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薛明德
·作品欣赏——荒原系列2006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这是吴味一篇文章的标题,我仅就这一句子展开评议。艺术二字是范畴,是音乐、舞蹈、戏剧、文学、诗、雕塑、绘画等的概念词。艺术分门别类在各自的领域由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艺术门类各不相同,艺术原理却相通。艺术家同行评议显然是正常、可行的,有人胡说艺术家与评议家应当是朋友,此人叫魏玉新,应当是朋友的贾和震除了献花,不能对朋友的魏玉新艺术进行评议。朋友不可以与评议划等号。
   一个艺术家在艺术创作中集累了丰富的经验,加上必备的理论知识,完全可以对艺术作品进行评议。最直接的莫过于,艺术家自始至终,都是在对创作进行不间断的评议:为什么要这样取景,为什么要那样构图,不这样设色,还会有另一色调,又该会是怎样?完成一幅作品不正是艺术家在作评议吗?


   新的、未知的总是在第一次突然光临,不期而至,跟着就比较,分析后作出评议,评议就是审美,批评,评论,评价,评议均是。除了以上的评议是艺术家本人,同行内外,任何人都可充任评议人。这里的任何人不是随便什么人,一定是具有美术史的系统学习,包括对博物馆里原作的直观,加上此人的专业有突出成就,建立起来的评议模式,评议理论框架,评议标准,站在这一至高点上,就可以有资格成为艺术评议专家了。既然我们是在对艺术评议,就应该回归审美,所以艺术评议专家就是美学家,美术史家。他可以不是画家,是同行,但决不是这里多如过江之鲤的刘晓琳,吴楚宴,故飞飞,天乙,林正禄、廖上飞、李安乐、曹喜娃、满柏,以及李泽厚、高铭潞,彭德……
   评议什么,谁来评议?在中国数千年的传统文化里什么都不缺,就少了批判精神,历史担当,社会责任。少有的,比如倔原,只得投江以谢朝庭。比如近代的文学家老舍用老命来投湖自尽以示对专制的批判。又比如有奴颜卑膝的郭沫若放弃了批判的武器,在皇恩浩荡中,享尽荣华富贵,比如,那个要跪下拜暴君毛为国父的,断了脊梁骨的刘小枫。
   受制于一定的意识形态的艺术评议,更倾向于政治性,把艺术性放在从属的位置;受制于一定的速成比如工农兵大学文理生的艺术评议,以及体制内风光无限的权威人物的艺术评议,加之完全与艺术无关的街头混混们、是最多的一群的艺术评议,把当今中国的艺术创作和艺术市场评议得面目全非,引得黄虫悲愤不已。
   (未完)
(2014/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