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藏人主张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亚洲人无民主素养?

   东赛按语: 标题为笔者所为,其实,马利基是个缩影,为何亚洲人没有民主素养?为何如此?
   
   ——————————
   
   马利基:让两任美国总统无可奈何的伊拉克总理


   
   
   ETER BAKER 2014年08月12日 《纽约时报》
   
   华盛顿——2007年秋的一天,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与伊拉克总理努里·卡迈勒·马利基(Nuri Kamal al-Maliki)开了一个电视会议,目的是为两国关系的未来签署一份“原则宣言”。当时,布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身在巴格达的马利基只是把笔放在文件上方,假装签字。
   
   最后一刻,马利基决定不签字,因为他说他还没有读过文件的最后措辞,但他没有把这一点告诉布什。布什不知道马利基的笔根本没有碰到纸,不过,屋内的一名美国官员注意到了。布什的画面一从屏幕上消失,他就对马利基的一名助手厉声说道,“别想跟美国总统耍花招。”
   将近七年前的这一幕,能很好地说明伊拉克总理与其美国支持者之间,令人恼火又变幻莫测的关系。事情往往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结果也通常事与愿违。原本默默无闻的马利基之所以能掌权,部分也是因为美国的帮助,但是布什以及随后的奥巴马总统都发现,他是一个善变的盟友,而且经常起不到任何作用,他造成的问题与解决的问题一样多。
   
   现在马利基面临着一场抉择——从命下台,或者试图攥紧权力。此时,奥巴马和美国政府也正在努力最后一次影响这位伊拉克领导人,希望能用一个更值得信赖的人物来取代他。这个人要能够把难以掌控的伊拉克凝聚起来,并且更好地与华盛顿进行合作。
   
   数周以来,奥巴马及其助手都表示,他们没有资格指示伊拉克,应该让谁担任领导人。但是他们周一曾明确表示,现在马利基应该下台,支持属于同一个什叶派政党的海德尔·阿巴迪(Haider al-Abadi)。伊拉克总统福阿德·马苏姆(Fuad Masum)已提名阿巴迪担任下一任总理。
   
   奥巴马和副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已分别致电阿巴迪表示祝贺。当奥巴马在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面对摄像机再次公开表示祝贺时,他故意没有提马利基的名字。当一名记者问奥巴马,有什么话想对马利基说时,奥巴马转身离开。这就是他要说的话。
   
   “他很顽固,是个斗士,肯定会抗拒这种安排的,”詹姆斯·F·杰弗里(James F. Jeffrey)说。“所有人在与他打交道时都很一筹莫展。”杰弗里紧密观察过两位总统与马利基的交涉,他曾在布什政府担任副国家安全顾问,随后又担任奥巴马的驻巴格达大使。
   
   杰弗里说,最后要么美国,要么其他什么人,肯定需要说服马利基下台。“我认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肯定会下台,而不是发动政变,”杰弗里说。“他肯定会用尽一切手段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包括逮捕人。但总有一天,有人需要和他谈谈。”
   
   马利基是一个相对而言并不起眼的什叶派政治人物,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统治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不在伊拉克。2006年,经过数月的僵持,他被出人意料地选为总理。当时,布什迫切希望伊拉克能够选择一名比易卜拉欣·贾法里(Ibrahim al-Jaafari)更果断的总理,而且布什政府当时的驻伊拉克大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也鼓励马利基参加竞选。
   
   “要弄懂马利基,首先要弄懂贾法里,”杰弗里说。“对于贾法里,我们根本没办法让他做出什么决策。而马利基是个更好的领导者,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然而事实证明,事情很复杂。到那年秋天,拒绝约束什叶派武装组织的马利基令美国深感失望。在一份外泄的机密备忘录中,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斯蒂芬·J·哈德利(Stephen J. Hadley)告诉布什,马利基要么“不了解当前的局势,要么曲解了他的意图”,要么就是无力采取行动。
   
   最终,布什还是在马利基身上押上了更多筹码。布什冒险向伊拉克大幅增兵,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还坚持每周同他召开视频会议,试图启发马利基理解联盟政治的艺术。
   
   但签名作假事件加深了美国的失望。尽管马利基后来真的签署了该协议,但当伊拉克国内的敌人谋划推翻他时,白宫的一些人一致认为他应该下台,其中包括布雷特·麦古尔克(Brett McGurk)。现在供职于奥巴马政府的麦古尔克,正是当年就签名作假,向马利基的助手质问的那名官员。
   
   布什回绝了这个主意,但他派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前去巴格达,告诉马利基要好好表现。“你是个糟糕的总理,”她告诉马利基。“如果不取得进展,不寻求共识,你就会孤立无援,迟早被吊在路灯柱上。”
   
   马利基依然行事冲动。他下令对巴士拉的什叶派武装采取行动,这场毫无章法的草率行动几乎成了一场灾难,但在美国的帮助下,行动在最后时刻取得了成功。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注意到,马利基“从一个顺从的人,变成了约翰·韦恩(John Wayne)”。
   
   奥巴马上台时,双方关系再度发生变化。奥巴马认为布什的介入过于直接,不再继续与马利基每周进行会谈,而是让拜登管理这位总理。
   
   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表示,拜登断定,重大举措,比如通过有关石油收入分配的法律,“不会一蹴而就。因此,拜登更关注马利基可能采取的渐进、可行的步骤。通过这样做,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这个议题上成绩或许多一点,那个议题上成绩或许少一些。”由于在讨论外交议题,这名官员要求匿名。
   
   但这名官员称,在副总统拜登与马利基的电话通话中,“他总会表现出,他和许多地区领导人一样,面临着同一个问题——无法设想该如何与其他关键团体及选民阵营分享权力。”
   
   奥巴马曾尝试与马利基达成一项责任协议,允许美军在2011年年底离开伊拉克后,保留一支美国部队,但协议未能达成,于是双方关系愈发恶化。在几天之后,马利基就逮捕了一名逊尼派副总统,预示着他将采取宗派色彩更浓的战略。
   
   没有了美国军队的影响力和安全保障之后,马利基大肆巩固权力。“我们失去了那种影响力,”曾在伊拉克为戴维·H·彼得雷乌斯(David H. Petraeus)担任顾问的戴维·基尔卡伦(David Kilcullen)说。“从那时开始,他内在的宗派倾向真的显现了出来。”
   
   翻译:陈柳、陈亦亭
(2014/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