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文集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1
   
   2011年底的回顾
   槟郎
   

   你的身影如此飞掠而过
   我只来得及抓住最后的尾鞭
   请为我暂留,让我留下
   这个贫瘠时代匆匆的回眸
   然后任你把我带入新年的迷途
   2011年,我的眼泪最后地流
   
   年头延续了上年末的故事
   却在寒假后结局于无言的痛苦
   预约中的江宁的油菜花开了
   预约中的同游者却再无踪影
   幸福是灾难的反面,却洞穿而过
   这个创伤太深已无良药可求
   
   三百多个平凡的日子如烟
   散尽,再也寻觅不着如虚空
   平淡中衰老,胡须茂了又刮
   只在一方小天地中踏步,梦想
   却能溢出时空的局促,我又
   能打捞旧年回忆中的片段几何
   
   七十高龄白发网友竟来看我了
   网识八年后见光没有死
   你的双拐在高铁南京南站消失
   却将我心的涟漪泛动,你是
   我本年内的外来第一贵客
   还有许多没谋面的网友都很难得
   
   教书匠的足迹狭窄而单调
   学生的青春绽放情谊的花朵
   感谢你持守了一学期的晚餐会
   毕业合影时把我向你身边拽拖
   感谢你们同我爬方山青龙山
   还有拜谒中山陵和陶行知校长墓
   
   除了教书读书就是自由写作
   惭愧今年只写就十几篇散文
   和三十首诗歌,只供网络沉浮
   只满足不羁灵魂的疏狂倾诉
   告诉你没有人能操控我的笔杆
   我也不能够,但我无悔它仍继续
   
   常常绝望得摔下笔自暴自弃
   但又是谁使我不放过担当的良知
   乌坎事件持续了一时又沉寂了
   但我已及时发出了哀悼与赞美
   为方竹笋呼求,哀悼汪家正钱明奇
   有谁能理解我文字的拙重而愤激
   
   你的身影如此飞掠而过
   我只来得及抓住最后的尾鞭
   在你把我带入新年的迷途之前
   且让我对这个贫瘠时代匆匆回眸
   挂一漏万的打捞啊以后再继续
   2011年,我的眼泪最后地流
   2011-12-31
   
   
   
   
   乌坎村的女人
   槟郎
   
   哪里的女人能比你们骄傲
   哪里的女人能有你们壮烈
   乌坎村的女人啊,你们
   光耀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妇德榜
   你们光耀新时代诗人槟郎的诗行
   
   乌坎村的女人如椰汁白嫩
   乌坎村的女人如荔枝般鲜红
   乌坎村的女人身材如槟榔树
   乌坎村的女人长发披拂如藤萝
   乌坎村的女人眼睛如南海般深沉
   
   岭南的荔枝花一样的女人
   南海的碧波一样的女人
   柔软的腰肢支撑得起压顶大山
   拿起镰刀叫入侵者如庄稼一样倒
   决死地挺起胸脯面对装甲车的吼叫
   
   乌坎村的女人是因村中的男人
   而骄傲,还是他们因你们而自豪
   作为母亲支持儿子上战场
   作为情人激发男子汉上前线
   自己也一样守护家园能顶半边天
   
   乌坎村的女人与他们的父兄
   赶跑了出卖祖宗土地的奸官
   乌坎村的女人与他们的子侄
   将武装到牙齿的鬼子挡在村外边
   箪食壶浆为守村的子弟兵送至温暖
   
   乌坎村名耀千古的民族英烈
   薛锦波啊,他是乌坎村的女人中
   哪一位的儿子,哪一位的丈夫
   哪一位的父亲?烈属之家啊
   人民感谢你们为民族未来的牺牲
   
   村民自治非得驱走暴政才兑现
   村民代表理事会治理有方不违宪
   村妇女联合会也不甘落后地成立
   乌坎村的女人与男人一样保卫家园
   正在围村困境中宁为玉碎不瓦全
   
   哪里的女人能比你们骄傲
   哪里的女人能有你们壮烈
   乌坎村的女人啊,你们
   光耀五千年文明古国的妇德榜
   你们光耀新时代诗人槟郎的诗行
   2011-12-22
   
   
   
   
   
   
   江宁解溪河桥上
   槟郎
   
   走进淅沥的春雨
   走向校园的东门外
   两朵如花的伞盖飘至
   我们心中的圣地
   宽宽的水泥桥,等腰高
   的栏杆下面,解溪河在流淌
   心弦拨动水草上的涟漪
   江宁大学城,我和你
   
   滥觞于层峦的青龙山
   鲁迅曾经在那儿实过习
   流进句容河汇入秦淮河源
   更爱这里的水,清新
   远胜过六朝繁华地的脂腻
   手提袋放在桥栏上
   魔术般地变出生日蛋糕
   庆祝你二十岁的生日
   春日晌午,两个人的桥上
   
