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郑恩宠
·杨金柱律师将推出律师协会
·709家属团结互助神与我同在
·江绵恒属下落马我被喝茅台
·709案将有人心向背舆论战
·支持杨金柱捍卫律师辩护权
·南海仲裁、“萨得”和维权律师反华合唱?
·近千人权律师中国未来和希望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江缺席送花圈常委及胡锦涛出席
·沈佩兰无罪案系列点评一
·祝赵常青妻儿顺利到达美国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刑案一件8-80万天津律师标准收费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上海的黎明将临
·上海的黎明将临(二)
·黎明前的思考(三)
·黎明前勿失方向(四)
·黎明前江核心成历史(五)
·韩正对黄菊墓、戴海波案担何职?
·黎明前勿浮躁(六)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呼吁书
·律师兴、德国兴、中国公民力量兴
·律师兴、公民力量兴
·我与61律师5家属声援江天勇律师
·德副总理多国外交官关注江天勇
·江天勇律师:上访二三十年可怜可悲
·唐荆陵律师获奖
·聂树斌案平反律师21年前仆后继
·王峭岭获人权奖健康力量胜利
·赞272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律师
·清洗政法系统已没退路
·460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
·副总理之子揭邓小平导致10万人死亡
·美国会关注江天勇失踪
·709谢阳律师未认罪无怨无悔
·欧美29驻华使馆就维权律师等发声明
·人权律师妻子汪艳芳在美领奖
·人权律师妻子金变玲列席美国会听证
·邓小平接安徽饿死350万人报告后
·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不得不收费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人权律师妻子们可圈可点
·上海家庭教会和敌对势力在壮大
·2017光明未来取决于什么?
·雷阳案与“霸王别姬”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美国历史上最成功刑辩律师
·何为《全球人权问责法》?
·《709人们》香港上映记录时代英雄们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709案和人心向背舆论战
·隋牧青律师被传唤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6年12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谁将李富春律师整疯?
·请律师民告官促上海市长下台
·上海人权律师林礼国挑战最高法官
·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知识、法律界联署要周强辞职
·陈桂秋教授:揭709案酷刑细节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两检察官
·人权律师评2016十大人权案件
·1月24日“国际处境危险律师日”
·李和平、王全璋遭电击酷刑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监舍警官暴力
·谢阳亲笔控告警官阻扰律师会见
·全球25以上城市聚焦中国维权律师
·网络“翻墙”禁不住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2017公布财产决定中共命运
·许昕、斯伟江律师为赵春华出色辩护
·十九大政治局韩正出局应勇上位
·百律师成立“谢阳刑讯逼供控告后援团”
·八国外交官探王藏、叶海燕、倪玉兰
·敢为政治犯辩护律师吴魁明
·30万律师成重点监察对象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近日,有不少记者采访我,但是成功的不多。在官方的封锁下,我的网络系统很糟糕。记者采访我,有几个中国的热点问题。周永康,上海王宗南,习近平反腐,江泽民,高智晟律师出狱,基督教在中国再次受到磨难等问题。
    我认为,习近平与清朝晚年的清官同样,贪官要抓、要杀,革命党同样要杀、要关。习近平再抓出一百个周永康都无济于事,还不如自己带头公布财产。江泽民倒台也好,将为他举行国葬也好,对解决中国问题都不会跨出一步,习近平带头公布财产,中国才可说,向前跨了一大步。
    高智晟律师出狱前,我发了一篇网文《高智晟出狱将面临复杂局面》。我出狱后,上海警方警告我,在剥夺政治权力期间,接受境外记者采访,按《治安处罚法》,罚款人民币500-800元,拘留5-10天。可我继续接受记者采访,继续批评黄菊、陈良宇、韩正。3个月后,陈良宇倒台了,一年后黄菊死了,今天 韩正的日子比我难过,即不敢得罪江泽民,更不敢得罪习近平。
    这几天,我家的亲友接到许多消息,上海大街上买菜的大妈,平日不问国是的门卫等,大街小巷几乎人人都在公开大骂韩正,大骂江泽民。韩正、江泽民在人们心中死了,比一百个周永康倒台更重要。
    前几日,蒋美丽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不认识的警察,他说是闸北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他说,你们的老郑人品不错,我们是吃公家饭的,领工资的,是接受上级命令的,没办法,我们心中很清楚,你们老郑没错,要注意身体,文章少写点,算了。你家会看到光明的。


    2006年6月,我出狱前,两棵门牙松了,出狱后五年才吊了一颗,另一颗还未彻底吊。我家族中有许多医生,拔牙要根都拔掉,对健康不利。或许在狱中,阳光见少了,体内钙质少了,才会牙齿松动。我出狱后,曾经与高律师通过两次话,不久高律师就入狱了,一晃已八年,但是中国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中国数百上千维权律师站了起来。没有先驱者,就没有后来者,高律师应是欣慰的。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访耿和:“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日期:2014-08-08]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耿和与儿女的最新照片,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狱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这张照片(耿和提供).jpg
   耿和与儿女的最新照片,耿和希望高智晟出狱后第一眼就能看到这张照片(耿和提供)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缓刑五年、实刑三年,共服刑八年期满,北京时间8月7日上午被家人接出新疆沙雅监狱,但仍在监控下不被允许接听外界电话。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直到下午六点半才打通乌鲁木齐姐姐的电话,得知高智晟已到达乌市,以及他多个牙齿松动无法正常进食等情况,而耿和与高智晟通话仅一、两句即被监控阻断。请听耿和当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采访的一段录音。
   
