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文集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6
   
   
   
   

   零六年元旦抒怀
   
   贫贱人生灵魂贵,
   落拓文人笔如虹。
   神命哲师少自励,
   鲁迅左派今人称。
   左翼写作为大众,
   自由坚守重平等。
   古今兴衰多少事,
   新年又始志更浓。
   2006-01-01于南京
   
   朋友,你去了何方
     
     朋友,你去了何方
     清寂的书斋里把你念想
     何方的天阴雨绵绵
     何方的日子霉暗灰黄
     
     难脱文雅成了苦力汉
     你说第四阶级要维权
     你可能正在高炉旁攒火
     你应是穿梭于工棚矮檐
     
     英特纳雄耐尔已不唱了
     《包身工》已撤出课本
     利益者既得铺张的欢宴
     你却要复活渐逝的旧梦
     
     你那女友也随你去了
     你们的爱情怎样进展
     她可是追求者如云的校花
     多少人嫉妒她阔门荣华
     
     朋友,你去了何方
     相关的消息似乎不祥
     康伯度添加了打手
     你这样的人屡遭祸殃
     
     鲁迅的烟头点着火
     你留下的马恩是面镜
     杜大心的传奇有人来续
     我感到了书斋庸常静冷
     
     那就让我来祝愿你
     你们是多数终将战胜
     或许相会已经不远
     那股神秘的冲力正在攒动
     06-1-3
   
   抄一段朋友狗剩的话
   
   我不能爱你
   阔人阶级的女儿
   阶级的沟壑阻在中间
   一个劳工的子孙
   决不会背叛自己的阶级
   
   一边是勤劳与苦难
   一边是淫乐与欺辱
   我和你的阶级正在斗争
   从你的阶级出走前
   你带着敌对阶级的原罪
   
   爱情无限美好
   人类应当共建和谐家园
   如此的梦想靠阶级斗争实现
   转机或许在你改变主意之后
   我的狠心是为了大爱于人类
   
   保尔也爱冬妮亚
   正如我也一直爱着你
   但我仇恨着你的阶级
   我悲观于她的最终卫生球气味
   这就是我的诀别遗言
   2006年1月2日
   
   致刘路兄
   
   幸有网络聚骄子,
   相逢如故照肝胆。
   律师辩才佑正义,
   文士健笔鞭恶寒。
   灰灰世界感君热,
   茫茫人海惜此缘。
   目尽天涯通气息,
   神州烟霾共驱散。
   06-01-16
   
   
    致导斌兄
   
   曾经频顾相知会,
   韩城汉地一网联。
   互酬文章答深意,
   相忧国运念平安。
   客外犯禁不悔笔,
   归内谋生常遮颜。
   友情如磐岂朝暮,
   感时长恨志士艰。
   06-01-20于南京
   
   
   唱支山歌给党听——给朋友
   
   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把党来比表亲。
   左翼知识分子我的身,
   劳苦大众映我心。
   左翼政党我赞同,
   握拳的力量能抗争。
   个人独立爱自由,
   不入党来只做同路人。
   本来出身是平民,
   无需贵族知识者的忏悔变更。
   恨权贵鞭子抽劳工,
   文人只会泪淋淋;
   左翼政党号召闹平等,
   夺过鞭子训阔人。
   左翼政党号召闹平等,
   夺过鞭子,夺过鞭子训阔人。
   
   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把党来比表亲。
   左翼知识分子我的身,
   左翼政党我赞同,
   劳苦大众映我心。
   06-1-9
   
   
   
   祖国需补一根筋
   
   祖国需补一根筋
   便是民主社会主义宪政
   医生与船长要选免
   拒绝伪代表主权在民众
   
   数千年的辉煌迈不出
   古旧文明的磕绊门槛
   坚船利炮送来现代的新景
   催生古老民族转型的阵痛
   
   祖国需补一根筋
   便是民主社会主义宪政
   医生与船长要选免
   拒绝伪代表主权在民众
   
   德先生和赛先生水土不服
   民族之舟一再走失既定的行程
   民主之花为僭主采折而萎
   理性工程被设计师的狂热摧倾
   
   祖国需补一根筋
   便是民主社会主义宪政
   医生与船长要选免
   拒绝伪代表主权在民众
   
   已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纪
   尚未走出泥泞阵痛依旧
   太多的前退失度热情与失落
   祖国在世界族林中蒙羞太久
   
