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组织的战争,乃情理中事;但却都不愿出头,不想扛旗,因为名声实在太臭,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只好将拿破仑的后代子孙,日夜梦想着以波拿巴主义统一欧洲重新成为整个欧洲之霸主,并将欧洲树立为世界的又一极(第四极)以抗衡美国的法国总统希拉克推到前台当枪使,以至于造成两派的严重对立、森严壁垒、势均力敌、互不相让,最后几乎演化集中为美国总统布什与法国总统希拉克两个人——不,两位总统——之间的政治赌博。而且,希拉克为着赢得胜利,居然早早地提前摊牌,并孤注一掷地公然宣布以其手中所握有的“安理会一票否决权”作赌注,将一定要否决美、英提出的任何对萨达姆有最后通牒意味的提案,惟恐吓着了他的至少在使世界“多极化”方面志同道合的好伙伴好搭档即那位以萨拉丁再世自比,也日夜梦想着以伊斯兰恐怖主义“圣战”统一中东(及阿拉伯世界)成为中东之霸主,并将中东树立为世界的又一极(第五极)以抗衡美国的萨达姆,以至于直逼得布什总统不敢再继续赌下去了。
    为了避免联合国的分裂公开化与深刻化,布什总统不得不退却,主动撤回了那有可能招致希拉克总统行使否决权的提案,并最后放弃了通过联合国即采用所谓“多边主义”解决伊拉克问题的设想。
    但是,无论如何,这第二个回合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战争是绝对不能放弃的,况且已经大兵压境,箭在弦上,而又旱季将至,时不我与,所以撤回提案没几天,美国便“单边主义”地给萨达姆下战书,发出最后通牒,限期萨达姆及其亲信自动流亡或主动投降,放弃抵抗,以避免战争,但终因萨达姆的冥顽不灵、顽固不化而使战争之神无可避免地降临到了伊拉克。美国言出法随,言信行果,2003年3月20日,最后通牒之期限一到,则以美军为主力的联军部队顶着来自反战派的巨大压力和阻力,以及和平主义者及绥靖主义者那响彻寰宇的反战反美大游行之喧嚣声进入伊拉克,义愤填膺,一往无前,长驱直入,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推翻了萨达姆及其罪恶政权,解放了伊拉克人民,赢得了这场全球反恐大战第二个回合的战争的基本胜利。又一次人心大快,也又一次使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分子丧胆。
    无庸讳言,这场“埋藏萨达姆,解放伊拉克”的伊拉克战争在这场全球反恐大战即全球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极其重要,也极其关键,甚至可以说,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及深远的历史意义无论怎么估价都不为之过分,并且,决不亚于“二战”中美、英联军登陆法国诺曼底开辟第二战场。
    总之,布什总统是伟大的,布什总统是好样的,布什总统并没有错。而若说伊拉克战争有什么过错或罪恶的话,那么,其过也好,其罪也罢,都不在布什总统,也不在布莱尔首相,不在美国和英国,全在萨达姆和希拉克(包括在背后支持与怂恿他们的毛共与俄共),并且归根结底,全在这无能、无奈、尴尬与荒唐乃至徒有虚名的联合国。诚然,这方面的问题其实很复杂,要说清楚并不那么容易,这里暂且只能点到为止。
    反正,不管怎样,亦如英国首相布莱尔所言:这场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要到二十年以后,才能真正显现出它的伟大战略意义。
    然则讵料,二十年之期远未到来,奥巴马便一举断送了这场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这不!——美军前脚撤离伊拉克,ISIS武裝分子后脚便从地下钻了出来,大势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等有组织邪教仇恨犯罪,进而正式宣布在中东地区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并扬言五年内统治整个世界,将伊斯兰国旗插到白宫去。
    面对这种局面,奥巴马却居然还说什么:“我不干傻事。”“我竞选这个职务的原因之一就是结束在伊拉克的战事,迎接我们的军队返回国內,我们已经做到这些。作为总司令,我不允许美国被拖入在伊拉克的另一场战争。即使在我们支持伊拉克向这些恐怖主义分子发起进攻的时候,美国作战部队也不会再回到伊拉克参加战斗,因为美国的军事行动不可能解决伊拉克更广泛的危机。唯一的永久性解决方案是伊拉克各族人民实现和解和增强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力量。”
    反正,擅长投机取巧与哗众取宠的奥巴马既不认错,更不认罪,顶多只是将伊拉克政府总理马利基拉出来作为他的替罪羊而已。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伊斯蘭國肆虐中東,美國錯在哪? eoiss 2014/08/16 發表於 • 國際 • 政治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本來是想再觀察一陣子,不過近來臉書上傳了一些東西,讓筆者覺得該回應一些朋友的看法。臉書傳的東西,不外乎是聳動的報導跟照片,而重點在於回應「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的說法,很詭異的亂七八糟:什麼伊斯蘭教該死、美國該死等等,讓筆者覺得有必要談一下美國到底錯在哪。
   相關報導:
   伊斯蘭國大肆殺戮異教徒 伊拉克政府忙內鬥
   伊斯蘭國崛起 希拉蕊批歐巴馬外交政策失敗
   【影片】聚焦伊拉克 聖戰組織IS到底是什麼?
   在這筆者不提陰謀論,例如猶太人打算放伊斯蘭國在那邊跟周邊伊斯蘭國家互鬥,或是一切都是中情局密謀惹的禍。這種鬼扯太過簡化世界的複雜度,也過度簡化了中東的政局,基本上這是戴上墨鏡,然後認為世界都是灰黑色的論調。
   這篇只談美國犯的錯誤,其他的就不提,避免失焦。
   九一一後美國若不掌握中東局勢 對自己的傷害會很大
   首先,目前的中東局勢,大體上是九一一之後才產生的,若不是九一一事件,美國在當時並沒有任何理由,會直接派軍介入伊拉克。進軍阿富汗,是對九一一的回應,占領伊拉克的目的只是在鞏固後續的戰果。任何一個腦筋正常的美國總統,都會充分利用這種情勢,把美國勢力牢牢紮根於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