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怪 谁]
半空堂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寫王若望先生的一件小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怪 谁

   
   
    ——王亚法
   
   人的潜意识往往是莫名其妙的,一些埋藏在心中郁结,有时会像一团炙热的火山浆,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喷发出来,都已近六十的人了,但是他心中那症结,那团在心头萦绕了三十多年的症结,一直没有解开。那症结是他心头的疮疤,是一个永不结痂的伤疤,每逢遇事,那伤疤就会隐痛,甚至淌血……


    我说的是小许,他今年五十八岁了,我之所以仍然叫他为小许,是因为我与他交友之久,交友之深。到了一定年龄,新交的朋友都称呼为“老某”,只有老朋友才称呼为“小某”,这也是交友中的约定俗成。
   我和小许有几十年的交往,确切地说,我是他婚姻问题的倾诉人,那些年每逢他和太太龃龉,就来找我,痛骂一顿对妻子的恶毒话消气,骂完我送他回去。我已经记不清几十年来由多少次的这样重复,但是我始终没搞清他俩相处的症结所在,从小许刻骨的辱骂中,除了仇恨,我辩解不出另外的意思。他的太太小殷,是他中学的同学,上山下乡时,一起去云南插队,在农村度过了五年艰苦的岁月,后来小殷回城读大学。不久,小许也回了城,顶替退休的父亲,进了工矿,然后在老屋狭窄的阳台上搭建违章建筑,结婚生子,勤俭度日……我熟悉他俩的经历,就是那么简单。
   按理说,他俩从患难中过来,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但几十年来,我只有听他无休止的痛骂妻子的“无耻”、“下贱”以外,却从来没有听他说起妻子的具体罪状,我也不便深究他们的隐私。每遇此事,我只有劝说,你老婆是工农兵大学生,学历比你高,他不嫌弃你已经不错了,你还嫌弃她呢?听我这样的劝说,他更会失态,骂声也更加激烈。
   我出国那年,小许去深圳经商去了,就此我再也没有他的音讯。
   上次回国,在一个偶然的场合遇见小许,他拉我去饭店拉瓜家常。酒过三杯,他告诉我前几年已经解脱了婚姻的枷锁,和小殷分道扬镳了。
   我还是用那句老话规劝他。这下他不生气了,放下酒杯说:“我把埋藏在心头几十年的秘密告诉你吧,好在小殷已经不是我的妻子了。”
   “秘密,什么秘密?”我问。
   “当年的工农兵学员名额,她跟那个瘌痢头队长上床,用处女的贞操交换来的……她嫁给我时就不是一个处女。”他狠狠地吮了一口酒,终于吐出了胸中几十年的块垒。
   “老夫老妻了,你还计较这个?”我劝慰道。
   “婚前我追问几次啦,她一直跟我隐瞒,直到新婚之夜……”小许有些醉意了。
   “这不可能吧?”我劝道。
   “不可能,我在深圳经商,现在才开窍,嘿嘿——”他真的醉了。
   听他说完,我生气了,大声道:“你不能怪他,那个年代,那个环境,谁都在寻找出路。”
   他几乎失态了,用咆哮般地声音喊:“不怪她怪谁!”
    “毛泽东——”我大声说。
   他哭泣了,哭得很伤心——
   我无语地陪坐在一旁,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安慰他,心里只有一个单词组成的漩涡,在奔腾,翻滚——“怪谁,怪谁!”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
   
   
   
   
   
(2014/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