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文集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0
   
   
   
   2010年底的感恩

   槟郎
   
   数九寒风中无力
   拽住你的手,离去却
   留下了一个年段的阴晴
   今夜的离别不需要眼泪
   已经流得够多了,为那些
   不幸的事件,我的同胞
   
   今夜我只是感恩
   我又活过了一圈阳光
   与更多人一样平凡地活着
   直起酸痛的腰,你的背影
   使我们暂得休息和回味
   明天的你焕发我们的梦想
   
   感谢你们,与我相关
   已逝的涌现在历史之河中
   同样呼吸的与我交臂
   熙熙攘攘的背影使我温暖
   这个家园的共同创造者
   同庆又一个应更美好的开始
   
   感谢你们,我的亲人
   我的现实世界其实很小
   你们热忱的手为其装点
   假如整个世界嫌弃我的迂拙
   家的炭火足够我的末路
   儿子啊,在爸的衰老上长大
   
   感谢一个你,羊妹妹
   你的亮丽的手绢挥出蓝天
   走出校园,心变得年轻
   每一次拥抱都盛开着花朵
   从心底里绽放,凝结成
   我今年多收获的最后的诗行
   
   我还要感谢我自己
   承担了365天谋生的责任
   太平庸的贫贱者,是吗
   另有110多篇诗文的野果
   雪藏了我的性情与爱憎
   感谢网友的你点击和鼓励
   
   今夜的离别不需要眼泪
   已经流得够多了,为那些
   不幸的同胞,我呐喊过
   我只是感恩你的一圈阳光
   我自己和相关的人类
   同庆明天应更美好的开始
   2010-12-31晚
   
   
   
   
   
   我的学生妹妹
   槟郎
   
   
   似秋水的明眸里分明
   放射着热辣辣的小太阳
   滔滔不绝的讲课突然有点
   口吃,猛咬了下嘴唇
   眼光抬向天花板久久等待
   终于在放学铃声中跌落
   
   我的学生妹妹走上前
   帮我收拾多媒体的双手
   白嫩细长而指甲鲜红
   终于走出教学楼,悄声道
   现在可以兑现对你的承诺
   初冬的银杏叶铺路向前
   
   校门外的公交车拖向
   一个我不敢为人师的地方
   现在当我的导游小姐了
   两边的街景里人行匆匆
   马尾巴的蓬松的发束
   眼框里伸出双手又收回
   
   新城市广场的广告牌
   电梯拖着影视城的霓虹灯
   就看赵氏孤儿吧,有名的
   嘘,观众里要叫哥哥
   与邻座的紧缠的伴侣不同
   老师可没有陪到这里的义务
   
   底层的一茶一坐的晚餐
   古代狭义故事与陈凯歌
   第五代的浮华与内在苍白
   你考研选择影视也不错
   回去必须要好好读书准备哟
   这顿饭被教训得不是味道
   
   敬爱的读者别胡思乱想
   我知道老师哥哥角色的神圣
   聪颖美丽又多情的少女呀
   对故乡初中辍学妹妹的愧疚
   化为对一个近似者的补偿
   直到完全交给她同代的帅哥
   2010-12-06
   
   
   
   
   
   
   
   一次自杀的回忆
   槟郎
   
   叙事,唠唠叨叨
   如流水账般地记日记
   垃圾的槟郎诗歌,嘲笑声
   从网络的温情中流出来
   于是尝试放弃平实和通俗
   将诗思夹进古怪的门缝
   
   运输汽车猛的刹住
   找死啊!人间的声音
   一下子吓死黑白的无常鬼
   尸体重重地跌落到阎王殿上
   我手掌遮挡住炫目的强光
   家乡人你太不给我帮忙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
   我溜达在路边如贼窥探
   电影中女主人公的魂断蓝桥
   我只要给凶手措手不及
   他就会在我天国的感激中
   惊吓逃逸和悔恨终生
   
   有关部门严肃地皱眉
   白日与一个老师一个同学
   曾去过偏远的山区初中
   无垠的油菜地里仅三排平房
   年轻女教师已与同事同居
   她如闻噩耗会来哭吧
   
   二十一岁的我的痛苦
   如果那时被车轮彻底解脱
   某劳改支队子弟学校的老师
   从阎王爷的生死簿上划去
   还有如今槟郎诗歌漂沉网络
   如垃圾一般地浊臭吗
   
   结尾时还是忍不住旧习
   我要明确地告诉读者日期
   多少年后我愤恨于同一天
   山海关火车不比家乡汽车有情
   海子死了,而我痛苦地活着
   几个月后因时政送进狱墙
   2010-12-04
   
   
   
