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
陈泱潮文集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杨建利
·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清水君
·团结互助,共同改变中共独裁----陈泱潮与清水君的联合声明
·关于清水君被捕的严正声明
·关于营救清水君的重要通告
·陈泱潮6-9-04复草庵居士
·胞姐黄金美再次确认她已将其家帐户告诉周育田
·是到了周育田先生用行动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就清水君案及当今中国律师作用复某友人
·清水君带着手铐被拴着双脚上法庭
·清水君案13日复庭又休庭,并定于7月20号再复庭
·从起诉清水君和羁押蒋彦永看中共昏暴倾覆之兆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且看中共到底要中国青年走哪条道路?
·清水君法庭最后陈述,欧亚同放悲声!
·歇斯底里的镇压----中共重判清水君12年徒刑
·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致各界朋友
·狱中的黄金秋向给他寄贺卡的朋友致谢
·春节关于清水君(黄金秋)近况的报道/陈泱潮
●清水君(黄金秋)炼狱归来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恩博讯网和创办人韦石先生。
·清水君必讀
●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的补遗和更正
·陈尔晋挽卓琳兼及对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涉及宣威火腿开发等与我家关系的补遗和更正(1)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尔晋挽卓琳【注2】
·陈尔晋挽卓琳【注3】:邓小平的自杀
·补遗和更正(2).陈尔晋(陈泱潮)与浦琼英(卓琳)两家关系渊源
·补遗和更正(3):我的曾祖父与浦黛英-卓琳祖父在宣威县志上同在一篇乡贤列传
·补遗和更正(5):开发宣威火腿真正动议发起创办宣和公司的第一人是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6):陈时铨(晓鳌)作为开发宣威火腿食品工业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思想基础
·补遗和更正(7):铁证如山——清末宣威火腿公司领衔创办人是“在籍内阁中书陈时铨”
·补遗和更正(8):陈时铨(晓鳌)的确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二
·补遗和更正(9):陈时铨母亲陈朱氏为什么具有号令宣和公司的权力和声望?
·补遗和更正(10):陈时铨(晓鳌)是创办宣和公司第一人的铁证之四
·ZT陈志娟:学习和发扬【卓琳精神】,把宣威建成【贤妻良母之乡】(2图)
●于浩成
·浩然正气长存,成仁精神永在/悼念于浩成先生!
●許良英
·挽許良英先生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法轮功
·法轮功创始人理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及跟帖
·陈泱潮给达赖喇嘛的两点重要建议
·声援高志晟,为法轮功再请命
·在瑞典哥德堡中领馆前对全体中国使领馆工作人员的喊话
·关闭新唐人和希望之声是对民主自由人权价值观的背叛
·强烈要求欧卫公司尽快在北京奥运期间开通新唐人电视
·三促欧盟敦促欧卫公司尽快开通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大陆转播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

曾节明
   
   2014-08-12 13:32:39
   
     2008年九月中旬,桂林艳阳高照,暑气未消,而已经有了早晚微凉;体制内友人密告:国保“国庆”后恐对我采取行动,胡时期不是江时期,这一次进去,就出不来了——暗示我及早远走高飞为上。

     余一介书生笔杆子,出去能做什么?犹在犹豫,及至用未装QQ的电脑,通过英国版的SKYPE与陈泱潮前辈连日密商,这才下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的决心。
     遂取陈泱潮之计,借“国庆”长假出走,从云南出境,以避广西“黑名单”电脑联网(赌尚未上云南边检网黑名单,否则就听天由命了)。
     好不容易做通了妻子的工作。九月三十日中午,携妻儿登上由桂林开往昆明的特快列车,“汽笛一声摧肠断,从此天涯孤旅”。因为经南宁桂西南绕行的曲线赴滇线路,去这邻省的首府,竟然走了十八个小时。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种才到昆明。
   
