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文集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2
   
   
   
   2012年底感怀

     槟郎
   
     世界末日的预言,
     只是一种心智的笑话。
     还带出了一个全能神教,
     倒使喜剧和悲剧失去平衡。
     在这平庸的旧年末,
     我波澜不惊地迎接春雷。
   
     2012即将成为记忆,
     平淡中有着辛勤的汗水。
     在基尼指数惊人的国度里,
     我独守着贫穷和清高,
     把一腔悲愤和满怀柔情,
     已经倾诉在近六十首诗间。
   
     这一年里,我的泪水
     更多是为着同胞流淌的。
     久敬庄又竖起控诉的丰碑,
     功夫熊猫对徒手民众的打杀,
     越来越将我的喉管窒息。
     他们再次拒绝了阳光法案!
   
     我只是平庸的教书匠,
     基本按照钦定大纲教学。
     循规蹈矩,饭碗更加重要,
     但我尽量做到说有分寸,
     而且生动有趣,话如其人。
     累倒在讲台上,这极有
   
     可能,将是我的光荣。
     我爱这些校园里的花朵,
     青春的活力和健美。
     2012,他们使我心年轻。
     课堂食堂陶行知像前及郊游,
     我的许多诗歌与这些相关。
   
     儿子今年上中学了,
     常是看课外书忘了作业,
     总认为只有外婆和妈妈好,
     对爸爸的庭训嗤之以鼻。
     老伴啊,还是那样美,
     迂书生和家事全靠你操心。
   
     在这平庸的旧年末,
     我波澜不惊地迎接春雷。
     该过去的就随它过去吧,
     对造物主的大能只能顺从。
     但却将每个日子嚼碎再吐出的,
     并且留下拙重的分行文字。
     2012-12-27
   
   
   阳光下的裸戏
     槟郎
   
     我看到一座老屋
     屹立在金色的沙滩边,
     碧蓝的天空和大海在近前。
     许多金发碧眼的人,
     赤裸着在海滩上游玩,
     却没有古老黄种人的容颜。
   
     我听到黑暗的黄土屋里
     年轻人在叫嚷:让我们出去,
     让我们出去,外面真好!
     我听到老人的呵斥:河蟹,
     外面是洪水猛兽,谁在叫嚷,
     谁就是煽颠,功夫熊猫急急令!
     我听到年轻人的痛苦哀吟。
   
     我陶醉在温柔的海浪,
     她吻着沙滩、男人和女人。
     阳光无私地轻抚大地,
     也拥抱着孤单的黄土屋。
     我却听到黄土屋里的
     河蟹们在争吵在打架在流血,
     我们要出去;打煽颠啊……
   
     我在美丽的大海边
     为一个古老的种族忧伤。
     我愤激起来,屋子突然塌了。
     除了死去的,都暴露在阳光下。
     裸人们惊吓后都围了上来
     我们都是人类,可怎么
     服装比肤色更使双方陌生呢?
   
     废墟上的老人不知所措。
     年轻人却欢呼着脱起衣服,
     我们也要赤裸,日光浴……
     老人突然醒悟地捂住衣裾说:
     同胞们,谁脱谁就是卖国!
     我们已经脱了,你老人家也脱吧?
     反华,卖国,功夫熊猫急急令!
   
     我看到阳光下海滩边,
     一群金发碧眼的包围圈中,
     黄种人赤裸着的越来越多,
     最后只剩下老人还被包裹着。
     看哪,他的长衫下露出什么?
     阳光暴露一切:别墅豪车
     名表名烟性爱视频存折绿卡
     还有二奶小蜜各样风骚的裸腿……
   
     我看到老屋的废墟上,
     新垒起了黄种老人的坟墓。
     从老屋里解放的年轻人,
     还有从老人长衫里解救的
     裸腿,都如同许多金发碧眼,
     赤裸着在海滩上游玩。
     阳光和海浪亲吻着人类……
     2012-12-20
   