   
   那年的玄武湖边
   槟郎
   
   那年的金色初冬特别温暖
   那年的玄武湖水特别湛蓝
   我与你度过的那个美好夜晚
   是否在你远去的记忆里飘散
   而今我独自漫步旧日的湖边
   湖水轻轻地拍打着绿堤岸
   
   那年我仍在森林大学外教
   放学后有一个美女学生拦道
   老师,不问我为什么迟到吗
   我诧异地停住步愿听分晓
   你便跟着我回家的路边走边聊
   谈到你因小舅失意而生烦恼
   
   到了我要坐车的公交站
   你欲言又止使我常规改变
   我跟着你在附近找地方漫步
   就近进入玄武河边的情侣园
   黄叶与绿树在黄昏交相辉映
   热情的女学生与老师并肩长谈
   
   望着远处拍照的盛装情侣
   你忽然说老师可否做我哥哥
   大二十多岁的我理解独生子女
   只是不要嫌迂讷的老师年老
   那就接受妹妹亲手织的围巾吧
   终于无奈地伸颈被你试着围绕
   
   我急于回家却已天黑迷路
   看着我慌张你却调皮地大笑
   老师哥哥应是巨蟹座B血型吧
   这个古怪的学生妹妹怎么知道
   转出的门沿湖边路通向火车站
   你又陪我改去乘那里的地铁
   
   你沿路告诉同血型双鱼座
   早就想与隔讲台的我建私交
   网上已读过槟郎老师的诗歌
   希望博客上的习作不被你见笑
   到了火车站你却领到大娘水饺
   只好顺从地将晚饭大吃个饱
   
   我们走向火车站的地铁口
   你的脚步却引我到玄武湖边
   我索性尽可能地推迟把家还
   湖边观景台上的美景中作夜谈
   当你盛装着而随意坐到木板
   更博得贫贱知识分子我的好感
   
   我们并坐在湖边的木板上
   像两个孩子般地喋喋不休
   时过境迁后许多话都已遗忘
   仍记得全家宠爱的你却很忧伤
   厌倦一个男同学的长期纠缠
   对未来充满了文学的理想
   
   那年的金色初冬特别温暖
   那年的玄武湖水特别湛蓝
   我与你到十点才依依地惜别
   湖城夜色里有我们无邪的长谈
   而今我独自漫步旧日的湖边
   远方的学生妹妹祝你一切平安
   2010-12-3
   
   
   
   
   刘宾雁五周年祭
   (略)
   
   
   
   愧对双鱼座女人
   槟郎
   
   你们是清澈纯净的水
   你们是温柔多情的鱼
   是天生的配双的生灵
   人间的钟灵毓秀的极品
   双鱼座的女人特别有爱心
   我愧对曾经的特别情分
   
   孤僻古怪的巨蟹座啊
   一个满身缺点的男人
   将贫贱与迂拙积为一身
   还有什么星座能够包容
   中年人情感史的回顾
   多是双鱼慰我寂寞人生
   
   我生命中的双鱼座女人
   独自冥想中的我常常愧疚
   给我的温软柔情太多
   乖戾的巨蟹却伤害了你们
   被其它星座冷遇和嫌恶
   岂能不回报爱神以感恩
   
   对多情的明眸手足无措
   被动地被吸引却常退缩
   躲藏在坚硬的洞穴中自闭
   只因外面太多的歧视和冷漠
   何尝不为叩门音乐吸引
   却赚取了双鱼的太多泪痕
   
   孤独中疯长的自我中心
   出了洞的孤僻者也莽动
   最温柔的湖泊也掀得起巨浪
   硬壳者怎理解脆鳞的苦痛
   却慌张地逃进旧洞穴里
   反让受害的人慰劝以热情
   
   丢失了礼物和忘记庆生
   将多彩的幻想强拽回尘中
   干瘪口袋装满商场里的忧愤
   偏激地反抗社会先使诧异
   受到反击更使你们吓惊
   你们的去留都是我感激的啊
   
   温柔多情的双鱼座女人
   人间的钟灵毓秀的极品
   我这个孤僻古怪的巨蟹座
   将贫贱与迂拙积为一身
   中年的回顾中愧对你们的情分
   誓愿从此不再伤害任何人
   2010-11-28
   
   
   
   
   
   
   
   
   隐士与少女
   槟郎
   
   森林里早已没有人走的路
   隐士忘记自己的来处
   草舍石台掩在野菊花丛
   餐英饮露于流水一般的日子
   吟风啸月而与天地共游
   树上石壁上随手涂抹了诗句
   这些诗被百兽朗诵,百鸟吟唱
   隐士笑道你们才是我的知音
   
