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微信正在悄悄地“绑架”用户]
念此的博客
·梦幻灵动-芭蕾舞者唯美肢体轨迹[6P]!
·“肉麻爱慕”日志
·中国的情妇文化欣欣向荣
·“老谋子还真实在啊”
·“央视真无聊,东莞不需要你给打广告”
·北极熊企鹅和女人
·千年前中国之强大,令人震惊!
·央视为何战东莞?
·情愿拿色情做支柱产业也不拿房地产做支柱
·钓鱼台国宾馆的绝色美女服务员[7P]
·不涉黄的酒店犹如不涉贪的官猿一样难找
·“新型劳教所”
·情人节,中国浪漫城市排行榜
·有趣的男女两性关系新图解[20P]
·“这是要把爱情送进坟墓”
·从中国附属国琉球到日本领土冲绳县
·“奋斗在反腐第一线的小三们”
·漂亮打工妹怕嫁不出去-大呼别黑东莞了!
·中国官员情妇的自我曝光之路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呀~”
·“遇‘贵人’后发迹”
·“这就是垄断的好处!”
·“刘汉来了!”
·“我想娶你”
·“平常飞扬跋扈惯了”
·埃及沙漠惊现神秘景观[10P]
·“和尚待遇竟比白领还高!”
·揭秘朝鲜扫黄
·中国一块隐藏领土终于曝光:
·“今天,我们与昆明同在!”
·关于疆独/周案/习取向的三个基本判断
·普京对北京发出警告:中国毁灭只在旦夕
·普京对北京发出警告:中国毁灭只在旦夕-2
·中石油高管玩女优背后
·美第一夫人访华前学汉语想吃中国特色菜
·汉口江滩现男女拥抱激情雕塑[4P]
·奥巴马与哈珀打赌输啤酒
·“挣钱越多心越慌”
·米歇尔访华PK彭丽媛[6P]
·汤唯的“第一次”给了谁?
·英国丈夫难忍奢华生活与大陆女富豪离婚
·西藏大学校花美照曝光
·科学无法解释的10种人体行为奥秘
·68岁老人骑500斤公猪潇洒逛街[6P]
·收到诈骗短信怎么办?
·“而中国发明了韩国人”
·胎儿更喜欢听谁说的话?
·ZT毛选里被删掉的[经典]语录
·“药儿园”
·“恐怕会一夜难眠了吧!”
·“你本末倒置了”
·手机摄影:文明小天使[5P]
·“男女交往十不准规定”
·“分析得一针见血”
·习近平在荷兰海牙核安全峰会上的讲话(全文)
·天啊!原来这是马航劫机真相?
·“又找他根本不需要看脑袋的”
·“以『城镇化』为名”
·世界各国国徽
·世界各国国徽[3P]
·“民粹在伤害台湾”
·“在朝鲜换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淫秽光碟”
·被中国人毁掉的十个中文词语
·“就这么强奸你了,能咋地?!”
·“真是快要死不起了”
·乌克兰摄影师的创作灵感
·“流氓嘴里的顾家都一样”
·“情何以堪”
·“我外公是将军,我舅舅是中央的”
·恐怖鞭刑行刑现场女人也不放过
·为什么坐月子是陋习?
·“你说可怜吗?”
·香港住房真面目
·女大学生涉世不深的作品
·“千万别让孩子坐副驾!”
·“拾破烂的矿泉水瓶也没以前捡得多了”
·终于明白中国女人为何抢着嫁老外
·女孩请不要进 因为真的很诱惑[7P]
·“我身份特殊,有本事起诉我”
·“这是法官?流氓笑了!”
·“日本最大黑帮批评首相安倍”
·“没把临时工算进去?”
·“卖了许多地,睡了一群女人”
·申维辰睡了一群什么样的女人?
·“是谁顶了宋林一年?”
·“这些钱都是我的!”
·法官:“可不判死刑”
·中国迟早会甩了这个无赖!
·“该出手时就出手=干得漂亮!”
·“把人逼成这样了”
·“将军该吃药了”
·“惨了,军事界的贝利发话了”
·“这个气球终于破了”
·小护士出身的她五年时间职位连升4级
·“打屁股有助于智商提升”
·“理论上必须打赢美军”
·“遛鸟前先扶你爷爷去上班”
·“我是高级领导,打人又咋了!”
·“我是高级领导,打人又咋了!”
·中国孕妇赴美塞班岛产子形成产业链
·“是新郎等不及了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微信正在悄悄地“绑架”用户

微信正在悄悄地“绑架”用户
   
   微信为腾讯带来了海量用户和巨大的流量,也带来了生活和工作的改变,但同时衍生出的社会问题却很少有人关注。商业周刊这篇报道,正是揭开了微信带来的这种变化——在中国,‌‌‌‌“微信依赖症‌‌‌‌”正在形成。严格说,这是一种社会病灶,一种社会性格和习惯的形成——可能好,也可能坏。
   
   不到4年时间,微信已积累了8亿用户,其中月活跃账户达3.96亿。一个人时、聚会时,在车上、在路上,在睡前、在醒来后,人们争分夺秒地刷着‌‌‌‌“朋友圈‌‌‌‌”,沉浸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在中国,‌‌‌‌“微信依赖症‌‌‌‌”正在形成。这种依赖症背后,是一种孤独的症候。微信有让你变得越来越孤独吗?

