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郑恩宠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我见过上海闵行区马桥乡农民的大量举报材料,韩正是违法征地的总后台。2002年5月28日,在韩正等人的指挥下,将上海静安区东八块连片的土地,人为分割成为八块给周正毅,到香港骗钱。同样也是2002年5月28日,在韩正的指挥下,马桥乡的一块连片的土地被分割成16块进行非法征地。马桥乡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自我父亲被打成内定右派后,下放到那里种地改造,我随父亲在那而生活了五年。
    王宗南的后台也是韩正,谁是上海的大老虎?韩正应是一个。上海闵行区农民的抗争可歌可泣,但是没将韩正作为第一举报对象,是个遗憾。
    上海浦江镇的一位外来嫂,面对强拆房,向中共中央纪委点名举报韩正,后来俞正声亲自批示,由上海政府信访办干部亲自操办,在原安置两套房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套70 多平方米的产权房并给几十万元的补偿。刚初中毕业的儿子,马上到美国读高中,现在很快要升入美国大学就读了 。
    更让我惊喜的是,近日,这位外来嫂将自己80岁几乎失明的母亲,从江西小镇到上海教堂受洗。从上海的家到教堂单程就要两小时。我在2008年认识这位外来嫂,我建议她信基督,当时她连天主教堂和耶稣堂都分不清。
    中共中央巡视组主要是巡视上海副市级以上干部问题,再交中纪委处理。马桥乡农民的抗争还要走过漫长的路,实现维权队伍的年青化是关键,有信仰是基础,人人学会用电脑维权是回避不了的问题,同时在上海维权有问题找律师更是回避不了的问题,俞正声用上海4000名律师维稳。陈光诚说,一个律师相当一个营(500个军人),上海的访民究竟有多少力量来对付俞正声的4000个营?


    马桥乡的农民要与访民中的各类骗子划清阵营,是取得今后维权进步的关键。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马桥镇失地农民在中央巡视组举报控告马桥镇违法征地13000亩的违法行为(多图)
   
   [日期:2014-08-13] 来源:参与 作者:马桥镇失地农民
   
   
   
   
   
    2014年8月11日,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在上海江苏路888号中央巡视组驻地举报、控告马桥镇政府违法征地行为
   
   
   
   
   (参与2014年8月13日讯)2014年8月11日上午,马桥镇15名失地农民到上海江苏路888号中央巡视组驻地举报控告马桥镇政府违法征地13000亩农田的违法行为。接待人员工号:021、027接待了马桥失地农民代表,他们态度和气,认真听取了代表们对马桥问题的举报、控诉。
   
    2003年10月开始,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陆续开始征收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的基本农田和拆迁这些村农户的房屋。在这场征地和拆迁中,上海市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以及被征地的各村村委会干部,出现了大量违法行为。
    第一,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的规定,涉及村民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都需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但是,这八个村的土地被征收前,没有一个村委会依法召开过村民会议来讨论征用村集体土地涉及的各种重大问题;征地前,村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征地补偿协议之类的文件。如此大规模征地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就强行实施了。
    第二,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但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征用基本农田超过13000多亩(约867公顷),却根本没有经国务院批准,就把这些基本农田占用了。
    第三,土地管理法第48条的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当时政府根本没有履行这一法定职责。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用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但马桥镇这些被征地的村委会根本没有向任何村民公布过这些信息,相反,镇干部和村干部大肆侵占、挪用村民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按照镇干部和村干部对村民的告知,征收农民的基本农田,每亩补偿价格是12000元,其中镇政府得3600元,村民委员会得3600元,土地使用权人农民得4800元。
    第四,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
    第五,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而闵行区和马桥镇从2003年开始征收这13000多亩基本农田,到2010年12月,时间已过去7年了,这被征收的13000亩土地一直没有动工建设,而是闲置、荒废至今,也禁止村民恢复耕种。如今,这13000多亩土地到处杂草丛生。
    第六,按照2002年初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2000年出台的《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及闵行区政府出台的闵府发(2002)8号文《关于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实施办法》、9号文《关于闵行区城市居住房屋拆迁市场价补偿安置中区域划分及价格补贴标准实施办法》,拆迁单位应依照国家法律和上海市政府和闵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照拆迁时农户房屋的实际价值进行合理赔偿。但是,拆迁单位对农户房屋的安置补偿标准却是按照1997年的房屋拆迁安置标准来补偿。这是不合情理的,时隔10年之久,房价上涨几倍,翻了几番,应该按照动迁当年的市场价补偿才符合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少补偿50%计算,也还应当给农户补偿不足部分。当时给动迁农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只有每平米420元,还要扣除每年2%的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那就扣除40%的折旧费,农户只拿到房屋补偿费每平米252元。这是公权的霸道!仅此一项,就侵吞了农民合法财产数亿元!所以动迁后造成很多农民家庭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第七,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在征收农民土地的同时也对农户房屋进行拆迁,给愿意要宅基地的农户安置了一处大约200平米左右的所谓“宅基地”,然后马桥镇政府从应当支付给农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中,强行扣除每户所谓的“购买宅基地费”20万元或30万元或40万元不等,仅此一项,马桥镇政府侵吞3000多农户几个亿的财产,至今不予归还农户。等农户在这些“宅基地”上建成房屋后,闵行区房地产管理局又发给农户那种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所谓“房产证”,使农户拥有的房屋因产权瑕疵而无法上市交易,搞得居民怨声载道。
    第八,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除了征收这13000亩基本农田之外,还违法多占了2600多亩农村土地。这2600多亩土地由地农户的宅基地、农民自留地、河道、乡村公路、村办企业厂房用地、河坝等构成。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就白白占用了这些土地。
   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总之马桥镇政府、闵行区政府非法扣克侵吞老百姓的财产几十个亿。
   从2003年底开始,我们跑遍了上海三级政府各部门以及中央各政府部门,向中央、地方政府各部门投过无数次控告信。中央巡视组到上海,我们去巡视组反映马桥政府倒卖土地的事实,要求中央派调查组到马桥对倒卖土地案进行调查,同时向巡视组领导留下我们控告马桥政府的控告信, 一年多过去了,杳无音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答复。
    然后马桥政府动用公权力、专政工具打压农民,多人被关黑监狱、拘留、殴打,有被判刑,有的人甚至被打残、打死。然后这些行凶者却逍遥法外,没人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被打死、打残的人依然也讨不到公道。
    土地腐败、侵吞老百姓的财产是腐败的大案,,“小官巨腐” “苍蝇腐败”问题严重”。
   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23日在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强调,要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巡视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紧紧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聚焦重点,严肃认真开展好今年第二轮巡视。要突出发现问题,强化震慑作用,不能让有问题的人心存侥幸,不能让腐败分子有立足之地。希望巡视组这次来上海动真格,彻查马桥13000亩农田违法征用行为。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阅读:44 次
(2014/08/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