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郑恩宠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我见过上海闵行区马桥乡农民的大量举报材料,韩正是违法征地的总后台。2002年5月28日,在韩正等人的指挥下,将上海静安区东八块连片的土地,人为分割成为八块给周正毅,到香港骗钱。同样也是2002年5月28日,在韩正的指挥下,马桥乡的一块连片的土地被分割成16块进行非法征地。马桥乡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自我父亲被打成内定右派后,下放到那里种地改造,我随父亲在那而生活了五年。
    王宗南的后台也是韩正,谁是上海的大老虎?韩正应是一个。上海闵行区农民的抗争可歌可泣,但是没将韩正作为第一举报对象,是个遗憾。
    上海浦江镇的一位外来嫂,面对强拆房,向中共中央纪委点名举报韩正,后来俞正声亲自批示,由上海政府信访办干部亲自操办,在原安置两套房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套70 多平方米的产权房并给几十万元的补偿。刚初中毕业的儿子,马上到美国读高中,现在很快要升入美国大学就读了 。
    更让我惊喜的是,近日,这位外来嫂将自己80岁几乎失明的母亲,从江西小镇到上海教堂受洗。从上海的家到教堂单程就要两小时。我在2008年认识这位外来嫂,我建议她信基督,当时她连天主教堂和耶稣堂都分不清。
    中共中央巡视组主要是巡视上海副市级以上干部问题,再交中纪委处理。马桥乡农民的抗争还要走过漫长的路,实现维权队伍的年青化是关键,有信仰是基础,人人学会用电脑维权是回避不了的问题,同时在上海维权有问题找律师更是回避不了的问题,俞正声用上海4000名律师维稳。陈光诚说,一个律师相当一个营(500个军人),上海的访民究竟有多少力量来对付俞正声的4000个营?


    马桥乡的农民要与访民中的各类骗子划清阵营,是取得今后维权进步的关键。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马桥镇失地农民在中央巡视组举报控告马桥镇违法征地13000亩的违法行为(多图)
   
   [日期:2014-08-13] 来源:参与 作者:马桥镇失地农民
   
   
   
   
   
    2014年8月11日,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在上海江苏路888号中央巡视组驻地举报、控告马桥镇政府违法征地行为
   
   
   
   
   (参与2014年8月13日讯)2014年8月11日上午,马桥镇15名失地农民到上海江苏路888号中央巡视组驻地举报控告马桥镇政府违法征地13000亩农田的违法行为。接待人员工号:021、027接待了马桥失地农民代表,他们态度和气,认真听取了代表们对马桥问题的举报、控诉。
   
    2003年10月开始,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陆续开始征收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的基本农田和拆迁这些村农户的房屋。在这场征地和拆迁中,上海市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以及被征地的各村村委会干部,出现了大量违法行为。
    第一,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的规定,涉及村民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都需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但是,这八个村的土地被征收前,没有一个村委会依法召开过村民会议来讨论征用村集体土地涉及的各种重大问题;征地前,村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征地补偿协议之类的文件。如此大规模征地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就强行实施了。
    第二,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但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征用基本农田超过13000多亩(约867公顷),却根本没有经国务院批准,就把这些基本农田占用了。
    第三,土地管理法第48条的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当时政府根本没有履行这一法定职责。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用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但马桥镇这些被征地的村委会根本没有向任何村民公布过这些信息,相反,镇干部和村干部大肆侵占、挪用村民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按照镇干部和村干部对村民的告知,征收农民的基本农田,每亩补偿价格是12000元,其中镇政府得3600元,村民委员会得3600元,土地使用权人农民得4800元。
    第四,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
    第五,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而闵行区和马桥镇从2003年开始征收这13000多亩基本农田,到2010年12月,时间已过去7年了,这被征收的13000亩土地一直没有动工建设,而是闲置、荒废至今,也禁止村民恢复耕种。如今,这13000多亩土地到处杂草丛生。
    第六,按照2002年初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2000年出台的《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及闵行区政府出台的闵府发(2002)8号文《关于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实施办法》、9号文《关于闵行区城市居住房屋拆迁市场价补偿安置中区域划分及价格补贴标准实施办法》,拆迁单位应依照国家法律和上海市政府和闵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照拆迁时农户房屋的实际价值进行合理赔偿。但是,拆迁单位对农户房屋的安置补偿标准却是按照1997年的房屋拆迁安置标准来补偿。这是不合情理的,时隔10年之久,房价上涨几倍,翻了几番,应该按照动迁当年的市场价补偿才符合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少补偿50%计算,也还应当给农户补偿不足部分。当时给动迁农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只有每平米420元,还要扣除每年2%的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那就扣除40%的折旧费,农户只拿到房屋补偿费每平米252元。这是公权的霸道!仅此一项,就侵吞了农民合法财产数亿元!所以动迁后造成很多农民家庭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第七,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在征收农民土地的同时也对农户房屋进行拆迁,给愿意要宅基地的农户安置了一处大约200平米左右的所谓“宅基地”,然后马桥镇政府从应当支付给农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中,强行扣除每户所谓的“购买宅基地费”20万元或30万元或40万元不等,仅此一项,马桥镇政府侵吞3000多农户几个亿的财产,至今不予归还农户。等农户在这些“宅基地”上建成房屋后,闵行区房地产管理局又发给农户那种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所谓“房产证”,使农户拥有的房屋因产权瑕疵而无法上市交易,搞得居民怨声载道。
    第八,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除了征收这13000亩基本农田之外,还违法多占了2600多亩农村土地。这2600多亩土地由地农户的宅基地、农民自留地、河道、乡村公路、村办企业厂房用地、河坝等构成。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就白白占用了这些土地。
   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总之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非法扣克侵吞老百姓的财产几十个亿。
   从2003年底开始,我们跑遍了上海三级政府各部门以及中央各政府部门,向中央、地方政府各部门投过无数次控告信。中央巡视组到上海,我们去巡视组反映马桥政府倒卖土地的事实,要求中央派调查组到马桥对倒卖土地案进行调查,同时向巡视组领导留下我们控告马桥政府的控告信, 一年多过去了,杳无音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答复。
    然后马桥政府动用公权力、专政工具打压农民,多人被关黑监狱、拘留、殴打,有被判刑,有的人甚至被打残、打死。然后这些行凶者却逍遥法外,没人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被打死、打残的人依然也讨不到公道。
    土地腐败、侵吞老百姓的财产是腐败的大案,,“小官巨腐” “苍蝇腐败”问题严重”。
   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23日在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强调,要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巡视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紧紧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聚焦重点,严肃认真开展好今年第二轮巡视。要突出发现问题,强化震慑作用,不能让有问题的人心存侥幸,不能让腐败分子有立足之地。希望巡视组这次来上海动真格,彻查马桥13000亩农田违法征用行为。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阅读:44 次
(2014/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