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郑恩宠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近日,有不少记者采访我,但是成功的不多。在官方的封锁下,我的网络系统很糟糕。记者采访我,有几个中国的热点问题。周永康,上海王宗南,习近平反腐,江泽民,高智晟律师出狱,基督教在中国再次受到磨难等问题。
    我认为,习近平与清朝晚年的清官同样,贪官要抓、要杀,革命党同样要杀、要关。习近平再抓出一百个周永康都无济于事,还不如自己带头公布财产。江泽民倒台也好,将为他举行国葬也好,对解决中国问题都不会跨出一步,习近平带头公布财产,中国才可说,向前跨了一大步。
    高智晟律师出狱前,我发了一篇网文《高智晟出狱将面临复杂局面》。我出狱后,上海警方警告我,在剥夺政治权力期间,接受境外记者采访,按《治安处罚法》,罚款人民币500-800元,拘留5-10天。可我继续接受记者采访,继续批评黄菊、陈良宇、韩正。3个月后,陈良宇倒台了,一年后黄菊死了,今天 韩正的日子比我难过,即不敢得罪江泽民,更不敢得罪习近平。
    这几天,我家的亲友接到许多消息,上海大街上买菜的大妈,平日不问国是的门卫等,大街小巷几乎人人都在公开大骂韩正,大骂江泽民。韩正、江泽民在人们心中死了,比一百个周永康倒台更重要。
    前几日,蒋美丽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不认识的警察,他说是闸北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他说,你们的老郑人品不错,我们是吃公家饭的,领工资的,是接受上级命令的,没办法,我们心中很清楚,你们老郑没错,要注意身体,文章少写点,算了。你家会看到光明的。


    2006年6月,我出狱前,两棵门牙松了,出狱后五年才吊了一颗,另一颗还未彻底吊。我家族中有许多医生,拔牙要根都拔掉,对健康不利。或许在狱中,阳光见少了,体内钙质少了,才会牙齿松动。我出狱后,曾经与高律师通过两次话,不久高律师就入狱了,一晃已八年,但是中国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中国数百上千维权律师站了起来。没有先驱者,就没有后来者,高律师应是欣慰的。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访耿和:“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日期:2014-08-08]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耿和与儿女的最新照片,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狱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这张照片(耿和提供).jpg
   耿和与儿女的最新照片,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狱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这张照片(耿和提供)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缓刑五年、实刑三年,共服刑八年期满,北京时间8月7日上午被家人接出新疆沙雅监狱,但仍在监控下不被允许接听外界电话。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直到下午六点半才打通乌鲁木齐姐姐的电话,得知高智晟已到达乌市,以及他多个牙齿松动无法正常进食等情况,而耿和与高智晟通话仅一、两句即被监控阻断。请听耿和当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采访的一段录音。
   
   耿和:“我这儿的凌晨三点半,就是北京时间下午六点半,我给我姐姐打通了电话,我姐说‘等一下我马上就把电话交到小高(高智晟)的手里面’,就听我姐跑步的声音,随后我就听到高智晟的声音了,先问我‘你的身体怎么样?’我说‘你的身体怎么样?’他说‘我的牙不好了’。
   
   我说‘你的牙怎么不好啊?’然后就听到进来了好些人这种感觉。
   
   “我姐说‘来人了’。然后这个手机就到了我姐姐的手里。我姐姐就到了另一间房子跟我讲话。我就听到我姐说‘不打了,不打了’。我说‘咋了?’我姐说‘来人了’。我说‘那你在哪儿?’她说‘我在另一个房间’。
   
   “我说‘你跟我描述描述他的牙怎么不行?’她说‘下面有四、五颗牙非常松动,好像是……感觉就跟那皮带着那种牙一样,非常活。他上面有两、三颗牙不好’。
   
   “我说‘这样子他咋吃饭呢?他能不能咬动东西?’我姐说的是‘他需要把馒头掰碎,送到嘴巴里’。我姐说‘我们明天赶紧去看牙医’。”
   
   记者:“您听到这个比较直接比较确实的消息以后,是什么感觉?”
   
   耿和:“我当时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在我们民间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就说牙齿是人身体上最硬的骨头,如果牙齿不行了,那你别的骨头还能结实吗?
   
   “从高智晟的牙齿我就看到了,高智晟是在监狱里这三年来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而且也没有获得任何治疗牙齿、检查身体这些待遇。
   
   “在这之前我们都知道,这三年来家人没有收到过高智晟的一封信,也没有接到高智晟打来的一个电话。
   
   “我们担忧着,担忧着……现在我们所担忧的都成了事实。
   
   “我到美国五年多了,到华盛顿DC就去了七次到八次。你说我到一次DC,我容易吗?孩子撂在家里,每一次去都是为了想让高智晟的条件能有所改善。高智晟的处境还是这样子。
   
   “高智晟(受的)所有一切的迫害,写在了高智晟的牙齿上,写在了高智晟的脸上,写在了整个全中国人的脸上(哭泣)。”
   
   主持人:“您现在有什么特别的希望?”
   
   耿和:“我现在就希望,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让高智晟到美国来,来看牙、来检查身体。高智晟现在出来了,(有人问我)说‘你认为高智晟是不是有许多人跟踪呀?’我说这种生活状态从2006年开始我在家就是这样子的,到现在也是这样,还有啥说的,毋庸置疑。’
   
   “高智晟现在出来了,就是(从)大监狱到了家里面的监狱。”
   
   主持人:“刚才你讲了一个细节,就说正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见有人,然后你姐姐就不得不换到家里边的另一个房间,而且高智晟律师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跟你讲,这是不是意味着警察已经住在你家里?”
   
   耿和:“我没有问,反正是来人了,我理解也许就来了一帮警察。我跟高智晟讲了没一句两句嘛,我姐说‘呦,来人了’,我就想尽快的先弄明白。我听到高智晟的那种(牙)稍微有点漏风的……(哽咽)就是已经声音不太一样(像)他了,我觉得他的声音跟以前不一样,以前那种声音,不管任何时候,你能听出他那种精神饱满的样子,声音挺洪亮的。
   
   “就从牙齿看一切,看到(对)高智晟所有的迫害,所有的经历。”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您了解到高智晟的这些情况以后,您对这个世界上关注高智晟律师的人们到底还能做什么,您有什么希望?”
   
   耿和:“我说我不断的接受媒体采访,包括你们的媒体,我日以继夜的做,效果在哪里?难道我们还用以前的那种声援办法还去这么做吗?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改变呢?
   
   “我就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着高智晟回家的这一刻,就是这么个公开的关注着,高智晟还是这个样子。
   
   “我想说呢,这里是我的家, 这里是我跟孩子的家,是高智晟的家,我们等着。
   
   “基于人道主义精神,让高智晟尽快的到美国来看牙,来检查他的身体。
   
   “他只有到了我这里,我才心里能踏实。到了这里,我要好好的照顾他。我和孩子在哪里,我们的家就在哪里,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说一句话,电话就……人就被拉走了,高智晟这能算是自由了吗?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呢?”
   
    在此稍早,耿和也表示:“我非常感谢网上朋友一直在网上坚守着等待着高智晟回家的这一刻!你们的坚守也让我非常的感动!希望你们继续的关注,直到高智晟顺利平安的到家。”
   
   (记者:张敏 / 责编:吴晶)
(2014/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