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CT:莫指“魔鬼”无“人品”!]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黑匣子主义认为,毛泽东根本不是什么“个人品质”的问题,邓小平也根本不是什么“个人品质”的问题,因为他们都不是人,是魔鬼,而且是魔头,是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混世魔王,其罪恶累累,罄竹难书,血债滔滔,天理难容!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事實證明鄧小平品質十分惡劣

   

   
    陳 昭

   
    驚出一身冷汗毛澤東、周恩來令人膽寒的三句話(下)
   前篇摘錄:筆者誦讀《邱會作回憶錄》,有三句話跳入眼簾,無論如何揮之不去,令筆者冷汗陣陣,毛骨悚然:第三句話——毛澤東說:鄧(小平)作了許多壞事,一條是棄軍逃跑……
   三、第三句話——鄧小平棄軍逃跑
   筆者從邱會作回憶錄中看到的第三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話,是鄧小平曾經棄軍逃跑。這話是毛澤東在中共九大的正式會議上說的,是不會錯的。鄧是中共繼毛澤東之後供奉的頂級“偉人”,他怎麼可能做出這樣卑鄙的事呢?
   邱會作將軍回憶道,1969年4月11日下午,毛澤東談到對鄧小平的評價,說:“鄧作了許多壞事,一條是棄軍逃跑;一條是到北京後與劉少奇、彭真搞到一起。”(《邱會作回憶錄》,頁628)九大期間的大會開得不多,“主席幾次召集老同志、各大組的召集人、各部門的負責人開會。主席不厭其煩地多次講話,這麼上心,這麼用心良苦,是少有的。”(《邱會作回憶錄》,頁625-626)1969年4月11日,毛澤東第一次召開這樣的會議,毛在會上大談共產黨的“路線鬥爭”,其中談到上述對鄧的評價。
   毛在九大期間的講話有正式文件依據,毛把鄧曾經“棄軍逃跑”定為鄧所做的“許多壞事”中的首要一條。鄧的這段經曆,在《紅七軍簡史》中有記載,軍內高層盡人皆知。
   鄧自己也承認這回事,只是回避“棄軍逃跑”幾個字。文革開始兩年後的1968年6月至7月,鄧向中央寫了一份《我的自述》,其中說:“現在我認識到,當時失去聯系的兩部份部隊還沒會合,立足未穩,作為主要負責人的我,在這種情形下離開部隊是絕對不應該的,是嚴重的政治錯誤。”1972年8月3日,鄧致信毛澤東,說道:“我曆史上最大的錯誤之一,是在1931年初不該離開紅七軍,盡管這個行為在組織上是合法的,但在政治上是極端錯誤的。”鄧沒有說清楚真相,他也不敢說清楚真相。“失去聯系的兩部份部隊還沒會合,立足未穩,作為主要負責人的我,在這種情形下離開部隊”,這是“棄軍”;當時的部隊處于極度危險之中,你害怕跑掉了,這是“逃跑”。“棄軍逃跑”怎麼會“在組織上是合法的”呢?如果“合法”,就叫做“批准離隊”,那不是“錯誤”,更不是“極端錯誤”。所謂“極端錯誤”是鄧自己的定性,其實這是一項嚴重的罪惡。
   據知情人說這一段曆史是這樣的:1929年底,鄧小平受中共派遣,與陳豪人、張雲逸等組織“百色起義”。“百色起義”前的關鍵時刻,鄧小平第一次面臨危險拋卻部隊逃之夭夭。後來,組成紅七軍,李明瑞任紅七軍總指揮,張雲逸任軍長,鄧小平任政治委員和前委書記。1931年初軍長張雲逸與政委鄧小平各率一部由廣東到江西與中央紅軍會合,進入江西不久被敵軍截斷,兩部失去聯系,鄧帶領一部分部隊到了江西崇義。幾天後,鄧去傑壩找贛南特委接頭。此時,敵軍對崇義紅軍發起猛攻。由于敵我力量懸殊,情況緊急,部隊急切等待着最高首長鄧小平指揮部隊或抵抗,或突圍。這時,鄧就在崇義附近的山頭上,聽到前方槍聲緊急,嚇破了膽,立即決定棄隊逃走,並帶走了許多軍餉。非常明顯,鄧是為了保命臨陣脫逃,做出了這種無恥勾當。這是鄧第二次棄軍逃跑。
   由于棄軍逃跑,鄧遭到嚴厲懲罰,此後,都是擔任比較低的職務:瑞金縣委書記——會昌縣委書記——江西省委宣傳部長——南村區委巡視員——總政秘書長——總政宣傳部幹事,主編總政“紅星報”,一直到長征途中遵義會議前夕。(參見鄧小平《我的自述》)長征中鄧小平則是“跟着走”。
   鄧小平不僅有這兩次見危險就跑的卑鄙行為,據知情人說,在抗日戰爭時期,他也有類似行為。可見,遇到危險就逃跑是鄧小平的一種習慣。
   現在,我們讀邱會作將軍的回憶錄,就使我們不得不對“棄軍逃跑”這四個字進行必要的思考和聯想。
   “棄軍逃跑”非常淺顯明了,小學生也能解釋得清楚。逃跑是可恥的,棄軍逃跑更是可恥的。如果所棄之軍是一個排、一個連,雖然可恥,但罪過還比較輕。然而,當時的鄧小平已經是一個軍的政委,以如此高級的職位,在危急關頭,竟然拋棄自己的部隊逃跑,的確是大大的“壞事”,是大大的罪惡。
   鄧小平之所以能夠犯下這樣的罪惡,筆者認為,只能從鄧的品質上解釋,這是唯一可能的解釋。難道允許有第二種解釋嗎?鄧小平棄軍時的局勢,正如他自己所說,“當時失去聯系的兩部份部隊還沒會合,立足未穩”,在這樣危在旦夕的時刻,作為主要指揮員,卻能夠扔掉部隊,自己逃走。這樣的事,在軍史上是極為少見的,只有像鄧小平這樣的人才能做得出來。由于鄧的這一品質,決定了他的許多行動具有卑鄙齷齪的性質。
