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郑恩宠
·秦永敏、沈佩兰案将分别开庭
·杨律师遭陷1千律师去信曹检察长
·习近平公布百名专职免费律师电话网站
·习反腐重点高干、常委、政治局、中委
·709大抓捕涉全国319人上海15人
·709 大抓捕一周年总概(中国美丽岛案)
·13名法律专家介入万科股权之争
·江泽民等元老缺席七一大会分析
·台湾各界声援709被捕律师
·鲍彤等呼吁中共十九大公布财产
·高智晟、赵威、沈佩兰新消息
·台北律师公会就709抓捕律师案声明
·潘基文访华赵威获释上海公民代理失败
·709周年家属联合声明
·七一后胡锦涛露脸江泽民缺席
·上海律师任总工会主席习江路不同
·德驻华使馆就709大抓捕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仍在战斗
·还我709被捕律师、公民
·我与51律师就任全牛律师被刑拘紧急声明
·美40万律师授王宇律师人权奖
·维权律师和公民海外同盟成立
·律师们纷纷捐助任全牛律师家人
·潘基文谴责中方打压律师、公民社会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维权律师战斗在2016年6月
·任全牛律师妻遭传唤孩子受骚扰
·谢燕益律师家人被逼迫搬家
·鲍彤:评“全面依法治国”
·官方请我喝茅台准妻子先赴美
·周世锋律师被起诉我被喝茅台酒
·欧盟声明承认南海仲裁结果
·赞律师和公民太太维权团建立
·周世锋的官派律师还收6万元
·杨金柱律师将推出律师协会
·709家属团结互助神与我同在
·江绵恒属下落马我被喝茅台
·709案将有人心向背舆论战
·支持杨金柱捍卫律师辩护权
·南海仲裁、“萨得”和维权律师反华合唱?
·近千人权律师中国未来和希望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江缺席送花圈常委及胡锦涛出席
·沈佩兰无罪案系列点评一
·祝赵常青妻儿顺利到达美国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刑案一件8-80万天津律师标准收费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上海的黎明将临
·上海的黎明将临(二)
·黎明前的思考(三)
·黎明前勿失方向(四)
·黎明前江核心成历史(五)
·韩正对黄菊墓、戴海波案担何职?
·黎明前勿浮躁(六)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呼吁书
·律师兴、德国兴、中国公民力量兴
·律师兴、公民力量兴
·我与61律师5家属声援江天勇律师
·德副总理多国外交官关注江天勇
·江天勇律师:上访二三十年可怜可悲
·唐荆陵律师获奖
·聂树斌案平反律师21年前仆后继
·王峭岭获人权奖健康力量胜利
·赞272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律师
·清洗政法系统已没退路
·460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
·副总理之子揭邓小平导致10万人死亡
·美国会关注江天勇失踪
·709谢阳律师未认罪无怨无悔
·欧美29驻华使馆就维权律师等发声明
·人权律师妻子汪艳芳在美领奖
·人权律师妻子金变玲列席美国会听证
·邓小平接安徽饿死350万人报告后
·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不得不收费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人权律师妻子们可圈可点
·上海家庭教会和敌对势力在壮大
·2017光明未来取决于什么?
·雷阳案与“霸王别姬”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美国历史上最成功刑辩律师
·何为《全球人权问责法》?
·《709人们》香港上映记录时代英雄们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709案和人心向背舆论战
·隋牧青律师被传唤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6年12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转载来源:参与
    蓝无忧:我眼中的常伯阳律师(图)
   
   [日期:2014-08-16] 来源:参与 作者:蓝无忧
   


   (参与2014年8月16日讯)无忧按:今天(8月15日)是常伯阳律师的45岁生日。作为常律师的朋友和未拜师的学生,我祝他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我早想写写自己眼中的“郑州十君子”(实为十二人),一直未成。日前看到于方强的文章,以及有朋友发起“我眼中的常伯阳”征文,决定先写一下常律师。
   
    常伯阳律师被抓已经两个半月以上了。5月26日是郑州公民群体的黑色一天,不断有熟悉朋友被抓的消息,常律师作为他们的朋友也好,作为他们的委任律师也好,当晚和次日马不停蹄奔走交涉。27日凌晨他在微信上说,“形势非常残酷,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最近身体出了一些问题,在家休息。”但他没有休息的机会,这天晚上他也“被带走”(关于“被带走”一词的暧昧高深,于方强《我眼中的常伯阳》有精彩分析。又,方强此文堪称常律师正传,极好,我只是补充一些只鳞片爪的个人印象。既是印象,个别细节便可能不尽准确,识者见谅)了。
   
    常律师是河南人权律师(广义的,含维权、公益律师)的带头大哥。“带头”两个字,他当得上。十余年的律师执业生涯,不避风险、不计名利、追求正义、风骨凛然,影响了不少同行。方强写了常律师如何从商海才俊转到人权律师这一行。九十年代,二三十岁的他经营企业,一度资产百万,春风得意,但后来改学法律。做律师对他来说,显然不只为挣钱,而是一种人生追求。如果挣钱,经商固然起伏不定,但风险能有多大呢?顶多折了本,破了产。常律师接手过不少人权案件,法轮功(常律师称之为信仰案件)、组党(郭泉新民党)、新公民案……普通律师认为有风险的案子,常律师平常心以对。常律师办过的维权和公益案件就更多了,丙肝乙肝艾滋病反歧视、被精神病、强拆维权、天价过路费、小学生卖淫……希望有人能全面列举一下。
   
