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重温高智晟律师致胡温的三封公开信]
九剑博客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4月10日全球看中国
·大陆的大律师们集体“反了”
·【陈思敏】江泽民一家都是贼祖孙三代一起贪
·《乌克兰青年报》报导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造谣的背后
·要做个明白人,不要做糊涂人
·法轮功没有“男女双修”
·从建三江洗脑班的恶行看中共的本质
·中共炮制“双修”谎言栽赃法轮功
·曝江泽民周永康暗控腾讯QQ微信成政治工具
·欧洲大陆游客:出来先办退党
·建三江酷刑折磨惊人四律师共被打断16根肋骨
·插播《九评》被害离世待嫁夫君还在狱中
·胡耀邦之子为〝六四〞发声怒斥中共掩真相
·王宇律师遭暴力大连法官:我们不讲法律
·律师:修炼法轮功合法法官:别提敏感词
·四部“英雄故事”欺骗中国几代人你了解吗?
·胡耀邦去世25周年胡德华质问:六四学生所犯何罪
·以总统访华以色列拉比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声援建三江两公民无消息外界发全国寻人启事5
·神韵悉尼首场爆满中共干扰再次失败
·【史海】89.4.18过万学生天安门静坐提7要求
·历史会证明一切25年前的六四学生遗书公开
·【石涛评述】从胡耀邦之死到天安门枪声
·史洪愿:诬陷法轮功创始人的谎言
·揭马三家惊世性酷刑 刘华刑拘期满仍未获释
·中共〝最强大〞的武器 最惧怕什么?
·中共党魁江泽民迷信抄地藏经 周永康找“高人护驾”
·【历史今日】苏家屯证人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
·史洪愿:揭开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真相
·425十五周年 港法轮功游行震撼大陆客
·揭中共活摘器官 台湾学童获甘地人权奖
·香港集会游行 纪念4.25法轮功大上访(视频)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中共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责任人
·港425反迫害 成立反中共活摘联盟
·抵制中共 香港六四纪念馆将揭幕
·中共惧建三江效应 威胁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禁闻】富可敌国抵制反腐 贾庆林呼之欲出
·【史海】蒋介石两立遗嘱 认定中共是邪党
·鲍彤撑425 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犯法
·【禁闻】15年迫害 全民反暴 中共自掘坟墓
·赵紫阳秘书鲍彤痛斥江泽民 直捅中南海最核心问题
·死磕建三江洗脑班四律师 被打断肋骨增至24根
·【石涛评述】鲍彤: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犯法
·严真点评:敢于死磕的正义律师
·【禁闻】法轮功15年和平反迫害 民众赞赏
·丰碑──感悟4.25万人上访之真义
·录像:4.25北京府右街万人大上访(修订版)
·4.25万人上访真相 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
·视频:前政治局常委罗干的重大隐瞒在香港曝光
·4.25亲历者:我被朱鎔基带进中南海
·【禁闻】法轮功真相 良知的试金石
·亲历者讲述震惊世界4.25中南海事件真相
·邵正祥评毛泽东:古今中外最坏的人!(视频)
·追查国际:中共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调查报告
·〝四二五〞事件中 是什么让江泽民最受不了
·各界人士看4.25:世界史上重要的日子
·为红朝爪牙戒——斯大林高级打手们的下场(多图)
·【禁闻】反活摘器官 亚洲27议员入国际联盟
·“中共最后的疯狂时刻,你应做出正确的选择!”
·中共6淫官给情妇承诺书曝光 很黄很荒唐
·纪念4.25万人和平上访 纽约法轮功集会盛况
·美媒:中国贫富差距世界最大 30年基尼系数几翻番
·洪愿:改革开放后贫富差距为何变得越来越悬殊?
·汶川赈灾物资放到发黴 当局连夜销毁证据
·曾庆红被中央立案 江露面游说前元老上书阻止
·四律师24根肋骨换“洗脑班”解体
·传中共关闭建三江洗脑班 追查国际誓言继续追查
·是谁抹杀了乡亲老少的良知
·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教而灭亡(上)
·罗马帝国因迫害基督教而灭亡(下)
·传建三江黑监狱解体 律师公民发声明
·林忌:香港街头便溺风波真相(图)
·遭酷刑毒打 唐吉田在建三江被绑架的16个日夜纪实
·历史的天空
·无神论难得人心
·善恶分明神在看 以色列副议长告诫中共
·调查: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恶人恶报案例
·瑞士终止银行隐私制度 中共官员账户难保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温高智晟律师致胡温的三封公开信