   祖国需补一根筋
   便是民主社会主义宪政
   医生与船长要选免
   拒绝伪代表主权在民众
   
   医生与船长在哪里
   他与我们每人什么关系
   宁馨儿为什么迟迟不能分娩
   挪亚方舟何时才驶进新美的港湾
   
   祖国需补一根筋
   便是民主社会主义宪政
   医生与船长要选免
   拒绝伪代表主权在民众
   2006-01-14于南京
   
   
   
   有一个阶级
     
     有一个阶级被呼为愚人
     有一个阶级被称为穷人
     有一个阶级被唤为野人
     有一个阶级被骂为贱人
     
     有一个阶级多数却受欺凌
     有一个阶级创造却被夺空
     有一个阶级坚韧却蒙多难
     有一个阶级反抗却遭暴行
     
     有一个阶级奠基社会的墙裙
     有一个阶级推动历史的车轮
     有一个阶级标出文明的底线
     有一个阶级唤醒良知的呼声
     
     有一个阶级优先进耶稣的天庭
     有一个阶级被马克思砸碎锁笼
     有一个阶级鲁迅俯首甘为牛马
     有一个阶级槟郎发誓为之献身
     06-1-18于南京莫愁湖畔
     
   
   致新兴的阶级
   
   阴云飘自阔人的烟囱
   高炉旁攒动灰垢的面容
   乡土尚未从血统中消失
   挥汗如雨,呛肺烟尘
   新兴的产业阶级正在诞生
   
   人数众多,生存恶劣
   回望难归的破败乡村
   眼下是都市的歧视蛮横
   拿摩温的皮鞭肆无忌惮
   康伯度的欢宴蒸发着血腥
   
   老阶级已经衰落和反省
   火种却已在后继者中传承
   敲骨剥髓,猪狗不如
   游戏的铁律在阴云中变形
   新兴的工人阶级正在觉醒
   
   我们同来自那绿色的田垄
   但你们却被称为农民工
   我一个左翼文人为此宣告
   都市一样可成为我们的家园
   你们是人类解放的主体和先锋
   
   英特纳雄耐儿仍在传诵
   和谐社会要靠你们做主人
   阶级意识在苦难抗争中成型
   无产阶级前赴后继的巨浪
   必将托起绚丽的社会主义美景
   06-1-11
   
   
   流星迅忽
   
   走在绝望的沿口上
   死神的舌头伸得老长
   与黑暗捣乱搏生存
   生命意义在灵光中敞亮
   
   生死之间是一个考场
   死神的唇边绿草芬芳
   为人类和祖国不断奉献
   流星迅忽也当放射光芒
   06-1-15
   
   
   祖国,请饿我一天
   
   祖国,请饿我一天
   以感恩我所属民族的繁衍
   沧海桑田的人类变迁
   古老文明历经多少磨难
   伟大而不屈地执着向前
   
   祖国,请饿我一天
   以不平劳苦阶级的冤屈苦难
   主人与奴隶的漫长分野
   何时能打破奴役与压迫
   人人做主人平等享人权
   
   祖国,请饿我一天
   以憎恶阔人们的欺诈贪婪
   他们制造着家园的灾难
   摧毁流民的茅庐建华堂
   以民众做人质炫耀奢靡的荆冠
   
   祖国,请饿我一天
   以表达左翼文人的良知奉献
   作为母亲的忠孝又无能之子
   槟郎仅能以此方式和歌吟
   守护着梦中祖国的纯洁与尊严
   2006-02-21
   
   
   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情人哪,仅因为我写了些诗,
   你吓成那样!这是什么样的时代?
   你说,我进了文字狱就弃我而去!
   你流泪不止,打骂我,发抖苍白,
   终由于忠诚的写作必迎来祸害?
   
   在阔人们凶肆张狂的时代,
   在劳苦大众水深火热的时代,
   我,亭子间窝身的左翼文人,
   贫困、落寞,除了笔几乎无有,
   岂能放弃为真实与良知的愤慨?
   