   耿和:“我这儿的凌晨三点半,就是北京时间下午六点半,我给我姐姐打通了电话,我姐说‘等一下我马上就把电话交到小高(高智晟)的手里面’,就听我姐跑步的声音,随后我就听到高智晟的声音了,先问我‘你的身体怎么样?’我说‘你的身体怎么样?’他说‘我的牙不好了’。
   
   我说‘你的牙怎么不好啊?’然后就听到进来了好些人这种感觉。
   
   “我姐说‘来人了’。然后这个手机就到了我姐姐的手里。我姐姐就到了另一间房子跟我讲话。我就听到我姐说‘不打了,不打了’。我说‘咋了?’我姐说‘来人了’。我说‘那你在哪儿?’她说‘我在另一个房间’。
   
   “我说‘你跟我描述描述他的牙怎么不行?’她说‘下面有四、五颗牙非常松动,好像是……感觉就跟那皮带着那种牙一样,非常活。他上面有两、三颗牙不好’。
   
   “我说‘这样子他咋吃饭呢?他能不能咬动东西?’我姐说的是‘他需要把馒头掰碎,送到嘴巴里’。我姐说‘我们明天赶紧去看牙医’。”
   
   记者:“您听到这个比较直接比较确实的消息以后,是什么感觉?”
   
   耿和:“我当时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在我们民间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就说牙齿是人身体上最硬的骨头,如果牙齿不行了,那你别的骨头还能结实吗?
   
   “从高智晟的牙齿我就看到了,高智晟是在监狱里这三年来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而且也没有获得任何治疗牙齿、检查身体这些待遇。
   
   “在这之前我们都知道,这三年来家人没有收到过高智晟的一封信,也没有接到高智晟打来的一个电话。
   
   “我们担忧着,担忧着……现在我们所担忧的都成了事实。
   
   “我到美国五年多了,到华盛顿DC就去了七次到八次。你说我到一次DC,我容易吗?孩子撂在家里,每一次去都是为了想让高智晟的条件能有所改善。高智晟的处境还是这样子。
   
   “高智晟(受的)所有一切的迫害,写在了高智晟的牙齿上,写在了高智晟的脸上,写在了整个全中国人的脸上(哭泣)。”
   
   主持人:“您现在有什么特别的希望?”
   
   耿和:“我现在就希望,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让高智晟到美国来,来看牙、来检查身体。高智晟现在出来了,(有人问我)说‘你认为高智晟是不是有许多人跟踪呀?’我说这种生活状态从2006年开始我在家就是这样子的,到现在也是这样,还有啥说的,毋庸置疑。’
   
   “高智晟现在出来了,就是(从)大监狱到了家里面的监狱。”
   
   主持人:“刚才你讲了一个细节,就说正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见有人,然后你姐姐就不得不换到家里边的另一个房间,而且高智晟律师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跟你讲,这是不是意味着警察已经住在你家里?”
   
   耿和:“我没有问,反正是来人了,我理解也许就来了一帮警察。我跟高智晟讲了没一句两句嘛,我姐说‘呦,来人了’,我就想尽快的先弄明白。我听到高智晟的那种(牙)稍微有点漏风的……(哽咽)就是已经声音不太一样(像)他了,我觉得他的声音跟以前不一样,以前那种声音,不管任何时候,你能听出他那种精神饱满的样子,声音挺洪亮的。
   
   “就从牙齿看一切,看到(对)高智晟所有的迫害,所有的经历。”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您了解到高智晟的这些情况以后,您对这个世界上关注高智晟律师的人们到底还能做什么,您有什么希望?”
   
   耿和:“我说我不断的接受媒体采访,包括你们的媒体,我日以继夜的做,效果在哪里?难道我们还用以前的那种声援办法还去这么做吗?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改变呢?
   
   “我就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着高智晟回家的这一刻,就是这么个公开的关注着,高智晟还是这个样子。
   
   “我想说呢,这里是我的家, 这里是我跟孩子的家,是高智晟的家,我们等着。
   
   “基于人道主义精神,让高智晟尽快的到美国来看牙,来检查他的身体。
   
   “他只有到了我这里,我才心里能踏实。到了这里,我要好好的照顾他。我和孩子在哪里,我们的家就在哪里,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说一句话,电话就……人就被拉走了,高智晟这能算是自由了吗?高智晟回家的路还有多远呢?”
   
    在此稍早,耿和也表示:“我非常感谢网上朋友一直在网上坚守着等待着高智晟回家的这一刻!你们的坚守也让我非常的感动!希望你们继续的关注,直到高智晟顺利平安的到家。”
   
   (记者:张敏 / 责编:吴晶)
(2014/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