【大纪元2014年08月06日讯】2014年8月7日,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预计刑期届满,而主导迫害高智晟的中共“政法沙皇”周永康7月29日公开落马,外界呼吁中共当局如期释放高智晟,大赦国际发起“写信给高智晟”营救马拉松,各国民众累计寄出逾16万张明信片营救。在高智晟律师即将被释放前,大纪元重新再次发表当年高智晟致中共领导人的三封公开信。

   1964年4月20出生的高智晟,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人,中国律师,1996年开始执业即长期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曾代理多宗民众维权案件控告地方政府,获中国司法部选为“中国十佳律师”,被誉为“中国良心”。

   高智晟勇于为当局眼中的敏感个案辩护,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地下基督教徒以及与官员发生纠纷的底层农民和私营企业家。尤其自2004年底开始多次上书中共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等群体的非法处理手段,并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当局活摘指控的调查,被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誉为“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师之一”,多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高智晟律师致胡温的第一封公开信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公民高智晟向两位问好!

   在能坐下来向两位同胞问好之前,为了关注另一群我们共同的同胞——法轮功自由信仰者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的再次遭致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非法迫害的真相,我去了北京以外的一些地方,度过了几天“做贼般的日子”,是为外界传闻我“失踪”的原因。

   新一轮持续的、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针对信仰法轮功同胞的野蛮迫害的暴行是正在发生着的事实,这不仅是最近各地来信中反映了的真实,也是我们这次外出时所真切地看到了的事实。作为公民、作为律师,我愿对我看到并公诸于众的真实承担任何法律后果。

   基于对两位长者基本人性的善意信任,我决定将我看到的真实以公开信的形式通报于两位,再次寄希望于两位,尽快以迅速的措施制止各地地方当局对信仰法轮功的同胞持续非法的野蛮迫害。这已不再仅仅是那些被非法迫害公民摆脱灾难的需要,这里还涉及中国的宪法价值、法治价值、道德及道义方面的人类的普世文明共识价值,这些价值不能在今天的中国、在你们的眼里成了没有价值的东西啊!

   山东烟台市的徐承本10月15日一见到我即讲道:“我的爱人贺秀玲的尸体已被冷冻了快两年了啦,至今不能得到处理,他们有能力长期的折磨她最终把她致死,却在把她致死后快两年里没有能力处理这件事。她在快被折磨死时才允许我看了一眼,当时我看到人已经神志不清了,但还是被锁铐在床上,而且下身没有一点衣服,看到我的亲人这种惨状,当时我的心都要碎啦!他们真没有人性,只几分钟就把我赶了出去。她才四十多岁啊!这是人死的那天晚上公安通知我看到的情况”。

   “我爱人生前5次被抓,还曾在辽宁锦州被关押3个月,因为在北京上访被抓,关在芝罘区专为抓捕法轮功学员而在京长期包租的一家宾馆的厕所内,只有不到三平方米的地方,关了16个人,当时很多人都闷的受不了。因为我们的强烈要求,我爱人死后他们做了尸检,报告至今不给我,在我们多次追要的情况下,只是口头告诉我是‘因练法轮功而死’”。

   文登市宋村镇石灰窑村的修炼者杜克松在今年5月被抓,被判劳教后,在看守所受迫害查出高血压,送劳教所被拒收关了50多天后因生命危险被放,9月27日又被公安抓捕,至今下落不明。

   文登市的修炼者于正红,40多岁,是宋村镇寺前村人,9月27日在家被抓,被抓后绝食15天,送到医院后被通知“快不行了”,“后来由公安伪装(不敢说自己是警察)把她送回家。”

