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CT:莫指“强盗”为“腐败”!]
匣子说话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黑匣子主义认为,不应该专门针对“毛共”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这是因为,若要谈“腐败”,“毛共”还不够格。
    须知,“腐败”云者,本来是针对民主体制而言的,指的是原本健全的民主体制部分或全部的变质、变色、变味了,或曰异化了,社会公仆异化成了官僚老爷,原本为社会服务的公权力演变为当权者的私权力用以谋取非法利益了,从而走向了它的反面——异化为专制体制;并且,腐败首先是政治上的腐败,然后才有经济上的腐败,以及社会上的腐败即世风日下。而专制体制本身就是政治腐败的产物,是将本为公共的政府权力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天下为君王囊橐中私产”(谭嗣同语),腐败透了顶了,不存在再腐败的问题了——还能腐败到哪里去呢?还能异化成什么呢?惟有毁灭的问题、灭亡的问题、颠覆的问题、推翻的问题、埋葬的问题,也就是进行民主革命乃至暴力革命以再造民主体制的问题。
    而尤其像毛魔直接凭借暴力反革命即直接用枪杆子打造出的这个魔权专制体制,这个“一枪杆子插到底”和“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的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社、经、财、公、检、法、警、特、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少、幼……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军党主义统治体制,或曰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包括政治独裁、经济独占和思想独霸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亦即毛氏魔权专制主义统治体制,不仅牢牢地劫持着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还紧紧地绑架着其中向为世界第一多的n亿大陆中国人,还统统地霸占着、垄断着、独裁着这里一切一切的资源(包括社会的、经济的、政治的,动产的、不动产的,自然的、人文的,甚至包括人的肉体及其思想、灵魂与尊严等)。反正,这种统治体制则是人类社会历史上亘古未有的,旷世未闻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触目惊心的,无远弗届的,无微不至的,无孔不入的,无以复加的和无与伦比的,更不是“腐败”二字或“异化”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毛魔即毛共,他们原本就是强盗,就是匪帮,就是窃贼,就是窃国之大盗也,并且他们不仅窃国,而且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将中国大陆一切的一切都窃为一己或一党所私。而若对着这种强盗、匪帮、窃贼、窃国之大盗奢谈腐败问题或异化问题,不免滑稽可笑。因为这不仅是对牛弹琴的问题,而且是对强盗、匪帮、窃贼、窃国之大盗的抬举、包庇与纵容,只能使其窃国、窃物、窃财、窃民又窃心等罪恶行径正当化、合法化。
    而且,更有甚者,现如今,若是专门针对着后毛时代没毛之“毛共”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反倒很容易让世人产生这样一种错觉: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匪帮,似乎并不腐败;那么,也就是很容易让世人得出这样一种结论:还是回到毛时代去吧!——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也就是这么来的。
    可其实呢,后毛时代严重的腐败问题,则正是后毛之毛共匪帮首领毛二世邓小平,为了维系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集团的苟延残喘,竟然又假“改革开放”之名,行“垂死挣扎”之实,“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请注意:这里的关键也就在这个“让”字上——以至邓氏在坚持“四个‘坚持’”之下“摸着石头过河”,连“姓社姓资”干脆“不争论”了,“黑猫白猫”也都“不管”了,只要“让”其“抓到老鼠”便行了,于是乎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集团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内部诸如邓步芳、王军、赵大军、江绵恒、薄熙来、俞正声、周永康……之类的黑猫白猫黑狼白狼黑匪白匪黑道白道齐上阵,来了个强盗手中贼打劫,以偷窃或曰瓜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毛魔王曾经花了几十年进行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抢劫所建立和积累起来的血腥的毛氏独占制经济资产,即披着“国有资产”外衣的“党产”或曰“帮产”,而各显其能,或监守自盗,或偷梁换柱、暗度陈仓,或倒买倒卖、坐地分赃,或权力寻租、卖官鬻爵,或官商勾结对民众实施第二次共产魔教主义抢劫,以致严重的分配不公,两极分化,人性扭曲,道德沦丧,人心世道,日趋于下,等等,全是毛时代政治腐败亦即毛魔即毛共匪帮篡权窃国建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毛氏魔权专制主义统治体制的必然后果。并且,长此以往,大陆中国决不啻是腐败的问题,而是腐烂的问题,而且必定会烂透——烂得不可收拾矣!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周永康案注定只是一個政治事件

   

