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09
   
   
   误入2009
     

     误入2009
     谁绑架了我
     SOS,110,你在哪里
     我要下,我要出去
     
     谁的2009
     晃动的无物之阵中
     青春与梦想已经逝去
     从此鞭子只有伤痕
     岁月只有衰老
     绑架者拒绝讨论
     
     不愿再流浪了
     我要回去
     纱布紧紧地裹着我
     与世隔绝的第五号病区
     我感到心里踏实
     
     不愿看到菜色的脸
     麻木的脸,愁苦的脸
     在绑架者的冷酷中
     拖向不可知的命运
     该死的2009
     我要下,我要回去
     
     误入2009
     谁绑架了我
     SOS,110,你在哪里
     我要下,我要出去
     2009-1-1
   
   
   20年前的月亮
     ——纪念入狱20周年
     
     20年前之前的月亮
     装在金色的书包里
     20年前之后的月亮
     挂在了高墙铁丝网上
     那年的月亮特别扁
     那年的月亮特别黄
     那年的月亮走累了
     歇在了高墙铁丝网上
     
     高墙上的支架丝网
     多像校园里的小树
     挂着那多情的月亮
     照在教室窗前读书忙
     从此在高墙内蹉跎
     从此月亮凄清又惆怅
     它反射墙外的喧闹
     那边是人向往的地方
     
     灰布白条人影憧憧
     沉默坚毅地望着天堂
     明月寄托故土相思
     白发亲人家门外眺望
     出校园的恋人不接见
     远足国外隔绝了音响
     同劳动的女工羞红脸
     偷递来的情书温心房
     
     20年前之前的月亮
     装在金色的书包里
     20年前之后的月亮
     挂在了高墙铁丝网上
     一晃七年有了尽头
     出了围墙重新流浪
     只是不见调离的女工
     今昔的月亮可否一样
     2009-1-2
   
   
   扎西德勒,小王子
     
     我来得及给你拜年
     假期只剩最后一天了
     扎西德勒,小王子
     愿你今年生个大胖小子
     
     去年某月你结了婚
     我接到你的喜筵请柬
     贵州离南京太远
     我只是回信祝贺你
     
     小王子,你很幸福
     你的媳妇很娇美
     你们的缘分与西藏有关
     爱情如雪山一样圣洁
     
     那年你去了雪域修道
     忙碌中只给我一封信
     扎西德勒,你问候我
     我觉得这个词神秘美好
     
     我读过你的许多诗
     和你的许多精彩诗论
     非文科专业的中专生
     你太有才气和天分
     
     常常羡慕你的环境
     安顺师专的教授诗人
     形成的先锋诗歌圈子
     最年轻最有才气的一个
     
     我所交往过的青年
     你的激愤最令我难忘
     对我如尊长般的客气
     只使我受宠若惊和汗颜
     
     扎西德勒,小王子
     愿你今年生个大胖小子
     中国人幸福不容易
     你不会忘别人还有不幸
     2009-1-3
   
   
   狱墙下的青春
     
     青春只有一次绽放
     我却瑟瑟在狱墙下的浓阴里
     电网与寒风触出火花
     那是死神唇边的阴笑
     白天阳光将这角落遗忘
     夜晚墙梢上月儿凄凉
     
     20年前走进大墙
     青春开始在岩缝伸展
     狱墙下的一束黄金时光
     你能想出他的颜色
     放飞的理想缠上电网
     痉挛着我七年的花季
     
     日月东升西落
     青春如沙消逝在漏斗里
     何处无同命的芳草
     相悦的小花实难近偎
     终于被移到外边的世界
     我的青春早已层层剥去
     
     我的神经已疲惫
     泡沫的新鲜搅不动古井
     我的意志已衰老
     心灵的皱纹比额头还深
     2009年才刚过40岁
     便耽忆于狱墙下的青春
     2009-1-15
   
   
   死在这片国土上
     
     这片贫乱的国土
     母亲在1998年死去
     父亲在一年后死去
     都没有看到我的儿子
     我的灵魂已经衰老
     哪里是可以埋葬我的地方
     
     纸钱在故乡的土岗飘飞
     父亲说向爷爷奶奶汇报吧
     20年来乡村的第一个大学生
     他们的在天之灵护佑你
     熟悉的坟墓陌生的墓中人
     我没出生他们已经死去
     披满杂草的土堆是他们的归宿
     也是他们对于我存在的唯一标志
     坟墓记述的历史很短暂
     父亲将他的父母托付给我们
     可是父亲没有提及他的祖父母
     他们已消泯于时间的河流
     
     可是父亲执著于现代史
     为突然死在外地的母亲选址
     他拖着癌变的身体跋涉大山
     母亲直接由外地运到了墓穴
     她去镇上访问自己的姐妹们
     三位老姐妹玩得正高兴
     她突然说我累了便晕倒
     接着便是市属的医院和殡仪馆
     母亲死于第二次脑溢血
     抛下了早已在死神唇边的父亲
     她走得太突然丝毫没有痛苦
     父亲却被癌症折磨四年才死去
     
     父亲为母亲选好墓址
     也是为他自己寻找归宿
     西山腰上那片地向着东方
     山下田野里便是祖传的村庄
     因为合芜高速公路的修建
     祖父母的坟也迁到母亲身边
     为他负责的历史写终结篇
     父亲又给三个儿子交待遗言
     已作过手术决不再花钱看了
     总之只能死在家里与母亲不同
     男人必须死在村里去火化之前
     必须灵床绕古老的环村道一周
     每家都在路上点燃一把草灰
     这是乡村古老的祖传死亡仪式
     照亮去家族亡灵所在的天国
     父母合葬在同一个大坟包里了
     从此成为流浪人心灵的圣地
     