   传来校园的课铃隐约
   青灰色的建筑与红花绿草
   更西面的方山耸如天印
   雨停了伞收起,蜡烛
   难点着在煦风里,突然
   祝愿随着强快的烛火吹定
   我的生日快乐歌直追起
   拔下烛梗,你的素手切开
   雪白蛋糕,相对着大嚼
   解溪河桥上纪念你的生辰
   
   你的长发披肩,笑颜
   温热我的多悲苦的沧桑
   我与老师都是巨蟹座投缘
   回应女学生话的是我
   的热泪和解溪河哗哗的流水
   留下大半的蛋糕重新扎起
   带给你宿舍的同学分享欢用
   我们走回校园,我请你在
   教师食堂便餐并欢笑地交谈到
   再难忘解溪河桥上的师生
   2011-7-13
   
   
   
   
   
   
   
   
   
   
   
   
   
   
   
   
   
   
   
   
   关注网友方竹笋
   槟郎
   
   虽从来没有与你谋面
   网络的绿海里却时有所闻
   那是很大的海,相忘于江湖
   是我们的境界。却听得
   最难以确信的凶耗,你被
   一个红得发紫的封疆大吏
   肆意地塞进了监狱!老天爷
   
   啊!你可是睁着眼睛的
   怎能任由强权者肆意剥夺
   人民的自由,你该发出天谴
   我们的网友方竹笋,他老而孤独
   他热爱网络和网友会,在美丽
   的女网友面前殷勤如哈巴狗
   这样的老笋子,为什么重庆山林
   
   竟容不下他!红得发紫
   便连绿色也除之而后快吗
   为什么一成了狠人就歹毒如
   豺狼了呢,你爹可是被压迫者
   定格在反抗强权的事业中
   承蒙了阴骘的红二代虽然对父辈
   孝歌哼个不停,却已变质呢
   
   相忘于江湖,网络的海
   我却不能不愤激地站出来
   为你呐喊:你对重庆衙门与
   李庄案的评论言简意赅一针见血
   使我佩服笋子老辣。说勃起来
   有什么罪?那案件本来就是
   一坨屎!防民之口的厉王啥下场
   
   网友方竹笋,曾未谋面
   我却不能不愤激地站出来
   曾经相忘于江湖。追求正义
   更是我们的境界!为什么重庆山林
   竟容不下他?红得发紫红二代
   便连绿色也除之而后快吗
   我焦虑着无道危境人民的苦难啊
   2011-06-11
   
   
   
   
   端午的燕子矶
   槟郎
   
   一颗好大的粽子
   被谁扔到了扬子江里
   历经千年而风采依然
   正如它所祭奠的伟大诗魂
   与日月齐晖。朝圣者
   不绝,直到槟郎的到来
   
   端午小长假的首日
   与小友石头君从南来
   两个人的车站会合
   现代化的地铁贯穿城市
   迈皋桥的八路公交车上了又下
   久慕的圣地第一次突兀眼前
   
   谁说你像飞翔的燕子
   他一定是善察物候的农夫
   谁说你像秤砣称得江山
   他是把国家当私物的枭雄
   而今你是天备于我祭献的粽子
   屈原啊,诗人的魂魄相通
   
   燕子矶啊,头次谋面
   而我已到第二故乡十六年
   只怕你的沉重我负不起
   我不能不来,国际风云变幻
   与你的心灵交流恰逢其时
   母亲河水录下了我们的对谈
   
   还俗和尚朱元璋来
   能用你称稳汉家江山吗
   以夷变夏的乾隆来为你题名
   贩卖鸦片的西方鬼子来
   在此大屠杀的东洋鬼子来
   在我之后还会有谁来
   
   我行吟在树掩的巉岩上
   从天上银河流来的扬子江水
   这是哺育我们这方文明的乳汁
   抚拍着矶岸发出雄壮的交响
   巨轮忙碌地穿梭在航道里
   对面是浩茫如海市的八卦洲
   
   石头君,请为我留影
   就在老校长的劝诫碑前
   这比皇帝的御碑亭有意义
   想一想死不得的简朴的话
   多少年来鼓励我战胜死亡冲动
   如今第一次与你的实物相逢
   
   端午小长假游燕子矶
   临出景区门时不忍离去
   幕府山台洞已高票价地圈起
   却见近滩有半百耶稣教徒
   轮流在母亲河里施全身浸水礼
   我突然跪在江堤喷涌热泪
   2011-6-6
   
   
   
