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郑恩宠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小土豆:我所认识的常伯阳父女(图)
   
   [日期:2014-08-17] 来源:参与 作者:小土豆(@xiaolubanbi)


   
   
   
   
    (参与2014年8月16日讯)今天刚刚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有关常伯阳律师的女儿——常若羽的访谈录。读着读着,随着一段段文字进入我的眼中,若羽姐那张久违的笑脸,也仿佛浮现在了我的面前:
   
    脸盘还是那么小,下巴还是那么的尖(经常让我在背后悄悄的嫉妒),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还是和她爸爸常律师的一模一样。
   
    我们姐妹俩,已有半年多未见面了。如今,她父亲已入狱近百天了,而她和她母亲却为了躲避警察找麻烦而漂流到了海外。尽管如此,若羽姐还是那副模样。自信,阳光,坚强。几个月的苦难,似乎没在她脸上留下一丝印记。她仿佛依然坚强地挺立在这个对她而言凶多吉少的城市里,像个战士,哦……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父亲的战友”。
   
    也许常律师一家早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有所心理准备,可对我来说,朋友父亲的入狱,却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打击。因为我做梦都无法想像得出我所认识的虔诚的基督徒律师常伯阳会去犯罪,会变成国家的囚徒。
   
    常律师是河南省非常著名的公益律师,多年来,他的名字经常因得奖而出现在媒体上。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而我却因在常律师领导的民间非政府公益机构“亿人平”里做过一周时间的志愿者,所以有幸亲眼看到过他,也亲耳听过他说话。
   
    常律师是个非常谦和低调的长辈,他毫无任何架子,尽管他是亿人平的领导,但是,当每次开会大家互相争着发表自己见解、表现自己时,他却默默无声地坐在一旁认真倾听大家的发言。即便他有时也会插入几句话,但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盛气凌人的语气。
   
    常律师虽然严肃朴素,但是也非常幽默。比如,他偶尔会在工作时突然对着电脑自言自语地冒出一两句河南话:
   
   “我也做了不少事儿,新浪也应该给我加个V啊!……”
   
   常律师还是个充满了爱心的长者,在我2012年7月底那短短一周时间的亿人平义工经历中(我与其说是在做义工,倒不做说是给他们添麻烦),常律师每天都像父亲一样细心照顾我,比如,午餐时间一到,他就悄悄给我买来了午餐。
   
    当然,常律师更是若羽姐姐心中的好父亲,他既疼爱若羽姐,给她买了一个苹果手机,但又当着我们的面说:“若羽的iphone我最想要了,哪天我一定要夺过来”。我一度最羡慕若羽姐能有这么一个好的父亲。
   
    当我此时坐在电脑屏幕前,一点一点敲着上面的这些字时,记忆中常律师的点点滴滴记忆,就像洪水一样向我扑来,我不由得两眼湿润,鼻子发酸。
   
    虽然我在常律师身边,以及郑州亿人平仅仅只待过短短一周时间,但我却那里学到了很多很多。因为我没想到,在臭名昭著——一向名声很坏的河南省,竟然有着这么一个帮助别人不求回报的机构。这里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就像上帝派来的使者一样,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公益,比如,免费帮助残障人士、乙肝患者,以及其他各种社会底层人群打官司。他们案头高高摞起来的一个个案件的卷宗,让我光整理案件名字,就头晕眼花了好多天。老天爷,他们难道是永动机吗?而那些马不停蹄忙碌着的亿人平的工作者们,通常是累了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随便凑合一夜。
   
    我通过翻墙看到了常伯阳律师被抓后铺天盖地的报道。他的犯罪帽子被变更了好几顶,什么“扰乱社会秩序罪”呀,什么“寻衅滋事罪”呀,什么“非法经营罪”呀等等。但我再查了一下常律师所代理过的案子,我都怀疑是不是警察太嫉妒常律师了,所以才把他抓走的。 事实上,若羽姐姐的父亲常伯阳律师,他因和郑州十君子案的其他人一起参加了一个祭奠六四死难者的事件而被抓捕的。我想来想去,和平与公开纪念一下20多年前的一个不应发生的悲剧,这究竟是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这又能有什么罪过呢?在我们学校的课堂中,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在我国的各种媒体上,“八九六四”学生运动遭到政府的完全封锁,好像那一年的那一天,这个惨案根本就没发生过似的。为什么会封锁?是害怕,还是害羞?我这个出生在九十年代末的人,尽管没能亲身经历八九运动,但从政府每年不惜一切代价地封锁消息,防止人们纪念它的举动中,也能想到当年政府犯下了多么愚蠢与残忍的错误。如果因为这个原因把常律师抓了进去,那就太荒诞了。
   