   
    杨彼得

    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被拿下,很多人開始歡快地尖叫,說什麼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傳言,似乎從此常委犯法與庶民同罪了。又有一幫如賀衛方這樣的公知,指責周永康導致中國法治倒退,現在周氏既被拿下,就該在法治方面撥亂反正。所謂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林黛玉,現在是一萬個中國人,就有一萬種周案的意義。
    但是我覺得,中國人的想像力是過於豐富了,很多人其實是在意淫周永康的倒台。根本原因是,他們缺乏對中國政治的基本把握,將周案本身的性質想歪了,成了輿論引導的犧牲品。
    周永康案性質到底如何?完全否定其反腐意義,也不符合事實。周案牽連甚廣,從民企、石油系統、國土資源部門再到四川省、政法系統,被拔出蘿蔔帶出泥者達數十之眾,如果這些人乾乾淨淨,就不會遭罹此禍。周永康家人利用其廣泛深厚的政商人脈,生意做得很大,從媒體連篇累牘的報道來看,也是無可否認的。
    但回顧周案發端,我們還是不得不說,它跟黨內站隊有關。最早傳出有關周的政治「謠諑」的時機,是在王立軍叛逃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後,當時各種謠言滿天飛,而周永康即已出場,網絡名之曰「康師傅」,指他是薄熙來的支持者與政治盟友。甚至有人說,周永康調動武警,企圖政變。隨著2013年一眾四川官商的陸續「失聯」,公眾普遍感到,周永康要出事了。 近日有媒體稱,中央要徹查周永康與薄熙來的關係,是靠譜的說法。一方面,最高領導人要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和權力,堅決清除黨內「野心家」、「陰謀家」;另一方面搞「路線鬥爭」一直是黨的一項優良傳統,領袖總覺得自己掌握真理,自然地要就要跟錯誤路線進行堅決鬥爭。在一個民智已開的時代,如果以打倒「野心家」、「陰謀家」的名義清除異己,將顯得十分可笑,政治上顯屬幼稚。祭出反腐的形式,可以撓到國人的癢處,也算是中國政治的一套時裝。
   周案具有反腐的形式和意義,而要達到政治的目的,此可謂公私兩便。政治的目的,就是要剪除異己,滅掉可能的拆台者。至於案子辦下來是不是可以震懾其他腐敗分子,抱一種聽天由命的態度可也。政治效果是辦案目的,震懾不震懾腐敗屬於邊際效應。邊際效應為零,無所謂,只要達到政治目的。如果產生震懾作用,那可是喜出望外。
   我們不妨想像一下,朱元璋辦了那麼多反腐大案要案,卻沒能阻止明朝官僚體系的腐敗。一個藍玉案,自公侯伯以至文武官員,被殺者約兩萬人,最後還編了一本《逆臣錄》,列名其中者一公、十三侯、二伯。一個胡惟庸案,前後誅殺三萬餘人,朱元璋罷左右丞相,廢中書省,結束了中國的宰相制度。但終明一朝,政治與吏治的腐敗登峰造極。
   就算周案能夠獲得反腐「邊際效應」,但在本質上,周案並不指向反腐。雖然中央強調周案的反腐意義,國內輿論一直跟著起哄,但每個脖子長著腦袋的人都睜眼看著一個事實: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和已經功成身退的常委群體裏,可不缺腐敗分子,民間反映強烈、「謠諑不斷」的所在多有。周永康在政商兩界固然根深葉茂,但畢竟相當低調。「謠諑不斷」的前常委不拿,一貫低調的反被拿下;正在掌權的不拿,已經引退的反予揪出。若非刻意選擇,反腐會自然地自周永康展開?
   已經有人正確地指出,周永康案後,不會再有更高層級的官員落馬。就個人抱負而言,習大大可能很想將腐敗分子一個個拿下,但以個人反腐的抱負、魄力和勇氣去對抗絕對的權力絕對腐敗的必然規律,其失敗不可避免。絕對的權力絕對腐敗,絕對的最高權力絕對最腐敗。腐敗已經成為高官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這種政治現實不是要習近平反腐,而是內在地要求習近平與現實妥協。習近平要做的不是把腐敗分子拿下,而是和他們和諧相處,履行治國理政的崗位職責。
   所謂周案打破「刑不上常委」傳言云云,純屬無知的想像。江澤民打破了「刑不上政治局委員」傳言,陳希同之後,上過第二人嗎?胡錦濤再次打破「刑不上政治局委員」傳言,陳良宇之後,上過第二人嗎?從邏輯上分析,常委固然同屬所謂「正國級」,其實裏邊階梯也多著呢!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與政協主席還有個高下之分,國務院總理是一人之下而萬人之上,總書記更是實享九五之尊。這年頭腐敗謠言滿天飛,常委會裏有哪個角色幸而置身事外?刑上了常委,但上不上政協前主席?上不上前委員長?上不上前總理?如果中共真想反腐,這些可都是嚴肅重大的政治問題,任重道遠著呢!
   賀衛方們的無知在於,他將黨內大佬負責的工作與黨中央切割,似乎周永康領導的維穩乃其自作主張。實際上,周雖然貴為常委,其作為中央政法委書記推動的一切工作也不過是貫徹「中央精神」。要他來替法治倒退負責,相當於訴訟中找錯了被告。所謂撥亂反正,也就純屬一廂情願。
   周永康倒台了,而中國共產黨對中國各族人民的領導不會改變。人人知道前常委們很腐敗,倘若習近平有心反腐,最靠譜的選擇就是推動政治體制改革。除掉周永康之後,再將黨內其他腐敗大佬一個個捉起來,關進秦城監獄,於個人固然可以「爽歪歪」,而政治上卻是匹夫之勇,事實上根本捉不完,弄不好還把自己玩完了。
   反腐不會到此為止,但風不會向更高層級吹,可由推論得之。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4/08/blog-post.html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