   文革結束後,鄧小平從來沒有當中共中央主席,也沒有再當一次中共中央總書記,沒有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沒有當國務院總理,但是,他卻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裏,實實在在地當上了中國的“太上皇”,扮演了現代“慈禧”。由于鄧小平爬上了“太上皇”的實際地位,主宰了中國一段時日,從而使他的品質充分暴露,把他的真實嘴臉展現在國人面前——鄧小平把中國共產黨的最高權力機關——黨的全國代表大會視為玩物,把黨的章程視為手紙。1982年的中共十二大上,鄧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不是總書記。鄧為了自己當上“合法”的中央軍委主席,把中央軍委主席由中共中央主席擔任的規定,改為:“黨的中央軍事委員會組成人員由中央委員會決定。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必須從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中產生”。(1982年9月6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這樣,他得以以一個政治局常委的身份當上中央軍委主席,上演了一出“削履適足”的醜劇——削中國共產黨黨章之“履”,適鄧小平想當軍委主席之“足”。
   五年以後,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上,鄧連中央委員都不是了,人也已經到了超高齡——八十三歲,但是,這位自稱是“中國人民的兒子”的人,還舍不得“軍委主席”這把椅子,還想坐幾年。可是,十二大的黨章剛剛為他規定軍委主席要由政治局常委擔任,怎麼辦?于是,共產黨的“代表大會”又一次“聽黨的話”——“聽鄧的話”,再次“削履適足”,把十二大剛剛為他量身定做的黨章,又改為:“黨的中央軍事委員會組成人員由中央委員會決定。”(《中國共產黨章程部分條文修正案》,1987年11月1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從而,一個黨員當起了中央軍委主席,掌握指揮號令三軍的大權,掌握按動核按鈕的大權!(中共中央總書記為軍委第一副主席,是黨員鄧小平的下級)。從此,一個極為惡劣的先例誕生了,也被後來的“核心”繼承下來
   鄧小平還把中共中央總書記視為他的“大秘書”(趙紫陽語),把政治局常委視為掌中之物,他不是政治局常委,更不是中共中央總書記,但是,他卻一個通知,就把政治局常委召到自己家裏,由他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決定國家命運;他可以超越政治局常委會,超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頤指氣使,下達命令,而且下達了一個把中國共產黨永遠釘在曆史恥辱柱上的命令。
   見到權力就拼命抓,抓住權力就死不放手,這和見到危險就逃跑,是一脈相承的。這是典型的“鄧小平特色”。鄧小平這樣的行為,不從他的品質來認識,成嗎?
   讓我們再看看鄧小平為了早一天重新爬上權力最高層的表演。
   林彪事件爆發,出現了巨大的權力真空。鄧小平看到他重新出頭的機會到了,就費盡心機爭取早日東山再起。鄧明白,要重新出山,必須討得毛澤東的信任與歡心,1972年8月3日,鄧給毛澤東寫信,說:“我的錯誤和罪過,在1968年6、7月間寫的‘我的自述’中,就我自己認識到的,作了檢討。到現在,我仍然承認我所檢討的全部內容,並且再次肯定我對中央的保證,永不翻案。”這個“永不翻案”的保證是非常著名的,在毛澤東那裏得到了不少加分。但是,鄧小平懂得,只有“永不翻案”的保證是不夠的,必須有特殊的表現。
   高文謙先生指出:“在毛澤東看來,在林彪事件以後,黨內只有鄧小平才真正具有在政治上挾制乃至取代周恩來的實力,就像當年中共八大以後,指派鄧以總書記的身份挾制周一樣。不過讓毛躊躇的是,鄧在文革中曾被打入冷宮多年,他能否不記舊賬,甘心為自己所用,成為對付周的一張王牌,還有待觀察。這就是毛之所以點名讓鄧小平出席這次會議(指1973年11月批判周恩來的政治局擴大會議,當時鄧不是政治局委員——筆者注)的原因所在。此外,老于權謀的毛還有更深一層用意,那就是有意借此在周、鄧兩人的關系中打入一個楔子。
   “在這種情況下,鄧小平在會上扮演了引人注目的角色,盡管他這時還只是一個列席會議的普通中央委員。為人精明的鄧當然看出毛澤東點名讓他參加這次會議的用心,是對他的一次觀察和考驗,期待他在批周的會上作出有分量的發言,講出毛想要說的話來。只有這樣,才能戴罪立功,在政治上更上一層樓,就像只有當他表示‘永不翻案’之後,毛才會高抬貴手,把他從江西的流放之地召回北京一樣。
   “為了讓自己的考試及格,鄧小平對他在會上批周的調子頗費了一番心思,用心揣摩毛澤東的心事,而且一直按兵不動,直到會議快要結束時才作了發言。他的發言簡明扼要,切中要害,既講清了周恩來問題的性質,並不是像江青所說的‘迫不及待地要取代主席’;又對周提出了‘忠告’,道出了毛對周的疑慮和擔心,說:你現在的位置離主席只有一步之遙,別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而你卻是‘可望而可即’,希望你自己能夠十分警惕這一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