    不仅常律师是个大好人、大善人,和他一起入狱的其他人都是河南好人,都是我们国家最好的公民。将这样的人抓进监狱,难道不是对我们这个正在实现美好梦想的国家的一种犯罪吗?常律师的腾讯微博上写道“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这里并肩”。常律师用自我牺牲的精神去,践行了他的基督教信仰,也荣耀了他所信仰的上帝。
   
    倘若有人问我:“作为一个16岁的高中生,你怎么看待常律师被捕这一事件?”我的答案将会是这样的:
   
    我认为这绝对是冤案,抓捕这样的人是一种犯罪。我不仅理解他们,同情他们,支持他们,而且还很羡慕他们,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像他一样。感谢政府,帮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了我身边人的伟大之处。
   
    我只和常律师相处过几天,而相处最多的是还他的女儿——常若羽。若羽姐太优秀了,时常把我吸引得团团转,她的一点一滴行为都让人感觉与众不同。
   
    刚和她认识的两天,一起出门买冰激凌吃。那天下着大暴雨,我俩挤在一把伞下。路边有个人推着一个老人停在那里,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但我唯一记得那个老人和推车人很无助的表情。我虽然看到了,但我本能的无视了这一幕,若羽姐却从雨伞下跑出来,特别着急的问那个叔叔:“需不需要帮助。”我一愣,还以为自己到了美国——竟然有人这么热心关心陌生人。
   
    后来才发现这个个子虽然小小,但热情度极高的姐姐是这么“好管闲事”,她竟然会为了学校运动会中同班同学无人积极报名没有集体感而愤愤哭泣。真是新奇了,在我们学校,大家一般都自己只顾着自己,哪想到了什么所谓的集体,运动会就是做作业的好时光嘛。为了争第一名,多少人想尽办法在试卷上伪造老师笔迹改动分数,背地里违背教育局规定请学校老师单独在外面授课补习。在我们学生的圈子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今新鲜极了,我头一次看到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
   
    若羽姐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你只要想出个什么做公益的好点子,不管可不可行,她都会热情度极高。去年暑假,我在美国的一个深夜,她突然说有事找我,紧接着就听到她从skype里传来的兴奋的声音。“我准备去西藏做一年的志愿者,现在想问你愿不愿意一起去。我妈准备把工作辞了,在那里找个工作照顾我们。你现在说,愿不愿意?”这姐姐,为突然想到了的这么绝佳的做志愿的好主意音调都有点颤了。光听她那一腔特别纯的热情的劲头,我当时也被带动的激动的发抖,颤抖的也没想到这事儿极小的可能性。最后还是被邀请我来美国的冯娜阿姨冷静的分析了一通,我俩才平静下来。但若羽姐的热情不会被浇灭,紧接着,我提出的想做一个关于方言的调查和一个关于教育公平的调查又引起了她的兴趣。我作为邀请她和我做项目的人,自己还没猴急猴急的说赶紧见个面商量一下这个活动怎么做,她就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打来催我出来商量。最后还一个电话通到了我妈那里,把我妈说了,最终把放我出来了。连我妈成天都对小常佩服得要死。“这孩子做公益的热情劲儿,真是你没有的。”哎呀,小常简直受她爸爸传染了,咋也跟个永动机似的。
   
    2013年8月,我在美国参加了冯娜阿姨母子筹备的非暴力主义者协会的一个活动。我通过skype把这个组织的章程发给了常若羽,她对这个组织的宗旨和理念都非常认同,我没费什么口舌她就欣然同意加入。
   
    关于常伯阳父女,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但是,那堵布满了高压电网的大墙,却一次又一次让我的思绪莫名其妙地短路。其实,它再高再厚,也无法阻挡得住我对常伯阳律师那父女般的情感;同时,它也休想用恐惧来拉开我与若羽姐的姐妹友情。
   
    我心中的常伯阳父女,他们永远不会倒下。不仅若羽姐是她爸爸的战友,我也愿做他们父女的战友,并因此引以为傲。
   
    今天是常伯阳律师的生日。隔着高墙和电网我想深情地对他说一声:亲爱的常叔叔,尽管你还欠我一张做义工的证明,但我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
   
    2014/8/16于郑州
(2014/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