   法轮功修炼者林基啸,是文登市宋村镇大床村人,女,40多岁,9月28日被抓,关在看守所,一直在绝食,家属去要人,他们说已送到王村劳教所了,但有从里面放出来的人说人还在那里,已经奄奄一息了。家人去王村洗脑基地了解,被告知说人不在那里,家人又去问‘610’人员,他们又说是把人送到青岛去了,这个人是死是活、目前到底在哪里?情况至今不明。烟台福山区的肖勇,一向循规蹈矩、口碑甚佳,仅因修炼过几天法轮功,今年7月被判了三年半有期徒刑。

   “我是2001年6月第一次被抓的,折磨了一年后我的身体很糟,把我放了”,退休教师刘莉(应其要求隐去真名)平静地坐下来,一讲即是近两个小时。“2003年我出来后发现,从2000年起,我所有的工资竟被‘610’领走,我找‘610’和我的校长的次数谁也难以记清,至今不解决。我的丈夫也因修炼过法轮功,关押期间被折磨的失去了记忆,家中原来由他负责保管的一点存款凭证也在抄家后下落不明,他又记不起来。2003年春节,我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被关押的丈夫,我们母女俩过年都没有一分钱。2001年6月,福山区公安局4、5个警察去我家抄家,抄出两本法轮功书籍,就强行把我抬到派出所,还对我进行殴打,我说警察怎么能打人?他们一边打还一边喊:‘就打你了怎么样’?他们审了一天一夜,其中一个姓张的警察说:‘你再不说就要倒血霉了’。他从另一个人的笔录上抄了一份‘笔录’,然后让我签名,我拒绝,后来他自己签上我的名。连旁边姓陈的警察都看不下去了,说:‘她不签你签什么’?他咬着牙说:‘我就要让她倒血霉’。后来他们就凭这份当着我的面伪造的假材料关了我15天,后又直接送到了福山洗脑基地。在转化班他们不让我睡觉,强迫我转化,直到2002年1月,我仍未转化,他们就直接用那份假笔录判我劳教1年,由‘610’的主任王岳峰送我去的劳教所,当时劳教所给我体检,身体已被折磨的不像样子,劳教所拒绝接收,但他硬要求劳教所收留我,他们耳语一阵后,医生就用一尺长、一寸粗的针给我打针,我反抗,四、五个人将我按倒在床上强行给我打针,最后他们看到我身体还是不行,由王岳峰给我送回家中。

   2002年11月20日,我继续去福山镇党委找他们的车镇长问非法扣我工资的事,我来到车镇长办公室,自我介绍后,他起身出去,我等了很长时间,他回来说:‘我让赵秘书跟你谈谈,你去他的办公室吧’。于是我又来到赵的办公室,刚进去,门外冲进4、 5个警察,不由分说地把我拖上车,强行把我带到了福山洗脑基地。这次是2003年11月17日将我释放的,在此期间他们对我进行了毫无人性的折磨,曾经连续戴手铐长达43天,还将我反铐着吊到铁门上进行殴打,在关押近一年后,由于转化没有效果,只好将我释放。2004年11月28日,我再次被抓,由当地的派出所将我送到栖霞看守所,关了7天后,又转到栖霞洗脑基地,于2005年3月18日被释放。在此期间,他们继续用不让睡觉的方法对我进行迫害,曾经让我连续26天不睡觉,眼睛稍一闭上就被打醒,我曾多次昏倒,他们还采取连续站立的方法,不让我休息,并殴打我,每次连他们都累得直喘气。”

