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我的耷鼻涕表弟]
半空堂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耷鼻涕表弟

   
    ——王亚法
   
   老了,老眊昏花,常把细小的东西看走眼,一次在吃咸肉丝菜面时,浇头上叮着一只苍蝇,颜色和切碎的雪里蕻咸菜相似,一瞥之间,引发出我一段童年的回忆——
    说这段故事,必然要提到我那位,外号叫“耷鼻涕”的表弟。


    耷鼻涕是我姨妈的儿子,按传统算,与我是货真价值的“中表之亲”。姨妈夫妇是一对老实的农民,家里孩子多,那年头生活过的非常贫苦,由于营养不良,那位表弟得了鼻炎,无钱治疗,落下了耷鼻涕的病根。
   无锡人好把别人的生理缺陷当外号,如把华均彦叫做“瞎子阿炳”,把某人叫做“翘脚阿大”、“驼背 阿福”……于是“耷鼻涕”也就成了我那位中表的大号。
    那天耷鼻涕和我一起去舅婆家(无锡人称呼“外婆”为“舅婆”),舅婆不在,舅公在家。
    舅公是一位储着八字胡子,神情严肃,不苟言笑的人,而且出手奇快,在他身旁,言行稍有不慎,冷不零丁就会给你一个暴栗。
    舅公的暴栗是出名的,据母亲回忆,她七岁时,除夕夜跟随舅公贴门联,由于红纸背面的浆糊没有涂匀,中间鼓了起来,母亲嘴快,说“像癞团(无锡话:蛤蟆,乡贤吴稚晖常有此语)肚皮”。话音未落,一个暴栗飞将过去,给她留下一个启蒙时的不灭记忆;走到二重门时,她又将门楣上的“大吉”读成“大古”,于是又被飞将了一次。
   直到几十年后,当母亲自己做舅婆时,还经常提起那些往事。
   我是长子,上面是两个姐姐,凭着天生的那个小葫芦,在家中得宠得很。一次舅公来我家作客,吃饭时我坐在他右面。刚举箸,和他的筷相碰,他发现我左手持筷,突然八字胡子一翘,“哼”的一声,暴栗随即而下,就此把我左手持筷的习惯扭转过来,以致我到今天虽是左撇子,但持筷和执笔,用的却是是右手。
   那天是中午时分,舅婆不在,舅公见我俩还没吃饭,便亲自下厨煮面条。我俩怕他的威严,只敢站在灶头旁,静静地看他操作。
    灶头上有几个死苍蝇,那是舅公无聊时,用苍蝇拍子打下的,由于他年老眼花,没有拣干净。
   等起面条时,我看见他的筷子上粘着一只死苍蝇,便惊呼起来:“舅公,筷头上有只死苍蝇!”
    舅公望了一眼,淡淡说:“是咸菜屑。”
    “不是,是只苍蝇!”我坚持道。
    舅公又瞟了一眼,还是淡淡道:“是咸菜屑。”
    “不是,是苍蝇!”我放大声音说。
    舅公自知眼力不好,把筷子递给离他较近的耷鼻涕看。
    筷子离我也近了,我清晰地看见筷头上粘着一只和雪里蕻咸菜颜色一样的死苍蝇,于是指着说:“这不是苍蝇嘛!”
    这时耷鼻涕对着筷子没有说话,只是在审视舅公的脸色。
    舅公问耷鼻涕道:“我看是咸菜,你看看是不是苍蝇?”
    耷鼻涕竟然鼻子一抹,不假思索回答:“舅公,是粒咸菜。”
    “我说嘛。”舅公收回筷子自语道。
    “不是,是苍蝇!”我不明白耷鼻涕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话音还没落,随着舅公的责怪声,一个暴栗随即赏来——“跟你娘一个样,七嘴八舌!”
    童年时和耷鼻涕表弟相处的戏剧性的一幕,就这样结束了,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我和耷鼻涕最后一次见面记得是文革后期,他来我家过年。吃年夜饭时,他动员我家三弟入党,说入了党可以升官,有很多好处。三弟不同意他的观点,两人争吵起来,最后三弟脾气大,掀翻了桌子,拂袖而去。
    我和耷鼻涕已经几十年没有见面了,只是听说他在文革中表现好,入了党,当上了公社干部,接着又被报送当工农兵学员,上了大学。由于他出身好,根正苗红,读书成绩优秀,被校党委书记相中,当了他家的乘龙快婿。八十年代出国热,在老泰山的护佑下,夫妇俩带着孩子,前往澳洲,仨仨留学,不久得了博士后的学历,旋即“动乱潮”起,仨人滞留澳洲,几年后全家成了澳洲公民,如今事业有成,在一家研究所工作,还经常把老岳父接来探亲,在资本主义社会,过着幸福的生活。
    而我呢,正如当年舅公责怪的,依旧“跟我娘一个样,七嘴八舌”,坚持苍蝇是苍蝇,咸菜是咸菜,绝不含糊!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说:“性格决定命运”,此言不虚,我年过甲子,越发信然!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
   
   
   
   
   
   
   
   
   
   
(2014/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