     昆明秋阳灿烂,艳阳比桂林犹有过之,下了车却很有些微凉颤意,穿长袖衬衫稍嫌淡薄,空气干爽但日光很强。昆明站小而拥挤,出站就一条单行道,乱哄哄地比九十年代初的南宁站还不如;这个城市我从未造访,因此出了站两眼一抹黑:初秋的昆明灿烂而干爽,我却昏惨惨地连东西南北都辨不清。
     我订的飞曼谷航班,起飞时刻为当晚十点五十,这最后一个下午如何打发?一家四口提着大包小包,总得先找地方落脚吧?但该去哪里落脚呢?
     正茫然无措间,出口的人群中蓦地闪出个中年瘦汉,约一米七四的个子,三七分头,面色幽暗,满面风尘,他拽着一叠经典推销的册子,问我们从哪里来,并急不可耐地要推销他手中的“景点”。桂林是老牌旅游城市,街头的“野马”(即无证导游)我见多了,于是告知我们从桂林来,仅请他带我们去附近的小吃店,尝尝云南人陈泱潮老前辈推荐的云南特色小吃——“过桥米线”,并“丑话讲在前”:余事皆免劳驾了。
     一听我们是桂林人,此人竟褪去拉客的职业神情,脸上绽出一丝了亲切,他连呼老乡,与我们攀谈起来,同时带我们穿过熙熙攘攘但脏乱差的昆明火车站附近大街,去就近的一个“名店”吃米线。  此瘦汉自称姓秦,原是桂林某国营酒店的员工,数年前,酒店“改制”,绝大多数人被甩包袱,他被迫以两万元“买断工龄”。“现在(指2008年)一般地段的房价都涨到五六千一平米了,两万元能买什么?只能买个厕所喽!”他叹息说。人过中年又没了体力本钱,只有到昆明来找碗饭吃,过着没有“四险一金”的生活。好在昆明没有“创城夺标”的楷模城市桂林管得死,有一些打擦边球的空间。
     我问老秦:想不想去新马泰去打工呢?老秦答:新加坡物价高,不划算;而马来西亚、泰国工资低,也不值;而且,他已经过了出国淘金的年龄了。不愧是老字号“野马”,随着我这一问,老秦的敏感性上来了,反问:莫非你老弟此行是移民新马泰?我赶忙否认,说:在云南小玩几天,然后坐飞机去西安。。。。。。
   
     小吃店到了,与火车站只隔了两三条街。那店不小,一楼当街,能容几十人的座位,规模与桂林的“味香馆”相仿。我有意请老秦吃一碗米线,但他谢绝了,“过桥米线”上桌后,老秦坐下继续聊了一阵,见我们无意其他项目,便起身离去,离去前,特意给我他的手机号,嘱咐说:有事要帮忙,尽管找他。我递上十元钱小费,他坚辞不受。
     这“云南米线”主要成份是米粉和鸡汤,有几片零星的香菇和鸡丁,其口味实际上不如桂林米粉,但汤有特色,回味绵绵。正吃间,突然想起还有整个下午的时光要打发,我一家三口拖着睡眠不足的疲累身子,不找个地方先落脚是难以忍受的。但是,去哪里落脚呢?这年头,昆明的环境应该不比广州险恶,但宰客的陷阱必然也是处处的。
     于是拨打老秦的手机。大概是尚未走远,老秦五分钟之内即返回。从昆明的“味香馆”出来,他带我们去就近的一家宾馆落脚。那宾馆距“味香馆”仅两条街远,大堂既不堂皇也不干净,房间的设施条件若在桂林根本上不了台面,厕所也脏兮兮,但是里面,仍然比后来在曼谷见过的好些门厅堂皇的宾馆强。
     老秦得知我们不过夜,喜出望外,迫切要求我走时不要退房,他要带两个客人晚上来住,我缴的的酒店押金他付给我。由于乡情外加他的热情,这一利他不损己的要求,我当然不能拒绝,老秦不愧是老字号“野马”,在接风老乡时顺手挣得八十元以上(房费八十元)。再别时老秦告诉我:昆明机场离市区只有十分钟的士路程,下午尽管去玩。
     那宾馆一面临商业街、另一面靠一条满是摊点、排档、餐馆的饮食街。虽然不是安静之所,但要比没地方落脚要强太多,“在家千般好,出门半日难”,经过一日一夜的奔波劳顿,有任何一张席梦思靠一靠,几乎都要胜过五星级的宾馆。于是洗漱一番,酣然小睡片刻,便携妻子和七岁的儿子,出门去游老云南陈泱潮先生推荐的昆明代表景点。
   
     走在这这明媚的艳阳下,儿子很新奇,反正不用上幼儿园;妻子铅云满面,就差哭出声来,想到这一幕我今天也不得安宁,因为是我还得她放弃了财务主管的职位,放弃了她已成就和熟悉的一切。
     问了两部的士,才得知滇池太远,来回路上就至少要两个小时,有误机的危险,只有放弃;于是就打的前往就近的翠湖公园,顺便游公园附近的圆通山昆明动物园。
     四十岁左右的女司机,像是本地人,人还算诚实,路线选择和里程碑跳得都靠谱,她似乎对生活相当满意,并在谈话中否定着一切对昆明不利的问话,这与北京的士司机大相径庭。
     翠湖公园的正门是个类似于“中华门”的牌坊建筑,民族味是极够浓了,就是太落俗套,没有一丝创意。正值“国庆”黄金季节,人流熙攘,在正门前留影都麻烦。翠湖果如其名,湖畔高大榆树迎风微拂,点缀其间的柔柳柔姿摇曳,如芭蕾舞女在俊男群中曼舞,在初秋纷呈的暖绿色调中,枝叶和湖水都显得特别澄澈,澄澈得有挥袖远行的感觉,就如同暖阳透过轻纱的绿袖。
     啊,故国啊,临别之际,你为什么变得这样可爱难舍呢?只是“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翠湖公园与圆通山景区连成一片,道边的草坪和水泥花圃围栏,如同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桂林,草是那种粗茎叶南方土草,而不是因在南方难存活难护理而娇贵有加的“台湾草”(欧洲草),虽土气,但显得亲切和生机蓬勃,在这里许多地方,你可以随意“踏青”,躺下来与草坪融为一体,而现在桂林七星公园的欧草草坪,是严禁入内的。比之桂林,公园之外也相仿,这摊贩活跃的昆明市区,虽显得老旧脏乱,却亲切和生机盎然。
     翠湖公园的步行道,没有桂林七星公园道上穿梭不已的电动游览车的骚扰,因而是纯然的步行道,这一波波涌在道上的步行客,衣着也比桂林的游客普遍土旧许多,大概许多是云南乡县之民,凑“黄金周”的热闹上省城来一游。
     于质朴和土旧当中,这公园少了好几分妖邪戾气:比如这园中小小的有轨“过山火车”,外观是一条大青虫,亲切而童趣,而桂林七星公园儿童乐园的有轨火车,是一条巨大的红龙,名曰“滑行龙”,暮色中远望,那伏卧在林中的大红龙显得尤为恐怖,那呲牙咧嘴暴突着眼蓄势腾空的形状,好象随时要飞出来撕碎你。
     但妻子拥着儿子在“大青虫”中的表情,却如梦魇般地挥之不去:她脸色苍白,嘴角下撇,双眼失神,那是一副准备从叠彩山上跳下去的神情。
   