   
   被微信‌‌‌‌“绑架‌‌‌‌”了
   
   科技宅男爱上了手机里的人工智能系统OS1,跟‌‌‌‌“她‌‌‌‌”(由性感女神斯嘉丽•约翰逊配音,相当于iPhone里的Siri)发生了一段人机畸恋,最后发现‌‌‌‌“她‌‌‌‌”同时爱上了461人,遂罢用手机,回到不美好但真实的现实生活。以上是最近受热捧电影《她》(Her)的情景,离我们真实世界越来越近。
   
   坐在我面前的曹国钧,男,49岁,是中国一家国企的信息部主任。他手持4个终端,有4个微信私人账号、3万多微友、15个微信公号、2000个微信群。500人以上的大群就有10个。经营这么多微信,与他的日常工作并没有直接关系。
   
   纽约大学社会学家埃里克•兰纳伯格(Eric Klinenberg)曾在《大西洋月刊》2012年5月封面文章《Facebook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孤独吗?》中说,社交互动的质量而非数量最能预测孤独状况。他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重申了这样的观点。
   
   大卫•梭罗说,社交是廉价的。他独居在瓦尔登湖边,偶尔观察两只蚂蚁在打架,他所描述的是惠特曼时代自然主义的美国。20世纪50年代,美国社会学家大卫•里斯曼的学术著作《孤独的人群——美国人性格变动之研究》竟然风靡一时,击中了人们在机器时代的脆弱内心。
   
   现在新机器把整个社会都卷入进来,一种新的社会性格正在形成。在中国,这种社会性格,有一个新名字:微信依赖症。这种依赖症背后,在社会学家们看来,是一种孤独的症候。
   
   依赖症与孤独的关系,用约翰•卡乔波(John Cacioppo)向《商业周刊/中文版》描述的一个比喻就很容易理解:就像小汽车,如果你开车去见朋友,你会很快乐;如果你一个人驾车看着旁人的狂欢,你就孤独。如果小汽车创造了郊区,它也创造了孤独。卡乔波是芝加哥大学认知和社会神经学中心负责人、孤独专家,多年研究社交媒体。
   
   根据微信官方数据,不到4年时间,微信已积累了8亿用户,超过了欧洲总人口,其中月活跃账户达3.96亿。公众号数量超过了580万,日均增长1.5万。庞大用户的活跃,让微信估值飙升,里昂证券亚洲4个月前在报告中估值,说微信价值已达640亿美元,三倍于Facebook收购的WhatsApp。
   
   微信让许多人患上了这种新病症:微信依赖症。严格说,这是一种社会病灶,一种社会性格和习惯的形成——可能好,也可能坏。
   
   ‌‌‌‌“我真的崩溃了。‌‌‌‌”回忆起一年前的事儿,曹国钧不停摇头。2013年7月22日,整整一天,曹国钧都抱着手机,不停地点击微信登录按钮。当天上午,由于通信电缆问题,微信大面积崩溃,和数亿受影响的其他微信用户一样,曹国钧无法登录微信。那天,他第一次和他那个由3万多好友组成的庞大微信世界失联,他想知道谁又在约饭局了,哪位微友发了求救信号:比如小孩上学择校、比如找医生什么的。
   
   活在微信这孤独星球上
   
   ‌‌‌‌“社交应用就是为孤独而生的,孤独的人喜欢社交媒体。‌‌‌‌”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罗兰德•沃金(Ronald Dworkin)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
   
   7月10日下午,我们与曹国钧见面时,他穿着一件草绿色的T恤,就是微信App底色的那种绿。曹国钧把他和家人之间有限的沟通也挪到了微信上。他的手指在iPad屏幕上翻了好几页,才找到他与儿子的聊天记录。征得他本人的同意,我们引用了以下一段对话:
   
   儿子:‌‌‌‌“底特律,20:38。‌‌‌‌”
   
   父亲:‌‌‌‌“能赶到下一班吗?如何安排?‌‌‌‌”
   
   儿子:‌‌‌‌“到达芝加哥,当地时间21:03。‌‌‌‌”
   
   没有一点多余信息。父子之间的对话如果有一些柔情蜜意的问候或许更好。曹国钧还建了一个小群给一家三口。起初,他会在小群里敲一句,‌‌‌‌“今天不回去了。‌‌‌‌”现在,他只有在要回家的时候,才在里面说一句‌‌‌‌“今天回去‌‌‌‌”。他说妻子也已经习惯了。
   