   纪念网友钱明奇
   槟郎
   
   相信你必阅过我的文字
   共鸣槟郎诗文并有所启示
   敬爱的网友啊,我却只在
   三声巨响之后看到蘑菇云上
   你飘然飞天而去,留给我震惊
   和惭愧,你的帖子比血浓
   
   你的一腔热血在冤屈中
   浸泡得太久,读你的微博
   善良在强权里如此无助
   我早点能点击并跟你帖多好
   你我能早点互加好友却又如何
   如今我只能纪念你以诗歌
   
   网友钱明奇呀,相信你
   在天国必对我有所阅读期盼
   可以告慰你的便是,我的
   笔墨里从此含蕴了你的气息
   从杨佳的冷刀到你的热爆
   将汪家正自焚的油泼向迫杀者
   
   复活了董存瑞烈士的记忆
   你为钱云会和徐武讨了说法
   抢夺别人家园的组织心惊胆战
   苟且偷生的难民舒展开笑颜
   用壮举写出了惊天动地的博文
   你永垂于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为啥生活了五千年的家园
   被二鬼子如猪狗般侵凌驱逐
   为啥民脂民膏喂肥的豺狼
   恩将仇报地将我们敲髓剔骨
   奴隶只有在役使中默默地死去
   假如不能把统治者的美梦惊破
   
   网友钱明奇啊,天国里
   没有人民政府和伟而光正
   没有和谐盛世和九十年大庆
   三声巨响之后看到蘑菇云上
   你飘然飞天而去,留给我震惊
   和惭愧,槟郎纪念你的英灵
   2011-05-28
   
   
   
   
   
   
   
   
   
   
   
   
   
   
   
   
   
   
   真命天子
   槟郎
   
   我在假期无聊地郊游
   在一个古老的村镇逗留
   看到全副武装的机器
   包围着吞噬着平民的家园
   屋顶上挺立了五千年的汉子
   点燃浇透在身上的汽油
   一团火跌落后重重砸在了盛世
   观望人群中我身边的跛道士
   嘀咕说:真命天子出世了
   
   火球熄灭为一具焦尸
   立即被等待已久的抢尸队
   抓走,连同哭哭啼啼的亲属
   屹立了五千年的华夏老屋
   为这个种族遮蔽了多少风雨
   轰然坍塌成呛人的烟雾
   突然一个少年跳出来高喊
   你们这群迫杀同胞的二鬼子
   不得好死!老天睁着眼睛
   跛道士又说:真命天子出世了
   
   那少年很快被一群早已
   潜伏的便衣捆得结结实实
   小头目对着默然的人群解释
   这疯人院跑出的疯子胡言乱语
   我们正好奉命抓捕他回去
   挣扎着的少年叫他们才真是疯
   话音未落已被塞进囚车里
   被缓缓前进人群逼退的喇叭
   威胁着:谁不满谁就被视为疯子
   跛道士叹:真命天子出世了
   
   离开观望了五千年的人群
   尾随独自离开的跛道士
   我问先生:什么真命天子
   他仰天如念咒般说托塔李天王
   哪吒三太子二郎神真命天子出世了
   巢湖市半汤镇有个大力寺庙
   和尚半夜被敲门声惊醒
   有人问和尚:天亮了没有啊
   他不知道这问的人就是真命天子
   槟郎你这个三流诗人信不信呢
   
   我恭敬地请跛道士说下去
   他说我是黄帝爷附身告诉你
   那笨和尚却回答天没亮
   否则就不会再有被自焚被疯子
   被代表被幸福被激动死躲猫猫死
   城管与抢尸队天下无敌
   那时天兵天将下凡来帮着真命
   天子打天下大乱后大治开万年太平
   就在这时冲过来两个联防队
   将正向我口若悬河的跛道士抓走
   我咬痛手背觉得这不像是梦
   2011-5-22
   
   
   
   
   
   
   
   
   
   
   秦淮河探源
   槟郎
   
   听惯了你昔日荣华的传说
   看厌了嘈杂拥挤河街的暴发
   又一个和谐盛世的美梦呀
   后庭花早已被作为关键词过滤
   我却是外省乡下来的漂泊者
   把你当做第二故乡的母亲
   我该以怎样的复杂心态对待你
   
   秦淮河啊,我就不信你
   没有纯洁过,没有自然天成
   我背对着你的罪恶繁华而离去
   难道找不出你的另一种风情
   与一个小女生结伴,从大学城
   的校园出发沿着解溪河南行
   再顺着方山南坡下吉印大道向西
   乡下的秦淮河截然不同于城里
   
   秦淮河啊,我第二故乡的
   母亲河!五千年民族的生息地
   你是新老南京人的最亲近的乳汁
   向南向南,我们直探你的源头
   过了方山大桥,很快吃惊地看到
   两条河交汇成一条大河北进
   看到了秦淮河里程碑上的零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