     位于圆通山的昆明动物园,至少有三个桂林动物园那么大,一圈看下来,直走得两腿发软。比之桂林动物园,昆明动物园的主要特色,莫过于大象了。时近傍晚,那铅灰色慵懒地踱进开着门的仓房内,蹲坐着嚼草料,另一头有獠牙的公象,已在另一座仓房躺下了;这象的肤色,比我后来在曼谷看到的为浅;同时亚热带的红土,这昆明的泥土也不似桂林红土的砖红色;初秋时节落日的余晖,在天际染出暖色纷层的晚霞,由金色向粉色平滑过渡,余晖下云南高原棕红色的泥土,与泛着金粉光泽的褚红色大象,构成了一幅任何大师都无法完全再现的经典油画。
     其后流亡曼谷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再也没见到过这样优美的大自然杰作。这大抵是因为曼谷维度太低,日光太硬而缺乏层次感;摄影所需的层次感,以纬度三十度左右为最佳,在中国,相当于杭州、上海、南京、武汉、成都一线。
     由动物园出来,本想再游圆通寺,因时间之忧和妻子情绪极差,作罢。
     回到酒店附近后,于街头小贩处买一袋苹果、一袋柑橘,以备机上和初到曼谷之用,流动小贩用的是挂秤,付款后益觉份量可疑,赶忙去市场电子秤复秤,两代水果几乎少了两斤!回头寻时,小贩早已不见了;雪上加霜的是,所买的东西,苹果味同嚼蜡,并无苹果清香,黄橙橙的柑橘,则酸得发苦,地道是化肥和不明药物催熟的伪劣东东——这就是共产党“六十年的伟大成就”,从“礼仪之邦”坠落至坑蒙拐骗假冒伪劣之乡!
     不知不觉天已黄昏,去国的航班在当晚10:50,是东航公司由昆明飞曼谷的航班,国际航班必须提前两小时到机场,必须抓紧了。
   
     凭着感觉,就在酒店背街的一家小馆子吃饭,这一餐,就成了我一家人离开中国前的“最后晚餐”。
     这平房当街的小饭馆不足四十平米,古檀色的木桌椅还算干净,看得出生意不错,但店内并不拥挤,纯正的川味菜香撩人食欲,正在灶头火烧火燎忙活的老板夫妇应该是四川人,脸上留有山里人的质朴。
     大约两根烟的功夫,菜就上来了,我一家就在落日的余晖中吃这“最后的晚餐”,这一餐才二十多元,吃的有茭笋炒牛肉、辣子鸡丁、麻婆豆腐和酸菜汤——三菜一汤,主食要了米饭。菜做得恰到火候、鲜而不腥、香而不腻。。。米饭有新鲜二合米的清香。饭饱菜足后有八成饱的意犹未尽之感,而饭后的一碗酸菜汤,更令人回味绵绵。
     妻子在吃这餐的时候,第一次脸上有了一丝血色。她说,做菜的油不错,决不是“潲水油”做的;而我却突然想到,今后可能再也吃不到这样的饭菜,不由得在这悄然落下的暮色中怅然若失。
     果然,直至今日,我再也没有吃过这样爽的晚餐。
     天擦黑的时候老秦火急地来了,我给他一百元等他找钱,他却没头没脑地丢一句“等我一下”,霍地出门,转身下楼而去。“你去哪里!”我喊了一声,本欲追出去,但又直觉不象有诈,于是站着没动。果然,不过五分钟光景,老秦又上来了,焦烦地直嚷:“小姐好难讲话!”,他递给我一张百元钞票(住房押金)和二十元零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