   接受采访时,曹国钧也不忘滑动微信页面,选择性地点开一些未读信息,歪着头把跟脸大小相当的iPad凑到耳边听语音微信。
   
   这台iPad上,还安装了日本即时通信应用Line、中国电信和网易联合推出的移动IM‌‌‌‌“易信‌‌‌‌”、阿里巴巴的‌‌‌‌“来往‌‌‌‌”、网络即时语音沟通工具‌‌‌‌“Skype‌‌‌‌”、新浪旗下类微信社交IM产品‌‌‌‌“微米‌‌‌‌”等。
   
   望着曹国钧与微友们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很难问出口:你孤独吗?这不是梭罗似的孤独,字义一目了然。有了社交媒体和工具,人们非常忙碌地参与了各种社交群组和讨论。1990年代时是邮件组和BBS;之后是QQ和MSN;博客、Twitter、微博、Facebook、Path、Instragram、WhatsApp、陌陌……
   
   ‌‌‌‌“为什么我们花费了很多时间与技术在一起,却吝啬把时间分给现实生活中的人?为什么我们对科技期待更多,对彼此却不能更亲密?‌‌‌‌”这是麻省理工学院社会学家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的疑惑。1990年代初,她沉醉于网络聊天室和在线虚拟社区,写书庆祝网络新生活。20多年后,昔日的科技代言人变身科技反思者。
   
   网络带来了新空间。在这个新兴空间的一端,雪莉•特克采访到在同一张床上给对方发短信或者写电子邮件的夫妻。她在《群体性孤独》一书中对此评论说:手机在身让孩子们有了安全感,但他们生怕漏掉任何一条重要信息。网上友情容易获得,但这种亲密关系存在着随时失去的风险。
   
   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从未公开解释微信启动页面的寓意:一个孤独小人独自面对星球。人们乐意把它解读为微信增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帮人解决孤独问题。但张小龙也承认,‌‌‌‌“通过技术解决不了人的内心情感需求‌‌‌‌”。
   
   据统计,3000多万美国人独自生活,约占美国家庭总数的四分之一。人们夜以继日地通过手机和电脑保持不间断的联系,社交网络繁忙喧闹,个人却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孤立与疏离。
   
   ‌‌‌‌“社交媒体融入生活,这一切刚刚开始。‌‌‌‌”埃里克•克兰纳伯格在邮件中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
   
   我们拥有越来越多的新的社交工具,却越来越少地拥有一个真实的社会。罗兰德•沃金著有《虚拟幸福:新幸福阶层的阴暗面》等书。他发现,在Facebook上人们很难建立强联系(关系)。‌‌‌‌“那些只是熟人,不是朋友。有的人有超过200个Facebook好友,这实在太疯狂了。你在网上有多少朋友并不能反映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朋友。‌‌‌‌”他在电话中说。
   
   科技只是工具
   
   社交网络依赖症让人变得孤独,是危言耸听吗?是社会学家杞人忧天吗?不是说好的‌‌‌‌“工具无罪‌‌‌‌”吗?
   
   ‌‌‌‌“社交网络不会让人们感到更孤单。相反,频繁地更新Facebook会减少孤独,因为更新状态勤快的人会感到自己和朋友们联结在一起。‌‌‌‌”德国社交网络研究学者格罗斯•德特斯(Grosse Fenne Deters)在电话中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她研究了人们使用Facebook的频率如何影响他们看待朋友、家人以及社会的方式。
   
   曹国钧在我们面前展示了他的2部智能手机以及2台iPad,这4部终端设备里都安装了微信。在那台屏幕花掉的iPad上,微信图标很显眼,曹国钧点开微信应用,左下角的微信未读数字一直在跳转、增加,最后停在了314772。
   
   如果曹国钧每一秒看一条信息,这需要87.4个小时。如果他还回复一些信息,估计要花更多时间,这还不算在他看信息同时,又跳出的无数信息。
   
   美国社会学家马克•格拉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从互动的频率、感情力量、亲密程度和互惠交换四个维度,把联结分为强弱两种。
   
   ‌‌‌‌“我知道很多人担忧网络社交会使人孤独,他们害怕网络交往会成为现实社交的替代品。但更多研究认为,这种担心是不正确的,因为科技只是工具,会带来什么结果完全取决于人怎么用它。很有可能是,人因为孤独了,才跑去网络上找人交流。‌‌‌‌”格罗斯•德特斯说。
   
   约翰•卡乔波也支持格罗斯•德特斯的观点。他在《孤独是可耻的:人性与社会联系的需求》一书中将孤独比喻成‌‌‌‌“饥饿‌‌‌‌”,它们是某种信号,预警你饿了或缺爱了。
   
   卡乔波基于大量的社会学调查、生物学与流行病学研究,提出了一个‌‌‌‌“孤独模型‌‌‌‌”。他发现,一个人是否孤独,并不能根据Ta的联系人多少做出判断。许多人拥有很多‌‌‌‌“她‌‌‌‌”,但仍然很孤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