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郑恩宠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转载来源:参与
    蓝无忧:我眼中的常伯阳律师(图)
   
   [日期:2014-08-16] 来源:参与 作者:蓝无忧
   


   (参与2014年8月16日讯)无忧按:今天(8月15日)是常伯阳律师的45岁生日。作为常律师的朋友和未拜师的学生,我祝他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我早想写写自己眼中的“郑州十君子”(实为十二人),一直未成。日前看到于方强的文章,以及有朋友发起“我眼中的常伯阳”征文,决定先写一下常律师。
   
    常伯阳律师被抓已经两个半月以上了。5月26日是郑州公民群体的黑色一天,不断有熟悉朋友被抓的消息,常律师作为他们的朋友也好,作为他们的委任律师也好,当晚和次日马不停蹄奔走交涉。27日凌晨他在微信上说,“形势非常残酷,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最近身体出了一些问题,在家休息。”但他没有休息的机会,这天晚上他也“被带走”(关于“被带走”一词的暧昧高深,于方强《我眼中的常伯阳》有精彩分析。又,方强此文堪称常律师正传,极好,我只是补充一些只鳞片爪的个人印象。既是印象,个别细节便可能不尽准确,识者见谅)了。
   
    常律师是河南人权律师(广义的,含维权、公益律师)的带头大哥。“带头”两个字,他当得上。十余年的律师执业生涯,不避风险、不计名利、追求正义、风骨凛然,影响了不少同行。方强写了常律师如何从商海才俊转到人权律师这一行。九十年代,二三十岁的他经营企业,一度资产百万,春风得意,但后来改学法律。做律师对他来说,显然不只为挣钱,而是一种人生追求。如果挣钱,经商固然起伏不定,但风险能有多大呢?顶多折了本,破了产。常律师接手过不少人权案件,法轮功(常律师称之为信仰案件)、组党(郭泉新民党)、新公民案……普通律师认为有风险的案子,常律师平常心以对。常律师办过的维权和公益案件就更多了,丙肝乙肝艾滋病反歧视、被精神病、强拆维权、天价过路费、小学生卖淫……希望有人能全面列举一下。
   
    我认识常律师,比认识“十君子”其他人要早一些。大概十年前,单位的一个案件,我代理被告,常律师代理原告,我对这个黑瘦矮小的律师并没有特别印象,挺朴实的。后来陆军先生反乙肝歧视,在郑州设法律咨询热线,我作为志愿者见到了同样是志愿者的常律师。2006年12月,益仁平机构在北京成立,常律师是理事。益仁平成立以来,在健康维权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后来它的郑州办公室单独工商注册为郑州亿人平中心,常律师任法定代表人。此番以非法经营罪逮捕常律师,郑州亿人平的账户遭封及工作人员被传唤,预示着当局不仅打压人权律师和活跃公民,而且战火延烧到益仁平这样的NGO。
   
    前两年,我是郑州同城饭醉的一个热心召集者。常律师只要有空,大都会参加,而且他喜欢带朋友。常律师带来过维权的同学,带来过有良知的官员,带来过案件当事人……同城饭醉不是吃吃喝喝,当然也不是结党结社,而是公民交谊的平台。公民不是抽象的,是具体的,有血肉的,是每个不甘心做屁民的人。如今几乎每个人都是网民,而1000个网民可能只有100个热心社会公共事务,而这100个人可能只有10个人愿意来到现实中,这10个人在现实中声气互通,也许就能做点有益的事情。常律师接地气儿,有影响力,对郑州公民群体的成长有突出贡献。
   
    常律师是有信仰的人。他对法律(自然法)的信仰就不用说了。他曾说过,他代理的不少信仰案件,法轮功学员往往零口供,这让他感到震撼。我们知道,在强大的党国专政机器面前,一个嫌犯能做到零口供,这需要多么强大的灵魂,甚至还需要多么耐打的肉体啊。常律师曾迷茫和苦闷,2008年信仰上帝,这给他很大的心灵支持。我曾和他一起去教会,虽然我不信教,但那种气氛让人有一种友爱如一的感觉。他这次进去,虽然至今未获会见辩护律师,但迹象显示他很可能亦是零口供。有朋友曾在看守所中与他偶遇,老常说:“为正义而坐牢是光荣的。”有对上帝的信仰,有对正义的坚持,常律师何忧何惧?俯仰无愧天地,常律师有是哉。
   
    常律师的女公子常若羽,是他的心头肉、掌中珠。若羽聪明灵慧,令人喜爱,但尤为难得的是从小有独立见解。常律师曾讲他女儿,初中时有一次和同学在楼道看到法轮功内容的宣传单,同学大惊小怪,“咱报案吧”,若羽说,“关你什么事?”还有一次和同学参加一个涉外的活动,其同学听到人家说中国不好,竟然难过得哭了,若羽则大异其趣。若羽是英语高材生,今年高中毕业,常律师被抓正值人生关键时刻。但她已有很好规划,常律师应放心。
   
    常律师是死磕的,也是温和的。常律师是朴实的,也是出色的。他没有华丽的辞藻和雄辩的技巧,更不会勾兑,我常奇怪他是怎么成为一名优秀律师的。看于方强在文中称常律师“引人向善”,我很受启发。常律师在人权案件上寸步不让,而在公益案件上努力争取当事人权益最大化。常律师是专制不可妥协的敌人,却对具体的人留有善意。某某、某某是他客服,但私下也尊重老常,常律师说曾告诫他们,“人要凭良心做事。尽管你在位置上,也不要主动作恶,尽量不作恶。这样将来我们才有可能坐在一起喝茶,你才不会没脸。”这么多年,常律师让当局头疼,居然到今天才出事,这与他工作严谨、生活清白和人品无可指摘是分不开的。
   
    常律师曾被司法部门在律师证上盖了个“不称职律师”的章。常律师说,“这算球。信任我的人仍然会找我这个不称职律师代理案件。”后来他说证丢了,换了一个,那个章也就没有了。今年过年前后,常律师所在律所的另一位合伙人,因当局施压,试图用内部规定来限制老常办理敏感案件,甚至排挤他出去。常律师勃然大怒,他作为股东和合伙人,向法院提出解散律所之诉。当时包括我在内的一些朋友还劝他,他说:“得让屈服淫威而配合作恶的人付出代价。”老常约谈司法局相关负责人,问到底谁的主意。没人承认。
   
    常律师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他和嫂子感情很好,但偶尔也会红脸吵嘴。他给我说,“我经常向上帝祷告,你嫂子也逐渐被感化了。”我暗笑不已。有次闹小别扭,做朋友当兄弟的自然两边劝,当着嫂子说老常两句不是,当着老常说嫂子也有不对,没想到常律师录了音,得意洋洋对嫂子说,“你听听无忧怎么说的。”让我哭笑不得,还好没啥真不妥的。有年春天我见他戴了顶帽子,帽子下面是光头。原来他春节时曾喝醉了,回家时爬楼梯,跌了一脚,头都摔破了。常律师酒量一般,但兴之所至,既饭也醉。
   
    和常律师半路出家不同,我算是科班出身。2004年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这些年一直做法务,这份工作对我来说似乎只是个工作,未与自己的理想结合起来。我多次给常律师表达,“你单独办律所的时候,我就去投奔你。”常律师自己主导的所一直没开,最近有可能了,但他人进去了。在社会转型的风云激荡时代,怎样才能更好地参与进去?对我来说,在工作之余发点推做点事,太少了,很无用,是一种自我浪费生命。我会思考常律师之所为,以斟酌自己之应为。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4/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