   住步桃花扇亭
     槟郎
   
     凤翔峰上的祥瑞鸟,
     你飞到哪里去了?
     我的视线跌落黄天荡水,
     那儿只是江船来往。
     当我下山来到桃花扇亭,
     原来你化身为亭中的女郎。
   
     住步山谷桃花扇亭,
     白墙黑瓦红柱栏古色古香。
     桃花和扇形的花窗里,
     露出素馨玉洁的秦淮女子,
     腮边的泪滴里映着南明的兴亡。
     一把喋血的纸扇半遮了
     亡国里的碧血丹心的红妆。
   
     尸位素餐们腐败卖国,
     女人们感叹更无一个是男儿。
     五千年的中华命脉,
     十朝古都的兴衰沧桑,
     都有那些国色天香的青衣女子,
     用脂粉涂成风韵的历史,
     在唇红齿白间哀哀地吟唱。
   
     立于蔓草的山路西方,
     依崖傍洞,三面轩敞的亭廊,
     四周鸟奏泉鸣,我独心伤。
     国总是有的,但它是我们的吗?
     朝代的衔接几乎没有隔墙,
     又分封天下了,百姓的苦况,
     薄命的红妆和瘦弱的文人
     从正史字缝里发出微弱的光亮。
   
     凤翔峰上的凤凰鸟,
     化身为桃花扇亭中的女郎。
     我住步栖霞山的桃花涧景区,
     寻不见卞玉京的葆贞庵堂。
     却看到素馨玉洁的本家李香君,
     一把喋血的纸扇扑风而来,
     抚慰我兴亡国里的痛创。
     2012-12-13
   
   
   重游栖霞寺
     槟郎
   
     走进山门,
     走近二十五年前的记忆。
     如此地沉甸甸,
     如一块石头沉到了明镜湖底,
     冒出久远的气泡。
   
     龙虎两山间的古寺,
     穿过山门走进天王殿,
     毗卢殿里四边转圈圈。
     相伴的是一个少年的影子,
     一个二十岁的师专学生,
     把巢湖母校和故乡丢在身后。
   
     如我一般地踱步佛堂,
     没有再遇到对我说
     出家人不问凡尘的胖头僧;
     如我一般地徘徊庭院,
     古大树下再没看到红鼻子法师,
     感叹中文系大学生多愁善感。
   
     逛遍古老的寺院,
     斑驳的明征君碑已被密封,
     舍利塔如重逢的友人,
     那年失败的出家如沉渣泛起。
     现在的官佛一家的开会太热闹,
     那年的秋雨季实在太冷清。
     多少年来想逃离灼痛我的尘世,
     如来世界对我又太陌生。
   
     如二十五年前一般的
     走到寺后右侧的千佛岩,
     恍惚自己就是个苦难的石匠,
     猛地跳进龛里把自己化成了佛像。
     感觉如那年一样的强烈。
     人生就是一次次地盼着出家,
     身到寺庙又缩头而退吗?
     生命啊,只有石头没有苦痛。
   
     当年的雨季里向后山
     深处,走到品外泉便回返了,
     如今沿着大路进山却没寻到陆羽。
     一口气登上凤翔岭山顶,
     将金陵大地俯瞰个彻底。
     在秦始皇临江处似乎伸手伸足,
     便可搅腾起扬子江水。
     桃花扇亭里哪有李香君的倩影呢?
     十朝古都的兴亡也沾满脂粉。
   
     春牛首再盼在明年,
     秋栖霞将我揽个正着。
     金陵第一明秀山的古刹啊,
     别人陶醉在你的红叶里,
     我沉醉在二十五年来的伤怀。
     2012-12-12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槟郎
     
     久敬庄,我是被几个
     黑衣制服的壮汉拖着离开的。
     他们吃肥了我们的膏脂,
     浑身蛮力地拖着我离开。
     别了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心已死,再不会来听你的跃动。
     
     已是改朝换代多少世纪,
     衙门前早已没有了喊冤鼓,
     皇城根下也早已没有了天子。
     可我的冤屈朝哪儿申诉?
     久敬庄,千难万险的首都行,
     你博大的胸怀来者不拒。
     
