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文集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时间与等待我们的爱

   
   时间是河,等待是船
   爱人哪——
   为你常绾的那头青丝
   被岁月的风霜漂白
   而襁褓中被逗弄的儿子
   已长成英俊的少年
   乘时间之舟,我们等待
   白头偕老及儿孙满堂
   ——我们的爱是纯真的
   
   时间是心,等待是血
   祖国哪——
   民族期盼千年的梦幻
   被权欲的败类搁迟
   而志荐轩辕的赤子
   在挣扎的疼痛中衰朽
   搏时间之脉,我们等待
   止保收监或泣血风波亭
   ——我们的爱是深沉的
   
   时间是雷,等待是电
   人类哪——
   各民族平等自由之乐园
   第三世界的解放要声援
   却有帝国主义豺狼
   蹂躏着被压迫民族的庭院
   亮时间之剑,我们等待
   最坏是人弹与霉菌一同完蛋
   ——我们的爱是博大的
   2007-6-3
   
   
   零七春节答杜兄
   
   零六沉潜研鲁左,
   聊慰做诗半百多。
   力拙为谋稻粱苦,
   时荒将耕网园疏,
   偷瞥弟兄又搏杵,
   暗磨斩剑再喷火。
   楚枭路兄如相问,
   新逢四十年不惑。
   07-3-2
   
   
    思念监狱
   
   青春如梦已逝远,
   大墙内外销华年。
   月上哨楼枪栓热,
   雨打铁网电花寒。
   寸发灰衣思亲苦,
   金盾电棍查逃严。
   出走浪迹已中年,
   天地大囚也怅然。
   2007-06-03
   
   
   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
   
   身着翩翩汉家衣
   从顾恺之吴道子
   唐伯虎的书画中
   从司马相如李白
   徐文长的诗文中
   走来古典美的中国卖淫女呵,
   我为共和国的词汇害臊
   谁是鱼玄机
   谁是梁红玉
   谁是杜十娘
   谁是李香君
   被共和国的阳具柔软如鞭
   从低级宾馆扫出
   从公寓楼出租屋扫出
   从公园和垃圾场扫出
   国耻展览在共和国二号广场
   抱头鼠缩,散发半蹲
   镣铐与电警棍齐响
   喇叭与红幅标语一色
   围观的欲望喧嚣如狂欢节
   
   中国的卖淫女呵
   我为共和国的词汇害臊
   我一个共和国下层小文人
   为你们流泪
   替你们抱屈
   你们的不幸只是
   汉唐死了,宋明死了
   你们却活到现在
   成了共和国的非法居民
   不发公民证不给暂住证
   任共和国的女人们嫉妒
   任共和国的男人们欺负
   大唐的男人大明的男人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你们死到哪儿不管
   你们被别人羞辱的女人呀
   
   有着五千年风韵的
   中国卖淫女呵
   我为共和国的词汇害臊
   如果你们下贱
   只学了半个世纪风骚的
   共和国男女更下贱
   而我,共和国最下贱的文人
   诗文只能发贴在网上
   还常常被以谈敏感话题删除
   两眼喷着哀怜和怒火
   写着呈献给你们的赞美诗
   呈给你们冰清玉洁的塑形
   呈给你们坚韧顽强的个性
   呈给你们宽容博大的民族魂
   
   中国的卖淫女呵
   我为共和国的词汇害臊
   至贵的圣者强汉的族魂
   我这个共和国最下贱的文人
   被传统媒体一律鄙弃
   自由网络上也常遭驱逐
   为你们而写的赞美诗
   为共和国而写的忏悔诗
   能给你们以些许慰安吗
   2007-06-09
   
   
   中国黑窑汉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为求衣食,连自由也失去
   生存便如牲口役使延喘
   送行村口的母亲白发
   揪心异乡人死别的梦魇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蠕动着被打折的脊梁
   隔绝文明于皮鞭和栅栏
   在和谐世界的光与影里
   撕裂人性与体制的底线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原始资本积累的献祭
   权贵欲望的凶残肆无忌弹
   在你们的血汗和尸骨上
   共和国纸醉金迷于阔人的狂欢
   
   黑窑汉,黑窑汉
   二十一世纪的奴隶
   社会主义中国的病变
   散沙的生命片片枯落
   顺民的祖国竟如此严寒
   微茫的希冀团聚着怒火
   地狱的仇恨冲动冤魂的反叛
   2007-6-15
   
   
   答自由诗人小王子
   
   网络有情递气息,
   异端诗人易共鸣。
   积极自由定批判,
   人民诗歌必担承。
   争取民权谋话语,
   鄙弃俗流植稀声。
   艺苑来日庆新绿,
   今朝悲歌也酸辛。
   2007-06-20
   