   情人哪,我要为艺术辩解:
   秦皇一统、康乾盛世是哪个朝代?
   都21世纪了,诗还是权力的敌人?
   真诚、良知、与真实还不能相容?
   那么,我选择笔,你就可以诀别?
   
   左翼文人与小资女士的美丽爱情,
   因了贫穷与惊恐而令人伤怀。
   你终于说出,我要写就应出国外,
   是的,康伯度剥夺我的财富与荣誉,
   我们困在冷落、欺压我的圈块。
   
   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我的挚爱和幼儿决不让你离开。
   我也不能离开笔、人民和祖国。
   难以忍受时就请诗意为我们劝解:
   明天会美好,我唯一补偿你的爱!
   06-2-26于南京
   
   
    二月的雪花
   
   二月的雪花轻绵地飘落
   亭子间的寒气蒸发着心波
   春的梦美姗姗在境外
   小草在泥土下徘徊急迫
   
   满目苍凉寒枝瑟瑟
   耳畔轻荡着冬天的歌
   古今生死一时模糊
   故去的日子单调而蹉跎
   
   灰色大地上调色出银光
   时间的河流上漂来梦想
   隐约的雷声破空而来
   静静的雪夜怅然而安详
   06-2-28
   
   小舅死在那儿——答曹征路
   
     小舅死在那儿
     忠诚的小狗死在那儿
     旧情人成了霓虹灯下的哨兵儿
     老奶奶苍凉地唱着英特纳雄那儿
   
     那儿小舅与阶级兄弟白手起家
     那儿现代化大工厂是大伙的家
     那儿在改革的大潮中贱送给了资本家
     那儿小舅以死谢罪自己的阶级抗议国家
   
     小舅死在那儿
     忠诚的小狗死在那儿
     旧情人成了霓虹灯下的哨兵儿
     老奶奶苍凉地唱着英特纳雄那儿
   
     那儿小舅由工人到工会官僚回到工人
     那儿红得发紫的革命暴发户变色成了贵人
     那儿女学徒工由接班人下坠成了卖淫的贱人
     那儿被压迫阶级由佣人做主人再逼回为穷人
   
     小舅死在那儿
     忠诚的小狗死在那儿
     旧情人成了霓虹灯下的哨兵儿
     老奶奶苍凉地唱着英特纳雄那儿
   
     那儿康伯度回来为自己的阶级报了仇
     那儿新兴的产业阶级在血泪中结着仇
     那儿我离开南书房作为左翼文人再复仇
     那儿两个对立阶级将在第三时代终结仇
     2006-03-01
   
   
   别南大
     
     人到中年若噩梦,
     只欠一死意难平。
     六年博研读中苦,
     一朝国安抓后空。
     每逢答辩戏弄狠,
     几欲投死讥嘲冷。
     今别母校如寇仇,
     天道有情人无情。
     06-5-22
   
   
    救救我们的工厂
     
     我们在荒山坡上平土
     我们在泥洼地上垒墙
     我们从河船上拖来机器
     我们建成了集体的新家
     我们妆扮着花园般的厂房
     ——救救我们的工厂
     
     我们爱惜着每一颗螺丝
     我们将车间擦洗得新鲜光亮
     我们勤奋地改进着工艺
     我们忘我地奉献出产量和质量
     我们的贡献惠顾各地誉溢四方
     ——救救我们的工厂
     
     我们没有雇佣共同做主人
     我们小家合大家兄弟情谊
     我们患难与共收获共享
     我们走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
     我们虽有国家资助但也完税纳粮
     ——救救我们的工厂
     
     我们突然被谁卷进浑涛浊浪
     我们被谁强逼与自己的工厂分离
     我们被勒令改革为国资的雇工
     我们要掏钱买岗再押着下岗
     我们最后被大日本帝国军赶出流浪
     ——救救我们的工厂
     
     我们要焦土抗战守护家园
     我们能够自治决不要什么维持会长
     我们既交款纳粮就不是什么鸟国资
     我们是社会主义者公有制合作集体
     我们也呼唤外援的中外左翼力量
     ——救救我们的工厂
     06-3-5
   
   台湾,大陆妈的儿子
   
   大陆妈,他是您的儿子
   他是您十月怀胎分娩的阵痛
   他是您的脐带一端的啼声
   他会给尊贵之家带来怎样的吉凶
   
   大陆妈,他是您的儿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