     这片贫乱的国土
     母亲在1998年死去
     父亲在一年后死去
     都没有看到我的儿子
     儿子在他爷爷死去十天后出世
     已是外省的大城市人
     父亲的故乡对他意味着什么呢
     我的灵魂已经衰老
     每天都有千万人死去
     我也将死在远离家乡的外省南京
     已无缘家乡的环村道上的灵火
     2009-01-16
   
   
   我的决斗书
     
     没有我预先的签字画押
     我便被抛入人类的决斗场
     初来人间的哭声并不光彩
     但我勇敢地担当命定的角色
     我举起野蛮人常用的投枪
     对峙着阴鸷的皮面的笑容
     
     无物之阵里我在衰老
     但我举着投枪执著前进
     周围是弱者受欺凌的眼泪
     有豪强得意的伪善的笑脸
     我不愿在孽海中束手溺死
     必要踏过荆棘走向墓地
     
     掉在阴谋陷阱里便爬上来
     面对装甲车便冲过它的死角
     鞭击的血裂可用泥土敷治
     被集群地围殴只能装死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走为上计
     我最呕吐权门清客的文词
     
     我的决斗只有失败的纪录
     但已离夕阳的灿烂越来越近
     脚下一大堆出脱灵魂的尸体
     证实对我的不宽容的指控
     你偏激你被迫害狂你变态
     但愤激使我挺举笨钝的投枪
     
     被欺凌的人们啊别责怪我
     我与你们一样已经伤痕累累
     我只能给你们以启示的姿态
     我只为自己更快地入墓安眠
     我不怜悯我不慈悲我无指望
     我也一样拒绝指控拒绝同情
     
     宿命被抛入人类的决斗场
     我举起野蛮人常用的投枪
     我的决斗只有失败的纪录
     但我无时不欣慰战胜自己
     我不愿在孽海中束手溺死
     必要踏过荆棘走向墓地
     2009-01-17
   
   
   劳改工地的女郎
   
     二十年前走进狱墙
     圈困在建筑工地上
     改造与劳动相结合
     建成一栋栋精美的楼房
     那个雇来看工地的下岗户
     家里有个待业的女郎
     
     白天忙闲中休息
     常常到看工地的篷房
     下岗工人夫妻以此为家
     他的女儿经常在这里帮忙
     她矮瘦娇小美丽多情
     缠着我有说不完的话讲
     
     夜晚在监舍里值班
     甜美的月儿挂在电网上
     便想到她白天的笑脸
     孤独游子的心中不再悲伤
     设想明天要同她说什么
     日子过得倒也单调而匆忙
     
     我刚由学校走进狱墙
     迂纳单纯而又迷惘
     美丽女郎对我越来越好
     情窦初开的书生心中慌张
     看篷里请我吃她家水果
     又给我的工地饭添加营养
     
     她也到我干活的地方
     帮着我添加粉墙的灰浆
     乘单独在一起她悄悄说
     你的脏衣物可交我来洗晾
     我第一次被女孩亲吻
     就在我青春的劳改工地上
     
     那处工程一年后结束了
     我们又在别处建设楼房
     雇来看工地的换了人家
     女郎的一家也已迁往他乡
     她后来到新工地找过我
     我却呆在监舍里不在现场
     
     二十年前走进狱墙
     圈困在建筑工地上
     雇来看工地的人家的女孩
     曾经是我黯淡人生的光芒
     而今我在外省支撑妻儿家庭
     记忆中常浮现矮瘦娇小的女郎
     2009-1-18
   
   
   父母的春节
     
     父母的春节是一个家庭
     我和兄弟妹围坐在身边
     父母的春节是一个院落
     鸡鸭鹅猪狗游戏在一起
     父母的春节是外交使团
     儿女们分派去亲戚家拜年
     
     父母的春节是红红的春联
     穿破多年的棉袄罩上新衣
     父母的春节是燃飞的纸钱
     爆竹声声山村洋溢着喜气
     父母的春节是一大桌饭菜
     深夜等到压岁钱发上手里
     
     父母的春节是泥土的芬芳
     菜麦豆葱听着溪水冰下淌
     父母的春节是谷场的草堆
     情人带着闲牛在这里约会
     父母的春节是锣鼓喧天
     雪夜人影憧憧中灯龙舞动
     
     父母的春节是一块磁铁
     我有三十年一直从不缺席
     父母的春节我儿子没逢到
     我也从没有见过爷爷奶奶
     父母的春节后来消逝了
     兄弟妹们四散难以再相聚
     
     父母的春节是一首村谣
     我到都市后越发嚼出滋味
     父母的春节是一部古书
     字里行间有参不尽的神奇
     父母的春节已不再延续
     记忆的陈酒却会使人迷醉
     2009-1-20
   
   
   春节致狱友
     槟郎
     
     监狱是一座围城
     它的天空没有飞翔的鸟
     监狱不是一座围城
     哪个鸟儿愿意进去觅食
     熟悉的高墙电网多年不见了
     狱友,你在里面还好吗
     
     又走进一座监狱
     它好像到处都有大同小异
     熟悉又陌生的你
     在我离开多年后进去
     在大墙根下开着小门的接见室
     彼此的容貌初逢没有惊奇
     只是网络两头的视频已多余
     论坛上的字符串很鲜活
     狱友,你在里面还好吗
     
     网络论坛的字符串很鲜活
     我的那个主帖你却一直没回
     海外传来的消息泄漏你的去向
     你进了大陆不能上网的围墙
     那是我曾经呆过七年的地方
     我们共同建设的社区关闭了
     那里面藏着我们彼此的秘密
     狱友,你在里面还好吗
     
     春节同时飞临大墙内外
     她对种族内部的人群皆无歧视
     我记得我那时狱内的佳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