    我认识常律师,比认识“十君子”其他人要早一些。大概十年前,单位的一个案件,我代理被告,常律师代理原告,我对这个黑瘦矮小的律师并没有特别印象,挺朴实的。后来陆军先生反乙肝歧视,在郑州设法律咨询热线,我作为志愿者见到了同样是志愿者的常律师。2006年12月,益仁平机构在北京成立,常律师是理事。益仁平成立以来,在健康维权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后来它的郑州办公室单独工商注册为郑州亿人平中心,常律师任法定代表人。此番以非法经营罪逮捕常律师,郑州亿人平的账户遭封及工作人员被传唤,预示着当局不仅打压人权律师和活跃公民,而且战火延烧到益仁平这样的NGO。
   
    前两年,我是郑州同城饭醉的一个热心召集者。常律师只要有空,大都会参加,而且他喜欢带朋友。常律师带来过维权的同学,带来过有良知的官员,带来过案件当事人……同城饭醉不是吃吃喝喝,当然也不是结党结社,而是公民交谊的平台。公民不是抽象的,是具体的,有血肉的,是每个不甘心做屁民的人。如今几乎每个人都是网民,而1000个网民可能只有100个热心社会公共事务,而这100个人可能只有10个人愿意来到现实中,这10个人在现实中声气互通,也许就能做点有益的事情。常律师接地气儿,有影响力,对郑州公民群体的成长有突出贡献。
   
    常律师是有信仰的人。他对法律(自然法)的信仰就不用说了。他曾说过,他代理的不少信仰案件,法轮功学员往往零口供,这让他感到震撼。我们知道,在强大的党国专政机器面前,一个嫌犯能做到零口供,这需要多么强大的灵魂,甚至还需要多么耐打的肉体啊。常律师曾迷茫和苦闷,2008年信仰上帝,这给他很大的心灵支持。我曾和他一起去教会,虽然我不信教,但那种气氛让人有一种友爱如一的感觉。他这次进去,虽然至今未获会见辩护律师,但迹象显示他很可能亦是零口供。有朋友曾在看守所中与他偶遇,老常说:“为正义而坐牢是光荣的。”有对上帝的信仰,有对正义的坚持,常律师何忧何惧?俯仰无愧天地,常律师有是哉。
   
    常律师的女公子常若羽,是他的心头肉、掌中珠。若羽聪明灵慧,令人喜爱,但尤为难得的是从小有独立见解。常律师曾讲他女儿,初中时有一次和同学在楼道看到法轮功内容的宣传单,同学大惊小怪,“咱报案吧”,若羽说,“关你什么事?”还有一次和同学参加一个涉外的活动,其同学听到人家说中国不好,竟然难过得哭了,若羽则大异其趣。若羽是英语高材生,今年高中毕业,常律师被抓正值人生关键时刻。但她已有很好规划,常律师应放心。
   
    常律师是死磕的,也是温和的。常律师是朴实的,也是出色的。他没有华丽的辞藻和雄辩的技巧,更不会勾兑,我常奇怪他是怎么成为一名优秀律师的。看于方强在文中称常律师“引人向善”,我很受启发。常律师在人权案件上寸步不让,而在公益案件上努力争取当事人权益最大化。常律师是专制不可妥协的敌人,却对具体的人留有善意。某某、某某是他客服,但私下也尊重老常,常律师说曾告诫他们,“人要凭良心做事。尽管你在位置上,也不要主动作恶,尽量不作恶。这样将来我们才有可能坐在一起喝茶,你才不会没脸。”这么多年,常律师让当局头疼,居然到今天才出事,这与他工作严谨、生活清白和人品无可指摘是分不开的。
   
    常律师曾被司法部门在律师证上盖了个“不称职律师”的章。常律师说,“这算球。信任我的人仍然会找我这个不称职律师代理案件。”后来他说证丢了,换了一个,那个章也就没有了。今年过年前后,常律师所在律所的另一位合伙人,因当局施压,试图用内部规定来限制老常办理敏感案件,甚至排挤他出去。常律师勃然大怒,他作为股东和合伙人,向法院提出解散律所之诉。当时包括我在内的一些朋友还劝他,他说:“得让屈服淫威而配合作恶的人付出代价。”老常约谈司法局相关负责人,问到底谁的主意。没人承认。
   
    常律师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他和嫂子感情很好,但偶尔也会红脸吵嘴。他给我说,“我经常向上帝祷告,你嫂子也逐渐被感化了。”我暗笑不已。有次闹小别扭,做朋友当兄弟的自然两边劝,当着嫂子说老常两句不是,当着老常说嫂子也有不对,没想到常律师录了音,得意洋洋对嫂子说,“你听听无忧怎么说的。”让我哭笑不得,还好没啥真不妥的。有年春天我见他戴了顶帽子,帽子下面是光头。原来他春节时曾喝醉了,回家时爬楼梯,跌了一脚,头都摔破了。常律师酒量一般,但兴之所至,既饭也醉。
   
    和常律师半路出家不同,我算是科班出身。2004年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这些年一直做法务,这份工作对我来说似乎只是个工作,未与自己的理想结合起来。我多次给常律师表达,“你单独办律所的时候,我就去投奔你。”常律师自己主导的所一直没开,最近有可能了,但他人进去了。在社会转型的风云激荡时代,怎样才能更好地参与进去?对我来说,在工作之余发点推做点事,太少了,很无用,是一种自我浪费生命。我会思考常律师之所为,以斟酌自己之应为。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4/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