   隐士正趴在老虎背上作诗
   大虫忽然发出一声长啸
   荆棘的火焰吓退一群入侵者
   一个少女跌跌撞撞而来
   长发飞舞而锦裙如鹑衣百结
   她只来得及朝他招了下手
   将昏晕的不速客抱上虎背
   西山夕阳便收起最后一抹余晖
   
   石床上的少女夜半醒来
   清泉便从瓦罐滴入她的红唇
   松明火把下老虎在打盹
   一个中年男子含笑欣赏她的美
   她惊问你是谁呀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大地但已不是人间
   我是人但是与你不一样的人
   得保密关于我与你这里的一切
   
   朝阳将森林镀上了金光
   少女在野菊花丛欣喜地奔跑
   忽然看到千百种动物围过来
   惊吓得退回扑进隐士怀里
   隐士大声呵斥这是我的贵客哟
   鸟兽们一起兴奋地载歌载舞
   别怕,小姑娘,他们都欢迎你
   比与你我同类的人更加纯洁
   
   少女在草地上翩翩起舞
   小溪发出高山流水的音乐
   她却哭倒在地上诉说起不幸
   远方的城市有她不忍回顾的苦难
   隐士为她梳理缎子般的长发
   我因为太熟悉你的来处而离开
   但这里不能收容你,一个
   中年人的隐居岂可有少女伴随
   
   目送狮子驮着少女远去
   虎背上的隐士多年第一次流泪
   他知道少女恨他,但不知道
   她偷藏了写有诗句的树叶
   交给了她曾疯狂逃离的老富翁
   只要他出版一个隐士的诗集
   读了诗的粉丝们纷纷进山朝拜
   菊丛中的草舍早已空空无人
   2010-11-26
   
   
   
   诗人槟郎之墓
   槟郎
   
   落了一千年的的黄叶
   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
   看到一座墓上荆棘丛生
   墓碑上千疮百孔字迹锈蚀
   诗人槟郎之墓,这是
   在巢湖岸边的青山坡上
   还是在江宁大学城的方山呢
   
   落了一千年的寂寞的
   黄叶知道,这人默默无闻
   他的诗稿散逸在网络的旮旯
   被人看到却从未收集成册
   他的眼泪溢满诗行间
   漂流着苦难大众的哀吟
   和一颗脆弱灵魂爱的颤栗
   
   枯瘦的荆棘向黄叶诉苦
   它的根一直深扎到黄泉
   却噬取不了墓主人的血肉
   被引向听那条扬子江的潮声
   诗人早已火化成灰烬飘散
   流布了安徽江苏两省的江面
   滋润着两岸绿油油的花草
   
   落了一千年的黄叶寂寞
   又寂寞了一千年之后
   终于看到一群青年寻到这里
   他们兴奋地欢呼然后读诗
   打印稿上有槟文书院的字样
   又搬来许多石头圈在墓座
   一个少女哭得晕了过去
   
   黄叶被那少女发现拣去
   一年后被她夹在一本新书里
   封面书名是槟郎诗文全集
   那一年她神奇地永远失踪了
   被豪华商业楼的施工揭了谜底
   墓碑折断而墓穴里飞出黄叶
   失踪少女抱着本书在里面安睡
   2010-11-25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槟郎
   
   已是二十多年前的旧事了
   我该如何在这个尘世里打捞
   炳权和明文现在哪里呢
   当初送我到大学的校门外
   转交我佛家山水胜唐篇的诗条
   使老班与系领导们震惊不已
   
   山村二十年的第一个大学生
   一年后因校园爱情而苦痛
   他爱上了一个瘦弱的女老乡
   她却亲口告诉对男友的痴情
   他发呆了几天后便准备起旅程
   在与两个同学的道别后出发
   
   巢湖去芜湖的火车紧刹住
   孤单的背包客寻着了安师大
   在高中余同学的铺上挤了一夜
   被他送到清晨扬子江的码头
   江汉轮上旅客中的一个学生仔
   手捧着释迦牟尼传低头沉思
   
   江岸终于吐出白雾中的城市
   我踏上了外省的南京下关
   终于找到南苑新村的马绪英家
   诗人对我的诗稿反复摇头
   指点我去栖霞寺的乘车路线
   中国诗坛的大门在我身后紧闭
   
   巴士将我抛在栖霞山下
   初冬的细雨里寺庙巍然铺开
   在稀少的旅客中东转西逛
   终于停在一株桂花树下发呆
   一个红鼻子的嶙峋老僧走过来
   叹道又是个中文系学生多愁善感
   
   惊诧的我到庙后第一次开口
   法师,怎么知道我是中文系的
   我想出家,听口音是安徽人吧
   师父答道贫僧阅过的人多了
   你还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其它则出家人不谈凡世籍贯
   
   我追着他到一间清雅的僧舍
   他递给我一张说明书便关上门
   出家要亲属和单位出证明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