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郑恩宠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小土豆:我所认识的常伯阳父女(图)
   
   [日期:2014-08-17] 来源:参与 作者:小土豆(@xiaolubanbi)


   
   
   
   
    (参与2014年8月16日讯)今天刚刚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有关常伯阳律师的女儿——常若羽的访谈录。读着读着,随着一段段文字进入我的眼中,若羽姐那张久违的笑脸,也仿佛浮现在了我的面前:
   
    脸盘还是那么小,下巴还是那么的尖(经常让我在背后悄悄的嫉妒),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还是和她爸爸常律师的一模一样。
   
    我们姐妹俩,已有半年多未见面了。如今,她父亲已入狱近百天了,而她和她母亲却为了躲避警察找麻烦而漂流到了海外。尽管如此,若羽姐还是那副模样。自信,阳光,坚强。几个月的苦难,似乎没在她脸上留下一丝印记。她仿佛依然坚强地挺立在这个对她而言凶多吉少的城市里,像个战士,哦……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父亲的战友”。
   
    也许常律师一家早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有所心理准备,可对我来说,朋友父亲的入狱,却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打击。因为我做梦都无法想像得出我所认识的虔诚的基督徒律师常伯阳会去犯罪,会变成国家的囚徒。
   
    常律师是河南省非常著名的公益律师,多年来,他的名字经常因得奖而出现在媒体上。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而我却因在常律师领导的民间非政府公益机构“亿人平”里做过一周时间的志愿者,所以有幸亲眼看到过他,也亲耳听过他说话。
   
    常律师是个非常谦和低调的长辈,他毫无任何架子,尽管他是亿人平的领导,但是,当每次开会大家互相争着发表自己见解、表现自己时,他却默默无声地坐在一旁认真倾听大家的发言。即便他有时也会插入几句话,但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盛气凌人的语气。
   
    常律师虽然严肃朴素,但是也非常幽默。比如,他偶尔会在工作时突然对着电脑自言自语地冒出一两句河南话:
   
   “我也做了不少事儿,新浪也应该给我加个V啊!……”
   
   常律师还是个充满了爱心的长者,在我2012年7月底那短短一周时间的亿人平义工经历中(我与其说是在做义工,倒不做说是给他们添麻烦),常律师每天都像父亲一样细心照顾我,比如,午餐时间一到,他就悄悄给我买来了午餐。
   
    当然,常律师更是若羽姐姐心中的好父亲,他既疼爱若羽姐,给她买了一个苹果手机,但又当着我们的面说:“若羽的iphone我最想要了,哪天我一定要夺过来”。我一度最羡慕若羽姐能有这么一个好的父亲。
   
    当我此时坐在电脑屏幕前,一点一点敲着上面的这些字时,记忆中常律师的点点滴滴记忆,就像洪水一样向我扑来,我不由得两眼湿润,鼻子发酸。
   
    虽然我在常律师身边,以及郑州亿人平仅仅只待过短短一周时间,但我却那里学到了很多很多。因为我没想到,在臭名昭著——一向名声很坏的河南省,竟然有着这么一个帮助别人不求回报的机构。这里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就像上帝派来的使者一样,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公益,比如,免费帮助残障人士、乙肝患者,以及其他各种社会底层人群打官司。他们案头高高摞起来的一个个案件的卷宗,让我光整理案件名字,就头晕眼花了好多天。老天爷,他们难道是永动机吗?而那些马不停蹄忙碌着的亿人平的工作者们,通常是累了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随便凑合一夜。
   
    我通过翻墙看到了常伯阳律师被抓后铺天盖地的报道。他的犯罪帽子被变更了好几顶,什么“扰乱社会秩序罪”呀,什么“寻衅滋事罪”呀,什么“非法经营罪”呀等等。但我再查了一下常律师所代理过的案子,我都怀疑是不是警察太嫉妒常律师了,所以才把他抓走的。 事实上,若羽姐姐的父亲常伯阳律师,他因和郑州十君子案的其他人一起参加了一个祭奠六四死难者的事件而被抓捕的。我想来想去,和平与公开纪念一下20多年前的一个不应发生的悲剧,这究竟是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这又能有什么罪过呢?在我们学校的课堂中,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在我国的各种媒体上,“八九六四”学生运动遭到政府的完全封锁,好像那一年的那一天,这个惨案根本就没发生过似的。为什么会封锁?是害怕,还是害羞?我这个出生在九十年代末的人,尽管没能亲身经历八九运动,但从政府每年不惜一切代价地封锁消息,防止人们纪念它的举动中,也能想到当年政府犯下了多么愚蠢与残忍的错误。如果因为这个原因把常律师抓了进去,那就太荒诞了。
   