   
   我们都是黑窑工
   
   当我们走在大街
   每一个熟悉或陌生的人都可能
   心怀鬼胎,引诱欺骗
   然后他们扬长而去
   我们身不由己成了黑窑工
   
   当我们缩在家里
   每一个平常的电话或门铃都可能
   暗伏着危险,阴谋无所不在
   自由随时被绑架
   中国的血汗工业繁荣黑奴市场
   
   我们自己无时不忐忑不安
   我们的情人或许哪一天失踪
   我们的祖孙或许哪一天失踪
   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如远古随时被抓卖美洲的非洲黑人
   
   五千年后的中国开始崛起
   黑奴工便是伟哥和兴奋剂
   五千年后的中国开始和谐
   黑奴工便是阔人欢宴上的肉糜
   我们鞭痕处处的尸骨肥沃盛世之梦
   
   我的祖国的黑窑工哪
   我是放学路上的八岁的孩子
   我是含饴弄孙村头休闲的老人
   我是公园里与情人约会的女大学生
   祸从天降沉沦黑窑地狱身不如死
   
   我们都是黑窑工
   因有人或一时成为黑窑主和工头
   便总有人维护吃人与被吃的游戏规则
   自救从抛弃自己是另外的念头开始
   自救从来得及救已是苦难的不幸者开始
   2007-06-21
   
   
   中年的忧伤
   
   中年的忧伤
   嘀哒嘀哒下坠
   瞬间与永恒里
   岁月缠裹着脉搏
   每一个希冀都已凝固
   我已经化为琥珀
   
   中年的忧伤
   泛动涸辙里的泡沫
   大海是少年人的梦想
   水越散发就越少
   那路边的娇美的小红花
   已不来照亮她的容颜
   
   身已不能动了
   心也慢慢发凉了
   脑中你的璀璨的笑容
   定格在视网膜上
   郁郁苍翠中
   一只白色的啄木鸟掠过
   2007-7-5
   
   
   纪念卢沟桥事变70周年
   
   七七是炮弹出膛的声音
   从卢沟桥的帝国军营进攻
   炸中了2007年南京的我
   穿越过七十年的东方时空
   
   台湾岛不是早已割让
   东三省也已经拱手相赠
   还在争论谁打响第一枪
   怎不问皇军驻扎在平津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弱汉的主人对奴隶战争
   宁赠友邦决不给贱家奴
   皇都也成不能抗的文化城
   
   温故1938年黄泛区的罪人
   同文同种的主子罪恶累累
   温故1942年河南灾区的饥民
   准同文同种的帝国恶贯满盈
   
   战争结束了吗,我的受伤
   当下无处投诉并被嘲笑呵
   冯锦华赴钓鱼岛之舟被嘲笑
   薛义怒斥皇民李登辉被嘲笑
   
   是那些监守自盗的国库吏
   是那些宝马车撞死人的阔人
   是那些飞扬跋扈街头的城管
   是那些嘲笑阶级维权的法官
   
   他们在江东门林立白旗
   汪精卫在征召忠义救国军
   在激动于巴格达解放之后
   贫铀弹将辐射出自由的乐土
   
   被卢沟桥炮火击伤的我
   将与共患难的南京被屠焚
   我冲出死寂的江宁大学城
   将凭谁防守古老文明的巴比伦
   
   是那些血汗工场的黑奴工
   是那些被恶吏截访的忠顺民
   是那些蜗牛庐被强拆的流浪者
   是那些讨薪跳楼死的农民工
   
   我只有写发网络的文笔
   还常常被删除逐出和请喝茶
   我想做人肉炸弹也无弹药
   我的受伤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呀
   
