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郑恩宠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中共中央巡视组到达各地,从北京、浙江、河南、河北、辽宁、陕西传来消息,中央巡视组拒见访民或不受理访民的问题。说明。习近平要韩正尽快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而只是韩正在拖拖拉拉,不作为是个谣言。对此类谣言官方是不会清除的,对他们来说是多多益善。
    对此类谣言,上海的有些访民领袖为何要失语呢?证明一点,上海的许多访民领袖基本素质很差,品行也不良。看看,美国是如何给他们政治避难或发绿卡?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4年8月5日星期二
    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纪实(图)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陕西访民获得信息,从7月31日起,中央巡视组在陕西省信访局大厅开始接待举报和投诉。开始访民们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前都曾多次听说中央调查组、巡视组、检查组到陕西来,但是不管他们如何盼望、打听、努力,都没有能够见上中央调查组、巡视组的官员,今天他们终于有机会能够见上中央巡视组的官员了,能够中央派来的官员反映冤情,似乎就像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希望,访民门们就从各地赶到西安,求见中央巡视组官员。
   
   以下是几位陕西访民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冤情的实录:
   
   李启红:我是7月31日听说中央巡视组在省政府接待访民投诉的,31日下午4点多,我和我母亲曹秀琴就赶到省政府信访局,当时要求中央巡视组接见的访民还不多,我排队领到的是38号,很快就轮到我进去了。信访大厅门口有个“中央第七巡视组”的牌子,进到接待室内,见有两个接待官员,我们在椅子上坐下后,两位官员没有向我们介绍他们的姓名和身份,看了我们的《身份证》,接受了我们交给他们的纠纷反映案情的书面文字材料,我和我母亲用最简短的话介绍了我们的冤情。其中一个官员问我们:“你们主要告谁?”我和我母亲异口同声回答:“告镇领导人唐碧伟。”这个官员在登记表上写了几个字。另一个官员坐在电脑旁,没有说话。接着,问话的官员就叫我们离开,我母亲和我不由自主地说:“我们见一次中央来的人不容易,多少年了,有冤无处申……”还想再补充几句,但这个官员就叫下一个求见者了。我们只好退出接待的办公室。整个接待我们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封西霞:中央巡视组8点半开始接待举报投诉,我在8月1日不到7点就赶到了省信访局,已有近百人聚集在大门外,有个体投诉的,也有集体多人投诉的,我领到了19号,9点多就进去了。接待室门上没有接待单位的牌子,室内有两个接待官员,他们没有佩戴身份卡,也没有进行自我介绍。我先介绍了我的姓名和工作单位,让接待官员看了我的《身份证》,简单概述了我的案情,接着交给他们有关的文字材料,一个装订成的大本子和四张单页。我接着说:“我所在的国棉四厂车间领导,随意克扣工人工资,延长工作时间不给报酬,非法剥夺了工人的吃饭时间,我向厂领导如实反映车间领导的侵权事实,却遭到车间和厂领导的合伙打击报复,工资减半、不给调工资还加重我的工作量,为了整治迫害我,还诬陷我旷工、违反计划生育。我根本就没有旷工,当时还没有结婚,怎么能违反计划生育呢?”一位接待官员说:“你快点,后边人多,还等着呢。”我说:“我见一次中央巡视官员不容易,我遭迫害、上访二十多年了,让我把主要情况说清楚。”这位官员说:“好了好了,赶紧走吧。”我只好离开接待室。我在接待室里总共五六分钟,连坐也没坐,接待的官员没有提问,也没有做记录。
   
   李启红、曹秀琴、封西霞等访民:8月1日10点多的时候,陕西省信访局大门外道路两侧已聚集了上千的举报投诉者,把马路都堵了,车辆无法通行,调来许多警察维持秩序,疏通道路。被接待过的人出来讲述接待的经过,没有进去的投诉者围拢来边听边询问边议论,有人说,接待室既不挂接待单位的牌子,接待官员也不佩戴中央巡视组成员的牌子,不做自我介绍,这个中央巡视组可能是假的,中央巡视组住在陕西宾馆。议论来议论去,到中午时,举报投诉者都纷纷赶到陕西宾馆。
   
   陕西宾馆大门外向东和向北的两条马路,早已停满了警车和截访的车辆,距大门几百米,就守候着各市、区、县、街道办的截访人员,一发现本辖区的上访人员,一拥而上,连拉带拖,塞到车里就拉走了。我们不要说见中央巡视组的人了,连陕西宾馆的大门跟前都到不了。就像每年在陕西宾馆开“两会”,我们到陕西宾馆要求见人民代表反映冤情的情形和结果一样。
   
   后来我们得知,这次中央巡视组接待举报、投诉,主要针对省级领导班子成员和下一级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的问题,重点是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问题,像广大人民群众急切反映的违法征地拆迁、公检法贪赃枉法、非法集资诈骗、侵害劳工权益等等严重问题,都不在这次中央巡视组受理的范围。我们感到看到的希望又非常渺茫了。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上午9:23
(2014/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