    不仅常律师是个大好人、大善人,和他一起入狱的其他人都是河南好人,都是我们国家最好的公民。将这样的人抓进监狱,难道不是对我们这个正在实现美好梦想的国家的一种犯罪吗?常律师的腾讯微博上写道“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这里并肩”。常律师用自我牺牲的精神去,践行了他的基督教信仰,也荣耀了他所信仰的上帝。
   
    倘若有人问我:“作为一个16岁的高中生,你怎么看待常律师被捕这一事件?”我的答案将会是这样的:
   
    我认为这绝对是冤案,抓捕这样的人是一种犯罪。我不仅理解他们,同情他们,支持他们,而且还很羡慕他们,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像他一样。感谢政府,帮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了我身边人的伟大之处。
   
    我只和常律师相处过几天,而相处最多的是还他的女儿——常若羽。若羽姐太优秀了,时常把我吸引得团团转,她的一点一滴行为都让人感觉与众不同。
   
    刚和她认识的两天,一起出门买冰激凌吃。那天下着大暴雨,我俩挤在一把伞下。路边有个人推着一个老人停在那里,具体发生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但我唯一记得那个老人和推车人很无助的表情。我虽然看到了,但我本能的无视了这一幕,若羽姐却从雨伞下跑出来,特别着急的问那个叔叔:“需不需要帮助。”我一愣,还以为自己到了美国——竟然有人这么热心关心陌生人。
   
    后来才发现这个个子虽然小小,但热情度极高的姐姐是这么“好管闲事”,她竟然会为了学校运动会中同班同学无人积极报名没有集体感而愤愤哭泣。真是新奇了,在我们学校,大家一般都自己只顾着自己,哪想到了什么所谓的集体,运动会就是做作业的好时光嘛。为了争第一名,多少人想尽办法在试卷上伪造老师笔迹改动分数,背地里违背教育局规定请学校老师单独在外面授课补习。在我们学生的圈子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今新鲜极了,我头一次看到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
   
    若羽姐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你只要想出个什么做公益的好点子,不管可不可行,她都会热情度极高。去年暑假,我在美国的一个深夜,她突然说有事找我,紧接着就听到她从skype里传来的兴奋的声音。“我准备去西藏做一年的志愿者,现在想问你愿不愿意一起去。我妈准备把工作辞了,在那里找个工作照顾我们。你现在说,愿不愿意?”这姐姐,为突然想到了的这么绝佳的做志愿的好主意音调都有点颤了。光听她那一腔特别纯的热情的劲头,我当时也被带动的激动的发抖,颤抖的也没想到这事儿极小的可能性。最后还是被邀请我来美国的冯娜阿姨冷静的分析了一通,我俩才平静下来。但若羽姐的热情不会被浇灭,紧接着,我提出的想做一个关于方言的调查和一个关于教育公平的调查又引起了她的兴趣。我作为邀请她和我做项目的人,自己还没猴急猴急的说赶紧见个面商量一下这个活动怎么做,她就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打来催我出来商量。最后还一个电话通到了我妈那里,把我妈说了,最终把放我出来了。连我妈成天都对小常佩服得要死。“这孩子做公益的热情劲儿,真是你没有的。”哎呀,小常简直受她爸爸传染了,咋也跟个永动机似的。
   
    2013年8月,我在美国参加了冯娜阿姨母子筹备的非暴力主义者协会的一个活动。我通过skype把这个组织的章程发给了常若羽,她对这个组织的宗旨和理念都非常认同,我没费什么口舌她就欣然同意加入。
   
    关于常伯阳父女,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但是,那堵布满了高压电网的大墙,却一次又一次让我的思绪莫名其妙地短路。其实,它再高再厚,也无法阻挡得住我对常伯阳律师那父女般的情感;同时,它也休想用恐惧来拉开我与若羽姐的姐妹友情。
   
    我心中的常伯阳父女,他们永远不会倒下。不仅若羽姐是她爸爸的战友,我也愿做他们父女的战友,并因此引以为傲。
   
    今天是常伯阳律师的生日。隔着高墙和电网我想深情地对他说一声:亲爱的常叔叔,尽管你还欠我一张做义工的证明,但我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
   
    2014/8/16于郑州
(2014/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