   七七是炮弹出膛的声音
   从卢沟桥的帝国军营进攻
   炸中了2007年南京的我
   穿越过七十年的东方时空
   2007-07-07于江宁
   
   
   死神降临
   
   颤动的蚯蚓引发着红信
   雨雾解析着万物的迷朦
   金锤敲爆惨淡人间的药火
   死神冲破阴谋密布的乌云
   
   死神降临在黑奴的工场
   死神降临在拆迁的工棚
   死神降临在淫乐的堂馆
   死神降临在诗人的字屏
   
   我的天使,善良的死神
   请代慰安我的生身父母
   他们辛劳贫病无所福享
   游子梦牵故园的双头坟茔
   
   请代慰安一切不幸者
   鞭死者、跳楼者和自焚者
   被阔人宝马撞死的人
   与践踏家园的禽兽同归于尽的人
   
   死神呵,你也是公正的神
   人间的法则是阔人的橡皮图印
   你超越人世伦理铁面无私
   行天道给作恶者以毒焰的惩刑
   
   请惩刑草菅人命作伥的执法者
   请惩刑为邪恶辩护的御用文人
   请惩刑虐杀被压迫民族的帝国军
   请惩刑对无产者敲骨剥髓的活资本
   
   颤动的蚯蚓引发着红信
   雨雾解析着万物的迷朦
   金锤敲爆惨淡人间的药火
   死神冲破阴谋密布的乌云
   
   死神呵,多次握别的朋友
   请记住我的爱怜与痛恨
   你做完了我托付的事情后
   我将欢欣接收你最后的邀请
   
   那时呀我与你紧紧相拥
   促膝畅谈,手不放松
   伴游度忘川痛饮孟婆汤
   将罪恶的人世间彻底弃摒
   2007-7-20
   
   
    捡垃圾的老妇人
   
   衣衫褴褛,银发飘荡
   冷漠的目光搜寻着大街小巷
   小汽车和阔人的鸣笛与叫骂
   全装进背后的垃圾袋鼓鼓囊囊
   
   为何离开家园飘零到异乡
   你的前身分明是农妇红润健壮
   老伴被打死了独子进了监狱
   田园被践踏进狼狗看护的围场
   
   衣衫褴褛,银发飘荡
   目光搜寻着城市角落的垃圾场
   都市文明的呕吐物散发臭气
   全装进背后的垃圾袋鼓鼓囊囊
   
   洪洞县无好人哪里可递冤状
   京城不在外国上访路却很漫长
   寄身的上访村经常被搜查驱逐
   几度被截访押走又回来还是绝望
   
   老妇人呀,暮年归宿在何处
   五百份诉状已在信访办递光
   你唯一的儿子已死在狱中
   徒变成行尸走肉在这异域流浪
   
   衣衫褴褛,银发飘荡
   每发现一片垃圾都眼光放亮
   沦落天涯同命人倾诉的苦水
   全装进背后的垃圾袋鼓鼓囊囊
   
   你可捡到高天虎带精斑的内裤
   你可捡到教做纸陷包子的处方
   北大女生告州长强奸又否认的声明
   西整厂孙礼静那叠沉甸甸的诉状
   
   我与你一样来自静美的乡村
   故园已经沉沦不再使游子向往
   只是我这个文人的垃圾文字
   恐怕你也不愿捡拾进鼓鼓的背囊
   
   衣衫褴褛,银发飘荡
   捡拾每一片垃圾换得生存的微茫
   和谐社会中崛起的盛世凯歌呀
   我格外听到捡垃圾老妇人的乐章
   2007-7-23
   
   
   书生之途不顺行
   
   人到中年无一成,
   妻儿忧心我心沉。
   妻子黑丝萌白发,
   儿子稚气训成人。
   不惑之年无可立,
   书生之途不顺行。
   月下夜游难释怀,
   拔笔对纸梦难寻。
   2007-08-05
   
   
   圣火传递
   
   同一个梦想的圣火
   同一个世界的人类
   传递着进取的人文精神
   传递着普世的文明光辉
   五千年文明的古老
   走向新世纪的沉重
   鲜花与恶草的伴随
   圣火耀亮中国笑脸上的眼泪
   
   圣火从金黄的山地来
   圣火从翠绿的平原来
   圣火从光荣的欧美澳来
   圣火从希望的亚非拉来
   借我的诗告诉世界——
   圣火到期盼的祖国来了
   我们敲锣打鼓来欢迎
   我们箪食壶浆来欢迎
   
   你照亮了巍峨的殿堂
   我的同胞为富不仁的骄横
   你照亮了低矮的草屋
   我的同胞悲苦无告的酸痛
   至神的圣火灵丹妙药
   放晴祖国雷电风雨的天空
   恩怨皆报并握手谐和
   阵痛的种族在圣火中新生
   
   汉服和洋服穿在一起
   阔人和窄人乐在一起
   刀叉勺筷餐具食在一起
   黄黑白棕人种拥在一起
   圣火汇来博大的民族魂
   圣火汇来博爱的民族魂
   圣火传递着人类的智慧果
   圣火改善着世界的大中国
   2007-8-8
   
   
   情人的忏悔
   
   情人的眼泪是因我而流的
   被她藏在我背后的角落里
   我却在她的亮丽的光彩中
   放纵自己个人欲望的狂想
   亲爱的,天怎么就下雨呢
   我真傻,空气太闷热了呀
   
   情人的白发是因我而生的
   被她对镜子翻找悄悄剪去
   我却在她的黑油的长发上
   放纵自己疲惫之后的休憩
   亲爱的,天怎么就飘霜呢
   我真傻,空气太清凉了呀
   
   情人的消瘦是因我而起的
   被她忙碌操劳的背影遮过
   我却在她的辛勤的播种中
   放纵自己生活琐事的无忧
   亲爱的,天怎么就落雹呢
   我真傻,空气太冷寒了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