   2005年10月15日上午,我们与瘸着腿的王德江见面,王的腿至今肿的连鞋都无法穿。“2005年8月15日晚上,我在牟平区高陵镇下雨村的朋友家,村里治安和高陵派出所共三人突然闯进来,我跟朋友跑出来,他们却大喊‘抓小偷’,村民上当了,我们被抓住。他们开始打我们,治安主任手提一把椅子猛然砸在我身上,椅子当场被打散,我已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们还用脚踢,其中一脚踢到我的肝部,我当即昏了过去。他们把我抬到车上,拉到高陵医院抢救,我醒来时发现把我铐在病床上,之前抓我的一个治安员在抓我时被我摔了一跤,他怀恨在心,看我醒来后就用鞋底打我。在场的公安说:‘在医院打他们动静不要太大’。当天晚上被抄的有两家,共抓了6个人,其中一位孙学进老人已经70多岁了。后来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逼我签字报名参加洗脑班,我不签,狱警拧住我的手铐,问我:‘你签不签’?我说不签,他一直拧到手铐已经陷入我的肉中,我还是不签,他只好转身走掉。后来他们找了个犯人把我拖进牢房开始打我。国保大队提审我一次,因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把我送到烟台的幸福洗脑班,开始不让我睡觉、坐小板凳,进行强制转化,让我写三书(保证书、揭批书和悔过书),还用车轮战,让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第4天,他们看没有效果,牟平国保大队和烟台公安处‘610’头子于刚商量把我送到招远洗脑基地,我听到他们议论说像我这种情况只有在招远基地才有办法。这时我已经是7、8天没有吃饭和睡觉了。到招远后,他们抬着我,走一步就踢我一脚,嘴里还重复着‘看你转不转化’。放下我时,我已没有力气站立,只好躺在地上,他们继续折磨我,基地的主任开始用脚踩我的下身,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还用脚抬起我的头,然后把脚拿开,反复着让我的头摔在地上,还用脚踢,折磨够了才把我抬进监室,我感觉他们已经没有了人性。在招远基地都是一个学员一间小房屋,是专为洗脑特建的,尽管我站都站不起啦,他们还是用铁链把我捆到铁椅上,戴上手铐、脚镣,我继续不转化。第十天他们开始给我灌食,我开始不断地吐血沫,当时连他们自己看着都受不了,也跟我一起吐起来。他们按住我的头给我灌食,那里的主任问我转不转化,我说不转,他说在招远,你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我们这里办法有的是。他们把我背铐在暖气管上,只有脚尖能粘到地面,屋子里没有灯,24小时都很黑,我隐约感到,不时有人进来把手伸到我的鼻子下,摸摸看我是不是还活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手腕都勒出了大口子。当时还用电线勒住我的嘴,让我不能说话,现在我连说话都流口水。被他们不停的折磨,我实在痛苦的无法形容,我动了自杀的念头,想咬舌,但他们又加了几根电线,使我嘴里也无法动弹,直到我昏迷不醒。我醒来后看见自己的腿已经变了颜色,开始变得黑青,左腿越来越粗,已有右腿两倍粗,右腿却越来越细。但他们还是不放松对我的折磨,我想上厕所,他们搀我起来,我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走了,就摔倒在地上,他们接着把我抬到床上,还是绑住我的右腿,继续戴着手铐。当时那里的医生看情况十分不好,就让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医院的医生说我有生命危险,必须锯掉腿,后来他们又把我送到毓皇顶医院,那里的医疗条件最好,我住了几天,他们让我的家人出钱给我治疗,我们没有钱,后来家人把我接了出来。回到家后,由于我已生活不能自理,还得由我80多岁的老母亲自伺候我”。

   王德江在濒死时被地方当局交给了他的家人,他和他的亲人恶梦般的经历今天仍不知在全国各地被多少无辜的同胞正在经历着!

   “22岁的杨科萌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分校汽车专业系大二学生,从学生到校长,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因他在网上公开声明退团被一位中央领导特别“关照”,他在退团时没有写明自己所在的学校,为此,‘610’人员在全国高校进行了拉网式排查。今年5月,威海‘610’人员找到他,问他是否练法轮功,是否在网上退团,他说:‘我愿退就退啊’。8月20日开学,‘610’人员又来学校,29日他被抓走,父母打电话到宿舍后才知道。9月7日,他父母(杨平刚、常丽君)还有王胜利夫妇和济宁的王女士同时被抓,至今下落不明”,一位王姓老师告诉我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