     是否看多演了五千年
     的旧戏里的民族的传统?
     不,严酷的生活哪能当游戏。
     民国的马英九总统不管,
     联合国的潘基文秘书长不管,
     久敬庄,只有你的血液是温暖的。
     
     合法了五千年的家园
     突然被流氓披着制服捣毁,
     当地公检法司都参与了分赃,
     我只能逃离祖传的巢穴。
     久敬庄,我哪里知道,
     通往罗马的道路都通向了你。
     
     北京是个巨大的漏斗,
     窦娥们最后都掉进了捕网。
     我们被像猪一样集体关押,
     特警公安保安法警都似勾命鬼。
     久敬庄的梦里,我生不如死,
     中国信访集中营的美名早被传诵。
     
     久敬庄,我是被几个
     黑衣制服的壮汉拖着离开的。
     你将我交给乡亲中的魔鬼,
     带回地方为添麻烦而将严惩。
     别了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心已死,再不会来听你的跃动。
     2012-12-7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槟郎
     
     他是熊猫却凶神恶煞,
     他是熊猫却饕餮血肉,
     他是熊猫却助恶欺弱,
     他是熊猫却将正义虐杀。
     功夫熊猫啊,我们的国宝,
     同胞比外敌更将你憎恨。
     
     家园被毁的现场有你,
     主人自焚的现场有你,
     对维权民众肆意杀戮的有你,
     闹灵堂抢毁尸体的有你。
     民脂民膏养得你肥胖有力,
     却反扑过来咬上吕洞宾。
     
     功夫熊猫啊,你的身影
     将冤苦的窦娥们拦截在车站上,
     抓捕在驻京办、久敬庄,
     京西宾馆的地下室里,
     精神病院的小黑屋中。
     令人发指的坏事都能做绝。
     
     头戴着钢盔,身套护甲,
     你左手拿枪,右手拖着狼牙棒,
     还有震爆弹随时向民众施放。
     开着武装军车在马路上扫过,
     保卫家园的民众纷纷喋血
     在自己的多难的国土和乡土上。
     
     功夫熊猫啊,对内残暴,
     却对外懦弱无能如缩头乌龟。
     谁送了白龙尾岛,不见你索回,
     钓鱼岛上不见你傲慢的身姿,
     从不管东南海的渔民被外人欺,
     尽干些祸国殃民的阋墙内事。
     
     他是熊猫却张牙舞爪,
     他是熊猫却茹毛饮血,
     他是熊猫却为非作歹,
     他是熊猫却将主人蹂躏。
     功夫熊猫啊,大汉朝的国宝,
     同胞比外敌更将你憎恨。
     2012-12-7
   
   冬天里的冤魂
     槟郎
   
     我听到寒风呼啸,
     我看到黄叶翻飞。
     凄凉大地上的欢宴在遥远的
     天堂那边,与这世界无关。
     冬天是一样的严寒,
     冤魂飘荡在悲愤的人间。
   
     我听到你们的哀吟,
     我看到你们伤痕累累的尸体
     被凶暴的阿兵哥抢夺烧毁。
     家园毁了,谋生的饭碗毁了,
     武装到牙齿的综合执法队对徒手
     的民众肆意虐杀。
     我的人间是如此严寒啊,
     我在瑟瑟发抖中坚定地拿起笔。
   
     每个时代都有那个
     叫窦娥的苦命的汉家女子,
     这些年头比她冤屈的却特别多。
     谁们在恶心地赞美太阳的光芒呢?
     明亮的半边只照耀天国的欢宴,
     这半边总是阴霾遮盖着,
     它却以我们的脂膏为营养。
   
     人间是上帝遗弃的。
     这里被罪人主宰着,
     而义人们在奴役中死去的
     骨头垫起罪人们升入天堂的脚。
     已聋哑在无边恐惧里了吗?
     不,我听到了冤魂下的愤怒,
     与我的喉管一样扩大成
     从大地深处即将爆发的闪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