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郑恩宠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我个人投李化平先生一票,我与李化平先生并不认识,或许作为旁观者,问题可以看的比较清。对一个人或事的评价,让公众去评价才符合事实。由自己的亲友或生活圈的人,在网上不断发文认为某某是维权英雄、维权人士,上海的维权局面是某些人打开的,那只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往往表达自己的一种情绪,而不是反映事实的本身。
    上海有部分访民说,上海没有一个律师敢站出来说话,那么张雪忠律师不是上海律师吗?杨绍刚律师不是上海律师吗?斯伟江律师不是上海律师吗?张培鸿律师不是上海律师吗?上海的案件请上海的律师,律师办案的车旅费、通讯费、食宿等费用可节省。
    请外地的律师增加的律师费由当事人自己承担,全世界都是一个原则。所谓法律援助,是政府收了国民的税收后,拿出钱来为困难的当事人提供的法律援助。
    上海的访民70%家庭的收入不亚于律师,到哪儿去得到援助?有的访民家庭操办婚事,就化几十万,有的还时常去旅游。有上海的访民,中国政府的法律援助申请不到,就攻击律师不愿提供免费服务,大喊国际援助,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无知或骗子的行为。国际援助要援助比上海部分访民更困难的人,这是国际援助的宗旨和初衷。我作为一个上海市民,有责任揭露这种骗子行为。
    有人自称,自己是上海的法律顾问,你的法律顾问是如何当的?自己也是无知,却去误导别人?真是害人不浅!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雪忠:“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李化平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辩护词
   (博讯2014年08月04日发表)
   
    (一)
   
    2013年2月27日,四名合肥警察来到琥珀小学,当着众多学生和老师的面,将在此就读的张安妮带离学校,送往派出所。当天,她和她爸爸张林,被警方一起遣送回蚌埠,自此失去了在合肥读书和生活的机会。小安妮很喜欢琥珀小学的的氛围。这里的同学,不知道她父亲是“六四分子”,不会对她另眼相看。
   
    李化平先生从网上得知了“安妮事件”。他觉得,合肥警方不能因为张林参与过六四学运,就剥夺他在合肥生活的权利,更不能株连他不到十岁的女儿。他认为,小安妮可否在琥珀小学就读,是学校和学生(及家长)之间的事情,合肥警方没有权力插手。警察直接将小安妮从学校带走,不但是违法的,而且是野蛮的。为了帮助小安妮回到琥珀小学读书,他决定前往合肥。
   
    李化平来到合肥后,除了和张林等人到琥珀小学交涉,和陈云飞两人一起到合肥市公安局、安徽省公安厅反映情况,还和十几位公民在市府广场为小安妮祈祷。他的这些努力,非但未能帮小安妮争得复学的机会,反而给自己带来了入狱的厄运。
   
    但李化平先生并未因此感到沮丧,更没有因此感到后悔。他坦然面对自己遭受的迫害与磨难。过去几年里,他一直都在争做一名新公民,努力为社会公义和国家进步尽一份心力。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他相信自己的付出,绝不会白费。他相信圣经上所说的,“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
   
    (二)
   
    尽管李化平先生做好了因义入狱的准备,但作为他的辩护律师,我仍要从事实和法律上表明:当事人在琥珀小学、在公安机关门口,以及在市府广场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正当合法的公民表达,根本不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1、在琥珀小学的交涉。
   
    (1)琥珀小学位于翠竹园小区之内,而翠竹园小区是有围墙的私人住宅小区。因此,琥珀小学门口和小区中心广场,都不算是公共场所。假使当事人的行为扰乱了琥珀小学的教学秩序,那也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问题,而是扰乱社会秩序(教学秩序)的问题。
   
    (2)实际上,本案中的视频和图片证据均表明,当事人的行为一直理性、平和,根本没有扰乱现场的秩序,更不存在情节严重的问题。琥珀小学的教学秩序,并未因为当事人的行为而受到任何破坏。现场也未出现任何人员丧亡、建筑物毁坏,或公私财物受损的情况。
   
    (3)当事人并未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公诉人提供的视频证据表明,当事人并未与任何警务人员发生争执。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合肥警察董立华身穿便衣,未表明警察身份,在琥珀小学挑起争执,李化平则极力劝解和隔开争吵者。在一年之后,检方拿出董立华的警官证,说李化平阻碍警察依法执行职务,这完全属于颠倒黑白,枉法指控。
   
    2、在合肥市公安局、安徽省公安厅大门边举牌、搭帐篷过夜。
   
    (1)无论是举牌,还是搭帐篷过夜,都只有李化平和陈云飞两个人,根本不存在聚众的问题。
   
    (2)两人的行为并未扰乱现场的秩序。公诉人指控他们的行为,影响了相关单位人员的进出,但视频和图片证据表明,他们的行为发生在机关大门边上,根本不可能影响机关人员的进出。退一步来讲,就算机关人员的进出受到影响,那也不是是否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问题,而是是否冲击国家机关的问题。
   
    3、在市府广场的祈祷。
   
    广场本来就是供公众活动的场所。李化平等十几位公民没有起哄闹事,没有惊扰他人,只是安静地为一名女孩就学而祈祷。检察机关将这种完全正当、合法的行为,当作犯罪起诉到法院,这种荒谬绝伦的做法,可以说是对法律和智商的双重亵渎。何况,烛光祈祷活动只持续了十来分钟,期间没有任何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前来干预,因此不存在“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情节。
   
    另外,起诉书提到的绝食行为,属于当事人处分自己身体和表达个人意愿的行为,也不存在犯罪的问题。因为,所谓犯罪行为,是指各种危害他人和社会的行为;而一个人让自己的身体,在一定的时间内处于饥饿状态,并不会对他人或社会造成任何危害。
   
    (三)
   
    我相信,上述辩护意见足以表明,我的当事人李化平先生,根本就没有犯罪。但我却不大相信他能获得无罪判决。因为我明白,在这种纯属政治迫害的案件中,法律和事实都是毫无作用的。实际上,只要法律稍微有些作用,警方的立案和检方的起诉,都不可能会发生。
   
    我知道,在这个案件中,真正有罪的不是我的当事人,而是那些明知他没有犯罪,却依然执意要迫害他的警察、检察官,以及幕后的决策者。我也知道,即将前往监狱服刑的,不会是有罪的迫害者,而会是无罪的受害者;可以说,在这个公义不彰的国家,四处都是有罪的,在迫害有义的。
   
    但我更知道,因为李化平及其同仁的努力和付出,这种不公正的局面,很快就会走到尽头!
   
    张雪忠 律师
    2014年7月30日
   
    [附]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 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来源:作者微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08/201408040756.shtml)
(2014/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